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警察叫嚣:我们有特权,可以暴力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我们有特权,可以暴力执法”,这是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陈明恐吓法轮功学员侯万丽时说的。

侯万丽,女,五十岁左右,新华书店职工家属。多年来,经常受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骚扰和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多钟,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陈明、张开礼、陈光连(音)、新村派出所警察段顺良,和一名女协警闯进侯万丽家,刚一进门,二话没说,张开礼就要给侯万丽拍照。侯万丽说:“不要这样做,我不同意你照,照了你就犯法了,侵犯了我的肖像权。”

警察陈明(指导员)说:“我们不存在犯法不犯法,我们有特权,可以暴力执法。今天我们来有两件事:一是看看你还在炼法轮功没有?二是告诉你法轮功是被国家定为邪教的(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你们不能出去宣传。”

侯万丽说;“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在犯罪。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警察陈明(指导员)说:“那你就到国外去炼,这里是中国,是共产党在执政。”警察张开礼说:“你要怎么炼在家里炼,不要强求别人。”

侯万丽说:“法轮功的修炼是自由的,你想炼你就来炼,不想炼你就走。只有邪教才会强迫人家信它。”警察张开礼问她:“什么是邪教?”侯万丽说:“不讲伦理道德,宣扬无神论,仇视神佛,打击真善忍的是邪教……”说到这,警察就不准她说了。

警察陈明(指导员)叫侯万丽把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拿给他看,侯万丽说:“如果你真心的想看,我可以请一本给你看。如果是恶意的,我不能给你,我不想害你。”警察陈明(指导员)又问:“你们哪几个人在一起炼功?”侯万丽说;“我们在哪里炼功都是合法的,什么时候想炼什么时候炼。”

警察走的时候,还要强迫给侯万丽拍照,被她拒绝了,最后警察没有照成。

据悉,法轮功学员侯万丽对由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陈明(指导员)、张开礼、陈光连(音)、段顺良对她恐吓、非法骚扰的违法行为已向检察机关提出了控告检举,要求依照中国现行法律还合法公民于清白,维护国家法治。对违法的警察与予追究相关刑事责任(“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等罪)。下面是法轮功学员侯万丽自述他多年遭恶警骚扰的经历

我是一名家庭主妇,从和丈夫结婚后就一直过着相夫教子的日子。1990年我做了胆囊切除手术,手术引起的综合症使我从此全身肿胀,头部动脉血管痉挛、心脏供血不足缺氧,经常走着路都会晕倒,出现生命危险。加上腰骶骨质增生、颈椎骨质增生,子宫颈高度糜烂,三十来岁的人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

一九九八年腊月二十八的那一天,丈夫单位的一位同事对我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我嗜酒如命,每天睡觉都要把酒瓶子放在枕头边,睁开眼就要来一口,没炼几天,现在一口酒都不沾了。”他的话让我看到了希望。那天晚上,我彻夜不眠,一大早,我就找到当地有三十多人的一个炼功点,他们正在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一个法轮功学员拿来一个垫子我就坐下来学着炼,一口气单盘了半个小时。回家后,脚出汗,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而且全身轻松,非常舒服。从此,我就走进了法轮功修炼。我一边学习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一边炼五套功法,一个多月全身的病就都好了,丈夫和儿子都为我高兴,每天晚上都送我去炼功点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丈夫单位的领导向他施压,说:“如果你妻子再炼法轮功,我们就要停发你的工资。”我和儿子就是靠着丈夫养活的,丈夫没有了收入,我们怎么生活呀?屈服于中共邪党的压力,从那以后,我就不再炼法轮功了,不久旧病复发,一家人又陷入痛苦之中。

在四处求医无门的绝望中,二零零三年四月,我又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坚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渐渐地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再一次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我深深地知道我的生命是李洪志师父给的,我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给更多的世人,以此来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

二零零六年腊月初八,我外出采购年货,下午五点多钟回到家,儿子告诉我说:“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赵天顺带了几个警察上午十点多钟来家里抄家,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等,mp3一个、小音响一个,还把爸爸带走了。”我对儿子说;“咱们去派出所要人,我们没有犯法。”

来到派出所,我对警察徐永林(队长)说:“是我炼法轮功,为什么把我丈夫抓来派出所?”徐永林说:“你知道你们家里抄出了多少东西吗?”我说:“那些都是教人向善的、救人的。”徐永林说:“今天太晚了,星期一叫你丈夫带你来。”

一个多月以后,徐永林打电话叫我和我丈夫去新村派出所。我们去了之后,徐永林把我丈夫带到旁边的办公室,警察赵天顺和一个书记员还有一个拿摄像机的,共三个人,对我非法审讯,问我家里抄出来的法轮功书籍和资料是哪里来的?还威胁我不准我出去外面告诉别人法轮功的真相,不许给别人法轮功的真相资料。

我就告诉警察:“是你们在帮我宣传法轮功,在帮我讲真相,你们去我家抄家,院子里的人都知道,都会问我,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怎么一回事,我正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身体才这么好,心情才会这么好,所以我们全院子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好。你们又跑到我丈夫单位,叫单位出面来威胁我,让我不要炼,我就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炼,我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就是炼了法轮功,我才有这么好的身体,五年多来我没吃一片药、没上一次医院,我就用这笔钱把我家的房子装修了,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让丈夫单位的人也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也知道法轮功好,所以是你们在帮我宣传法轮功!”审讯完以后,警察赵天顺就让我在讯问笔录上签字。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晚,东川区凯通路新桥河人行天桥上和出城口铁路桥西侧的广告牌上出现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条幅,让更多的人们都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美好。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为了查找挂条幅的法轮功学员,对我们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多人非法抄家,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徐永林(队长)带着多名警察来到我们家,抢走了我家的李洪志师父法像、法轮图形和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没有留下任何搜查凭证和清单,有些家人还被强行带去医院抽血化验(因为悬挂的条幅上发现有血迹)。

二零一二年五月的一天,我遇到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张开礼和指导员陈明,张开礼威胁我说:“只要你们三个炼法轮功的在一起,就要把你们抓起来关着!”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两点多钟,昆明市东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指导员陈明、张开礼、陈光连(音)新村派出所警察段顺良和一名女协警闯进我家,再次骚扰,我不配合他们,陈明说:“我们有特权,可以暴力执法。”

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修炼法轮功,只有中共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在犯罪。希望这些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能明白真相,不要跟着中共走到底,那将来的命运只能做中共的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