湖北省法轮功学员上半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今年上半年,湖北省各地中共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181人;中共公检法人员践踏法律,非法判刑至少17人;湖北省洗脑班仍在疯狂行恶,至少劫持了22人迫害;至少2人遭绑架多年至今下落不明;被骚扰的学员及家属无计其数。

肆无忌惮的绑架

湖北省各地中共警察仍在肆无忌惮地绑架法轮功学员。据今年一至六月网上报道不完全统计,至少绑架181人。元月份绑架至少12人,二月份绑架至少9人,三月份绑架至少20人;四月绑架至少23人,五月绑架至少55人,六月绑架至少62人。其中武汉市至少83人;黄冈市至少33人;荆州至少16人;咸宁至少12人;孝感市至少10人;黄石市至少7人;襄阳市至少7人;宜昌市至少6人;十堰市至少5人;随州市至少1人;荆门市至少1人。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不顾警察众多违法事实,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当天有众多法轮功学员前去发正念,其中有八位法轮功学员遭强行绑架:武汉市的徐玉兰(在警察抄家后才被释放)、江夏区豹澥镇的刘据珍、齐汪桃(五十多岁)、洪山区花山的田春芳、李久兰、刘婆婆。田春芳家已被抄,抢走电脑,打印机,不少真相币,人在第一看守所。刘据珍、李九兰被非法关押在板桥洗脑班。

湖北红安县陈继珍遭绑架 失明老母无人照料。四月六号上午九时,湖北省红安县国安几个恶警闯进陈继珍家,把陈继珍强行绑架带走,家里只剩下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长年卧床不起。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她家多次遭迫害。丈夫杨才银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多次关进监狱,在坐牢期间长期遭恶警,犯人的毒打,牙被打掉没剩几颗。工作被开除,因长期遭受肉体和精神的折磨,于零四年去世。目前不知陈继珍被绑架到哪里去了。

另悉,原武汉市冶炼厂职工吴红斌女士六年多前的一个深夜在家中被绑架,六年多来生死未卜,吴红斌的丈夫、儿子得不到她任何消息。湖北省京山县法轮功学员刘红斌在二零零九年被六一零人员绑架后,至今下落、生死不明。

假借法律幌子行迫害、践踏法律

中共湖北公、检、法、司人员继续假借法律幌子行迫害之实,肆意践踏法律。二零一二年一至六月至少有十七名学员遭到中共人员操控诬判,三人面临诬告的非法起诉。

二零一二年元月十二日,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湖北襄阳市法轮功学员赵国江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月获悉:郧西县法院秘密枉判十堰市法轮功学员贺飞三年、王能芳四年。

四月获悉:严敏,男,三十岁左右,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孔垅镇严闸村人,大学本科毕业。在广东省东莞市打工。二零一一年四月被绑架。并在租住房抄家、抢走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据悉现被非法判刑三年。

五月十九日上午,湖北省武汉武昌区法院非法庭审张甦、张伟杰、冯震、冯云、熊炜明、夏阳、韩淑华等七位法轮功学员。直到晚上七点左右,才结束。时隔六天,武昌区法院枉判张甦六年、张伟杰、冯震五年、冯云三年半、熊炜明三年缓刑四年、夏阳、韩淑华三年。

五月二十四日上午,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对汉川市法轮功学员欧阳翠荣、方雄华非法庭审。五月三十日,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完全无视当事人和辩护律师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枉判欧阳翠荣三年零六个月、方雄华三年。欧阳翠荣已表示要上诉。

武汉大学水利电力学院校友、湖北钟祥市法轮功学员闵长春,年仅37岁,曾四年冤狱、一年半的非法劳教。二零一二年五月,被秘密非法判刑五年,目前被非法关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

五月十五日,湖北省竹山县法院对湖北省云梦法轮功学员褚玉贵非法开庭后,褚玉贵被诬判四年。

六月获悉:湖北省安陆市法轮功学员刘春燕,女,五十岁,被非法判刑八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江苏省南通市女子监狱五监区。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十堰市地方法院开庭对法轮功学员刘洪全非法审理(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长期流离失所在外,去年被绑架回十堰)。

湖北黄石市法轮功学员骆文面临非法庭审,五月二十一日,律师到风烈山看守所见了骆文,但是骆文被迫害得很严重,被两个狱警搀扶着,一句话也没有说,已有点神智不清。看守所拒绝家属接见。

另一法轮功学员云萧(真名王学明),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被武汉市公安局警察绑架,今年二月中旬被从汉阳看守所转至武昌区看守所。据说,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将案件移交到武昌区检察院。不允许律师会见云萧本人。

