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母亲一起解体病魔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一九九八年,我和母亲、大姐、小妹先后得法。我得法二十天后,就扔掉了所有的药,一直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回想起我们能坚定的走到现在,这里溶入了多少师父的苦心与操劳。这里讲一讲我们陪同母亲闯过病魔迫害的一次经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那天,母亲坐在炕上看电视,我正在做晚饭。突然听见母亲叫我说:“快帮我发正念,我头疼。”我放下手中的菜,刚坐下发正念,就听见母亲说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然后就倒下不省人事了。我马上打电话叫来小妹和其他几个同修帮助母亲发正念,半个多小时后她醒过来了,但不太会动。

我知道母亲这是长期的执着不放叫邪恶迫害了。那年母亲八十二岁了,她年轻时就抽烟,学法后把烟戒了,可还经常偷偷摸摸的抽上几口,有时经师父点悟我和小妹就能发现,说她几句她还不服气,说一些修炼人不该说的话。这次旧势力借机迫害她,是想要她的命。

第二天,外地的大姐也来了,我们正准备高密度发正念,帮母亲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时,我不常回家的儿子突然回来了,一看他姥姥这种状态吓坏了,对我说:我姥病的这么厉害,为什么不上医院?然后不由分说就把他姥背上车送医院了。当时我想,母亲修炼不精進,她还有俩个不修炼的儿女,一旦有什么不测会落下埋怨。所以我们姐妹没有阻拦。这种想法为私为我,等于把同修推给了邪恶,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呀。

母亲在医院被确诊为脑出血,抢救了九天,结果越治越重,人都快不行了。我和小妹求师父救救我们同修母亲。在给师父上香的过程中,师父点悟我母亲没有事。就在第八天的晚上,我很清楚的做了一个梦,梦见母亲被绑在一个屋子里的窗台下,五花大绑的,两个绳子头却没有系在一块,而是搭在窗台上,妹妹叫我去解绳子,我就爬了進去,可刚爬到母亲身边,从里边出来一个穿着白大褂、长着一脸黑胡子满脸凶相的男人,他连喊带叫,把我吓的又爬了回去。醒来后悟到是师父点悟,如果绳子系上了,那母亲可能就非常危险了。我们姐妹几个商量一定要让母亲出院。

可我丈夫和儿子是障碍。我丈夫已经因为我没让母亲住院已经不跟我说话了。但此时我在师父点悟下已经有了正念了,也知道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必须救出母亲。同时悟到她不仅是我的母亲,更重要的是师父的弟子,是我们的同修。于是我正念告诉他们父子:我妈是修炼人,用药对常人有效,可打在修炼人身上不起作用,就是毒药。同时大姐、小妹发正念,解体一切利用他们父子来迫害我们同修的邪恶因素。这几天中,小妹将大姐带回家的几百份真相资料都发了出去,也大量的销毁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而且周围的同修们也都在帮母亲发正念,那真是一场正邪大战。

第九天,我们把母亲抬回家,刚回家一个多小时,她就清醒过来了。我儿子说:“妈,你说的真对,我姥她睁眼睛了,好了。”我们不分白天黑夜都给母亲听师父讲法,背《洪吟》,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母亲一天比一天好了。

后来母亲说,她在昏迷时看到好多长的东西来抓她,就和它们打起来了,打倒一片又上来一片,它们太多了,母亲吓哭了。这时就听有人说:“别怕,我在这呢。”母亲回头一看,原来师父就在身边坐着呢。母亲乐了,说:这回我可不怕你们了,我有师父在身边呢。又和邪恶打了起来。

母亲今年八十七岁了,身体健康,每天和我一起炼功、学法、发正念,坚修大法不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