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7月13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

  • 辽宁凤城市四门子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简述

  • 河北易县北楼山村王桂芬遭受的迫害

  • 曝光北京朝阳区金盏乡的恶人

  • 辽宁凤城市四门子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简述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四门子镇是辽宁省丹东市凤城管辖区内的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子,一九九九年前,这里是四处传颂法轮大法真是好;谁谁家的儿媳学了法轮大法后和婆婆多年的积怨消失了,主动孝顺公婆了;谁谁家的老伴脖子后的大包学了大法后,变得小多了,脖子能直起来了;谁谁一身病学法后能下地干活了等等,这些真实的故事在这里被传颂着,许多人沐浴在大法的慈悲浩荡中,修炼者身心轻松,精神面貌换颜一新。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使这里这些修炼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几乎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和迫害。这些年里不但修炼者在承受着迫害,连家里人也在承受着不间断的骚扰和恐吓。下面是部份受迫害者的自诉简写:

    王桂梅,女,五十七岁,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因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四门子派出所所长李龙等人绑架到镇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对我施以人身折磨,指导员扈德敏拿手铐把她吊铐在铁门上,由上午的九点左右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三、四点钟才被放下来。这一天一宿之多的被吊铐,使她的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所长还拿大本夹子打她,之后把她非法劫持到凤城北山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被送到凤城看守所迫害三个月后又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在体检时王桂梅兜里的三百元被一女警掏出一百元放她自己兜里。

    在迫害期间,每隔十天半个月就逼法轮功学员写不学不炼的所谓转化书,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才被放回。这次迫害,给王桂梅和她的家里都带来了很大的伤害,王桂梅的丈夫为了她不受迫害,在凤城被关押期间拿出八千多元求这些迫害者不要迫害她,钱被拿去了王桂梅还是被迫害,她的孩子也因此事失学在家不能念了。回来后,骚扰仍然不断,二零零四年末,乡政府派来一人拿着一张写好的和法轮功决裂的书面材料让王桂梅签字,她不签。

    二零一二年正月初五中共人员到王桂梅家骚扰,从上午九点到晚九点才离开,王桂梅和她的家人在精神上都受到很大的压力。

    刘秋红:女,三十二岁,二零一一年冬月十五,因讲真相,四门子镇派出所,到家里连拖带拽的把我推到车上,绑架到四门子派出所审问,当晚深夜才被放回。

    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四门子派出所副所长姜军伙同警员,无缘无故的闯到家里,将刘秋红绑架,劫持到丹东白房看守所迫害三十七天后,将刘秋红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家里人到丹东白房看守所去看人,看守所说:人不在,去哪里不知道。家里人到各个部门寻找,才得知人已被非法判刑一年,劫持到马三家。

    方明帅:男,三十二岁,九九年七二零,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方和当地法轮功学员到沈阳去上访,被沈阳新民的警察绑架,九月二十三日被送回凤城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在拘留所里,遭到非人的待遇,让他们喝的是十多年不用的井里铁锈使水都变的发红的水。

    王成元,男,三十二岁,九九年七月,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四门子派出所绑架劫持到凤城北山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喝的是锈井里的锈水。

    刘艳:女,六十四岁,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被四门子派出所从家里绑架劫持到凤城北山拘留所,迫害两个月放回,后又遭到多次骚扰。

    蔡伟:男,三十八岁,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被四门子派出所李龙,扈德敏绑架,劫持到丹东,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本溪看守所遭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回来。

    蔡芬:女,四十二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四门子派出所所长李龙和户德敏到她家把我骗到凤城,然后把她绑架到凤城北山看守所,当时孩子正是哺乳期,孩子被迫断奶,给丈夫带来无法承受的压力。迫害三天后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日,弟弟被绑架在看守所,她要去看弟弟,走到半路被四门子派出所所长李龙等人非法劫持到四门子派出所,逼我写保证书,她不写,他们到我家进行抄家。

    二零零一年春,四门子派出所所长汪济等人把我绑架到草河部队里办的洗脑班,强行迫害九天,当时孩子很小,又是农忙季节,蔡芬的丈夫和孩子都承受了很大的痛苦。

    肖景丽,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四门子派出所张成等人到肖景丽家说:有几件事,到派出所核实一下,然后就送你回家,衣服、鞋不用换,一会就回来。肖景丽穿着拖鞋到派出所后,他们立即把她绑架,劫持到凤城北山看守所,迫害十五天才放回。当时肖景丽的女儿才四毛岁,丈夫只好请假看孩子。

    杨丽华:女,四十六岁,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被四门子派出所所长汪济和指导员扈德敏绑架到派出所承受了九个小时的迫害后,让她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书,没收了杨丽华的录音机,并强迫交二百元,才让她回家。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村治保主任张忠祥伙同派出所张成到家里把杨丽华绑架到四门子派出所,后劫持到凤城北山看守所迫害四十天。

