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上半年犯罪事实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二年上半年,武汉政法委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机构怙恶不悛,在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亲自指使下,延续去年的黑恶政策,对武汉法轮功学员继续实施高压与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二年的一到六月份,武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八人,被非法劳教三人,被绑架达六十五人;被绑架未遂、抄家、骚扰的学员共计十五人。事实上,从迫害者的鬼鬼祟祟和一些民众及律师的正义的谴责中,可以看出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对武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多么的不得人心。

一、政法委“六一零”操控法院践踏法律

法院不法: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非法庭审持续了一天,程海等八位律师依法为学员做了无罪辩护,六个法轮功学员作了“法轮大法好”的陈述。理屈词穷的法官多次粗暴打断律师和法轮功学员讲话。这是一个拼凑的所谓“连案要案”,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拼凑在一起完成的“罪名”。本案执法人员涉案违法之处众多,如绑架,非法拘禁,强迫失踪不通知家属,刑讯逼供等。张甦的律师程海已多次向各级部门递交了控告信,控告公、检、法、司多人涉嫌非法拘禁、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等严重违法和犯罪行为。

开庭当天,有众多法轮功学员前往法院周围表示关注,其中有八位法轮功学员遭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人员强行绑架:武汉市的徐玉兰、江夏区豹澥镇的刘据珍、齐汪桃、洪山区花山的田春芳、李久兰、刘婆婆。还有两位不知名。田春芳后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李久兰、刘婆婆被非法关押在壕沟洗脑班,李久兰与刘据珍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板桥洗脑班。开庭六天后,武昌区法院枉法裁判张甦六年有期徒刑,张伟杰五年,冯震五年,冯云三年六个月,韩淑华三年,夏阳三年,熊炜明三年缓刑四年。

武汉市武昌区法院种种不法行为,在光天化日下上演,源于邪恶的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的操控,在其操控下,武汉市公检法各部门肆意践踏着法律。略举几例就足以让人震惊:剥夺家属的旁听权,不出具手续随意抓人,服刑人员刑期已满却遭超期关押数月等等。

剥夺家属的旁听权:五月十九日的非法审理“七人连案大案”,当天只有五位家属(冯震的妻子、冯震冯云的姐姐、张伟杰的姐夫、熊的岳母、韩淑华的儿子)被允许进入法庭旁听,其余众多家属朋友都被堵在门口不让进去。其中有八十岁的白发老人,也有几岁的稚嫩小儿。虽然没让家属入场,却有很多不相干的人拿着“旁听证”入场,后来得知这些人都是各个街道社区派来占位子、充门面的,很多人进去呆了一会就走了。

不出具手续随意抓人:武汉大学生刘静,为营救身陷广州女子监狱的母亲柳木兰,于四月二十七日被广东警察绑架。日前,刘静被非法劳教一年,目前面临被转送槎头劳教所迫害。中共邪恶机构寄给她家人的非法劳教通知书上,姓名一栏为无名氏。而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家住武汉市江汉区复兴新村的法轮功学员曹华明,被江汉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失踪七天后,于三月五日,家属才接到社区通知:人被非法关押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

服刑人员刑期已满却遭超期关押数月: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余刚海,惨遭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九年漫长的迫害,终于在2012年3月11日到期,是日,余刚海却被武汉市“六一零”机构秘密转移,实施超期关押,也不通知家人,家人只好在武汉洗脑班一个个打听,最后才知道余刚海被劫持到杨园洗脑班。

二、翻墙入室,侵扰劫掠民宅

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承袭中共“抢”的邪恶基因,对法轮功学员的住宅进行侵扰劫掠。

翻墙入室:武汉东西湖棉纺织厂法轮功学员刘珍俐,女,三十多岁。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刘珍俐刚到家十几分钟,新沟镇派出所恶警就从邻居家翻墙打破玻璃,强行侵入刘珍俐家,进行抄家,并强行把刘珍俐绑架到了派出所,一个小时后,刘珍俐就被关进何湾劳教所。

