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邪党毒害的心在大法中熔化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二零一二年初,家里来了一位远方小表弟,他是专程来请父亲的,因为他要结婚了。那天天很冷,小表弟请完所有的亲戚最后来到我家,我们一再挽留等吃过饭了再走。于是我就跟他聊起了法轮功,小表弟说的全是中共灌输的谎言。我就跟他讲大法真相,从做人的根本上讲起,让他孝顺父母。最后我问他,你觉着你姑父和我这个姐姐是个坏人吗?你三退了没有?他说我们一直听信电视上的谎言,今天才真正明白法轮功是好的,我还入过党,你把我的党团队都退了吧。

沉疴顽疾在大法中化为乌有

以前我身体很不好,自小体弱多病,气管炎,進而发展成为肺部、心脏严重受损。尤其一到冬天,我就不能出门,上学就更谈不上,只能在天热时上,可以说从小就是用药物来维持。从我懂事起我就知道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嘴和脸呈青紫色,小小年纪就弯腰驼背。后因为病情严重再也无法上学,只能在家养病,几年下来文化水平只有小学三年级的程度。我不能激动,有时就觉得心脏随时会停止跳动。全家人都为我的病发愁,但也无能为力,每个冬天父母都担心这个冬天我能否挺过去。身体上的不适导致我的脾气不好,父母只能迁就。

在我21岁时,也就是一九八七年,父母害怕我的身体影响我今后成家,害怕嫁个农民我没力气干活,影响生活,拿出一万元为我买了个工作,目地是为了让我不受罪。那时的一万元,尤其在农村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可是我的父母还是为我做了这些,这样他们心理上会好受一点。一九九三年我成家了,婚后的日子过的非常不幸,身体不好,丈夫对我也不好,我真是活的很苦,家里和单位两头忙,身体根本受不了,尤其孩子出生后,我更是觉得力不从心,只能强忍着,维持着这个家。

一九九八年三月,听邻居说炼功能治病,我就抱着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修炼中。不知不觉,我的身体在发生着变化。两三个月后,丈夫问我你这几个月怎么没打针吃药。丈夫的话让我一惊,才明白我好了,我也可以和别人一样穿单衣过夏天了。在以前我一直是五月才脱毛裤,六月脱毛衣,穿单衣的日子太有限了。遇到流行感冒从未能逃掉,拿我哥说的话叫你什么流行都赶不上,只有流行感冒你能赶上。修炼后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我的病没有了。我在大法中修炼受益了,我太幸运太幸福了。

乌云压顶志更坚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弟子,乌云压顶。那时我正在娘家,听村里通知看新闻是关于法轮功的,我以为是弘扬大法。但是当我看到电视上宣传的谎言与诽谤,怎么也不认为大法是电视上讲的那样。看完后,父亲让我们到另外一房间去炼功。我们不为邪恶所动,造谣谎言没能改变我们一家三口坚信大法的心。那段时间全天在诽谤大法诽谤师父,我到单位,单位也在谈论法轮功,然而他们却不知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所有的信息都来源于中共的谎言宣传。在家里,丈夫让我千万不能对别人说,在家偷偷炼没人知道。丈夫是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了,我的身体确实好了,脾气也好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不容质疑。

当时我内心的苦谁能明白,明明知道大法好,还不能说好,这种只索取不付出的阴暗心理是多么自私可耻。九九年底,我听妹妹说有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让我和她一起去。当时由于怕心,对妹妹说:你先去,等你回来后我再去。于是她和我市四位同修去了北京,打完横幅平安回家。回来后我们知道了全国有多少大法弟子不畏强权,敢于面对邪恶的暴力,只为讲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我和父亲以及另外几个同修去了北京。我们刚到北京西站就被地方驻京办给劫回,几天后被送回当地非法关押了15天。

没过多久,单位车间主任到我家,询问了我上北京的事。他让我三月十五号到单位去。我去了后,我面对劳资科和车间主任等一帮人,他们问我要工作还是要法轮功,我回答他们,我两个都要,工作和炼功没冲突,并没有影响,炼法轮功的人也要吃饭。他们说不能,我们厂就你一个炼法轮功的,我们不想被连累,只能选一个。我深知大法的好,我没有违背良心,选择了继续炼法轮功。就这样我被单位以不合理的理由开除了,没有任何手续非法开除。

