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十三天 子宫颈癌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我从小体弱多病,有什么流行病,麻疹、感冒都躲不过,上初一时得流行性脑炎,十八周岁才来月经。后来又得上痛经、便秘、头风病。

九八年得法,刚炼功就感觉到法轮在头顶上旋转。回家双盘腿炼静功,当时手上动作还不会,只想先盘腿感受一下,没几分钟,肚子就咕噜咕噜叫,着急跑去上厕所,痛快的排稀便,这是我患便秘四、五年来从未有过的。接连排两、三天稀便后恢复正常,从此便秘好了,头风和痛经也不知不觉的好了。

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们单位有人被关洗脑班,有人被开除工职。我因害怕放弃了修炼。心里一直觉得愧对师父和大法。有一天我带孩子在外面玩,偶然间一抬头,看见师父坐在圆圆的月亮里,我禁不住哭了。后来我又找到同修,同修说:“师父不想落下你,快回来吧!”从此我从新修炼。二零零九年单位又有同修被抓,被开除工职。我的家里、单位每天如临大敌,丈夫在单位是中层领导,因我修大法不能入党,回家就跟我闹。我们两家都是农村的,双方老人一切开销都由我俩负责,此外还有自己对同修的一些看法造成的间隔,使我一点点又脱离了大法。尽管期间师父一再点化,同修也再三来找我,我还是放弃了修炼。

今年年初(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九日),我在本市医院做体检,确诊我患了子宫颈癌,达三级。因医院要求我查完这项查那项,我预感到不好,就上网查相关内容,把一些代号、术语所代表的含义都抄录下来,所以一拿到化验单,再加上医生看我的眼神,我全明白了,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哭了好久。之后,我拨通了丈夫的电话,说了我的情况。丈夫开车来接我,并通过同学联系到长春的一位国家级教授。一月二十日(腊月廿七)去了长春,二十一日清早去找教授。老教授看过化验报告、病历,又做了内检,建议节后来做子宫全切手术。我问:不切子宫行吗?老教授很委婉的说:“你这种情况适合全切。”我不甘心,在长春医大一院又挂了两个专家号,结果都一样。

我真的绝望了。我刚四十多岁得了这种病,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听说做完子宫全切,衰老得非常快,也有很多夫妻因此离婚的。可是不做手术,就只有等死了。因为过年了,老人、孩子都在家,想哭都找不着地方啊!想想还是不甘心,正月初三我又去了北京。医生还是说要全切。我说如果不全切呢?医生给出第二套方案,先做锥切,然后送病理,如果病变部位没切净,还要第二次手术做子宫全切,但你这种情况耽误不得。她还是主张全切。丈夫和大夫约好了手术时间。

从北京回来,我没有任何幻想的空间了,因心理压力过大,两侧乳腺也出现问题。初六在本市检查,双乳增生、结节,右侧没有恶变,左侧不排除恶变,需進一步检查。我不再哭了,在心里打定主意,宁可死了也不做手术。做完手术,迅速衰老,丈夫有钱有势,难保将来会什么样。我一向爱美、自负,拖着残缺不全的身体,自卑、憔悴的站在人群中,那种同情的眼神比杀了我还难受。我对家人说:“想起以前,我有多傻呀!怕影响孩子,怕影响丈夫,怕丢了工作,失去自由,怕苦了一辈子的老人没有人管,可我得了这种病,如今命都不保了,我还能管得了谁呀?你们谁能管得了我啊?早知道这样,当初踏踏实实的跟着师父修多好啊!我活到四十多岁,只有炼功那几年身体最好,每天忙里忙外的,有用不完的劲儿,可你们都不让我炼,后悔呀!”婆婆说那几年是挺好的,好就在家炼吧!丈夫说:你放心,老公一定给你治好。我说:“你怎么治?切完子宫、再切乳房,我还剩什么了,你别管我了,生死由命。”

从那天起我开始背法。像我这样三番两次修又不修的,没脸求师父了,我能做的只有背法,不管我还有多长时间,能多背一句是一句,也算我不白得一回法,做一回人啊!同修也鼓励我说:你背法,不好的东西就往下消。

到正月十二,当我背到“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转法轮》〈第六讲〉)这段法时,说什么也背不下来,原来看两三遍就背下来。我把书放下,等再拿起书接着背这段时,一下悟到我就象那个被绑在床上的人一样,我也看不到身体微观下的病变,医生说我得了癌症,我就相信了。流的是自来水,根本没有放他的血呀!我悟到师父把我的身体调整好了,这是在告诉我没事了。妈妈到我这,也说我的病能好,她做梦看到我那些不好的东西都流出去了。

接下来我告诉丈夫:“别担心,我好了。”丈夫不说什么,还默默的准备着我去医院要用的东西。我一看这阵式,不去医院是不行了。可我相信我已经好了,不能就这样给切了呀!我就给大夫打电话,问她我住院,那几个诊断为癌症的项目还检查吗?大夫说:你要查那就提前来吧,二月九日(正月十八)来查,十日出结果,不影响二月十三日(正月二十二)做手术。

打算去医院,我又有些害怕了,但反过来一想不对,师父告诉我好了,就是好了,就相信师父。一路正念。到医院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想:看这些人,谁有我的阵容强大,我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保护着,谁也动不了我。我的主治医生让她的助手给我检查。主治医生已认定我必须做手术,出个结果是为让我死心。检查完,那助手看后“咦”了一声,就喊:“秦老师,你来吧!”主治医过来一看说:“你这个还挺好。”接着又做了多项检查,结果都没事。于是我的主治医生不再提做全切的事了,只要求做个诊断性锥切,说既能做病理诊断,又能治病,等结果出来再说,如果切沿没问题,定期检查就行了。病理结果出来后,我的切沿没有病变。同时我也做了乳腺检查,也没事了。我逃过了这一劫。

从正月初六开始背法,到正月十八重新检查正常,历时只有十三天。单位同事听说我的情况,看到我的变化,都相信大法的超常。于是有人主动找我了解大法,有人向我要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音。

我告诫自己,放下人心,坚定实修!

在此也奉劝世人,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的超常威力,非人所能想象。不要再相信中共诬陷大法的谎言,找你能接触到的大法弟子了解真相,多看看他们发给你们的真相资料,你和你的家人会受益无穷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