抄钱、劫物: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多钟,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公安分局、徐家棚派出所先后十多人,到湖北大学4区1栋法轮功学员张晓华家非法抄家,将电脑等一些设备,法像法轮大法的书籍和资料,mp3、U盘、电子书等洗劫一空。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下午二点十分,武汉市硚口区汉水桥街、汉水桥派出所、海军工程大学社区主任毛兰﹙女﹚等六人,来到海军工程大学休干楼,敲开法轮功学员张坤兰﹙休干家属﹚的家门,当时张坤兰不在家,其老伴开的门,这伙人没出示任何证件,翻箱倒柜,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四十多本,mp3四个,电子书一个,真相人民币一百多元。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武汉法轮功学员龚美容 到同修家里去,不一会来了七八个中共便衣,在该同修家进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非法抄收所有大法书籍等,非法抢走六七千元人民币。

盗窃“电视锅”: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下午三点钟,武汉青山区“六一零”机构、公安局伙同青山镇派出所、社区保安一伙人到法轮功学员穆君家敲门,见没人开门,就直奔楼顶,把穆君家卫星电视锅拆下劫走。接着又到法轮功学员何润兰家,强行下锅。随后又到石化法轮功学员王雨生家,敲门她丈夫在家,也把锅下走。这一伙人执法犯法,如同盗匪一般。

三、破坏市民工作秩序,工作期间绑架

常常在武汉市民工作期间,迫不及待的实施绑架,无视该单位或公司的工作秩序,这是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在世人面前自曝其丑。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法轮功学员黄海燕,五月十五日下午正在自己的店里工作时被国安带走,直接劫持到吴家山女子第一看守所,其家人送了两次衣服,不让见人。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早,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法轮功学员雷祖英,于上班时被水果湖第一派出所恶警,抓进武昌杨园洗脑班。

四、出尔反尔,大耍流氓

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明确知道世人渐渐明白真相,都在以各种方式抵制迫害,于是流氓手段登场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武汉江岸区车站路派出所及社区,以转户口为名闯进法轮功学员徐彤家中,并向徐彤家人写下书面保证,说只是叫去谈谈话而已,中午11点钟就可以回家,书面保证先写如徐彤配合就回家,徐彤指出这种事是不会配合的,派出所及社区人员就划掉了书面保证上要配合字样,派出所及社区均在书面保证上签了字。结果徐彤出门后就一去不回,被绑架至武汉江岸区洗脑班。

武汉法轮功学员吴志强因清除诋毁大法的邪党宣传品,被绑架到硚口拘留所迫害,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人员说某某日放人,吴志强的妻子在某某日七点半左右,就到拘留所门口接人,但是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派来一辆无牌照面包车直接驶入拘留所内,将吴志强强行绑架上车。车开到拘留所门口时,其妻子要上车和吴志强在一起,被恶警拒绝。据悉,吴志强被绑架到板桥的湖北省洗脑班继续迫害。

五、操控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滥施淫威

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市妇教所、西湖二支沟看守所、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吴家山女子第一看守所、谌家矶洗脑班、杨园洗脑班、刘集洗脑班、二道棚洗脑班、湖北省洗脑班、何湾劳教所、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这一长串暴力机构,不是用来惩恶扬善之所,却是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滥施淫威迫害无辜之地。其中湖北省洗脑班尤其罪恶昭彰。湖北省法轮功学员2012上半年被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的,共二十八名,其中武汉市五名。

知情人士证实道:“湖北省洗脑班里面完全是人间地狱。一进去,先是让犹大围攻,几天后如果还不转化就开始打,以江黎丽为首,还有一个一米九的警察,专门打学员,据说当时张伟杰和张苏被打的非常厉害。然后就不让上厕所和吃饭,必须要说‘报告,我要上共产党的厕所’才让去上厕所,说‘报告,我要吃共产党的饭’,才让吃饭。这个期间开始罚站,要学员抱着很大一摞书,如果抱不住,掉下来一本书,就会被电棍电。再不转化,就是喊报告,也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饿几天后就开始用野蛮灌食来摧残,黄梅的学员戴美霞,被打的很厉害,几天不让吃饭后,强行灌食,把很粗的菜直接往喉咙里面捅,灌食的管子拔出来时,鲜血随之喷出来。非常惨,负责灌食的狱医姓万。

