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沐师恩 助师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在网上经常看同修的得法,实修,做好三件事的修炼故事,为同修的那颗信师信法的心所感动,是师尊的洪大慈悲造就一个个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修炼也近十四年了,一路走来,回首看,成长路上,从小到最后得法修炼,一路上师尊时时看护着我,使我不至在红尘中迷失,安排我得法,修炼,呵护我一路使我能荣幸走在助师正法救世人的神路上。

一、存善念逢师度

四岁时在河边玩耍滑到河中(河中间近两米深),刚七岁的哥哥吓得赶紧去叫大人,当母亲赶来时,见我四肢舞动,仰面在水上已漂了二百多米了,到了快接近水闸处,再晚点我就冲到水闸下了。过后家人都说我命大,有神灵相护。有一天因父母责打,哥哥跳井自杀,我及时发现将他从井中拉起,那年我十一岁。以前天真快乐的我,一夜后发觉原来鲜活的生命会突然消失,一生太无常,若不是我在睡梦中感应到另一屋的哥哥的不正常举动,悄悄跟紧他,要不从此再也见不到他了。这也算当初小时候他救了我一命的善缘回报了,也从此让我对人生感到失望。从那起,我突然冒出想出家的想法,想要找块清静的地方如童时仰望云聚云散,日起日落,渴望如神仙般在空中的大自在(那时相信天上有神仙,自己做的事,天上的神都看着呢)。

后来在党文化无神论的灌输下,我先天的纯真和纯净给后天的观念掩盖了,慢慢的我迷失了自己的本性,争强好胜,在人中随波逐流。好在淳朴善良的父母言传身教让我始终能在这浊世中守住一颗善良的心。

之后遇到我先生,先生患有乙肝,各大医院都无法治根,父母都反对我与他继续,我不忍心看到本已疾病缠身的他又烙上一创伤,毅然与他一起分担生活的苦痛。我的这份善良也让我有幸在他得法后相继得法。他炼功一个月后,我看着他的变化,师父替他清理身体,那一个月他穿的衣服总是一股中药味,以前在炼功前吃的药全给清理掉了。

多年的实证科学教育使我已忘了少时的向往,无神论教育已让我以眼见为实来衡量事物。先生见我一上来就能双盘就建议我看看书,要不太可惜了(当时他不能双盘)。在我开始看书的两周后,本市举办一次两天的集体学法炼功,在听同修的心得体会中,我相信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他们都是一群努力做好人的人。后来在当天的炼功中我居然就双盘了一个小时,并很快入定進入书中说到那种只有一点思维没有身体的美妙状态。

找到我年少时就想追寻的,那时生命的喜悦让我天天乐呵呵的,我太幸运了,我也急着把这信息传于我的亲朋好友,让大伙都分享这珍贵的上天赐予的礼物。

二、师父为我清理身体,家人受益

我从小到大一直是非常健康,热爱运动,偶尔会感冒或扁桃体炎什么的小毛病。小时候上三年级时因扁桃体炎差点做手术,后来碰到天气剧变就会扁桃体发炎。当我得法不到两周,有一天上完课就开始咳嗽,不象感冒那种嗓子发痒,就是干咳,咳得浑身都痛。说也奇怪,本来我还想请假不上课的,但师尊说了修炼人没有病,我还不知怎么请假,就请师父帮助,让我上课别咳。结果我上了两周的课,在上课期间一声也不咳,下完课离开教室就开始咳个不停,当时还认为师父考验我是否认为是病呢,后来咳了两周后一天咳出一块大拇指大的一块黑肉,一下就不咳了。从那以后我也再没有扁桃体炎发作。

当我生下小孩后迫害已开始,学校领导也采用中共的邪恶手段──“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摧残”的方式对待我们。我没有象其他产妇一样在月子内补这补那,家婆过了几年后还对别人说:“我媳妇在月子里总共就吃了半只鸡,还是我与她一起吃完的,但我孙子可从未饿着,每天他都有充足的奶水喝,我的孙子一直都是很健康,这是修大法的福份。”

当小孩满八个月给其断奶时,我买了国内名牌奶粉试着让他喝,可没有一样他愿喝的,他喝一口就不喝了。我们开始还劝他喝,后来见他如此不乐意也就不让他喝了,就这样他比同龄人长得高还长得结实,聪明健康。一直到国内曝光毒奶粉事件,我们才庆幸小家伙真是有师父保护,只沾那奶粉一点点。在国内上学时,他的聪明也是让老师和同学赞叹的,离开中国时他以每门课都是百分的成绩及乐于助人,诚实友善的品质给同学和老师留下美好的回忆。

