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 有师护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一九九九年初,有一位儿时的伙伴儿遇见我,问我现在干什么?我说:能干什么?在家里干农活。她说:我现在在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功效,打坐非常舒服。我听说后,四处打听,打听到本村有修炼法轮功的,在正月初八那天,我正式参加了师父讲法录像班。

大法让我放下失子之痛

一九九九年三月份,家里遭遇一大劫难。二儿子在给对像家送彩礼的路上,出了车祸,一去不返。这么大的事出现,能是偶然的吗?我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自心生魔还有其它情况:看见过世亲人干扰,哭哭啼啼,叫你做这个事、那个事,什么事都出现。你能不动这个心?你就溺爱你这孩子,你爱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它告诉你干什么……都是那种不能干的事情,你干了就坏了,炼功人就这样难。” “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转法轮》)这一段讲法使我逐渐放下这失子之痛。

我记住:“心一定要正”(《转法轮》)

七月份,我和本村的两位同修去石家庄为大法上访。当时天旱,地里的庄稼都旱倒了,我本准备第二天浇地,这到底去还是不去?我用法来衡量,大法重?还是家里重?毅然决然的和同修一块儿到石家庄上访。

当我们到省委大院门时,有好多同修已到院里。马路旁停好几辆大轿车。在这种情况下,和我同去的两位同修说:咱们回去吧,要不然,赶不上回去的车。我说:“咱来这是证实法来了,还没有证实法就回去?你回去告诉我的孩子,法正不过来,就不回去。”他们俩就走了。傍晚时分,许多同修从大院门口跑出来,其中一位说:“快撤,要抓人。”

我回家后,和我同去但回来的两位同修却没回去,被公安抓住。通过这件事,使我明白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

十二月份,我去北京上访,当时,家里才打下五千斤玉米,非常潮湿,还没有晾晒;大儿媳妇生孩子,还没有出百天,家里就我和大儿子,丈夫已去世多年。我们村一共去了八位同修,在半路,回去了二位,上车时,就我自己(其他五人乘车走了)。

在火车上,我躺在座位上,眼前浮现着《法轮大法义解》上师父穿皮夹克像,一直陪伴我到下车。晚十一点钟,我在北京西客站下车,约定的同修来接,也没有接到我。当时,我身上带的资金只三百元,决定不住旅馆,随便倚地蹲一宿,天明再说。

刚走不远,往路旁一瞅,有一拆迁的破屋,走到里面一看,有个座位可坐两人,地中间有三根椽子刚点着火。我来到座位坐下,开始烤火,一直到天明五点钟,我来到西客站公厕。刚走進去的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问我借卫生纸用。出来后,我找位置坐下,扭头一看,借纸用的妇女离我不远,我就靠近她坐下,知道她也是同修。

我往外一看,哪里有什么拆迁破屋?这时,我的心里感觉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万般呵护。更加体会了师父在《转法轮》第三讲中讲的“讲到老师给些什么,我就给大家这些东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

然后,我和这位同修来到天安门,刚打开横幅,邪党人员就把我扑倒在地,塞進一辆车里,抓住我的头发往车上撞。同车的一位同修喊:别打大姐,再打,就把大姐打死了。恶警把我们送到某派出所,问询我的地址,我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恶警把手铐、脚镣、电棍往地上一扔,说:你别不要好,再不说实话,你经得住这些刑具吗?我说:你们动手吧,把我打死,往路旁一扔,也没人找你们麻烦。在这期间,我心里默念《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第二天早晨,来了两警察,用脚踢了踢我说:“把她放了。”就这样,我又回到正法的洪势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