    回来后,这些年多次遭到骚扰,强迫照相,强迫写不学不练的保证书等。

    陈永兰:女,一九九九年七月四门子镇政府和派出所的方政旭、所长李龙、和警员扈德敏、张诚到陈永兰家不由分说的就把她的大法书和炼功带给烧毁了,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逼她写大法不好和上当了的一些谎话,陈永兰学大法身心受益,她不写,他们就强迫陈永兰丈夫替她写。并把陈永兰劫持到凤城拘留所,强行迫害十五天。当时,她的丈夫白天晚上都要防洪,又要忙农活,孩子吃不上饭,哭着喊着要妈妈,全家都在承受迫害。

    高广俊:男,四十六岁,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营口大石桥打工,被大石桥派出所指导员绑架,劫持到营口拘留所迫害两个多月,又被非法关进本溪威宁教养院,迫害了近一年半的时间,期间遭到双腿被绑上,大小便都不给松开折磨。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四门子人民村治保主任张忠祥带着凤城政法委和四门子派出所到家里抄家,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抢走电脑和打印机等一些财物装车拉走,并到高的厂里逼厂长打电话骗高到厂里,将高广俊绑架到四门子派出所,第二天劫持到凤城看守所迫害至今没有自由,家里扔下一个六十九岁的老母没有经济来源,等儿子打工养活。

    马淑兰:女,六十九岁,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马淑兰家突然闯进村治保主任张忠祥、和凤城政法委书记等一伙人,问她学不学了,并让四门子派出所到她家四处乱翻,连仓房也翻了个遍,抢走马淑兰儿子的私人物品,并把马淑兰也绑架到四门子派出所,非法逼她说东西哪里来的,对她进行了近十二个小时的身心折磨。

    王桂凤:女,五十一岁,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四门子派出所所长汪济和指导员扈德敏到家里把王桂凤绑架到派出所,并抢走大法书和录音机,逼写不学不练的保证书,非法拘留九个小时,勒索二百元才让回家。

    一九九九年底,村委会到王桂凤家里骚扰,逼她写法轮功是××,被拒绝。二零一一年一月四门子派出所警员高德明等人又到家里骚扰。

    王桂芝:女,六十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在家里被四门子派出所绑架到派出所,勒索二百元才放回。

    李淑芹:女,六十四岁,一九九九年七月被四门子派出所非法勒索二百元。

    于凤英: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四门子派出所的马勇,张成到于凤英家让她交书,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让她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并威胁说不写就送凤城拘留,于凤英的丈夫吓坏了,就替写了,他们勒索了二百元才放她回家。

    姜淑英: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村治保主任张忠祥到姜淑英家里抢走大法书,不让学了。第四天镇长和派出所所长到家里将她绑架到四门子镇小学办洗脑班,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张忠祥领着镇政法委书记和派出所副所长姜军到姜淑英家骚扰,让她撒谎,说:市里来人,你就说我早就不学了。

    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张忠祥领着凤城政法委书记和派出所所长又一次到姜淑英家骚扰。

    王玉清:女,五十八岁,一九九九年七月,村治保主任张忠祥到家里强行收走大法书。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四门子派出所副所长姜军和一个姓彭的警员到家里骚扰,并撕下门上贴的大法福字。
    陈玉娥:女,一九九九年派出所到陈玉娥家抢走大法书和炼功带,把陈玉娥绑架到四门子派出所,逼她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书。


    河北易县北楼山村王桂芬遭受的迫害

    河北易县北楼山村王桂芬,由于坚持修炼大法和向世人讲大法真相,遭到当地派出所、610、村干部等人员的绑架、骚扰、打骂、连她丈夫的命钱也被非法勒索了。

    在修炼法轮功前,王桂芬患有头疼、腿疼、背疼等病,身体特别不好。腿疼病导致她走路时腿一拉一拉的;背疼时,背上象背着一块大石头,特别沉,只能背靠墙站着;头疼起来更是难受,疼得要死,直想撞墙,并且呕吐,不想睁眼,而且一上火就疼痛不止。各种病痛折磨得她脸色黑黄、嘴唇紫黑,一点劲儿没有,只想睡觉。丈夫脾气暴躁,对她打骂是家常便饭。那时,她拖着多病的身体,还要照顾躺在床上的婆婆。

    一九九九年熟人给她介绍法轮功,说此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她就跟着去了炼功点。学炼了两个晚上,她觉得身体轻松,心里舒服,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认真的看了起来,随着不断炼功学法,她的身体很快就好起来了。她从内心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并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为人处事。慢慢她变得脸色白里透红,嘴唇红红的,身体也结实了,她也决心踏踏实实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党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所有媒体开足马力造谣、诬陷大法,王桂芬始终坚持学法、炼功不动摇,因为她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没有错,师父是被冤枉的。为了澄清法轮功被诬陷的事实,救度被中共谎言毒害的广大民众,她和同修一起去讲真相。

