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导致“精神病”的祸根

从1400例之“王安收铁锹杀父亲”说开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初期,为了达到栽赃、抹黑法轮功的目地,中共曾抛出了所谓“1400例”,利用其对媒体的绝对控制,愚弄全国人民。现在十三年过去了,广大中国人民早已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很多当初被中共蒙蔽、对法轮功有误解的人也早已明白真相,但还有一些人仍然被谎言毒害,对法轮功不理解。今天我们继续来看一看中共是如何抹黑与迫害法轮功的。

在中共炮制的“1400例”死亡案例中,有一则“王安收铁锹杀父亲”的事例。据中共官媒一致口径说:王安收原本有一个和睦的家庭,一九九八年元月开始练法轮功,同年四月八日,王早上练功时,被其父亲阻止,他因而生气,拿扁担和铁锹把父亲砸死。中共喉舌说:王安收是因练法轮功导致精神分裂,将阻止他练功的父亲和妻子当成了老虎精和狐狸精。这起事件和许多其他精神病人杀人的事件被合列在一起,共同出现在中共控制的多家媒体、网络上诬蔑法轮功。

那么事实真相到底如何?究竟是谁让王安收得了精神病?让我们来看一份来自王安收家乡山东省新泰市法院的判决书,这是一九九九年五月,王安收的妻子尹彦菊向法院起诉与王安收离婚的民诉判决书。

王安收离婚的民诉判决书

在这份判决书中,我们看到原告尹彦菊提出的与被告王安收离婚的理由是:“被告婚前隐瞒精神病,婚后精神病复发多次,病情没有任何好转,无法与被告共同生活下去,要求与被告离婚。”

新泰市法院对此案的审理结果是:“1988年被告(王安收)曾患精神病,在泰安市精神病医院治疗两个多月,1996年后被告精神病复发,多次去泰安市精神病医院治疗。1998年被告开始练习法轮功,同年四月精神病复发,将其父用铁锹打死,被送往泰安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至今,诊断为偏执型精神分裂症。”最后法院以“被告婚前患精神病并隐瞒,婚后精神病多次复发,且经久治不愈,曾因精神病发作杀害自己的父亲,原告坚决要求离婚,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为由,判决王安收夫妇离婚。

从法院判决书中,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一、王的精神病并不是因练法轮功所致,他早在一九八八年就患精神病了,换言之,在练法轮功前,他已经有十年的精神病史了;二、王安收从一九九六年开始精神病反复发作,多次被送精神病院治疗;三、王的妻子指证他“婚后精神病复发多次,病情没有任何好转”。从这些我们能明白的得出结论:王安收在一九九八年练法轮功时,根本就是个精神病人,并且正处在精神病反复发作,久治不愈中。他杀死父亲和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法院的判决结果也已经定论:“因精神病发作杀害自己的父亲。”

我们再把中共官媒对此事件的报导和新泰市法院的判决书对比,不难看出,两者的最大区别是:中共官媒的报导中,完全没有提到王安收本是精神病人的事实。为什么中共要刻意掩盖这一点呢?道理很简单,因为谁都知道精神病人随时都可能做出过激的事情(包括杀人),如果说出真相,那谁还会相信王安收杀死父亲与法轮功有关系呢?那不就达不到陷害法轮功的目的了吗?所以为了抹黑法轮功,就必须隐瞒他曾是精神病患者的事实,同时还要把他现在的精神病推到法轮功身上,这样才能顺理成章的嫁祸法轮功。

象这样用精神病患者栽赃法轮功的类似案例还有许多,如曾经轰动海内外的“傅怡彬弑父杀妻案”中的傅怡彬,实际他早在一九九三年前后就已经是精神病患者了,经常一丝不挂地到处乱跑。还有“剖腹找法轮”中的马建民等等,都是有精神病史者,但却都被中共颠倒黑白的用来栽赃法轮功。

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他自一九九二年传出至今,已经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功中身心健康。他们中有名牌大学的校长、教授,也有目不识丁的布衣百姓,有地位显赫的政府高官,也有默默无闻的普通民众,每一个人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的七年中,大陆的多家电台、电视台、报纸都对法轮功有过正面的、公正的报导,在全国并没有出现一例因为炼法轮功自杀、杀人或患精神病的事件。政府部门,包括公安部对法轮功及李洪志大师也都是高度的评价。一九九八年以原人大委员长为首的中央老干部在调查后做出结论说“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一切都表明,法轮功是有益社会、有益百姓的。

