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面前只说“不”

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对李萍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霍林郭勒市五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萍女士,在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受到来自邪党操控的北京前门派出所、北京市平谷县看守所、图牧吉劳教所、霍林河公安局、看守所、政法委、610恐怖组织、沙尔呼热镇派出所、居委会等多处恶警、恶人的严重迫害,被非法关押二次、拘留二次,劳教二年半,关进洗脑班强制洗脑二次,遭非法抄家二次,入室骚扰数不清。所有这些强加在她身上的迫害都是严重的违法行为,相关单位及人员必须负全部法律责任。

派出所、居委会的不断骚扰

二零零零年,联防队员高金烨,把李萍叫到沙尔呼热镇派出所,时任派出所所长乌力吉、公安局长陈宝文、副局长张玉财,助理赵秀发,以“李萍要进京”为由,大骂李萍两个小时,从此以后,要求李萍,每天必须到派出所签到。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李萍与一位同修进京上访,在天安门打开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回到家后,当局未经过任何法律手续,判李萍“取保候审”一年,勒索现金一千元(一年过后,李萍的丈夫要回八百元)。

沙尔呼热镇派出所、居委会经常在邪党的所谓“敏感日”之前入室骚扰,问还炼不炼法轮功?进不进京?跟谁来往?以后随着迫害的升级,经常以“查户口”、“计划生育”为由入室骚扰。特别荒唐的是二零一一年的六月里的一天,邪党的居委会主任进门查计划生育,李萍说:“你们查计划生育?我都五十岁了,又离了婚,还计划什么?”两天过后,街道主任左艳玲,又来查计划生育,一进屋她就说:“别跟我脦瑟。”拿出一个计划生育的包,递给李萍。利用这样荒唐的借口,竟然还那么理直气壮,让人哭笑不得。这就是当前中共那些街道干部的水平。

两次关进洗脑班

迫害开始不久,邪党在沙尔呼热镇镇政府设立洗脑班,邪党的镇长杨玉光、矿区“610”副主任朱成纷纷上阵,逼迫大法弟子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李萍和十几名大法弟子一起被强制洗脑达十几天。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邪党在电力宾馆搞了个洗脑班,李萍又被绑架进去。在洗脑班,不许回家,不许随便走动,不许和别人说话,每一个大法弟子有一个街道主任贴身监视着。每天五点多起床跑步做操,观看邪党的电视和诬陷大法的材料等,用精神折磨迫使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参与迫害的人有:邪党政法委书记万国清、公安助理赵秀发,秦宝库、翟拓、赵凤云,还有矿区的“610”头子胡本荣、朱成,矿区公安处刘汉章,邪党街道主任邱玉华、王秀芝、苏秀英、李秀兰、张建东等人。

看守所恶警威胁:把你送到渺无人烟的大沙漠里去

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日,大法弟子王凤兰被恶警非法抓走,李萍外出粘贴自制的“法轮大法好,修真善忍没有错”,“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王凤兰”等标语,被恶徒诬告,沙尔呼热镇派出所刘志华领着五、六个人,在大街上截住李萍,把李萍拖拽到派出所。晚上恶警刘志华、齐胜军审问李萍,到了半夜十二,派出所所长乌力吉和恶警秦宝库来了,乌力吉诱骗李萍说:“我和你丈夫关系挺好,你说吧,不就是几张粘贴吗?你说了我就让你回家。”

第二天凌晨二点多,他们把李萍送进看守所,并到李萍家非法抄家。搜到一本大法经书。恶警赵秀发、秦宝库、王某,二次到看守所非法提审李萍,逼迫她说出这本经书是从哪里来的。李萍不配合他们,恶警赵秀发就说:“你不说,你看贾海英长的多大,我把她收拾的啥也不是,还有谭丽云,厉害不厉害?我也都给收拾了,我送走了你们多少人啦?我对付你们法轮功是一来一来(方言,意思是想整谁就整谁),我把你送到渺无人烟的大沙漠里去,那里没有水,到时候你就死在那里了。”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半,送往图牧吉劳教所。

邪恶的图牧吉劳教所

刚到图牧吉劳教所,入所队主管、专事迫害法轮功的恶警之一李爱烨逼迫李萍“转化”,李萍回答说:“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往哪里转啊?”到第五天晚上,恶警黄爱玲,威胁李萍说:“你赶紧转化吧,到这里都得转化。”李萍不为所动。第六天,劳教所将李萍送进建在医院的“转化基地”。