吃饭都是送到房间,送到房间的饭菜里很可能下了药,吃了后,头晕,血压升高,头脑昏昏沉沉。如果看到学员有身体不舒服的现象,马上就强行给注射一大瓶黄色的不明药水,不让注射就打。总之就是从肉体到精神都将学员折磨到极限。”

六、构陷有奖、张贴承诺卡,诱迫签字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上午,湖北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余早荣、李冬香在薛山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遭侏儒街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二年上半年武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至少有64例,像余早荣、李冬香那样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所构陷,占有相当的比例,究其根源,与今年上半年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诱迫市民作恶的手段有关。

构陷有奖:中共人员煽动世人举报讲真相、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举报一个人可奖人民币一万元,中共用这种诱骗来害世人,特别是很多不明真相又被中共搞得没有工作的人。

张贴承诺卡:二零一二年三月以来,武汉市东西湖区邪恶的“六一零”
陆续在辖区内的居民区张贴所谓“家庭拒绝×教”承诺卡,有的小区还贴出了“家庭拒绝×教倡议书”,混淆视听,误导市民。上半年,湖北武汉市硚口区“六一零”在发廊、麻将室、小吃店等人多的位置张贴所谓的“反×教承诺卡”。

诱迫签字:武汉市江夏区金水闸金水农场新上任的邪党书记刘新梁迫害法轮功学员很凶狠,有法轮功学员被他打伤。二月底三月初,江夏区金水闸恶党人员彭兰芝、李素芝、张宗兵在金水闸农场挨家挨户要搞“家家过关”。他们强迫每个法轮功学员和世人以户为单位,在他们打印的表格上签字、保证等等。到法轮功学员的家中时,表格的字句不让看。强制以取消“低保、停发工资、办孩子们退学”等等用强压制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威胁如果法轮功学员不签字,就直接带走。

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许多小区内设立污蔑法轮功的展板。当居民在居委会要求办理正当业务时,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就会放一摞所谓的家庭承诺卡在柜台上要求居民签字,并有几个办事员盯着,如居民不理,就会有人威胁说不签字就上门,反复要求签字。细看所谓的家庭承诺卡上陈述的每一条都与法轮功无关,但是上面就映着污蔑法轮功的内容。记得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卓刀泉居委会就在领秀地下室搞过活动,他们拿一些不值钱的生活用品,旁边放着所谓的承诺卡,签字就可以拿那些生活用品。

七、末日的挣扎:警队频现,惊弓之鸟

武警部队本来是保护人民的,可是在今年仅五月份一个月内,武汉武警部队至少两次被紧急调集,用于对付几个信奉“真善忍”的修炼人,可见武汉政法委及“六一零”机构已经嗅到了即将覆亡的气息,在做着末日的垂死挣扎。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五月十九日早上六点多钟,武昌区法院附近的路口就已戒备森严,几条路口都被封锁,路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特警和身着便衣的彪形大汉,还分布有街道及社区工作人员。法院门前的公平路上停满了警车和各式政府机构车辆,另一条侧路上的积玉桥派出所门前停着几辆特警车,车门大多是敞开的。据法院内部人说,他们都是头一天晚上就开始在那里守候了。当天,所有过路行人都被盘问和被强行打开背包检查。

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姜惠芹,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遭当地警察非法拘留。十四天后,黄陂国安恶警欲将姜惠芹绑架到洗脑班,当场遭到姜惠芹的两个女儿的阻拦,围观的民众也都纷纷谴责恶警恶行。行恶警察恐慌不已,竟调来一百多名所谓的防暴警察和特警排成人墙,与黄陂国安恶警狼狈为奸,合谋绑架姜惠芹母女三人。

附:二零一二年上半年湖北武汉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

(一)被非法判刑共计八人

武汉大学水利电力学院校友、湖北钟祥市法轮功学员闵长春,年龄37岁,曾经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四年冤狱、一年半的非法劳教。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在湖北武汉市再遭中共警察绑架,据闻为周永康亲自在武汉部署的抓捕行动。二零一二年五月,被秘密非法判刑五年,目前被非法关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

