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真的回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修炼嘛,不是儿戏的;特别是大法弟子,承担那么大的历史使命,这使命中牵扯到无量无计生命的存亡,你说这件事情不大吗?非常的大。”师父在讲法中几次提到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师父还说:“你们在座的每个人,在历史上你们没有来到人间之前,你们的心灵深处都埋下了今天要得法的种子。在人类社会当中我多次找到你们,曾经给你们授记过,这些东西都强烈的起着作用。”﹙《瑞士法会讲法》﹚我们今生能被师父选中当大法弟子是多么的幸运。

我是从新回到师父身边的大法弟子,转眼已五年。我想和同修们谈谈这五年的修炼历程,真心的善劝还在迷失、徬徨、观望的昔日同修啊,赶快回到大法中,回到师父身边,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跟师父回到我们久别的家园。

师父没有放弃我

我曾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学过法轮功,那时早晨去炼功点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去学法小组学习。为了带我的宝书《转法轮》,我买了个新兜,感觉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可是好日子只有短短的三个月,法还没学深学透,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迫害就开始了,我也和同修们去市政府上访。之后,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要我表态不炼了,我没答应。第二次找我我干脆不去,不理他们,也就不了了之了。炼功点和学法小组被迫解散了,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我象一只离群的孤雁,迷航的小船越漂越远……

二零零七年上半年,我多次接到国外大法弟子打来的电话,又有同修几次跟我说,让我从新走回大法中修炼,我终于明白过来了,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痛悔失去了八年的宝贵时光。

同修为我请回全部大法书籍,并参加学法小组学习,我如饥似渴的抓紧一切时间学法,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父的讲法,深感时间的紧迫。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抓紧时间救人,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同修把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录到mp3里让我听,使我受益匪浅,同修如何给众生讲真相、劝“三退”的例子,对我启发很大,我开始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去。

助师正法,多救众生

我先从周围的亲属、邻居、老同学、退休前的同事、领导中讲起。路上遇到熟人,我不放过机会抓紧讲真相劝“三退”。几十年不见面的老同学,只要能找到的,我都找上门去讲真相劝“三退”。有一个老同学买新楼搬走了,找不到怎么办呢?我想起她有个弟弟,打听到她弟弟家,要了同学的电话,并给这位弟弟做了“三退”。原单位的书记、厂长、队长,我都给他们讲明真相做了“三退”,包括当初找我谈话的人。师父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想今生能认识他们,可能就是我应该救度的众生。最后把认识的、能找到的几乎全都讲明真相,做完三退。有的一次去讲不通,二次去没成功,第三次去才答应。

二零零八年,我开始走出去面对面给陌生人讲真相。做买卖的、乘凉的、散步的、上下班的、放学的、购物的……不分男女老少,只要能搭上话﹙有时是没话找话﹚,先说几句家常话。比如:老人家多大年纪了?身体怎么样啊?现在的人,每人说起病来一大串,再讲药价昂贵,看病难,咱老百姓就图个平安健康,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能保命……一般都能答应退。遇到抱小孩的就问:孩子几岁了?好可爱呀!再说喂孩子要注意呀,有害食品多,假冒伪劣产品,防不胜防,家长基本都认同,接下来就讲“天安门自焚”也是假的,“一千四百”例也是假的,再讲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保平安,都很容易就答应了。是学生就问上几年级了?看你们多好,还能背着书包上学,四川地震中死了那么多学生,都是豆腐渣工程给害的,钱都被贪官拿走了,苦了老百姓,远离邪党,退出党、团、队才能保平安,一般都顺利的答应退出。

时间长了,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也有不听的,骂人的,要拨打110报警的,我不被他们带动,也不怨他们,知道他们是被邪党灌输的谎言蒙蔽的太深了。有的人说:你们搞政治,你们反党,……我就耐心的告诉他们:我们是修炼的人,不会对人世间的政治、政权感兴趣。而是中共窃政六十多年来,历次运动中造成八千万中国同胞非正常死亡,现在又迫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至少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牟利。现在社会道德沦丧,当官的腐败,黄、赌、毒遍地,天怒人怨,是老天要治它,天灭中共是天意,退党、团、队保平安是顺天意而行,所以才会得到上天的护佑。最后他听明白了,做出正确的选择。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说:你们四二五围攻中南海,天安门前搞自焚等,我都一一给他们做了解答。因篇幅有限,这里就不细述了。

