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了,什么都明白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未得法之前我也去过寺院拜佛,在观世音像前许过愿:做人实在太累、太苦了。今生寿终,下世绝不再来做人。我要脱离苦海,一心向佛!

在一九九七年七月六号早晨我喜得大法了。看完“法轮大法简介”,真、善、忍三个大字印入我心。义务教功多么高的境界啊!于是我马上投入到学功之中。

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功是佛家功。我知道了,我得法了,什么都明白了!能彻底解决我根本的问题了!

丈夫知道后说:“你今天学这家,明天丢那家,看你到底还要换多少家?”我说这一次绝对找对了,永远不变了。

没有丝毫的怀疑之心,包括邪恶铺天盖地的迫害之势来临时我也没有一点怀疑之意,没有害怕,只是觉得不知道怎么办。

修炼已整整十四年之久了。我也象成千上万的真修同修们一样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在这十四年的修炼中,我所经历过的一切都与大法书中师父讲的一模一样。

一進入修炼之门不到半月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知道的病、不知道的病统统连根拔掉。我也来过例假,我也有过骑自行车身轻如飞的快感。在二零零七年春天的一个下午在去救人的路上自行车的后轮被驶过来的小轿车给轻微的碰撞,有惊无险。自己心里明白:真修弟子都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当时为了赶路准时到达目地地,没有向对方证实大法已成后悔。

在去年冬天最冷的一个早晨,三点五十晨炼开始,我刚开始炼第一套功法,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热气,而且听到身后有滴答声,就转身向后抬头看见墙壁上的空调器指示灯亮了。啊!空调开了。我哭了,是慈悲的师父知道弟子太冷了。我马上爬上去把电插头拔掉,因为我受得了。炼完五套功法、正完法,丈夫起床后我特意问他:“是你来把空调打开的吗”?他说没有,奇怪!他边说边马上去拉写字台的抽屉。他说:“遥控器明明放在这抽屉里,而且还卸掉了电池,这怎么可能哪?太神奇,太神奇了!”

去年夏天来临,听常人说空调虽然没常用,但是过滤网每年必清洗一次为好。我想我家空调从二零零六年装上后用的时间很少,所以从未洗过一次,今年也该洗洗了吧!一天上午等我女婿来我家时就叫他帮助我搞定。过了几天,我想还没有到开空调的时期,还是把防灰的罩布重新盖上吧!于是我自己上去,右脚踏在老式五斗衣柜上,左脚踏在下面的写字台上。盖好布,右脚就回到写字台上,左脚开始准备回到下面的一把旧木椅上。谁知左脚下来因没有踩在木椅的中心,而是踩在椅子的边上,人就从写字台右脚上左脚下,两腿成了一字形状,身体左侧连椅子重重地摔在地上。后脑勺着地。因为我家房间在一九九三年装修时铺的是地砖,所以声音很大,我明显的听到头着地的声音。我摔下来的声音惊动了隔壁房间的丈夫:“你怎么了?”我说没事!痛吗?不痛!消业,消业,消业。没事,没事!自己慢慢的爬起来了,站起来了。真如师父所说的一念之差啊!我连续的说不痛不痛,结果真的不痛,真的象没有发生过一样。如果当时我动的不是神念、正念,而是动的人念,那可坏了,后果可想而知。活生生的事实在我丈夫常人面前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我修炼开始他一直是支持我的,他为我修炼提供过很多方便)。

我又一次领悟师父讲的真修弟子有法身的保护,写到此,我已泪流满面。用尽人间语言也表达不尽师父的佛恩!弟子在此深深地喊一声:师——父!弟子知道师父什么都不要,师父要的是弟子有一颗修佛向上的心。弟子唯有不打折扣、百分之百的一切按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修下去,做好三件事。每天静心学法,才能领悟到不同层次的法理。

我一个星期通读一遍《转法轮》,其余时间阅读师父的各地讲法,尤其是二零零九~二零一零年发表的师父讲法反复看,特别近期发表关于《大法弟子必须学法》的讲法,我通读了数遍,每看一遍领悟到法理一次比一次深刻。進一步明确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师父说:“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如果学法跟不上,那就什么都完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自己悟到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否则什么都谈不上。

从去年七月份开始到今天,我增加了发正念的次数。除每天全球发正念外,每天又增加了三~四次。念力一定要集中、强。如果思想不集中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我虽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但在我肉体上有明显反映。我的左肩膀、左胸前有被邪恶灵体抓过的爪印,五指印很明显,红红的,每行印有织毛衣针那样粗,但没有痛感,轮流在肩膀、胸前两个部位。说明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还有不少,不能掉以轻心。八月份接连三个星期都出现过(每星期一次,好像都是星期日与星期一之间),自己找原因:深夜十二时发正念的时候主元神不精神造成的。

讲真相从师父叫弟子们全面开始向世人讲真相一直到现在,我基本上都采用面对面讲,这样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成功率。讲真相要对待对方象自己的亲人一样,使对方感到很可靠。特别是购买对方农副产品做到不讨价还价。行为与常人不同,他们就会说:“你这人真好!都象你这样,我们种上来的蔬菜更值钱了。”这样就很自然的谈自己要说的救人的话了,就能把他们救了。救人的方法因人而异,不搞千篇一律。根据不同的人群,采取不同的方法去接近他们。我先发正念,再一念:师父,我要救他(她),一定要把他(她)救下来。再利用:天象变化啊、贪官污吏啊、天灾人祸啊、社会分配不公啊等等多个方面入手讲真相,达到共鸣。被救的人都很赞同。特别对弱势群体多站在他们的角度用同情、关心、理解的态度去互动,他们都会同意我的观点,自然就退了。对有文化的人首先你要称赞他们:“你是善良、有正义感、有独立思考问题能力的人……”这样没有多久双方就合拍了,很快就顺着我的思路最后就把问题解决了。我要取他们名字的方法是:你尊姓大名是什么?我告诉你一个好方法,他们就告诉我叫×××,我这时就说:你们听好了,记牢:“我叫×××,过去入过队、团、党,过去信仰过,现在它不好了,天象变化,灾难这么多,我是好人,我要保平安,这些东西都不要了。”我说你这么一想、一念出去,佛、道、神全知道了,灾难来时就把你保护起来了,你就能留下来了。最后我都送给他们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年纪大的叫他们跟着我念一遍,叮嘱他们:平时也一定要常念,这样会逢凶化吉,绝对保平安!他们都会说:谢谢,谢谢你!这样很自然地把名字记在我心中,然后离开他们以后就马上写在纸上,为的是别把他们的真名实姓搞错,我想这也是对众生负责的一方面。

看到一个生命被救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其实这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让有缘人叫我们去救,弟子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我明白这些被救的世人其实很多都是与自己生生世世结过缘的亲人。

救的人虽然没有象明慧网上同修介绍的那么多,但我每天心中不忘救人之念,一有机会就救人。因为真修弟子必须做,必须完成自己来时的誓约,不负众生所望。实际上救人的过程也是你修炼的过程,去执着心的过程。平时法学得好与坏都会在救人的过程中反映出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