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的转变:从“举报”到“我替你发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在我的印象中,岳父是个受中共毒害很深的人,也比较势利。在我结婚前,就时不时的耍点小心眼儿,让我替他做些家务活。当时他还不到五十岁,下岗在家,那时他家烧火炕,所以劈柴呀,砸煤呀,甚至洗衣、涮碗都让我做。积攒多了,我心里就有些怨言,这也就罢了,还有他在外面偷着搞女人,以为我不知道,还总是装一本正经。所以他在我心里他就成了个势利小人加伪君子,我对他印象很坏。我结婚后,岳父偷腥依旧,直到岳母病逝也不收敛。为此,他和女儿关系很僵化甚至相互仇视,女儿认为是她父亲间接导致母亲生病并去世;而我从来没认为他是个好人。九九年“七·二零”后,他更是时不时用话敲打我。

岳父知道我的心思,所以有什么事都把我牵连上,有一次他和相好被我们堵在屋内,为了让那女人顺利走开,他开始厮打女儿,并说最恨的人就是她。我去拉他们的时候,他开始冲我来了,后来他报了警,并声称家里有“政治犯”。这之后,我也开始恨他了:连亲人都往死里弄,觉的这样的人已经不可救药,他就应该属于第一批被淘汰的人。从此,我们之间关系越来越僵,已经几乎不互相来往,只是年终的时候我去象征性的看望一下他。

去年十月,听说他的手在干活的时候被电钮打掉一块肉,需要植皮手术,我和妻子去看望了他,这时候他已经没有房产了,曾经的女人也离开了他,自己租了个小破房过日子,我们知道肯定是败坏光了。看到他的惨景,我们也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是我们的父亲呀!

逐渐,我们之间的冰山开始溶化,我也开始从修炼人的角度来从新看待我的岳父:人和人之间谁对谁好了坏了,都是业力轮报所致。我和岳父之所以弄到这种地步,也许是我前世也曾经对他这样过,但这世睡觉醒了就不想认帐了,所以总觉的心里不平衡,有怨气,怒气。其实,师父在法中早就说过:“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这些年,在和岳父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中,过去我总没有向内找提高自己。比如,他记恨我,是不是我这儿也有一颗怨恨的心;他不正经有女人,我应该看看自己的色心和欲望去没去;他总在心里想我如何看不起他,是不是因为我这儿的容量不够大,把自己的亲人当成了敌人等等。这么多年,错过了这么多提高的机会,当然他做的那些错事是他造业了,而且已经开始偿还了。

现在我岳父愿意和我们说话了,能说到一块儿。在向岳父讲真相过程中,发现他在“大法学员是否参与政治”这方面有症结,于是我就利用各种史实打开他的心结,最后他说:“以后有资料我去替你发,我岁数大,那些警察不能把我怎样。”这句话是我认识岳父以来最神圣的话。后来,了解到岳父曾经在文化大革命时,参加过“红卫兵”运动,我把他身上的这点兽印也声明抹除了。

我很高兴岳父能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也很高兴一家人能够从新团聚,这就是大法的力量所在——“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