三、护法不回头

在我们得法不到一年,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我和先生也相继走向天安门为师尊说句公道话,也见证无数大法弟子前仆后继上京护法那段感人的历史。

当小孩出生一周后,先生走向了天安门。当时我也想与他一同前往,但小孩太弱小,我就想小孩大一点我也上天安门为师尊说句公道话。“朝闻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于法中〉)我总是要走出这一步的。当先生来医院看我们时,这时他已决定前往天安门,就是有点放不下我们,当他来到刚出生的婴儿身边时,还不能睁眼的婴孩对着他心忧的父亲笑了,这让一旁的家婆也感到吃惊(一般三个月前的小孩是无表情的,而且也看不到眼前的东西的),我们知道他为他父亲的决定而高兴,那时我们的心情激动又心痛。我知道先生也可能是一去不复返,先生去北京的前几天我们真是很压抑,人中的亲情,生与死的选择,作为我们来说,初为人父母,又要面对分离,我们还不想让刚得法的家婆担心。先生去京后被当地接回被送進看守所,在先生不在家的那段时间,家中的婴儿特别乖巧,他除了饿时会哭一会,其他时间就是呼呼大睡,看着他如此安静,好象这阴沉的世界如同在另一空间。那时当他入睡后我端坐在床头看完大法一讲书后闭上双眼都会看到美妙的另外空间,这足以让我走在神的路上义无反顾。

新年快到了,我们决定再去天安门,为了不想引起注意,我们决定分开走,先生先走。因为他们在楼道24小时守着,于是我们买了一根粗绳子,那天清晨三点我帮着先生从三楼拉着绳子下到楼下。那时我们已无生死离别的那种痛苦,有的只是为法而舍尽一切的决心。

几天后我和家婆也踏上去京的列车。三十小时的旅程后,清晨我们祖孙三人举着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站在寒风凛冽的天安门广场上,当我用尽全身心喊出“还我师父清白”后,我感到响彻九霄,广场一片寂静,片刻如狼的便衣们冲了上来,落在头上、身上的重拳都被慈悲的师尊下的罩挡着,我当时一点感觉也没有,对他们也没有恨,只是一遍遍喊着“法轮大法好”……

四、珍惜身边缘,有缘人讲真相得福报

修大法前,刚参加工作第三天就在校园内遭飞车抢劫,人被拖出几米,手、手臂皮肤被严重磨伤,又身处湿热的夏季南方,两周内都无法用手碰水。刚认识的同屋的同事热心帮助照顾我。这份珍贵的患难之交让我们的友谊一直延续至今,在大法遭诽谤,我们受迫害期间,她和她的先生一直没有远离我们。得法之后,我立即给她一本《转法轮》看,她说她先生以前看过,写的都是让人做好人,是有关气功的。她还没看完,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她也就不再看了。文革时她父亲家庭一年之内被迫害失去三位亲人,中共的惨无人道的运动也让她失去走進大法的机缘。

当我们受迫害最严重时,学校不让我上讲台,先生被几近停薪,我的这位朋友婚姻遇到冷战期,她来到我家。我用师尊告诉我们的法理告诉她如何做个好妻子,要多为先生着想,多体谅对方,婚姻是天定的,不可随便离弃,要相互感恩相互谅解、共同多为家庭付出,少求回报。后来她和先生很快沟通好,俩人一直感谢我帮他们挽回了婚姻,同时认可大法好,不是中共宣传的那样不顾家庭,而是真正为家庭负责的。

后来我回校任教时,一次她随我同行在商城给学生购买教学用品时,同时我也随便给自己买些用品。她发现我给学生购买时很仔细,而对个人物品的选择是随手就取了。她有些不解,我告诉她学生的教育经费本身就少,我一定要认真选择才能买到物尽其值的用品才能利用好这点经费。在付款时我先付为学生买的物品并取了收据(收据是用于报销的),然后我再付我的个人物品但没有要收据。她说别人也不知道,你可以放在一起付的再开收据的,我告诉她我是大法弟子,不是我的东西是不能要的,我们做人要真。

一天她在课堂上课时,因与教学有关,当谈到宗教及信仰问题时,她问学生如何认识法轮功时,学生谈到的都是中共宣传的那些诽谤,她说:我认识的一位朋友是炼法轮功的,不是政府报道的那样,他们是好人。并说了我与她一起买教学物品的事及我先生炼功身体健康及我们家庭美满幸福都源于法轮功,也讲了我们所受的迫害,并希望学生要用眼睛去观察、用心去分析而不是人云亦云,学生很受触动,也对大法有个从新认识。上课完后,学生给了她教学以来最热烈的掌声。