武汉市武昌区法院罔顾法律和事实,裁判张甦六年有期徒刑,张伟杰五年,冯震五年,冯云三年六个月,韩淑华三年,夏阳三年,熊炜明三年缓刑四年。

(二)被非法劳教共计三人

五月二十六日早上,武汉法轮功学员曹凤姣在中山公园被中展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到期后,中展派出所又把她劫持到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四月十三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刘珍俐刚到家十几分钟,新沟镇派出所等人就从邻居家翻墙打破玻璃,强行进入刘珍俐家,抄家,并强行把刘珍俐绑架到了派出所,一个小时后,刘珍俐就被关进何湾劳教所。

武汉大学生刘静,为营救因讲真相而身陷广州女子监狱的母亲柳木兰,于四月二十七日被广东警察绑架。日前,刘静被非法劳教一年,目前面临被转送槎头劳教所迫害。

(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共计六十五人

1-5、韩翠英、黄寿喜、胡婆婆、刘婆婆、月婆婆
二零一二年元月四日下午2点钟左右,法轮功学员韩翠英、黄寿喜、胡婆婆、刘婆婆、月婆婆五位法轮功学员在新洲区汪集镇山村村给一户村民讲真相,被汪集派出所绑架。当时被送至武汉女子第一拘留所关押。

6、姜惠琴
武汉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姜惠琴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在讲真相时,被黄陂区天河街派出所绑架,当时被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二支沟拘留所。

7、被唐家墩派出所绑架的两名学员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两位女性法轮功学员在汉口唐家墩万达广场附近,被四个便衣绑架到唐家墩派出所,一个人当晚回家,另一四十多岁陈姓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8-12、黄寿喜等五名学员
湖北武汉汪集法轮功学员黄寿喜,于一月四日与另外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武汉新洲汪集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武汉女子第一拘留所关押,黄寿喜后于一月十一日回到家中。

13、喻腊梅
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喻腊梅在二月四日上午九时左右,在武昌九龙井街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被黄鹤楼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拘留所(妇教所)关押。

15-15 谭显志、刘卞琴
二零一二年二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法轮功学员谭显志、刘卞琴俩人在武昌张家湾附近讲真相时,被绑架到洪山青菱派出所。俩人不配合邪恶要求,后转至洪山分局。当天又转送至东西湖妇教所。谭志英被白沙洲派出所劫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刘卞琴已回家。

16、周艳珍
武汉市江汉区万松街航空侧路电力大院法轮功学员周艳珍,于二月二十日被万松街派出所所长、片警张浩,电力社区书记樊建国从家中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17、李平喻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一日,解放社区居民轮功学员李平喻被武汉市江岸区劳动街派出所解放社区户籍吕馨和两名便衣绑架,被非法拘禁在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

18、龚美容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武汉法轮功学员龚美容到一位同修家里去,被七八个便衣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19、 曹华明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家住武汉市江汉区复兴新村的法轮功学员曹华明,被江汉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

20、杜玉芬
武汉法轮功学员杜玉芬从二零一二年二月底失踪。

21-22、余早荣、李冬香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上午,湖北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余早荣、李冬香在薛山讲真相,遭侏儒街派出所绑架。分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和武汉市妇教所。

23、孙芳
三月十六日上午,新洲区仓埠街法轮功学员孙芳遭仓埠街恶警绑架到刘集洗脑班。

24、余刚海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余刚海,经受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九年漫长的迫害,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一日到期,却被武汉市“六一零”机构邪恶秘密劫持到杨园洗脑班迫害。

25、 徐米兰
三月十七日,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凤凰街法轮功学员徐米兰被恶人绑架到刘集洗脑班。

26、徐丽秀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武汉市3名法轮功学员,在徐东商场发放破网软件时,其中徐丽秀,女,40几岁,被派出所便衣绑架到徐东派出所,另2名走脱,后徐丽秀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区二支沟拘留所。

27、梅腊梅
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梅腊梅四月六日下午在汉口花桥一带向世人讲真相发神韵光盘时,被便衣绑架、劫持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关押迫害。

28、刘珍俐
武汉东西湖棉纺织厂法轮功学员刘珍俐,女,三十多岁,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上午,在家里被新沟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到了派出所,一个小时后,刘珍俐就被关进何湾劳教所。

29、 刘三姐
湖北武汉市关山地区东山头法轮功学员刘三姐(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四月十三号左右,到汉口吴家山女儿家做客。四月十七日上午,到附近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东西湖恶警绑架并非法关押,现被关押在汉口吴家山第一拘留所。

