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法光中的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我修大法已有十六年了,清楚的记得,在学炼第三天时,当时放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我在学习班上酣然入睡,口水淌了一汪,师父课讲完了我也醒了,同修们都笑我,从此困扰我多年的顽固性头痛病好了,散光镜也摘掉了,我知道师父管我了,给我净化身体了。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不知不觉的我的十二指肠溃疡、胃下垂、神经衰弱、肝郁气滞、胆囊炎、肩周炎、风湿症(臀部以下无论冬夏都象冰一样凉)消失了,我这个高兴啊!每天早上提着录音机领大家炼功,晚上和大家一起学法切磋,整天乐呵呵的,一扫病歪歪、愁眉苦脸的黄脸婆相。没病了,不痛苦了,心情也好了,脾气也好了,家人老小的再也不用看我的脸色说话做事了,连八十多岁的婆婆都支持我说:看来还是这个气功好啊!

那时我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看到我的变化,同学同事亲朋多人都开始学了大法,我怎么能不炼功呢?然而中共邪党以江××为首政治流氓集团,在嫉妒心的驱动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市委和工厂的领导找我谈话,说你是党的干部,怎么能炼这个呢?我坦诚的告诉他们,炼功后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我又告诉他们,你们能看到的是我身体的变化,看不到的是我心灵的净化。

我给他们举例子:一个是我的家庭,我家有个爱惹是非的老公公,全家人都烦他,以我为最甚,吃饭不让上桌,来人去亲戚也不让他露脸,从不跟他说话。我妈、我哥、还有舅公公谁劝都不好使,我当时的信条是:得让他(公公)怕个人,让他知道马王爷三只眼,所以公公见了我就象耗子见了猫一样,我一在家他就猫在屋里不出来。学大法后我知道自己错了,因为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师父要求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我改变了自己,主动和他说话,让他上桌吃饭,给他讲做好人的道理,从此也变好了,家里一下子其乐融融了。

再一个例子,修炼前我在单位是后勤部门的中干,按常人讲很有油水,那时我的贪心不太重,账目基本公开,额外收入進小金库,职工福利待遇搞的比较好,全厂上下有口皆碑。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慢慢的滋养了私心,后来有些药贩子就以探病为名直接甩钱了,五百、一千、二千不等,这是背后的交易,谁也不知道。学法后我知道了,不失不得的道理,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用德去交换,我亏大了,怎么办?我就用这钱(以前的)买东西送给困难的人。当我说了这些后,找我谈话的市人大主任(转业干部)说:“你别说了,你再说我也要炼了。”

亲戚朋友看到我遭到迫害,都善意的劝我,我知道他们是担心我,我告诉他们: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他们承认十六年我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次针,这不是精神作用所能达到的。我说:你们知道吗,二零零六年我随公司去济南旅游,在大明湖我不慎跌入湖中,随行的朋友都吓呆了,不知所措,领队又打110,又打120的,我沉入了两米多深湖水中,不会游泳的我,不惊不怕,手不刨脚不蹬,当时我特别清醒,我知道我师父会救我,心里一遍接一遍喊我师父,大概也就是一两分钟吧,我自己慢慢的浮了上来,一只大手拉住我,我一下从一米多深的堤下漩了上来,真是不可思议,我当时告诉游人我是学大法的,人们说:这要没信仰,肯定就完了。人们让我谢谢那个拉我上来的人,可是哪也找不到。我心里知道是师父救了我,但我没敢说,怕人们不相信。

还有我的家人,我的丈夫是电工,对大法特别认可,非常支持我修炼,有一次他干活时把电闸拉下,也没告诉别人他拉闸了,这时有别人干活用电,就把电闸合上了,当时一声巨响,工厂的变电所总闸爆了,全厂停电,工人不解的问,总闸怎么能爆呢,我丈夫听人们吵吵才从棚上下来说:我拉闸了干活呢。人们都惊出了一身冷汗,都说我丈夫命真大,有神佛保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