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救了我与我儿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三岁了,回想自己喜得大法开始修炼的经历,眼泪总是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十四年里我在法中沐浴着佛光,心中感到无比的幸福。师恩难忘,今我要把师父救了我一家三代人的事情讲述出来,用我的亲身经历向世人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见证法轮大法是救人的高德大法,希望世人明白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永远记住这个日子——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六日,那天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法轮大法弟子。当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看到师父写的《论语》,读完后心里无比激动,感到在人生迷茫的旅途中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我拿着《转法轮》这本宝书爱不释手,捧着书我一宿没合眼,直到第二天上午,终于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

“真、善、忍”的法理象黑夜中的明灯为我驱散了迷雾,给我指引了做人的方向。我明白了,原来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啊,这不正是我一生要寻找的人生真谛嘛。看着书中师父的照片,我满含热泪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好好修炼,珍惜这万古机缘。

师父从鬼门关上把我救回来了

我二十多岁时下乡,下乡的劳动生活很苦,来例假时也要下地趟水干活,不给假,就这样我患上了严重的肾病(肾盂肾炎),曾经住过几次院進行治疗,吃了很多的中药,用了好多偏方也没有治好。四十来岁时,我又得了心脏病和颈椎病。心脏病一犯病时心就慌的厉害,晚上无法入睡,只能一宿一宿的在外面走才觉的好一点;颈椎病更让我吃尽了苦头,抬头低头脖子都酸疼酸疼的。每月因看病在单位报销的医药费就高达四、五千元,是个典型的药罐子。浑身的病痛影响了我的生活、工作,让我苦不堪言。

修炼大法后,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努力改变自己,我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在生活和工作环境中,我严格要求自己,按照大法的标准提高心性,在常人中我去掉争斗心、求名求利的心,遇到矛盾,多为别人着想。修炼不久,我就感到身体越来越轻松,晚上睡觉也香了,脖子一天比一天舒服。

修炼两个来月时,我已经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人也往年轻方向退,皮肤也细嫩了,脸色白里透红,单位的同事、朋友看到我都忍不住说:“你吃什么仙丹妙药了,怎么越活越年轻了?”我得意的告诉他们:“比吃了仙丹妙药还灵,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才变化这么大呀,你们也炼吧!”去掉了不好的执着心,烦恼也没了,人也变得越来越开朗乐观。在家里,孩子也感受到我对他们更好了,更能理解体贴家人了,我快乐的心境也感染着他们,家变得更加温馨和睦了。能得大法,我真是太幸运了,每天都精神百倍,神清气爽的,感到天也蓝水也绿,一种重获新生的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氏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新闻媒体每天都播放着诽谤大法的恶意造谣。我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心里非常痛苦,“真善忍”都不好,什么好呀?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人做好人,怎么会错呢?看到电视里把自杀、杀人都栽赃到大法弟子身上,更是气愤,大法书里明明写着“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当我们慈悲心出来的时候,可能看到众生都苦,看谁都苦,会出现这个问题的。”(《转法轮》)师父还告诉我们“自杀是有罪的”(《悉尼法会讲法》),书中写的这么清楚,真正的大法弟子谁都不会做自杀和杀人的事。那一段时间,面对着铺天盖地对大法的诽谤,警察开始大规模绑架抓捕大法弟子,家人很害怕,我也失去了和同修学法炼功的环境。我虽然知道法轮大法好,修炼没有错,但在当时这样的社会舆论和家庭的巨大压力下,我消沉了,心里非常矛盾和痛苦,不知不觉放松了修炼,学法炼功也不积极了,慢慢混同于常人。

在九九年年末我又感到身体不适,去医院一检查是乳腺癌晚期,家人知道了,急忙把我送進医院做手术,医生说,这都晚期了,发现的这么晚,如果再晚来十天,连做手术的价值都没有了,就是现在动手术,也很难保住病人的生命。但是家人抱着哪怕倾家荡产也要尽力救我的心,坚持让医生用最好的药,尽快为我动手术。在家人的安排下,医院请了刚从日本進修回来的最好的医生在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七日为我做了手术,手术后我被送到了综合病房(那里全是各科的晚期癌症患者)。术后我的病情加重,進行放疗化疗过程中我极其痛苦,别的患者進行这样的治疗,头发都会掉光,可唯独我的头发还是原样,病人和医生都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我就不掉头发?因为放疗化疗,我的骨髓中的白血球都化没了,身体已经不产生白血球了,结果在原有的病症后,我又增加了白血病,这真是雪上加霜,医院只能靠输血来维持我的生命。我在病房住了一个来月,家里已经为我花了十多万元的医药费了,可是我的病情急剧加重,输血时血已经不往身体里進了,我陷入深度昏迷状态,医生已经放弃了对我的治疗,告诉我女儿准备后事。