(一)在“转化”基地不准睡觉

“转化基地”顾名思义是强制“转化”大法弟子的邪恶场所,是黑窝中的黑窝,李萍在里面被折磨了整整十九天之久。这里有六个恶警,其中有狄凤荣、陈强(男)、张亚光(男)、朱晓霞、马红云、瞿秋华、王某某(男)等。他们又分成二组。恶徒逼迫李萍坐小板凳、罚站、不许睡觉,李萍实在困的不行,坐在小板凳上睡着了,恶警陈强大声的喊李萍的名字。李萍说你们迫害我,我全身都肿了,腿也肿了。陈强竟然无耻的说:这不是迫害,是找你谈话。就这样他们二个小时一换班,不停的折磨李萍。一直折磨到第三天,恶警狄凤荣让李萍写不炼功的保证,李萍说“不写”。狄凤荣说你在这里反正已经不能炼功了,你就写吧。李萍说:我不会给你们写的。之后恶警陈强自己写了一个不修炼的保证书,强迫李萍按手印。

(二)强迫超负荷重体力劳动的折磨

李萍在劳教所被强迫参加重体力劳动,种地、铲地、割苞米、扒苞米、打苞米、修公路、栽树、卸煤、装煤、卸水泥、浇地、种菜等等。

(三)暴打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晚,恶警李爱烨让李萍写所谓“思想汇报”,李萍写了一篇修炼法轮大法怎么样纯净自己做好人的文章。李爱烨说你写这个东西不行,李萍说:“不行你就给我拿回来。我现在郑重声明,我在图牧吉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第二天中午,恶警贾梅找李萍谈话,叫李萍放弃修炼法轮功,跟他们“站在一起”。李萍说我修炼大法,一身病都好了,我坚持修到底。

下午教育科朱晓霞又来找李萍谈话,施加压力,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李萍跟她讲法轮功真相。晚上恶警黄爱玲找李萍说:“你表面服我们就行。谁也不上你心里挖去。”李萍只说了一句“不行!”

一月十九日上午打苞米,李萍正在干活,恶警把李萍叫到周国玲的屋里。当时五个恶警在场:郭颖,贾梅、周国玲、张亚光(男),朱晓霞等,李萍刚一进屋,恶警郭颖说:“今天我们集体找你谈话,很重要。”张亚光说:“你跟法轮功断不断关系?”李萍不回答,他又喊道:“断不断?”李萍坚决的说:“不断!”他又问:“你还炼不炼?”李萍说:“炼!”他又说:“给你减期你还要不要?”李萍说:“不要!”他非常生气:“你想干什么?”李萍说:“反迫害!”张亚光抬手打了李萍三个嘴巴子。

张亚光是武警,经常练拳,李萍被他先打三个嘴巴子,打的晕头转向,眼冒金星,头发一下子就打乱了。他边打边骂,当他抡起胳膊又要猛力去打时,李萍喊了一个字“定!”张亚光一下就停下来了,周国玲扑过来掐李萍的脸,贾梅又上来拽李萍,几个人对她乱打了一气,李萍的衣服都被他们撕扯坏了。

几个恶警还用最肮脏的语言辱骂李萍,朱晓霞把李萍刚才说的话全部记录,让李萍签字。周国玲拽着李萍的胳膊说你先别签字,你要签字是要负责的。郭颖说给你送呼市去,气的在屋里大声咆哮:“把护卫队叫来!用手铐把她给吊起来!”

(四)酷刑——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护卫队李小东(男)、胡红星(男)、肖广迟(音,男),把李萍用手铐双手吊在单人床上铺的栏杆上。恶警李爱烨进来跟两个护卫队小声说跟她换个小铐子。她走后,恶警胡红星拿着一把小铐子把大铐子换下来,这小铐子又细又小,铐紧了就会勒进肉里,越勒越紧。

一个小时以后,恶警周国玲来了,假惺惺的说:“你这么聪明的人,赶紧服软吧,受这个罪干啥呀。”李萍说:“别来这一套。”

一个小时后,恶警李爱烨告诉胡红星,给李萍加砖。用砖块将单人床的四个脚都垫起来,这样李萍的双脚就离地了,全身重量全部集中在双手的手铐上,手铐已经深深的勒进她的肉里。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胡红星,又来加砖块,这使李萍的吊的更高了,重量也加大了。剧烈疼痛。下午二点半,护卫队员胡红星第三次加砖,双脚全部悬空。这时李萍已经感到呼吸困难,头晕目眩、前胸象炸开一样。