武汉蔡甸区法轮功学员余早荣三月十一日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三月二十三日晚上十一点多钟,有人将一张非法“逮捕证” 送到余早荣家。

中共私设黑牢--洗脑班

湖北省洗脑班—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仍在疯狂行恶,实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私设黑牢,十年来一直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今年一至六月份全省各地至少有二十二人在此遭受残酷迫害,他们是:荆门柴玉华;咸宁市嘉鱼县徐长新;宜昌市葛洲坝集团一公司王兴珍、张永胜;公安县董诗君;武汉任明、吴志强、李久兰、刘据珍;黄石市朱小仙; 安陆孔莺莺;黄冈地区黄晓霞;蕲春县骆文静;浠水县马德云、马小亮(马德云的女儿)、马静明(马德云的侄女,浠水二中的教师)、蔡美连、赵英台和一尤姓法轮功学员,黄梅县小池镇法轮功学员李小桥、戴美霞洗脑班要当地出费用,还要当地出二人二十四小时监控代美霞。代美霞户口所在地的黄梅小池涂乙村的村干叫苦不迭,到黄梅县公安局要求放人,但是国保大队恶警拒不放人。

襄阳市法轮功学员邢光明、聂振兰夫妇之子邢磊,三月十四日遭绑架。 邢磊,男,三十岁左右,在襄阳市樊城区解放路天济大药房上班,未修炼法轮功。樊城区“610”的人说:“邢磊被关押在武汉洗脑班。” 并一再肯定地说:确确实实是送到武汉湖北省洗脑班了。

法轮功学员遭冤狱期满,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中共人员继续将他们非法拘禁在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本应是已遭冤狱十年、被迫害致高位截瘫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周建刚离开冤狱的日子,但他的家人并没有等到他的归来。据悉,他被武汉当局秘密转移到某处继续非法关押。

法轮功学员余钢海﹙六十六岁﹚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九年残酷迫害后,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到期,本应获得自由回家,十一日上午家属接人时,监狱告知:余钢海被武汉市“六一零”〔秘密〕劫走。家人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找到了余钢海。

继续利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等场所迫害

以下为一至六月获悉的多名学员被劫持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迫害的案例:

武汉新洲区法轮功学员柳木兰,被广东惠州市惠阳区法院诬判三年半。自二零一二年一月被劫持至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后,狱警就偷偷在柳木兰的食物中掺不明药物,之后更是强迫她每天吃药,致使柳木兰变得精神恍惚,双耳常有幻听,双目无神,视力模糊不清,头发蓬松凌乱,面容消瘦,两脚臃肿,口齿迟钝,说话时,嘴角泛白沫。一个原本健康开朗的人,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就被迫害的完全脱相。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襄阳法轮功学员赵国江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月十三日,被劫持到襄南监狱之后,又转至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近期得知,赵国江在监狱的“攻坚队”被迫害了二十多天,几近瘫痪,目前吃饭都需要人喂。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李火生被非法判刑五年后,一直不通知家属,后接到一信,告之关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家属费尽周折找到范家台监狱,监狱人员说不让见人,要经过六一零同意。探视权被剥夺。

湖北省安陆市女法轮功学员程旭丽,五十五岁,现被非法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六监区。七年半冤狱。

湖北省安陆市男法轮功学员程子鹏,五十岁,现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四年冤狱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到期。

四月十三日上午,武汉法轮功学员刘珍俐被绑架一个小时后,被关进何湾劳教所。

四月二十七日,武汉大学生刘静,在广东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

五月二十六日早上,武汉法轮功学员曹凤姣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劫持到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据悉,武汉法轮功学员彭燕在武昌杨园洗脑班历经半年的折磨,由于她拒绝放弃信仰,武汉市“六一零”将彭燕非法关押在武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湖北松滋市八宝镇法轮功学员刘玉娥于二年前到广东省番禺市探亲,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诬判二年,在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遭迫害。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刘玉娥就应该到期回家。超期,恶警还未放人。

曹正国,男,现年约四十五岁,原武钢集团鄂城有限公司(简称“鄂钢”)工人。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四日曹正国在鄂州市长岭大街上将一张二零一十二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光盘,发到了鄂州市长岭镇派出所的一个便衣警察手上,遭绑架,先被非法关押于鄂州市拘留所十五天,后被秘密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在已经证实人已被非法劫持到湖北沙洋。 曹正国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先后被非法拘留、刑拘、劳教、判刑和劫持到洗脑班共计十三年。

武穴市法轮功学员马利敏,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被劫持到省洗脑班,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关押在武穴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一年多。目前身体出现严重病状,高血压180,肝萎缩三公分,呼吸困难,不能入睡。

