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永昌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的风雨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惊闻永昌县城九十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李奶奶(名叫赵桂香),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内又一次受到“六一零”、公安国保、派出所、城关镇、社区共计十五名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相隔数日后离我们而去。

我真不敢相信,十五名人高马大的汉子在同一时刻拥挤在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内,更何况房间的住家设施、用具除外能够供人活动的区域不足十平米,不知当时展示在一位九十岁高龄的老太太面前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事后听老人叙述,当时一名小伙子因在房间找到一本《转法轮》时,恶声到:“抓起来,关到拘留所去。”

不知道当时随同“六一零”、警察一同闯入老人房间的政府官员又是何种心态?不知他们“敬老”的概念是什么?不知他们闯入的说辞、理由又是什么?

老年法轮功学员李奶奶,在金昌市永昌县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1、晚年得法,倍加珍惜

在一九九六年看到周围修炼法轮功的人无病一身轻,一个个轻来轻去;相互间没有争斗彼此和颜悦色。再看看自己,大半生辛勤劳累落了许多毛病:偏头痛、关节痛、风湿和严重的妇科病,每天这不疼那难受,再加上家庭琐碎的缠绕总感觉烦事重重不安宁。是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和真、善、忍法理的召唤,使老人很快走入大法修炼。

由于年幼时受传统观念和经济条件的影响,虽说不识字,当一起的学员读《转法轮》时总觉得师父在书中讲得做人的道理倍感亲切,修炼的法理特具吸引力,任何时候都是越听越想听,唯恐稍听一个字。

在大法修炼中,很快身体上的病疼不见了,事事见而不烦,天天心静气爽,似乎自己又年轻了许多。

2、风云突变,初衷不改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邪党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时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没有引起老人对大法的丝毫动摇。邪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黑白颠倒、指鹿为马的邪恶本质,在一个倍受其害的心灵深处早已刻划下了无法抹灭的痕迹,佛法修炼中受到种种责难的现象老人心中有底。虽说不识字,头脑中装的东西不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对于一个勤于思考且倍受邪党政治迫害的人来说是搅不混的。

此时,邪党“六一零”操控国保警察和社区不法人员使用各种手段不断骚扰、恐吓,企图阻止老人在佛法中的修炼。老人顶着逆流坚持学法炼功的同时,提醒着周围每一位同修,不要上邪党的当,听师父的话,师父说得对;也给不修炼的亲朋好友诉说着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佛法修炼的殊胜与意义。

3、赴京上访,为法申冤

二零零零年十月下旬,七十八岁的李奶奶本着善良和真诚,与另外一位老年同修结伴进京想为蒙受不白之冤的法轮功、想为自己心中最尊敬的李洪志师父说句公道话。历经波折,两位老太太终于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在广场上首先映入她们眼帘的是衣着、年龄、性别还有口音不同的法轮功学员被武警、公安和便衣人员用粗暴、残忍的打压方式强行撕扯到警车再被拉走。前面塞满法轮功学员的警车还没有开走,后面涌入广场的法轮功学员继续拉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并伴随着发自内心的声音。在此情此景中,两位老太太坦然的走向这惊动天地的阵容。

很快,两位老太太被广场警察送到金昌驻京办事处关了起来。中途有人问:“你们这么大年龄为何从西北跑到这遭这份罪?”她们回答:“我们师父教我们做最好的好人,师父不让我们花一分钱而给我们调理好了多病的身体,现在电视上却胡编乱凑,躲开事实说的那么难听,我们实在听不下去,想到京城找个地方说说心里话。”

到第五天,两位老太太及各自家人,在永昌公安的“陪同”下,从北京返回后直接把她俩非法关到永昌拘留所,李奶奶被非法拘押十六天,交了一百六十五元伙食费另加十元饭盆费,才被放出来。

4、不惧邪党,直面迫害

不论邪党的独家媒体怎么去说,怎么去诬陷,法轮功学员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严格遵守现行国家宪法和法律;作为大法修炼,严格遵照宇宙真、善、忍修炼标准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修养对社会有益而无害。

李奶奶家紧挨着西车站。往日的同修知道李奶奶岁数大了,偶尔进城路过进来瞅瞅,有时问问有没有师父的新经文、有没有同修间的修炼交流文章。应该说这些行为是受到国家宪法保护的,邪党“六一零”肆意践踏现行国家宪法,操控不法警察、不法行政官员和不明真相的社区人员,不分白天黑夜非法监控李奶奶家。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之后的前五、六年间,只要有“六一零”认为的生人进出李家的院子门,稍过一会就有社区人员前来盘查。刚开始,在外工作的儿女回来看望老母亲时,前脚进门后脚就有人窥探盘问。

大约二零零二年永昌公安干脆在李家(住平房)斜对面的车站楼房的最高位置架了监控装置,全天候监控。这种荒唐行为尽干荒唐事。一个冬天的晚上约九点,天已经很黑,此处几乎没有行人。附近一家小饭馆的老板娘下班时拎个包路过此处时走的快了点,不知从什么地方冷不防窜出一个警察,一声不吭的动手抢人家的包。当时这个人就被突发的拦路抢夺吓得昏厥过去。

