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责任就是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中间走了弯路。二零零九年慈悲的师父安排我回到自己的家乡,因为家乡的炼功人多。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走進大法。我为自己荒废了那么多年后悔。每天心里都想出去救有缘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资料,写真相信。

一次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被人构陷,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黑窝里,对管教讲真相,一管教问我,我今天打了你,你恨不恨我,你会不会还要给我讲真相,你是不是还要救我。我回答他说,我不恨你,也要救你,我师父说你们是最可怜的人,你们上不了网,你们在执法,可是你们却不知道自己在犯法,将来是要受到国际司法的审判。在黑窝里,我每天都面带笑容,给同监室的人讲真相,有的判刑长了,就在里面自杀,天天哭。我把大法的美好和福音送给她们。我只觉得她们太苦了,有的在里面有病疼得每天晚上睡不着,吃药也不管用。我告诉一妇女,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能睡好。结果她告诉我,晚上只有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睡得着。她做梦梦见师父拿了一本《转法轮》给她。她说,出来一定要去找人学炼功。有个人每天打电话向狱医要药,狱医就是不给她,说:你吃药又不管用,你监房里有炼法轮功的,你跟着她们炼呀!有一天晚上她跟我们炼了静功,那天晚上她哼都没哼一声,睡了一个整夜。

在黑窝里,我只记得师父的一句话:“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第九讲〉)同监室的人说:你们在这里给我们说心里话,你们走了以后就没人象你们这样让我们感到欣慰。一女孩说:我坐这次牢,我都不后悔,因为我遇到了你,你给我讲的那些道理,我父母从来没给我讲过,我出去一定要做个好人。

出了黑窝,同修们都劝我暂时不要讲真相了。出了看守所的第三天,坐一辆小车,我想和我坐一辆车的都是有缘人。刚讲了一会,一个女孩说,你觉得好就在家里炼,你在外面讲是犯法的。我立即发一念解体女孩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她今天听到我讲真相就是福份,她一定会明白真相得救度。我告诉女孩,我去两个大医院没医好,我炼功好了,你家里是没人得大病,如果你家里有人得病倾家荡产,炼功好了,出来告诉别人,希望能帮助别人,告诉别人做一个好人有错吗?同时劝你做一个好人,必有好报。我接着又讲真相。一会她又说,你信不信我今天能打电话告你。我告诉她,我现在就是去看守所看人。下车时,我告诉她做一个好人必有好报。下了车我立即发正念,解体女孩空间场上阻碍她明白真相的共产邪灵一切邪恶,请师父再安排大法弟子给她讲真相。

我一心想做真相资料,师父就安排同修来找我。丈夫知道了就以离婚相威胁。尽管有重重邪恶干扰,我就记住师父《转法轮》中说:“很多人不知道高层次中的人讲出话的真正涵义,也不知道高层次、高境界中的人所在的境界、他的思想状态。当然我们讲了,别说它是什么意思了,大家想想,只有最复杂的人群,最复杂的环境才能修出高功来,是这个意思。”每当我在修炼中遇到矛盾垂头丧气的时候,我就拿师父的法鼓励自己。

同修们都叫我不要讲真相,要我做好资料点的事就可以。我心里着急,我不讲真相我的众生往哪里去?我一有机会都会讲。在讲真相中遇到过乡政府“六一零”、市“六一零”的人员,但都在师父慈悲的呵护平安走脱。

丈夫的家乡在南充大山里。我在那里两年没听到过真相,二零一零年我回去五天劝退十六人。

我一直忙着真相币的制作,同修们帮我凑一元的,我自己拿回家用洗衣机,每八百元倒两桶半水,放洗衣粉,洗三到五分钟,用清水透一下,再脱水一分钟,脱水时,一次只能放五百元,拿东西放地上,把钱倒在上面散开。钱干后理起,用熨斗一张张熨平,边打印边熨。我们的真相币几乎是从卖菜的手里用出去。这种钱的制作,潮湿见水都不会掉字。我看到同修们制作的,有的钱还是新的,字已经不见了。我看到同修们手写的真相币,字迹潦草,笔画也没到位。我家人拿到一张一元的,上面有两个人的笔迹,都是骂大法的。一些同修用自己手写的,不用打印机印制的。我不是责怪同修,我们做大法的任何事情都要想到是神圣的,要严肃,要起到救人的作用。真相币的字不要太小,调到小四或四号,老少都看得清楚,颜色深蓝,旧钱做出来都很清晰,字体不能调粗,调粗了印在钱上不清晰。