在昏迷中,我的元神离体,看到女儿趴在我的身体上痛哭,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喊着:“妈妈,你不能死啊,不能死!”我这时才知道自己难道要死了吗?不行,我不能死,我突然想到了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呀,我还有师父呢,我求师父救救我,想到这儿,我喊了三声:师父救救我!瞬间我的元神回到了肉体上,胳膊、腿会动了,我坐了起来,告诉女儿:“别哭,咱们回家,妈妈回家炼功去!”女儿不敢让我回家,我坚决的说:“没事,医院已经治不了我的病的,我有大法师父管,我一定会好的!”女儿听我这么说,她也同意了,因为她曾经目睹了法轮功在我身上祛病健身的奇效。

就这样,在病房呆了四十五天后,我就申请出院回家。医生也说,随你便吧,反正再住院治疗也没有价值了。回家后,我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又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两个月后,女儿又陪我到医院门诊部抽血检查,检查结果没有癌细胞了,白血球也正常了。看到这个结果,我们都激动不已,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从鬼门关上把我救回来了,我又重获新生了。

从此我更下定决心好好修炼。我想到新闻媒体对大法的诬陷,我坐不住了,大法救了我的命,我要去上访,把我亲身受益的经历告诉世人,告诉参与迫害的警察,让他们知道真相。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八日,我毅然去了北京,那时信访办已经成为抓捕大法弟子的场所,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我去了天安门广场,想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可是广场已经到处都是便衣警察,还没等我喊,便衣就把我抓住了说,一看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就向绑架我的警察讲真相,讲我亲身受益的事。警察把我带到哪儿,我就讲到哪儿。我修大法亲身受益的经历感动了很多警察,让这些警察明白了真相,有一个警察还问我,法轮功怎么炼,让我教他。我被非法关押了一夜,他们就把我放了,亲自送我到车站,对我说:“大姐,这里太邪恶了,你这么好,以后就不要来这儿了。”

零三年我去医院看一个住院的亲属。在住院部走廊里碰见了那时给我治病的主治医师,他看到我,非常惊讶的说:“你怎么还活着呢,不可思议。”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师父救了我儿子的命

在我炼功刚一个多月时,儿子在别人打仗时去帮忙拉架,结果被人捅了三刀,浑身是血,其中一刀捅在了肚子上,把大肠给捅破了,我们紧急把他送到医院做了手术。谁想到,没过几天肠子的手术部位出现炎症,又溃疡了,肠子破了,吃啥就从破的地方流啥,当时我家住在县里,这家地县级的医院治不了,我们马上转到了省城的部队医院,并托人找从美国進修五年回来的外科主任给儿子治疗,他认真的看了我儿子的病情后说,没有把握能治好你儿子,在你儿子之前已经有两个人也是因为这样的病情治不了,死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看着才十九岁的儿子,我心里别提多难受。儿子很痛,打一支吗啡止痛对他都不管用了,儿子在痛苦时对我说:“妈妈,你让我走吧,没有我,你还有姐姐。”听儿子这么说,我更难过的不得了,精神都要崩溃了。虽然我才得法一个来月,但“真、善、忍”的法理在我心里已扎下了根,面对家里这场灾难,我要忍住,要坚强,儿子这时最需要我。

儿子虽然没有学大法,但打心眼里知道法轮大法好,妈妈的命就是大法师父给救回来的,他感谢大法。那时我带着大法书,在护理儿子时抽空看一会儿,儿子知道我有《转法轮》,在医院任何办法对他都不起作用时,他再痛的时候就让我把大法书给他,他象宝贝似的把书搂在怀里,希望大法也能救他,一会儿他就不疼了。

就这样,慢慢的孩子能吃点东西了,吃的食物也不从肠子那漏了。主治医师和外科主任查房,看到了我儿子的变化,决定重新给他检查一下,如果可以,就准备给他做手术,把肠子缝上。

做CT检查时,屏幕上的显像让医生都惊呆了,外科主任对着那些医生和实习生说,太神奇了,不可思议,肠子没有神经,溃疡又这么严重,怎么会自己长好了呢?

回到病房,我儿子把这奇迹告诉了我,我激动的对儿子说:“快谢谢李洪志师父吧,是大法师父救了你!”儿子也激动的连声说:“谢谢李洪志师父,谢谢大法师父……”

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从大法救了我们家的事上,亲戚朋友对大法特别支持。我的妹夫是军医,一辈子无神论,在事实面前也佩服大法的神奇。虽然儿子和女儿都不修炼,但他们非常理解支持我学大法,因为他们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他们知道我做真相资料是为了救人,为了不让世人对大法犯罪遭恶报。做真相资料需要钱时,他们就资助我。他们也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知道法轮大法好。

要写的话太多了,千言万语都表达不了我家人对大法的感恩之情,自己又表达能力有限,每次提起笔又放下,心中一直感到遗憾。这次我终于突破自己,克服表达上的困难,在同修的帮助下,写出这些经历,把多年想要说的话说出来,多年未了的心愿实现。借此献给慈悲伟大的师父,我要对师父说:师父,谢谢您,您辛苦了!弟子一定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