平常在永昌西车站附近只要出现比较多的真相粘贴或真相资料发放现象,永昌公安国保警察李国玉领一帮不法人员,就要到李奶奶家非法骚扰、查抄一遍。此类现象除外,恶警李国玉经常随同一些不法人员以不同借口无凭无据肆意非法闯入骚扰。到后来,李国玉对这个家中的物件存放熟悉程度远比家庭成员要熟悉。有几次老人对李国玉说:“我家有几个老鼠洞,别人不知道,你李国玉最清楚。”当时的李国玉厚着脸报之一笑;老太太手头用的小手电在什么地方,老太太自己可能忘了放在什么地方,李国玉闭着眼睛都能找出来。

在中共十三年来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中,李奶奶遭受邪党“六一零”、国保警察非法绑架五次,先后遭非法关押四次,遭受邪党法院诬判一次。

第一次是到北京为大法鸣冤被永昌公安非法绑架后关押十六天。

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初,西车站附近的西环路出现许多真相粘贴和真相资料。永昌县公安局政委彭维平和国保恶警李国玉等不法警察商定后,由李国玉带一伙警察会同昌康苑社区邪党书记王若平(女)等社区人员,非法抄了李奶奶家,随后将其非法绑架后非法拘留十八天。

第三次是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永昌县公安局国保恶警李国玉声称:有一名外地读书的学生指称永昌县城一位白头发老奶奶给过他一份真相资料。李国玉断定这位白头发老奶奶就是西车站旁边的李奶奶。由此,李国玉和永昌城关镇派出所长段富祥等恶警非法绑架了这位老人。李国玉在非法审讯中得不到所谓的证据,虽说李国玉家和李奶奶家都是祖居永昌小城、彼此十分熟悉的老住户,他仍然给这位与他母亲同龄的八十岁老人强行戴上了手铐。

尽管法轮功学员反复给这些国保警察讲真相,他们知道邪党迫害的非法性,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与仁慈是其他人群无法相比的。但个别警察为了个人私利仍然无所顾及,尤其李国玉更是这样,仅凭空穴来风他要整不出点什么“证据”就不罢休。最后李国玉没有得到“证据”,只好捏个“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又对李奶奶非法拘押十八天。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六日晚,有一法轮功学员在散发真象资料时,被恶警跟踪、非法抓捕后逼问出真象资料的来源。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七日凌晨一点国保警察共五人,由李国玉牵头突然闯入李奶奶家,非法抄走了真象资料,而且恶警居然肆无忌惮的连邻居的家也抄了。随后把李奶奶、儿子李玉文、儿媳肖玉年绑架到县公安局,刑讯逼供追问真象资料的情况。一连刑讯逼供几天,李奶奶给他们讲真象,最后警察暂时将李奶奶一家三口放回。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恶警们再次突然闯入李奶奶家,将李玉文连骗带绑的绑架到县公安局,无缘无故拘留十五天。县公安局恶警李国玉、王建国把李奶奶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威胁说要起诉她。八十二岁的老太太年幼时裹小脚,恶警王建国强制李奶奶站在院中不让别人扶,还说“给我用鞭子抽”,李奶奶用正念正视恶人说:“来!看你用鞭子抽!”王建国立刻不敢言语了。此次,李奶奶被恶警非法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六年七月,在邪党“六一零”策动下,永昌县发生公安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大范围非法绑架现象。当时至少非法绑架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李奶奶之前,县公安局政委彭维平和昌康苑社区邪党书记王若平等随同人员,到李奶奶家不着边际的问了许多。彭维平回去后,恶警李国玉立即领了一拨人实施了非法绑架。彭维平前来的真实用意在于实地考察:当时李奶奶实际年龄是八十四岁,能否经受得了邪党的牢狱折磨?这是邪党人员面对社会舆论不得不考虑的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

绑架后,邪党人员的第一件事是李国玉领老人先到县医院做体检。体检返回县公安局后,李国玉在众人面前大声嚷嚷到:真奇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没有查出任何毛病。其他警察大多目无表情的望着他的自导自演,都不搭理他。李奶奶接过话题说:“你也学个好人,以后就没病了。”

此次大范围非法绑架都伴随着非法抄家。只要抄到所谓的“证据”,事后都要罚一千元不等的非法罚款。李奶奶家此次没有被声言罚款。但是,李国玉等恶警翻箱倒柜时家中靠蒸馍维持生计的一千五百元周转款没有了,此事家人虽然立即向公安局提出口头声诉,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至今没有给予任何明确答复。

此次非法绑架后,李奶奶又受到十四天非法拘押的牢狱之苦。这是老人屈遭邪党第四次非法拘押。

二零零七年三月八号永昌县邪恶法院计划对八十四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李奶奶非法开庭。开庭前家中被非法查抄两次,抄走大法书和炼功带。邪党法院最后对老人非法诬判三年监外执行。

在以后的几年中,李奶奶仍然在风雨中坚韧的走着大法修炼者要走的路。

我心中的这位老奶奶在这风雨十三年的经历,深深的令我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