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七零一所”传法班的点滴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一九九三年三月十四日,我幸运参加了师父在武汉“七零一”所举办的传功讲法班。十九年过去了,但岁月抹不去这永恒的记忆。现在回想起当初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当时,我患病在身,想通过气功治病。当我偶然路过“七零一”所大门口时,看见了法轮功的海报(简介)。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走進了“七零一”所礼堂。

進去一看人真不少。工作人员介绍说她以前曾患有心脏病,参加了师父在北京的传法班后病就好了。我似信非信的报了名。

师父穿着朴素,干净整洁,给人非常平易近人的感觉。由于长期受中共无神论思想的影响,师父授课时,我听了半天,竟然对于法轮功是什么,脑袋里仍是一片空白。但对“真善忍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唯一标准”的法理是认同的。下课休息时,许多学员围着师父问这问那。无论学员提什么问题,师父都耐心的给以解答,没有架子。师父的慈悲、对“真善忍”根本法理的讲解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我。几天学习班下来,我明显感到了身体的变化:此前头痛、腰痛的毛病一扫而光,身体感觉很轻、很飘,骑自行车上坡好象有人在推。

第七天,炼第五套功法时我感觉自己在往起颠,我的大周天通了!师父讲的法真实不虚呵!这么短短几天就使我的身体发生了这样的变化,让我受益匪浅,当时真是既兴奋又激动,法轮功真神啊!事实胜于雄辩:只要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身体一定会健康的,何乐而不为呢?!我想,如果我还不接受法轮功,那么我就是一大傻瓜。什么“无神论”、“唯物论”,我身体的变化和感受充份说明有神!兴奋中我问坐在旁边的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大姐的感受。她先是笑而不语,过了一会儿,她对我说,她刚才正在看他们。我问她在看谁,她说,传法班上有好多神、菩萨,师父讲法时身上发着光……。这位大姐来自汉阳,以前是个佛教居士。

十天班上发生了很多奇迹,其中有一个三岁的患白血病的孩子,几天中病就好了。

法轮功的神迹不胫而走,法轮功已经开始在我们这个地区快速传播开来。这不仅仅因为法轮功的神奇的治病效果,更重要的是他告诉了人们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师父对所有人敞开大门,進出充份自由,没有任何束缚,也就是说什么人都可以来学来炼,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社会阶层、社会地位。大家来的目地或者是为了祛病健身,得到一个好的身体,或者为了明白那些一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传法学习班上有许多是搞造船设计的、也有教师、医生、还有武昌公安分局的离休干部(约有二十人)。他们不同程度患有肺气肿和心血管、支气管方面的疾病。这些公安干部紧接着又参加了师父在汉口市委礼堂及青少年宫举办的传法班。问他们为什么连连赶场?他们回答说,听了李大师的法特别舒服,比吃药打针还见效。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昌公安分局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修炼弟子犯下了许多严重罪恶。当年参加过师父讲法班、从中受了益的武昌公安分局的学员们,你们在法轮功师父被邪恶诽谤、大法学员遭受迫害的时候,你们做了些什么呢?

法轮大法是佛法!人世的沧桑,宇宙的万古安排都是为了今天大法的洪传。作为大法弟子,让我们在这最后的时刻更加珍惜这机缘,抓紧时间救度众生,把大法的真实、生命的真正本愿告诉众生,实现我们史前的伟大誓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