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会安系统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今天真的好高兴,是从心里发出的那种愉悦的信息,我看着电脑,想笑,是那种甜甜的,静静的笑,因为我终于会安装电脑系统了。也许会安装系统的同修感觉很平常,可对我来说,这可是一个修炼过程啊。

二零零三年那一年我才感觉到修炼的严肃与紧迫,以前我老是拖拖拉拉,自己也是处于独修的状态,后来与邻近的同修接触中,明白了正法的進程与大法弟子的责任,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的心里更是着急了。我平时的工作很忙,很少有时间出去接触同修,当时我的资料几乎没有,我当时每天面对面给世人发资料,再加上工作繁忙,我的时间安排得很紧,我都是用分钟计算时间,当时我想要是自己能做资料多好啊,可是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和常人借了一些资料也看不懂,再加上丈夫也不喜欢我用电脑,又怕耽误学法炼功的时间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那颗想买电脑的心并没放下。

也许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在二零零五年是一个要好的朋友送了我一台电脑,当时我是又惊又喜,又有点怕,各种复杂的心情难以表达,丈夫不支持我学法,但也不反对,我家忽然来了这位不速之客,我都不知怎么办(当时朋友也没告诉我说送我电脑,就说送我一件礼物)。但是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因为在前一天我做了个梦,梦见师父教我学电脑),所以不管有啥心,我都要放下,稳下心来,鼠标不会拿,也不会开机、关机,就看着他老是说,咋用啊?可朋友却说,没事,随便点,咋点都不坏,就是开机关机,然后左右键。这句话深深打入我的记忆里,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

当时我的小孩刚一周岁,我基本都是自己带孩子,再加上工作,真是忙得不亦乐乎。丈夫是大男子主义,家务不爱干,要是我做关于正法的事,他就要我带着孩子,否则就不让出去,我都是在下雨天或者休息天用自行车带着儿子,去找同修学电脑,头一次用小鸽子上明慧怎么都上不去,晚上九点多了还不行,急得我直掉泪,又不敢在丈夫面前表现出来,就跑出去想着对师父说,然后擦干眼泪学法发正念,第二天早晨就上去了。

我很少接触到懂电脑的同修,我真的好急,后来我就干脆放下怕心去找常人帮忙,也顺便告诉他们也让他们上明慧网,一举两得,在师父的点悟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还有周围的常人的帮助下,我终于磕磕绊绊学会了下载打印,复制光盘,基本能独立运作,

只是有一点,我还不会装系统,我的电脑我丈夫也用,有时候反应很慢,可是他也是一知半解,我想要是自己学会装系统该多好啊,还省得麻烦同修,找常人还得花钱,后来我就托同修要了一个系统盘,可我又怕耽误学法时间,就让丈夫学,当时我没意识到是我的自私心。

去年我在明慧上看到有新的系统盘,但是我不会下载那个系统盘,丈夫也说系统盘旧了,我的主机也换了新的,该更新了,我就好不容易又要一套,可我自己还是不敢亲自安装,总怕把电脑弄坏了。

我的电脑是新换了主机,我以前那个是安装了刻录机的,这个却不能安,卖主说用刻录软件就可以,可我不会啊,把我愁的够呛。神韵都下来了,我还得麻烦同修给我制作,我心里老过意不去,于是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前几天偶然一次我一点那电脑桌面的图标NeroBurning结果就出现了复制光盘的图标,我高兴的拿一个神韵就放進电脑里,就刻出一盘来,结果一试很不错,就一口气刻录了二十多盘,同时也学会了打印光盘面。

我的电脑隔一段时间就安装一次系统,等我再想刻录神韵时也找不到那个软件了,也是用NERO就不行,我就和师父说都是我粗心,当时我没记清,我知道那是师父教我的,可我没认真。

今天我决定自己装系统,因为我有三个系统盘,我就问丈夫用哪个,他说有一个不能用,后来我就用那个新的,丈夫在一旁指导,可是系统安上却安不上软件,以前的软件是一个单独的盘,这个新的就一个盘,到哪去找软件啊,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我又问了同修,他说在系统盘里,于是我就把系统盘放進电脑里,以前我装系统都是把它放進去就重启,根本没看过里边的内容,这次重启慢了,他就显示出了软件自动安装的字样,我才明白哦原来都在里面,是我自己马虎,不认真,我必须修去我的这颗不好的心。

学会的第二天,远处就有个同修叫我帮他装系统。

同修们赶快放下一切顾虑的心,依赖的心,做自己该做的事,只要心中有师父,心中有法,就一切运用自如,这只是我的一点小体会,望同修们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