30、任 明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中午一点左右,退休女编辑武汉法轮功学员任明外出时,被市“六一零”绑架,直接送至湖北省板桥洗脑班。

31、张晓华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多钟,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公安分局、徐家棚派出所先后十多人,到湖北大学4区1栋法轮功学员张晓华家非法抄家,将电脑等一些设备,法像法轮大法的书籍和资料,mp3、U盘、电子书等洗劫一空,并强行将张晓华绑架,由徐家棚派出所送往东西湖二支沟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办理取保候审,本人现已回家。

32、王明岚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8点多,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法轮功学员王明岚在家中被两个便衣绑架,先被非法关押在东西湖区二支沟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后王明岚被关在杨园洗脑班了。

33、 刘 静
四月二十七日傍晚七点左右,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柳木兰的女儿刘静(曾被报导为柳静),在广州珠江新城南方暨大科技有限公司门口派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保安构陷报警,后被恶警绑架。现下落不明。据目击者反馈,车牌好像是有“1993”的数字。

34-35 绪兰英、刘光珍
五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湖北武汉市两名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绪兰英、刘光珍,在武昌区中华路清江饭店附近讲真相时,被雄楚社区人员伙同中华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36、祁望桃
武汉东西湖养殖场法轮功学员祁望桃现被关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非法拘留到期。

37、吴志强
武汉法轮功学员吴志强因清除诋毁大法的邪党宣传品,被警察绑架到硚口拘留所,后被绑架到板桥的湖北省洗脑班继续迫害。

38、黄海燕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法轮功学员黄海燕,五月十五日下午正在自己的店里工作时被国安带走,直接劫持到吴家山女子第一看守所。

39、郭婆婆
湖北武汉市东西湖吴家山法轮功学员郭婆婆,五月十八日上午遭开屏里片警丁志明及东西湖国安警察绑架、抄家,开屏里居委会人员刘某也参与。几小时候郭婆婆又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关押。

40、吕丽贤
五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左右,正在王府井百货上班的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吕丽贤,在就餐时间遭国保绑架,现被关押在谌家矶洗脑班遭迫害。

41、李素国
湖北武汉市新洲区汪集孔埠中学法轮功学员李素国,讲真相时被汪集街恶警绑架。

42-44、刘芝英、曹凤娇、黄建秀
湖北武汉中山公园五月二十六日被绑架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是硚口区的刘芝英、曹凤娇、汉阳的黄建秀。她们被江汉区中展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于当天非法抄家。

45-52、徐玉兰、刘据珍、齐汪桃、田春芳、李久兰、刘婆婆等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汉市武昌区法院不顾警察众多违法事实,非法审理所谓法轮功“七人连案大案”。当天有众多法轮功学员前去发正念,其中有八位法轮功学员遭强行绑架:武汉市的徐玉兰(在警察抄家后才被释放)、江夏区豹澥镇的刘据珍、齐汪桃、洪山区花山的田春芳、李久兰、刘婆婆。还有俩位不知名。田春芳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李久兰、刘婆婆被非法关押在壕沟洗脑班。李久兰与刘据珍被绑架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

53、周建武
五月三十日清晨五点多钟,武汉市青山区法轮功学员周建武去打工,途中在武昌沙湖车站遭武汉市青山公安、“六一零”、国保等一伙人强行绑架,被劫持到武昌杨园洗脑班迫害。

54、徐 彤
武汉法轮功学员徐彤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在家中绑架,武汉江岸区车站路派出所及社区,上门以转户口为名诱骗绑架徐彤至武汉江岸区洗脑班迫害。

55、雷祖英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早,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法轮功学员雷祖英,于上班时被水果湖第一派出所恶警,抓进武昌杨园洗脑班。

56-57、江文涛夫妇
六月五日左右,武汉市汉阳区七里一村居民、法轮功学员江文涛夫妇,被汉阳区琴断口派出所警察和七里一村居委会人员绑架。

58-59、陶少慧、叶燕英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下午,陶少慧、叶燕英两位法轮功学员在武汉船舶厂双柳基地,遭恶人构陷,被新洲区双柳街派出所绑架到武汉拘留所,非法拘留10天。

