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陷冤狱 黑龙江塔河县吴丹被恶警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宋春媛,二零一一年四月被塔河县国保大队李军、杨凯、韩德刚等恶警绑架。宋春媛被关押在塔河看守所七个月后,又被冤判四年,现在仍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多年来宋春媛一直与女儿吴丹相依为命地生活。七月八日晚,吴丹被当地警察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迫害,直到七月九日下午,吴丹才被放回家。

宋春媛遭迫害后,女儿吴丹一人在家维持生活。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晚十点多钟,吴丹已经睡下了,突然听到敲门声,过一会儿没有声音了。接着听到邻居敲门喊开门的声音,吴丹打开门,邻居、居委会主任走进来,她俩身后紧跟着几个警察,一会又进来了几个警察。他们让吴丹去公安局一趟。

吴丹说:“有什么事在这说,我不跟你们去。”他们说局长找她。吴丹一听局长找,一定是妈妈让恶警打出事了,就哇哇哭起来说“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我没让你们进来。”恶警们耍赖的说:“是你开门让我们进来的。”吴丹说:“我是让邻居进来,并没让你们进来。”“我们进来你没说不让我们进。”恶警们软磨硬泡的骗吴丹去公安局,吴丹就是不配合他们。吴丹拿手机给表姐打了电话,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上来把吴丹的手机和家门钥匙抢走了。

吴丹向史伟等人要手机和家门钥匙,恶警们不给,还竭力的骗吴丹跟他们去公安局。一个多小时后,恶警们看吴丹不跟他们走,一个陌生面孔的恶警威胁吴丹说:“你要不跟我们去,我们就要……”

史伟等4个男恶警上来扯拽吴丹,扯拽中吴丹的睡衣扣子全被扯开了。他们让女恶警杨凯给吴丹扣上扣子。史伟等几个男恶警连扯带拽地把吴丹拖上警车,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后院的一个屋子里。

等了一个多小时,局长也没来,说是开会去了。吴丹始终一直在哭,国保大队长李军开始审讯说:“你要配合我们做一下笔录。”吴丹说:“我不会配合你们的,把手机和钥匙还我,我要给亲戚打电话。”李军说:“你长脑袋是干什么的?没收你手机就是不让你打电话。”

吴丹说:“我又没犯法,你们把我穿着睡衣拖鞋绑架到这里,象对待犯人一样对待我,你们觉得好吗?我出去看到谁就跟谁说。”李军象有谁给他撑腰似的不在乎地说:“你愿意跟谁说跟谁说!”吴丹说“我要回家。”吴丹几次走到门口都被恶警们拽回来。

有几个恶警出去好长时间才进来,吴丹问他们是不是去她家抄家去了,恶警们骗她说去她家看看门锁没锁。吴丹一直要求回家并归还手机和钥匙。

恶警们对吴丹的审讯一直没停,直到七月九日下午李军才说:“召开十八大了,司法局要求对宋春媛家人调查,配合做宋春媛的转化工作。你在家干什么?跟谁来往有联系?对宋春媛的态度?”

恶警笔录中有些没按吴丹说的写,他们自己乱编,最后他们编写上:“我一定配合做宋春媛的转化工作。”李军说:“上面说合格了,我们就不找你了,不合格我们还找你。”直到七月九日下午,吴丹才被放回家。

亲戚朋友们听到这件事都很气愤,妈妈被他们抓走了,就剩一个女孩子他们还来欺负!邻居说:“这些警察太坏了,他们骗我说孩子自己在家,他们进屋看看缺什么,他们给补助,让我帮敲开门,谁知道他们把孩子抓走了,我听到孩子哭心里很难受,以后警察让我帮助做什么,我再也不做了。他们太坏了。”

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宋春媛五次被绑架,一次被劳教,现在还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关押。吴丹也因为妈妈受迫害跟着遭到迫害。在二零零三年六月,塔河公安局恶警许玉峰、史伟、杨凯等数名恶警伙同塔尔根恶警王喜全等闯入宋春媛家抄家绑架,吴丹也因为与女恶警杨凯抢回家中的大法书《转法轮》被扣上“阻碍公务罪”,被塔河看守所关押七天。

十三年来塔河公安局、塔河国保大队、塔河塔林派出所、塔河县塔林社区居委会、新林公安局、塔尔根派出所等恶人对宋春媛、女儿吴丹、及亲朋好友的骚扰迫害没断过。

现在吴丹一看到警车心里就不舒服,一看到警察,听到敲门声心就哆嗦。

相关人员及电话号码:

下载(62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