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秘密劳教王凤如 阻挠王晓东请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备受国内国际关注的河北泊头市富镇周官屯村“三百手印”事件让中共当局倍感恐惧。近日,王晓东的妹妹、为营救哥哥王晓东征签“三百手印”的王凤如(乳名:王晓美)被秘密非法劳教;当地党政部门威胁王晓东的母亲辞退王晓东的哥哥为弟弟聘请的北京律师程海;王晓东委托的北京律师李长明到泊头市看守所会见王晓东遭到百般阻挠。

征签“三百手印” 王凤如被非法劳教

近日,为营救哥哥,“三百手印”事件主角、王晓东的妹妹王凤如遭到中共的非法劳教,于六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劳教一年,目前已经被强行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直到七月六日,王凤如的家人才获悉王风如被非法劳教的消息。据称,要等劳教所那边同意,家属才能去看望凤如。王风如的丈夫由于受这件事的牵连,不得不外出躲避,家里只有婆婆在家。目前,家里已经接到了王风如的劳教通知书,劳教期为一年。

律师会见王晓东 遭当地非法阻挠

自泊头“三百手印”事件在海内外引起震动后,面对自己执法犯法的勾当,出于对正义律师的惧怕,中共政法委连续向周官屯村民及王晓东家人和王晓东的北京律师施压。泊头公检法串通一气,阻挠正义律师出庭辩护。

七月二日至三日,泊头市富镇党委书记郭中轩、镇长郑兰辉多次到王晓东家威胁王晓东的母亲辞退王晓东哥哥王俊杰聘请的北京律师程海,更换当地政府部门满意的律师,并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强行辞退程海律师,强迫家人接受他们指定的律师。四日,王俊杰接到程海律师电话,程海律师称泊头市法院通知他拒绝他为王晓东提供辩护。

七月九日,王晓东委托的律师李长明到泊头市看守所要求会见王晓东,遭到地方警察的围堵与看守所警察的非法拒绝。

审讯关押期间 晓东受酷刑折磨

王晓东辗转传递消息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开始,警察冯亚兵在刑警一队审讯时用“摇电话机”的电击刑具对其实施刑讯逼供,由冯亚兵下命令,警察韩洋执行。韩洋把王晓东绑在椅子上,双手缠上导线,不断“摇电话机”。一摇就电击,使王晓东全身麻木、抽搐,审了一天,不间断地摇了一天。泊头市国保大队的高贵起威胁王晓东:你不说也得说,否则一直折腾你。

在泊头看守所,王晓东第一天就被强迫劳动。看守所让王晓东用订书机把纸花塑料花订到花圈上,从早晨四点一直干到晚上九点,一天要完成七、八十个的任务。有的人干不完,中午饭都不敢吃,还要受到体罚。据他们粗略估计,看守所的体罚方式不下七十种:包括殴打、用硬物砸手脚、烟头烫、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用订书器夹紧手指旋转等。王晓东就受到殴打和不让吃饭的体罚。

觉醒村民按手印 遭当局报复打压

四月二十四日,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文生伙同周官屯村支部书记周印忠,在周官屯饭店召集了部份在要求释放王晓东的请愿书上签名的十余名周官屯村民,打着“政府要核实村民签名的真实性”的幌子,以质问的口吻问签名人签名的动机,与法轮功有什么牵连,又是单独的每个人依次进屋录音录像故意造成一种紧张甚至恐怖的气氛,最后让每个人在所谓的询问书上签字。

自五月十五日起,泊头市富镇政府工作人员分四个组,对在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的请愿书上签名的周官屯村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骚扰,对每一个签名村民都不放过。同时还要求签名者在政府印制的“拒绝邪教承诺卡”(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上签字,公然诬蔑法轮功。

老母泪眼盼儿归 吁国际社会关注

据王晓东的姐姐介绍,快八十岁的母亲每天提心吊胆的带着一个孤苦伶仃的七岁孩子,又惦记着晓东,又惦记着晓美(幼名),还惦记着晓美的一双儿女,想起这些老人就泪流满面。她们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在农村又没有劳保,以前指着晓东有点收入来养家。

就是这样,政府还不断去吓唬她,三天两头去骚扰。八旬老人紧急请求国际关注,呼吁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

执法犯法勾当 揭穿中共画皮

通过整个事件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共邪党指挥泊头市地方当局联合公检法部门非法打压报复联名的村民,在周官屯村进行文革式的政治表态、人人过关,阻挠甚至编造谎言迫使王晓东更换律师,迫使王晓东的家人离家逃亡,都直接破坏了宪法赋予王晓东的辩护权,证人依法作证的权利,律师依法执业的权利,检察院独立行使检察权,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导致《宪法》、《刑事诉讼法》、《律师法》沦为废纸,法律成为了凶手的凶器。迫害中,中共邪党无法无天,参与迫害的人不讲法律,知法犯法。中共自诩的依法治国谎言就象魔鬼的画皮一样,被中共自己一把撕下,其魔鬼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参与迫害者 必受法律严惩

大陆维权律师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随意抓捕,并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起诉,甚至违反自己制定的《宪法》,完全是滥用法律、执法犯法,是不讲法律和法治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大陆关于邪教认定的正式文件《公安部颁布的〈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2000)39号),自行认定了十四个邪教组织,也没有白纸黑字地把法轮功列在名单上。

看一看当年纽伦堡审判的前车之鉴吧。纽伦堡大审判一开始,所有纳粹战犯用同一个理由为自己辩护,这个理由是“执行法律的人不受法律追究,杀害犹太人是在执行法律。”德国著名哲学家古斯塔夫?拉德布鲁赫在法律问题上有个非常精辟的论述,他说:“法律分法上之法和法下之法,以人类的共同理性,以人的尊严和权利作为展示内容的法是法上之法;凡是以背弃人类理性,漠视人的尊严、践踏人的权利为特征的法都是法下之法。法下之法是恶法,恶法非法也。”他的这一思想被法官们接纳并达成共识:纳粹战犯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一种罪恶。再次开庭,法官们以恶法非法的原理驳斥了纳粹的辩护理由,纽伦堡审判才得以顺利完成,并将包括集中营护士在内的迫害参加者判处了绞刑。

历史走到了二零一二年,人类,尤其在中国大陆,人们的道德底线已经滑到了危险的边缘。面对“毒奶粉”、“瘦肉精”、“毒胶囊”……面对“我爸是李刚”、“小悦悦”……我们一手种下的恶果最终会让我们自己品尝。而大法弟子,就像大洪水中的一艘艘诺亚方舟,冒着被打、被抓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告诉人们真相,教人识好坏、辨正邪、明善恶,力挽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狂澜,目的是让人真正能够得救。

面对有时陷入漩涡但却是救你性命的方舟,你是拉一把还是弄沉它。希望那些良知尚未泯灭的人,做出正确选择,登上救命船,救赎自身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