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受害者吁加拿大外长为停止迫害发声(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明慧记者英梓报导)“在冬天最冷的日子里,在监室露天的放风处,我被扒光衣服,浇凉水,浇了近一个小时,……一盆一盆的凉水、一点一点的从头上浇下来。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有感受到体温,我开始发高烧,长达十几天,意识恍惚、咳血、感到肺里快烂掉了,任何姿势都非常痛,每秒钟都是煎熬……我被电击、剥夺睡眠、被奴役强制劳动……”来自多伦多的居民何立志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在国会山的新闻发布会结束时,对记者讲述了自己因为修炼法轮功,并向周围的人讲述真相在中国遭受的迫害。

加拿大外长约翰•贝尔德本月二十日将访问中国。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周三在国会举办新闻发布会,呼吁加外长此行向中国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并释放包括何立忠在内的八位受迫害的加拿大居民或公民的亲友。这些因坚持真善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最长的被判七年监禁。

何立志曾是中国建设部执业资格注册中心高级工程师,曾获得过十多项国家及部级奖励。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监禁三年半,并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二日被营救至加拿大和妻子团聚。何立志在发布会上说:“自己的弟弟何立忠也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向周围的人讲真相于二零一零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目前和当地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被非法关押在甘肃酒泉监狱。”

何立志曾打电话到母亲家里了解弟弟的情况,但电话留言称“拨打的号码不存在。”十八个月后,他终于联络到了母亲,但是,母亲也不知道何立忠的情况。

从自己遭受迫害的经历,何立志知道弟弟会遭受怎样的折磨。去年十二月,何立志从明慧网上看到弟弟何立忠在酒泉监狱被关禁闭、折磨,但是中国的家人对此并不知情。

何立志兄弟的故事只是中国成百上千法轮功学员遭遇的一个缩影,加拿大外长访华恰逢法轮功受迫害十三周年。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周立敏女士说:“我们相信外长的声音将有助于提醒中国当政者,世界正在关注中国发生着什么。我们相信还会帮助结束在中国发生的迫害。”

周立敏说,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日起,在过去十三年来,几乎每个主要的国际人权组织都报导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据大赦国际二零一零年度的报告,“对法轮功严重系统的迫害十年后还在继续……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加剧,包括大规模拘留、不公正判决导致的长期监禁、失踪和拘留中的因酷刑和虐待导致的死亡。”据联合国酷刑报告,“酷刑在中国被系统广泛的滥用,百分之六十六的酷刑案例是针对法轮功学 员的。”报告称:“酷刑的残酷和残忍,难以形容。”

前亚太司长大卫•乔高也出席了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他和大卫•麦塔斯二零零六年和二零零七年的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发表后,联合国酷刑特别专员曼弗雷德 • 诺瓦克和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问题专员均对中共的活摘问题提出质疑。诺瓦克得出结论,二零零七年三月乔高和麦塔斯提供的一系列证据提供了一个的文献,勾勒出“引起关注的相关画面”。二零零八年底,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对此表示关注,并呼吁进一步调查。

大卫•乔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和一些领导人在争取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约翰•贝尔德等当选官员的国际声音会极其重要。」左后为法轮功学员何立志
大卫•乔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和一些领导人在争取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约翰•贝尔德等当选官员的国际声音会极其重要。”左后为法轮功学员何立志

乔高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具备器官移植专业知识的医疗界的专业人员是接受停止这种器官掠夺挑战的最好人选。”

他举例说,二零零六年在波士顿举办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期间,多斯顿•陲(Dr. Torsten Trey)博士问中国器官移植医生,他们是如何获取所需的大量用来移植的器官的。这名医生回答说,“问问外面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就知道了。”在会议大厅外面,许多法轮功学员手持横幅或分发传单,告诉人们中共杀害法轮功学员,获取器官的野蛮行径。陲博士认为,中国医生是在说,器官来自法轮功学员。

乔高说:“美国国务院在其二零一二年的人权报告中承认,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事件,持续被海外媒体报导。”

“自二零一一年六月,网上提供的美国非移民签证申请表格 DS-160,要求申请人的以下资讯:“你以往曾直接参与强制性移植人体器官或身体组织吗?”有人认为此举表明,美国政府终于不仅承认了活摘器官犯罪的存在,而且在名义上采取了针对它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