而恰恰是中共邪党十三年来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导致了数不清的人间惨剧,几千人被迫害致死,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还有许多正常人被中共迫害成了真正的精神病。

清华学子柳志梅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柳志梅,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人。一九九七年,十七岁的柳志梅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在大学期间,柳志梅有缘成了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柳志梅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抓捕及关押。二零零一年清华大学更是违反法律规定,将柳志梅开除学籍。

二零零一年五月,柳志梅在北京海滨的出租屋中再次被绑架,她受到残酷的迫害,头被打变形,胸部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同年十一月,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二十二岁的柳志梅被冤判十二年,后被转到山东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从二零零二年底至二零零八年,柳志梅几乎天天被监狱以“精神病”为由强制打毒针。大约二零零三年时,柳志梅的精神出现异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柳志梅出狱前三天,监狱再以后牙有洞为由(实际据柳志梅的亲友后来观察,柳后牙并没有洞),给她打了毒针。

出狱后的第三天,柳志梅突然精神异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她显得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的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她很快失去了记忆,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年龄;说话语无伦次,一句话往往重复三遍;而且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无知无觉。一个优秀的清华学子就这样被中共迫害成了精神病!

青岛大学生郭宝阳被药物迫害,一度精神失常

郭宝阳,青岛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十九岁的郭宝阳因在农贸市场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青岛市恶警绑架到四方分局水清沟派出所,在那里,他被恶警群殴至昏迷,并在不知情时,喝下恶警给他的放有不明药物的水,致使身体出现异样。

四月三日晚,郭宝阳被送至青岛大山看守所,当时他已经神志不清、重度昏迷。大山看守所警察继续对他迫害,除在食、水中下放不明药物外,还对他释放不明刺鼻气体、噪音和刺眼的亮光。一次一狱警见郭宝阳闻到奇怪气味后,阴笑说:“闻闻是什么味,好闻吗?”

四月十日,被非法关押七天的郭宝阳被释放,回家后开始精神失常,并伴有大小便失禁。他神智不清,头痛,出现撞墙、跳楼的行为,每天发作数次。其母亲悲痛欲绝,寸步不离守在儿子身边。

据后来了解的信息,青岛市“六一零”是在有计划的导演郭宝阳自杀、发疯的事件,并已事先邀请媒体记者。如:当时警察通过永平路居委会,让郭宝阳的小学同学路文天到郭宝阳家,表面是关心,实质是企图在郭宝阳精神异常期间促使他跳楼自杀。一次路文天说带郭宝阳出去放松一下,散散步,结果下到单元楼四楼时,他推开走廊的窗,轻声的对郭宝阳说:“下去吧!”因这时发现有人,阴谋没能得逞。之后路文天又叫郭宝阳回家在插座上便溺,企图令他触电自尽。所幸最终阴谋没能得逞,郭宝阳数次被母亲救起。

三次“被精神病”,最终成为“精神病”

杨宝春,河北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杨宝春因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冬天,他被邯郸劳教所恶警迫害致右腿截肢,成为终身残疾。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把杨宝春送到安康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精神病院的邪恶院长经常把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致使杨宝春食用后,一直口水不断,说话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

二零零四年,杨宝春的妻子托人花了不少钱,终于从安康医院接回被关押近四年的丈夫。二零零五年六月,杨宝春因为种种不公平的对待,再次进京上访。同年底第二次被送進永康精神病院,又一次遭受了两年多的药物摧残。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下午,杨宝春找到机会,靠一条腿顽强的跳着逃出了精神病院。

然而当晚十一点左右,永康精神病院院长和五、六名恶医开车直接闯進杨家,暴力将杨宝春从家中绑架到精神病院。杨宝春第三次“被精神病”。长期的迫害,使他的精神真的出现了问题。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当家人把杨宝春从精神病院接回时,发现他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家人在万分的痛苦和无奈中,只好将杨宝春送入精神病院救治至今。

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十三年的迫害中,没有人能统计出究竟有多少原本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病。多年来中共一直造谣说,炼法轮功使人“精神病”,但事实恰恰证明,是中共的邪恶迫害把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变成了精神病,中共才是导致精神病的“祸根”!当历史走过这一页,当这场邪恶迫害的真貌最终被彻底揭开时,善良的人们都会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