丈夫下班后问了情况,我如实的说了。丈夫立刻暴跳如雷,失去理智的打骂我,说不会养一个白吃饭的。我带着浑身的伤痛被赶出了生活了七年的家回到了娘家。

二零零零年八月,有同修找到我说发真相资料,讲清大法的美好与邪党造谣的宣传。几天后,我们发过资料的同修被绑架了。第二天丈夫在市安全局一帮恶人以下岗的胁迫下找到我和妹妹,我们俩也被绑架了。就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七天后,丈夫怕连累而上诉离婚,我的家庭就在邪党的迫害下破裂了,真是妻离子散。这一切全是中共的罪恶。

在看守所里,那里的人第一次见到炼法轮功的人,就觉得非常好。因为我们始终以“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我们走在哪里都展现的是一种祥和与善良。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两年。我们没去的时候,那里的管教就对吸毒犯灌输谎言、污蔑法轮功多么不好。我们去和劳教人员接触一段时间后,她们才跟我们私下里说,你们怎么和政府的人说的不一样。可是她们为了减刑,宁肯违背良心按管教说的办。那里的警察对我们极其可恶,手段卑劣,利用吸毒人员想早出去的心理,指使吸毒犯毒打迫害大法弟子,不让睡觉,强迫超负荷的劳动,还要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变着花样折磨大法弟子。中共邪恶的手段残忍之极,罄竹难书。

二零零三年,我被超期关押一月后回家了。面对家中的变故,只能用“凄凉”来形容,小妹被迫流离失所,大妹在我被非法劳教不到两月后也因癌症晚期而离世。看着大妹夫领着现在的妻子来看我,我象个孩子蹲在地上大哭,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半个多小时后,妹夫劝我,我想想不能让活着的人为难,妹夫现在的妻子会怎么想。我就对他们俩口子说:我知道妹妹是病死的,只是心里难受,对你们没有想法,你们要好好过日子。妹夫的妻子是外地人,我们要对她好。于是我对她说:你就象在自己家一样,我们就是你的娘家人。我们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她,让她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她也切身感受到了我们一家对她的好,我父亲时时处处关心他们,他们也很尊敬父亲。他们生孩子后,只要有事就把孩子送到我家,让我照看孩子,我毫无怨言的照顾着,真的像自己的妹妹一样对待。逢年过节我们一大家人全集中在一起,其乐融融。邻居们羡慕的说,这哪象是外人,简直就是亲女儿,比有些人家的亲女儿还亲。

前夫的转变

我离婚后,女儿一直由前夫管教,我只是时间长了去看看,他们一家从最初的害怕到强烈的反对,到现在的认同,这段时间经历了一些事,终于他们明白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曾经受文革的影响以及邪党对法轮功的污蔑和诽谤,他们一家人为了保住工作,在大是大非面前选择了退却。一开始我怨恨过,后来当我听说前夫得病了,做了两次手术时,我为他们难过,觉得他们是最可怜的人,尤其不明白真相,盲目的听信谎言,害了自己。我放下怨恨的心态,不计前嫌一次次的到他们家,耐心的诉说我是怎样由一个药罐子到今天健康的我。心灰意冷的他告诉我,他是淋巴癌的前期,动了两次手术,发不出声音,头不能转动,活一天算一天。我劝说他,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现在的妻子和女儿想想,人不是只为了自己活,你的老母你忍心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有责任和义务好好活下去。他说有钱就行,活到哪天算哪天,你说别的我听,但惟有你的信仰我不听,这些年你吃了多少苦。我告诉他,我什么都不讲,只讲法轮功,因为我的命是大法给予的。如果不是炼功,我现在是死是活很难说,我的身体你是知道的。钱买不来生命,你看四川大地震,在那一瞬间有多少生命失去了,你有多少钱能换来生命?你是去逃命还是找你的存折,拿你的现金?那一刻命比什么都重要,有命才会有钱,生命是最宝贵的,珍惜吧!

几天后我又去看他,他明显的没有那么抵触,我给他光盘看,还给他讲大法真相,他接受了。后来我又给他护身符和大法书籍《转法轮》,他认真的看,他终于明白了,原来《转法轮》确实是一本教人向善的书。我为他的转变而高兴,现在的他身体在慢慢的转变,声音逐渐变的洪亮了,人也精神了许多。

在大法中感同身受的我,只想告诉所有的有缘人,有机会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他能告诉你做人的根本以及宇宙一切的根本。珍惜大法,幸福就在眼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