湖北省汉川市马口镇法轮功学员章志龙近三年一直在北京一外国语大学教书,于五月二十八日被绑架,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海淀区苏家坨镇看守所。

经济掠夺迫害

今年一至六月全省遭绑架的学员,几乎全被非法抄家,劫走大量私人物品、财产;有的家人遭到警察的敲诈勒索,甚至巨额勒索;有的被停发退休金。以下仅举几例: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到十一点左右,闯入一帮恶徒闯入湖北省嘉鱼县高铁镇新庄村法轮功学员陈海水家,将大法书籍、大法真相资料、卫星天线与器材、电脑与刻录机、MP3等抢走,桌柜被撬坏,整个家被翻的乱七八糟。当时只有陈海水父母在家。

安陆市洑水镇法轮功新学员万建华,女,四十九岁,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份在武汉汉阳曾遭绑架、勒索、抄家。三月十五日,万建华在汉阳翠微路被绑架,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期间,汉阳分局(翠微路)一个姓金的副所长带人抄了她的租住房,向她的家人勒索了二千元钱,另外又敲诈了六百元钱去餐馆吃喝。

二零一二年四月九日,湖南省长沙县法轮功学员李玄刚在湖北省赤壁工地被绑架至赤壁市一个多月以来,经过多方的调查,相继报导了他的情况(明慧网连载),这次又了解到新的情况。

湘鄂两地邪恶“六一零”伙同国安等政法系统得知李玄刚家庭的经济状况以后,为了敲诈勒索李玄刚家的钱财,特地奔赴李玄刚家,在他家人面前,编造谎言、煽动是非、挑拨离间,进行恐吓,威胁其家属,使家属中计后,就在他家人面前阴一套、阳一套,然后向他家属索要五十万元人民币,否则要把李玄刚充军、消失,这辈子不得回家,家人只得答应付给它们五十万元人民币,同时邪恶们还威吓家人不得声张。据了解,早在二零零七年,湖南省长沙县邪恶“六一零”就从他家人手中勒索得到三万多元人民币。

湖北洪湖法轮功学员胡会如是规划局已退休多年的干部。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被绑架到洪湖看守所关押七个月,于同年十月下旬,被非法诬判三年徒刑。因长时间关押迫害,后被检查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肾损害等严重疾病。于十一月十五日被释放回家。现居住在外地。

二零一一年八月,该市恶党纪委多次要求所在单位到人社局办理取消其退休工资手续,单位不愿配合,直到今年五月又给单位强行下文和上门催办手续,六月已停止发其养老金。

迫害者恶报

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各级参与迫害者恶报如影随形。下面是今年一至六月报道的湖北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基层官员遭恶报的实例。

湖北省襄樊市枣阳市熊集派出所恶警马国义,为了得到邪党组织的重用,一直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助纣为虐,长期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干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生活。本镇法轮功学员张玉梅多次遭到恶警马国义的迫害,2009年6月22日,张玉梅在枣阳市熊集镇耿集讲真相时,被恶警马国义非法拘禁于派出所,后被非法关押在枣阳市第二看守所。在派出所期间,张玉梅遭到非人的虐待,饿了,不给吃的,喝了,也不给喝的,而且不让她睡觉,整夜坐着,还要坐得腿和上身必须成九十度直角,从下午四点一直坐到第二天早晨。如果不听话,就会遭到恶警马国义的一顿训斥和毒打。

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恶警马国义开车回家途中,车无缘无故的打滑,冲向路边的大树,结果车头撞瘪进去,马国义的脚也被撞成粉碎性骨折。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二日,恶警马国义妻子发现乳房有肿块,到医院一检查,结果是恶性的乳腺癌。马国义没有办法,只有让妻子做了手术,大面积的切除了乳房。正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恶警马国义的恶行让家人也遭受到了连累。

关口镇是湖北浠水县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乡镇之一。时任关口派出所原指导员的冯启元和关口派出所副所长聂伟就是该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二零一二年一月上旬,浠水县关口派出所原指导员冯启元得肺癌死亡,时年五十八岁。这是继该所原副所长聂伟之后的第二个恶报事例。二零零八年,四十多岁的关口派出所副所长聂伟开着警车,在关口至浠水的路段撞车死亡(明慧网有过报道)。恶人冯启元、聂伟的暴死,当地民众都说:“这是他们迫害善良、作恶多端的下场,应了恶有恶报。”

湖北老河口市村主任程有峰,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一直担任村主任,他经常假公济私,并且长期迫害该村法轮功学员高玉芬。今年一月十日,程有峰连人带车掉下小桥,四肢几乎全摔断了。

参与迫害法轮功,就是参与迫害真正修道的人,是要遭上天报应的。希望现在还在追随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邪党人员,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为自己的生命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