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的《真人活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上大学时,我曾经参加了系里组织的赴新疆考察团,考察那里的专业发展情况。在通往南疆的铁轨蜿蜒伸展的最末端的一座城市,我们见到了八十年代响应邪党号召自愿分配到边疆的学长。本来憧憬着见到曾经意气风发的他们,聆听他们在祖国边疆一展宏图的事迹,没曾想出现在眼前的是几张写满厌倦、失落和毫无生气的脸。他们说:别再上当了,这里不是宣传的那样,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根本不需要我们,在这简直是浪费生命。

很多年后,我都不知道他们一再重复的“别再上当”指的是上谁的当。直到我读了《九评共产党》,才弄清楚他们是上了中共邪党的当(他们自己是否真的醒悟我不得而知,但“上当”确是他们最深切的感受)。文革时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变相的劳改,他们则是因为洗脑自愿发配边疆,将热血和青春抛洒在茫茫沙漠和戈壁之中。

现在我的一帮同学都是社会的所谓精英,信心满满的在权力和财富的珠峰上向上攀爬,早已忘了支边学长们的忧愤和“别再上当”的叮嘱。每每与他们谈起中共的邪恶,他们总是可以说出一大堆为邪党辩护的歪理。当告诉他们正生活在中共邪党编造的谎言之中,他们却认为现在国门也开了,也开始变好了,怎么可能还有那么多谎言和再轻易上当呢?听着他们满脑子党文化的词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

楚门是美国电影《真人活剧》(又译《楚门的世界》)里的主人翁。楚门生活在一个精心构建的虚假世界,这个世界是一个肥皂剧的场景,而剧情就是楚门二十四小时的生活。这个虚假的剧中世界包括一切真实世界的元素,楚门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因此直到长大成人,他都没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为了防止楚门和外界接触,这个世界的构建者——编导,将它放置在一个人为建造的四面环海的孤岛上,在楚门很小的时候安排了他亲眼见到自己的父亲溺水而死,因而患上恐水症,从此不敢出海远行。在楚门心生疑虑的时候,周围的“亲人好友”一起“纠正”他的想法,极力误导并劝说他接受现实。

中共窃取政权之后,也极力创造了一个无所不包的虚假的信息环境,使所有的中国民众都生活在楚门式的虚假世界中。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和外面的世界彻底绝缘,失去了判断真伪、善恶的参照系统;在这个世界里,媒体成了统治者的喉舌,人们被迫接收着虚假的宣传和洗脑教育,以致国家和政党不分,美与丑不分,善与恶不分。我的那几位学长,以他们不低的智商,却没有逃脱被骗的厄运,就可以看出这个世界有多么的扭曲。

更可怕的是长年累月灌输的党文化,已经在人们的头脑中自动形成了一道屏障,即使他们走出国门,仍然会以党文化变异的观念看待正常的社会,拒绝、抵制让他们看清这个世界的所有真相,最终还是走不出虚假的世界。

当楚门终于克服恐水症走到虚假世界的边沿时,编导仍然心有不甘地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很险恶,你只适合生活在我给你创造的这个世界中。同样,当法轮功学员告诉人们这个世界的真相时,党文化则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在“搞政治”。这些人的遭遇和楚门何其相似。只是他们比楚门更可悲的是,楚门没有他们被骗的彻底,楚门还可以自觉走出这个世界,他们却迷失在其中不愿自拔。

虽然时隔多年,学长们“别再上当”的忧愤声仿佛还在回响,令人心寒。而更令人忧心的是,听不到学长们呼喊声的这些同学,拒绝法轮功真相的这些同学,不愿走出虚假世界的这些同学,他们受骗上当的结果将远恐怖于学长们的悲苦度日。

现在,为了维持这个虚假的世界,中共采取了更加隐蔽的隔离方式,如耗巨资打造隐形的“网络长城”,使得真伪和是非难以鉴别。中共现在倾尽国力维持的虚假世界都是为了阻挡法轮功真相。九九年,中共开动宣传机器铺天盖地地栽赃抹黑法轮功,广播、电视、舞台、课堂、各种会议、集会、墙报、标语同时上阵,一时间万马齐喑,短时间内就制造了一个虚假的信息环境。它何以如此兴师动众?真实的原因是它惧怕法轮功的真善忍,因为真善忍象面明镜可以照出它丑恶的谎言。

十几年来,中共残酷迫害着法轮功,禁止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是让人们远离真善忍,和邪恶站在一边,最终步入邪魔布下的深渊做其陪葬。迷在其中的人怎会知道,中共带给他们的,将是生命最可怕的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