    2005年,她和同修去独乐村散发法轮功真相报纸,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构陷,独乐乡派出所的警察赶到现场,给她们非法戴上手铐,绑架到独乐乡派出所。姓黄的所长(瘦高个子,30多岁)把她叫到一间屋子里非法审讯,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她说:“炼!”黄所长就残暴的对她拳打脚踢,扇耳光,恶狠狠地边打边骂:“我叫你炼、我叫你炼!”几个恶警疯狂地对她轮流扇耳光,打累了,歇一会儿,接着又打,一连打了她三次。姓黄的所长还骂她,整天连饭也不让吃。

    后来派出所恶警把她们送到易县拘留所迫害,并凶恶的威胁说:“如果你们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把你们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让你们尝尝那里的滋味!”她们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派出所的恶警千方百计向她家人勒索钱财,家人架不住恶警们的一次次骚扰、恐吓,就被迫拿了四千元钱交给了派出所姓黄的,没有给任何收据。恶警还利用恐吓、威胁手段,逼迫她在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上签字、按手印,否则就不让回家,她被迫违心的按了手印。

    回家后,她还继续炼功。她丈夫胆子小,怕她再受迫害,又要破费家里的钱财,就对她进行打骂。她一炼功,丈夫就用脚踢她,把她踢倒,跪在地上,嘴里还骂。

    2007年,她丈夫意外出车祸身亡,车主给了她家一点钱。派出所恶人见她家里有点钱,就有对她非法迫害。

    一天,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所长梁六儿、郭东旭等五、六个人非法闯入她家,问她:“你家中有(大法)书吗?”说完,对她家进行非法抄抢,抢走了她的大法书,并把她推进警车,绑架到机场派出所。当时她儿媳妇正在坐月子,家里急需人照顾。机场派出所所长梁六儿对她非法审讯,逼问她大法书和资料哪儿来的,她不配合,梁六儿吓唬她:“你不放弃法轮功,就把你送石家庄劳教所、监狱去。”夜里,恶警让他们三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挤着坐在一把椅子上,有七八个人轮流看着。第二天,梁六儿、郭东旭就把她送到易县拘留所,逼着他签字、按手印、非法照像。

    她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恶警对她非法提审,并威胁说:“你不说出人名,就把你送监狱去!”她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恶人又把她拉到保定白云饭店,让她儿子请吃、请喝,花去饭费二千元,租车一千元,村干部孟景辉又向她家勒索六千元钱,共敲诈勒索九千元钱才让她回家。那是她丈夫的命换来的钱哪!

    王桂芬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只想有个好身体,全家人能过个安生日子,却因为坚持信仰,受到派出所、村干部非法骚扰、绑架、拘留等非法迫害,就连她丈夫的命钱也被邪党人员敲诈勒索。请问,这些参与迫害的警察,你们这样对待衣食父母、良心何安?中共邪党坏事做绝,必遭天谴,奉劝那些不明真相,只为眼前利益的人,赶紧悬崖勒马,了解法轮功真相,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光明、美好的道路吧!


    曝光北京朝阳区金盏乡的恶人

    文/北京法轮功学员

    7.20后,北京朝阳区金盏乡(现叫金楼乡)610办公室前主任:金连栋,现主任:贵伟等人,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指派本地治安人员监视,跟踪学员,经常非法骚扰学员家属、子女,对学员家属子女施压、威胁,为了得到邪党好处,丧失良知,不择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自2000年后,本地区有14名学员先后每人1至4次被非法劳教(洗脑、拘留多次)。

    2006年9月20日,610办主任金连栋带国保一次非法抓捕劳教7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学员多达10名。

    2009年9月25日又一次抓抄学员家,非法抢劫学员私人物品和大法书籍、资料,有10名学员被骚扰,7名被非法劳教。

    2010年5月13日,看到两名法轮功学员在农贸市场说话,610主任贵伟打电话报告,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非法劫持3名学员,并从学员工作的货摊里抢走大法资料,其中两人当天正念闯出,一人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送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后才回到家中(取保候审),后来还一直被恶人骚扰。

    最近,他们通过内紧外松的指示,通过各种渠道打探骚扰、施压、威胁学员家属子女,扬言:“替家属子女管教法轮功学员,送拘留所劳教大家都省心”。这种公然非法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利的行为愈来愈严重,已经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子女的工作、学习、生活造成了严重干扰。

    金盏乡派出所电话:010-84333271/010-84333680
    恶人金连栋原住楼梓庄,手机电话:13522290149/13801163706
    恶人贵伟家住在金盏乡小店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