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失去丈夫的阴影 精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在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晚,我从学法小组回来,儿子用哭泣颤抖的声音告诉我,他爸爸在山边遛弯时,被一个酒后驾车的年轻小伙子撞了,人已经没了。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因法理不明不知怎么做,只知道我得做好,不讹人,走正常法律程序,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

我反复学习师父《二零零四年在芝加哥法会讲法》,“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法理清晰,我就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它。我是主佛的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是来助师正法的。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假相。是旧势力来毁众生的,不能上旧势力圈套,用法归正不符合法的地方,多学法,用心学法。

在殡仪馆里尸检期间我用正念打入每位在场的众生身上,让他们认同大法得救,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满脑装的都是救度众生、否定旧势力的事,已跳出当时的事,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我知道师父在帮我,心里异常的平静。静静背法,用衣服把自己脸盖上,主要是怕亲人、世人不理解,直到尸检完毕。当晚回到家中已是下半夜,继续学法,用法来充实自己。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讲:“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无论我们经过了多么严酷的这段历史,没有什么值得悲哀的。我们心里想的是救度众生,你们要兑现自己为法而来的生命与你来在这里的意义,所以我们没有什么遗憾的,等待大法弟子的也都是美好的。最可悲的就是那些个被迫害的世人和旧势力本身,他们的下场才是真正可悲的。”

事情出现了,把坏事变成好事,剜心透骨找自己的不足。以前一说就炸,不让人说,证实自己,自高自大,看别人缺点多,看自己优点多,显示心,欢喜心,指责别人,左右别人等等都找出来了。就在写这篇稿时,也是师父点化,一颗一直都没有找到的对家庭对爱情感受美好的一种执着,曾经家庭美满,夫妻恩爱,和丈夫结婚三十二年都没有吵过架,生气也是偶尔几次。丈夫对自己宠爱有加,百般呵护,而且仪表堂堂,有文化,有品德,有素质,有社会地位(市里的某部门的领导之一),是一个比较优秀的人,丈夫的闪光折射到自己身上使我很有满足感、幸福感、自豪感。在同修面前,在亲朋好友面前,在同学面前都觉得优越于别人,自己虽然没有漂亮的外表,没有高学历,没有高职称,但我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好家庭,有一个称心如意的好丈夫,学大法后我又是一个大法徒,是任何常人都比不了的,狂傲自大,自私自我,感受着这些给自己带来的所谓美好人生,在生活上、在精神上,在经济上、在各种环境中都享受着这种感觉。

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刚才我讲的意思就是告诉大家,思想它的来源实际上是极其复杂的。人在世间上,他只是享受着生命过程,我过去说人很可怜,人在这个世间上他只享受着生活过程中给人带来的感受。我这个说法比较准确了。什么意思呢?人觉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干什么,其实是在后天养成的一种喜好中的习惯与执着,在追求感受,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干什么的背后因素,就利用着人的习惯、执着、观念、欲望这些东西在起作用。真正的人体就是这样,只享受着生活过程中带来的感受,给你甜的你知道甜,给你苦的你知道苦,给你辣的你知道辣,给你来个痛苦你知道难受,给你来个幸福你知道高兴。”

经过学了师父这段法后,真觉得自己既可怜又可悲,用习惯、执着、观点、欲望操纵自己几十年,不但没有去修,反而恋恋不舍把它保存起来,作为自己人生的美好回忆,这就是一个常人。对人来讲没有错,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极其可怕,所以在修炼路上摔了个大跤,教训是惨痛的,“这个旧的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极其周密、细致的安排。它们为了它们安排的事情不出问题,在上一个地球时它们已经演习过一遍了。”(《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讲法》)这个旧势力就钻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的漏洞。“那么也就是说,旧势力过去对我们的安排,不管它做了什么,我们都不能承认它,因为它们也是被救度的对像,只不过是它选择了淘汰。”(《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讲法》)

事情已过一年了,丈夫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都想不起来,这是师父当时就给拿掉了,亲身体验到师父讲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第一讲〉)这博大精深法理的部份内涵。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在大法的沐浴中,在同修的帮助下,突破障碍,能够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但有时做的还不够好,有待于努力。

我也突破了不想接电话,不想见任何常人,不想提及此事的阴影。成立了学法小组,开了一朵小花,默默帮助同修解决在救度众生上的一些困难,做了一直想要做而没做到的事情。我们学法小组做到了整体提高,在修炼路上走自己的路。有一名同修突破自己多年的身体迫害,否定了旧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有一名同修突破了小范围讲真相救人,進入了主流社会,在救度众生上在证实法上迈進了一大步;有两名同修互相配合,面对面讲真相做的越来越顺,越来越好,突破了家庭一关又一关的障碍。

我会更加精進再精進,找出不足,比学比修,以后会更好。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