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一次次保护我躲过危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

(一)师父领我走進大法修炼的门

一九九六年,一天早晨,我练完别的气功,去法轮功炼功点上找一位朋友,看到他们正在炼功,我只好站在旁边等候。看到他们在抱轮时,我不自禁的举起手来,学着他们的动作,同时轻轻的闭上了眼睛。也就在瞬间,我眼前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茫茫草原,那么漂亮,那么使人心旷神怡。心里奇怪,不由睁眼看时,我原来还站在湖边一片小土地上。等我再闭上眼睛,草原又出现了。这时由衷的发出一声赞叹:“好厉害的功法!”也就从那天说起,我放弃了练过的多种气功,走進了大法修炼。

开始修炼后,一天在家想试着炼静功,可我觉得根本就盘不上腿。突然似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可以双盘!”我一试,真就盘上了。奇怪吗?但它却是真实的。从此,我可以轻松而自然的炼静功了。

再讲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工作中,我养成一种习惯,看书时,总喜欢把自己认为好的、重要的语句勾勾画画。第一次拿起《转法轮》准备学法,这时,又有声音在说:“不能画!”我虽然觉得奇怪,可也就再没有画过。直学到最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是师父一次次提醒自己,不断修正我修炼的路。

(二)师父一次次保护我躲过危险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自己的亲身经历,见证了师父讲的法。仅举两例。

1、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约五点钟,我骑车去炼功点,在一个狭长的巷口,天黑没看清,被路边一堆土蹭倒了,我被自行车压住起不来。这时,听见有人在和我说话:“起不来了吧!”循声望去,一个小伙子,穿一身黑大衣,大腿翘二腿,坐在一块石头上在问我,我赶忙回:“车子把我压住了。”他又说:“把车子搬掉你就能起来?”我说:“行。”就在话音刚落的刹那间,我不知怎么站起来了。轻轻松松的,一看满身是土,想着回家换上衣服,一扭头,还没等我说声谢谢,哪儿还有人呢?

2、又一次,我炼完功骑车回家,顺便买了菜挂在车把上,半路上,从一个小巷里冲出一辆摩托车,我来不及躲避被撞倒了,骑车人不但没停车,反而瞪了我一眼走了。这时,我才发现轻松的站在那儿,自行车倒在离我大约两米左右的地方,买的菜撒在路边。我走过去扶起自行车看看,没发现问题,把菜收拾起来,继续骑车回家。一路上,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着我的车,悠悠到家,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

(三)师父为我净化身体

修炼之前,我是一个疾病缠身的人:双侧扁桃体发炎,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做了切除手术;经常流鼻血,还不能堵,否则就从嘴里吐;妇女病伴随我整个青春期;痔疮、肛裂加便血,严重时,由于便血过多都站不起来;什么大叶性肺炎,急性胃炎等,曾三次从死亡线上被医院抢救过来。此外,心衰、失眠、脚趾十个趾头溃烂不能正常走路……尽管如此,我都尽量坚持上班,最使我无法忍受的是一种叫“美尼尔氏综合症”的病,它说来就来,耳朵一鸣,马上极度眩晕,大量呕吐,此时此刻,我只能双手紧抱着头,使劲顶住墙壁,眼不敢睁,气不敢出,好象神在揪着我,我的身体象被人从地上扔到天上,然后甩在地上,不停的这样,那种难受无法用语言形容,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打针、吃药、输液是家常便饭。

退休后,再有什么好的工作也不干了,一门心思锻炼身体。在气功高潮中,先后学了七、八种功法,那时见什么学什么,巴不得一夜之间祛病健身,事实却使我很失望。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也有的人练了几十年功,还在气中徘徊着”。而我则是为祛病健身,练了六、七年功却收效甚微。

学大法后,不到半个月时间,全身的病除两个脚趾间还有一点炎症外都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留给弟子承受的一点点而已。一切都过去了。十几年了,我没吃过一粒药。

短时间内,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事实,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我搁笔之前,我还想说明,大法的神奇发生在我身上的不仅仅是这些,我只想以自己亲身经历的一部份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是正法,是超常的科学,从而破除邪党的谎言,不要再被无神论蒙骗。了解大法,走進大法,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缘,找回真正的自我,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如能真正对人有所启示,这是我最大的心愿,作为大法弟子应尽的一点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