给警察、便衣讲真相

有一次,在一大型超市讲真相。有一男士,我刚开口,他突然大声说:“一会就来人抓你了!”我依然平和的说:“看来你是明白人,你知道我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跟你讲。可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讲吗?我就是要救你,完全是为了你好。我一没要你钱,二没要你物。现在人做事都是有利可图,我图你什么了?大热的天,我可以呆在家里,吹着电风扇。我出来只是要告诉你人类面临大劫难,灾难面前保命保平安的秘诀。”

这时的他不作声,静静的听。我继续讲: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天安门自焚是政府一手导演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就是为了救人,明白真相做出正确的选择,就能保命保平安。最后他听明白了,同意“三退”,并告诉我说他是警察。

还有几次讲到警察面前,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就是专门抓你们的。”我平静的说:“我不管你是干啥的,你首先是个人,是人就有明真相的权利;是人,我师父就给你得救的机会,你不要这个机会,我可以不说,我们各自走人。”

我看他没有走的意思,也不再凶巴巴的了。我接着说:“这十多年来,想必你也接触很多大法弟子,这是一群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是道德高尚的人,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他们无怨无恨,还在善意的给民众讲真相,真心希望众生能在是非面前明善恶,选择美好的未来。”我还给他讲共产邪党作恶多端,天要灭它,退出才能抹去兽印保平安,还给他看贵州藏字石图片。

最后他说:“我明白了,你给我退了吧,谢谢你。”也有明真相的警察说:“你别说了,我都明白,我也不告诉你我是干啥的了,你注意点安全。”我也说:“谢谢你,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发神韵光盘和破网软件

二零一二年神韵晩会光盘做出来了,我每次出门都带上十几张,遇到有缘人,首先亲切的称呼哥、姐、弟、妹的,请问家中有影碟机吗?送您一盘海外华人演出的歌舞晚会光盘,演的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灯光、布景、乐队、演员绝对世界一流,在国外要上百美元一张票呢,您看看就知道了。多数都高兴的接受,还连说谢谢,还有的要给钱。我说是免费赠送的,距离拉近了,接下来讲“三退”也容易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份,我地开始有破网软件小光盘,感谢同修又开辟一条新的救人途径。我出门随身带,很方便,一般给年轻人多,先问一声有电脑吗?送你一个破网软件。有的看上面写的“突破网络封锁、畅游全球互联网”就明白了,立即接过去了。也有不明白的问干啥用的?我就解释:看被封锁的网站,了解外面真实的世界,奥巴马来中国也得翻墙。他一下就明白了,高兴的拿走了。年岁大的人说自己没有电脑,但儿子、孙子有,也给他一个带回去给孩子。发神韵光盘、破网软件、讲真相、劝“三退”一起進行,有的已“三退”,只要光盘,有的神韵已看过,只要破网软件,任人选择。至六月末止,我共发出神韵光盘四百多张,破网软件六百多张。在讲真相过程中,我深刻的体悟到,要想讲真相顺,救人多,首先必须多学法。一段时间我学法、背法精進,出去讲真相就顺利,几乎讲一个退一个。否则就相反。早起晨炼我一天不落,如果稍有懈怠,都会影响讲真相劝三退的效果。

丈夫的转变

女儿在外地已结婚,家中只有我夫妻二人,二零零七年我要从新修大法,丈夫坚决不同意,他说:“把你抓進去咋办?把你退休金停了咱咋生活?﹙他失业﹚胳膊拧不过大腿,咱不炼了行不?”我说:“不行,我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做好人中的好人有什么错?我不怕,我决心已定,谁也挡不住。”他看动摇不了我,又给我出难题:“那家务活我什么也不干,我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家里大小事我说了算,我玩麻将你也不许管我。”我说:“只要不干扰我学法炼功。”就这样,我什么活也不用他伸手,他回来我热饭热菜端上桌,饭后我沏好茶水递到他手上,他成了职业麻将手我也不吱声,正好他不在家,我好静心学法。这样他也无话可说,我们相安无事。

去年大年前,我未经他同意安上新唐人,他回来和我赌气,我看电视他扭头不看,我想他不看声音也進他耳朵里了。渐渐的他不扭头了,现在的他看的可来劲了,成新唐人的忠实观众、“粉丝”。以前有同修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碍于面子答应,现在他说:“我要从新退一次,这回是我自觉自愿的真心退”。以前给他真相币他不要、不用,现在他花真相币很自然,还把找回的零钱压平交给我,去做真相币。以前我出去他就不高兴,也为我担心,现在我天天出去也不管了,知道我干的是有意义的事。

个人经历与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