当她告诉我这件事时,我的泪水也止不住流下来了。世人明白真相时一定会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同时也给他们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我的这位朋友全家做了三退,后来她的父母兄弟也都做了三退。如今她是同行中人见人羡的,家庭美满,先生事业有成,她的学生也喜爱她,家中孩子聪明健康。

另一位善良同事在一次领导调查我时,保护我,后来也与家人及父母一起做了三退,只有助教职称、硕士毕业的她后来居然申请到了一个省级课题(在中国高校许多拥有博士学位的教授都很难申请到课题),她说她都不敢相信,她这么幸运,我告诉她你讲大法真相了,神佛赐福给善良人。她自己也说做人要善良,守住良知才能生活快乐。我曾经的同事许多明白真相都退出中共邪党,现在真是精神爽,做事如神助,好运连连。有两位领导一直不肯三退,如今一位当副教授多年也没能转正,另一位得了富贵病,常常遭受疾病的煎熬。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希望更多有缘人早日退出中共,在神佛护佑下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六、不计前嫌,唯愿世人能得救

当我工作一年后,系里引進一教授,他虽为引進人才,但无课给其上,若这样年终考核他将会是不合格的,因为当时每个老师的教授课程都是固定的。因为他是我系当时唯一的教授,其他老师都排斥他。中国人一向是文人相轻,其实是嫉妒心在作怪。他研究领域和我是相同的,我主动找到他,让他承担我以前上的课,我作为协助帮他带学生实验。他很感动,我告诉他,因为你在这领域搞科研多年又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学生可以从你这学到更多的宝贵知识和经验,本专业还有一些选修课没人上,但也很重要,我可以教那些课。过后这位教授当了院长,他也没有让我参与此课程的实验课教学。但我对其没想法,大法教我与人为善,只要学生喜欢他的课就行。

当后来610送我去洗脑班学习时,听说他也签字同意的。一次他来到我办公室说你还在炼是吧,开始说一些中共的谎言,我知道他这样无知中谤佛谤大法会造下重业,立即严肃告诉他:院长,你是经过文革的,你知道我的为人,以后这种话不要说了,这对你不好。他满脸通红急忙离开。后来他又不做院长了,成了一个一般教师,当他生病了,听说没人去瞧他(他当院长时人际关系处理较差)。我和另一同事买了鲜花和水果去看他,一个大男人双眼泪满眶。

系里的一些检测项目是两人一组,大家都不愿与他一组(他常常不做事,让其研究生做,而有些工作学生是做不了的),后来我提出和他一组。虽然他很少参与,我并没有对其有怨言,而是利用这个便利机会与他的研究生(平时很难有机会碰到)讲真相,劝三退,能让更多有缘人明白大法真相,我多做点活一点也不觉得苦。后来他又当系领导了,每次我帮其办事时,他说你办事我放心,并告诉他的研究生们要敬重我,有事找我,他的那帮研究生及博士生都成了我的好朋友,许多都退出中共组织,毕业后都找到好的工作。

七、溶入国外救世人的洪流中

来到海外,我们也经历新移民的艰辛。在餐馆打工,在喧噪的工厂工作,后来在亲朋好友的支助下我们开了一小店。虽然工作角色变化了,工作艰辛,但一想到国内还有众多的中国人受中共蒙骗,他们没有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我一有时间就向国内打电话,劝三退,也劝参与迫害的警察能将功改过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向国内打电话这一年多,我遇到中国各地来自五湖四海的同胞,有友善的,有讥讽的,有谩骂的,我都真诚为他们祝福希望他们能早日明真相,有个好未来。想想我的成长经历,从小在大漠深处长大,接触到来自上海,浙江,河南,四川等支边的人;后来上大学又在华中接触到来自陕西,山西,山东,湖北等同学;工作又在华南,学生来自福建、广东、贵州、湖南等地,同事多为东北人,让我能听懂不同地区的方言,使我在以后在打电话中可与中国各地区的民众交谈,为他们得救铺好路。

回首这段人生路,怎能不感恩安排我的修炼路的慈悲伟大的师尊。现在每天多睡一会觉,我都感到很难过,那又浪费了一段打电话的时间,错过等待我唤醒的中国人,想到还有很多人等着我的呼唤,我多想让我的心声穿透这时空,让每个中国人听到我真诚的期盼——可贵的中国同胞啊,快醒醒吧,神佛已来人间,快快远离中共邪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真的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能成为神佛看护的人是多么幸运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