60、陈经平
武汉市江岸区新村街法轮功学员陈经平,女,六十多岁,六月十日下午被“六一零”恶人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

61-62、叶久桂、刘莉萍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湖北武昌法轮功学员叶久桂在黄鹤楼附近发真相被绑架。刘莉萍在武昌丁字桥发真相光盘被绑架。

63、朱慧敏
武汉第一商业学校教师、法轮功学员朱慧敏,四月下旬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至今已有一个半月了。朱慧敏学历为武汉大学研究生。

64、 徐桂花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上6点,武汉法轮功学员徐桂花在面对面发放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迫害,当天下午6点回家。
65、 朱冬菊
湖北假肢厂的朱冬菊,今年上半年被绑架到省洗脑班。

(四)绑架未遂、抄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共计十五人

1、张庆元
张庆元家住江汉北村十九栋,曾荣获残疾运动会冠军,享有每月一千多元的生活费。因修炼法轮功,市“六一零”指使江汉北村居委会书记吴惠华对他进行非法监视。几年来,张庆元原来享有的生活费被非法扣押。张庆元现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2、黄兆金
五月三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武汉满春街派出所及大夹社区书记兼治保主任陈春芝、副书记王启国,闯到黄兆金老人家中,对老人说,要开十八大了,特来关照,不要参与法轮功的活动,上面通知要给你们办家庭学习转化班(洗脑班)。六月四日,陈春芝他们又来了,威胁老人说,还是要办三个月的转化班(洗脑班),不办班,就直接劫持劳教所判刑两年。

3、韩世华
五月三十一日,家住硚口区韩家墩街简易路的法轮功学员韩世华,被恶人非法抄家。

4、张坤兰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下午二点十分,武汉市硚口区汉水桥街、汉水桥派出所、海军工程大学社区主任毛兰﹙女﹚等六人,来到海军工程大学休干楼,敲开法轮功学员张坤兰﹙休干家属﹚的家门,当时张坤兰不在家,其老伴开的门,这伙人没出示任何证件,声称是公安局的,就闯进家中乱翻,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四十多本,mp3四个,电子书一个,真相人民币一百多元等私人财产物品。

5-6、张素梅、尹桂香
六月六日,硚口法轮功学员张素梅、尹桂香两位老人,在硚口区韩家墩街古田四路的张素梅的家中,被社区及硚口公安国保大队张小桃﹙女﹚等六名恶警恶人绑架,并被非法抄家。七十多岁的尹桂香老人,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第一拘留所时被拒收;近七十岁的张素梅因体检时血压高被拘留所拒收。

7、熊玉凤
家住硚口六角亭街法轮功学员熊玉凤,日前受骚扰,她所在社区的一工作人员对她说:管段户籍警说要把你送到洗脑班去,还说这些时你注意一点。

8、蔡甸区一学员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上午十一时左右,武汉市蔡甸区““六一零”机构”及区公安分局国保科十多人,闯到蔡甸城区一刘姓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据周围人讲,那天上午九、十点钟,就有几个便衣在他家周围晃悠,后来一下来了十余人,有便衣、有穿警服的,他们抄走几本《明慧周刊》,还把挂在墙上的“法轮大法好”拍照,当时法轮功学员不在家。

9-11、陈玉兰、何韵兰
武汉市青山区国保大队、“六一零”恶徒五月十日对法轮功学员陈玉兰、何韵兰非法抄家,追问是否安装接收新唐人的锅。

12-14、穆君、何润兰、王雨生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下午三点钟,武汉青山区“六一零”机构、公安局伙同青山镇派出所、社区保安一伙人到法轮功学员穆君家敲门,见没人开门,就直奔楼顶,把卫星大锅拆下劫走。接着又到法轮功学员何润兰家,强行下锅,抢走电脑一台以及大法书籍。随后又到石化法轮功学员王雨生家,敲门她丈夫在家,也把锅下走。这一伙人执法犯法,如同盗匪一般。

15、王桂兰
近几日,武汉市江岸区新村街为群社区居委会主任易新民,书记辛桃娥等人员,连续多次到77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桂兰家中骚扰,还找到王桂兰的儿子女婿等人,要他们配合,让王桂兰写保证放弃修炼,否则送洗脑班,并以市里要来人进行威胁恐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