前几天利益之心没去,和丈夫争吵。丈夫这一段时间一直骗我,又说我做事不正大光明,还出手打了我。前一星期吵了架,下午激光打印机就不通电。我离开家静心学法。我曾经在市里做了七、八年生意,认识我的人很多,一直就没抽时间去讲,心里一直挂着。

我在心里告诉师父,再不去讲可能救不了他们,那我这一生心里都不安。第二天丈夫给我发了个短信,叫我出去玩,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去讲真相。我通知了几个同修帮我发正念,到同修家和她们交流,学法。也找到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丈夫为什么骗我,因为我骗了他,我一直买菜抠钱出来,换真相币,却一直给他说我没多少钱。每天买菜为了攒一元的,身上有零钱都说没有,这样的话,天天都在骗他。师父让我返本归真,我做到真了吗?静心学师父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法中点给我:“修炼中你们就是在做这个事,同时在魔难中还得去救众生。别忘了,旧势力把这些当今的世人,特别是中国人,都弄坏了,嘴上说给你们提供修炼的环境,可是你们修好了宇宙却没了,只有你们光杆司令在各个地方。所以得把他们救了,在魔难中也得把他们救了,这就是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常人做不到的,历史上谁都没有做的!谁都在喊救度众生、救度众生,谁都没有做,你们在做!”同修们都说不让我去,状态不好,我告诉她们,我把众生救度了,家里就好了。于是同修拿给我二十四套神韵压缩碟子,我自己晚上做了十四套,共三十八套。到了市里,就给我做生意的老乡、以前的客户、过路的行人走到哪讲到哪。每天早上八点钟出门,到晚上十点,讲了四天,劝退了十八人,有的没讲到的准备过年再去。孩子不在家的就告诉他们“三退”必须孩子本人同意才能算数。

第三天我无意发现我住的地方不远处,有五百米的公路边,邪灵画象每三米就有一张,我想师父让我看到,就不是偶然的。我一看全是钢板定的。我就去买了一桶油漆,放到路边的矮树丛里,我在亲戚家里住,晚上又不能出来。十点钟了,行人还很多。我拿刷子蘸上油漆,手背后面,站在邪灵画象前,看到没人就把油漆刷上去。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两个男的一直讲话不走,我就不停发正念,请师父帮我,要让那两个人早走。十一点钟,那两个人走了,我用了半个小时,把邪灵画象几乎清除的只剩两三张,实在清除不到,有人在那守门。晚上我梦见考试,一个班上六、七十分的多,八十分的没有,有一个人九十一分,我得了九十二分。我知道是师尊鼓励我。自己好多时候功都没炼上,师尊还给了我那么高的分数。回到家里和丈夫坦诚相谈,丈夫对我也好了。

师父的新讲法出来了,我想同修们都等着要,我想师父可能把我的机子修好了,我把打印机插上电,机子真的好了,准时把师尊的《什么是大法弟子》的讲法送到同修们手中。回家第二晚我们地方下了大雨,我知道这是我除恶的机会。法院门外面有邪党标语,那里又有摄像头。我边走边发正念,觉得自己高大无比,我到法院就是除恶,请师尊把雨下大一点,让门卫好好睡觉。我到时,雨忽然下大,我用雨伞挡住脸,拿着剪刀两分钟就把标语剪成几节。

我知道很多同修觉得我状态不好,今天出不了门明天出不了门,都是自己观念阻碍自己,有两次我出去也想,我今天感觉状态不好不想讲,发觉自己观念不对,赶快讲,结果三个小时劝退了八、九人。

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