到恶警下班时,约四点多,又安排两个劳教人员,一个是通辽地区的王飞,一个牙克石的邹俊英,这两个人都是因信教而被劳教。这二个孩子吓的哇哇的大声哭泣,哭了一阵子,邹俊英就给她脚下垫二块砖头,以减轻李萍的吊铐的重量。王飞在外面看着,怕警察进来。恶警李爱烨过来了,王飞急忙说:“李爱烨来了!快把砖块藏起来。”李爱烨走了之后,这两个孩子就大哭,说:“李姨啊,你说句软话吧,下来吧,这多吓人啊!”李萍说“不!”不知她们俩个是谁把恶警周丽萍叫来了,哭求周丽萍说:“李姨都服软了,你把她放下来吧!”周丽萍说那我就问问大队,又过了一会,把李萍放下来了。

李萍放下后,全身瘫软,双手、双脚前胸后背全疼。双手腕全部红肿,左手的大拇指失去知觉,七个月后才好一点,右手大拇指六个月才有知觉。左脚五个脚尖头全部发麻,长达一年以后才好。

(五)抬来刑床相威胁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早饭时,恶警管某在饭前让所有的人起立喊口号,李萍站起身来,严肃的说:“等一等,我严正声明,我在图牧吉劳教所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声明作废。”上午恶警李爱烨就找李萍,让她收回这句话,李萍说,死也不收回。李爱烨汇报了恶警周国玲。周国玲就让人把刑床抬过来,安在了警察内卫室。准备下午把她吊起来。后来周国玲跟李爱烨说还有几天过年了,过完年再说吧。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六)暴打、电击后吊铐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晚,李萍看师父的经文,被值班的犯人许秀娟发现,许为讨好恶警报给恶警李爱烨。第二天早晨,李爱烨没让李萍出工,把她带到周国玲的屋里。周国玲恶狠狠的说:“这是劳教所,还管不了你了呢?!”上前打李萍三十多个嘴巴子。她打嘴巴子与众不同,别的恶警是左右开弓的打,可她打嘴巴是从脑门、鼻梁骨往下打,非常疼,也非常阴毒。

她打累了,站在一边,恶警李爱烨又接着打,她打了李萍十多个嘴巴子,边打边骂。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打完嘴巴子,周国玲又抄起一根正充电的大电棍,先电击李萍的后背、耳根子等部位,李萍用手去挡,恶警周国玲说你还敢挡?就电击李萍的手背。然后是前胸、乳房、脖子,脖子电的时间很长,但没破,而前胸和乳房破裂出血,一个多月后结痂,皮肤变成了一大块一大块的桔黄色。啥时候下去了,都不知道。

电击后,恶警又把她吊在单人床的上铺的横梁上,跟上次一样,但这次只垫了一块砖。到了中午,大法弟子朱玉珍,看到李萍被吊,到内卫对周国玲说:“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立即放下李萍。”劳教所的恶警全副武装,暴打朱玉珍,让她站在水中,用电棍电水。

直到下午二点多钟,才把她俩放了。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李萍那天走出劳教所的大门,正好遇到恶警周国玲骑车去上班,周国玲对前来接李萍回家的李萍的丈夫说:“到家看好她,在劳教所她可坚定了。”

迫害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局长:陈宝文。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政委:许振喜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副局长:张玉财。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局长助理:赵秀发。
霍林郭勒市政法委书记:万国清。
霍林郭勒市矿区610头子胡本荣、副主任:朱成。
霍林郭勒市矿区公安处:刘汉章,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警察:
翟拓、秦宝库、赵凤云、郑明道、姓王的警察

沙尔呼热镇镇政府设立洗脑班。
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镇长:杨玉光
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街道主任:左艳玲
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街道联防队员:高金烨
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派出所警察:
吉延斌、刘志华、齐胜军、乌力吉,姓王的警察
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街道主任:邱玉华。
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街道:王秀芝、苏秀英、李秀兰、张建东

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劳教所。
图牧吉劳教所教育科:朱晓霞
图牧吉劳教所女队大队长:郭颖
图牧吉劳教所女队副队长:贾梅、周国玲
迫害李萍的恶警有:
李爱烨、黄爱玲、狄凤荣、陈强(男)、张亚光(男)、朱晓霞、马红云、瞿秋华、王某某(男)贾梅、李爱烨、周丽萍、胡红星、张亚光(男),朱晓霞、李小东(男)、胡红星(男)、肖广迟(音,男)恶警管某
劳教人员:许秀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