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着我 也改变着我的亲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我三十三岁那年,月子里头受了风。历经十七年,看遍中西医,吃药无数,不但不见好,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重。一年四季怕风,整天出虚汗,肿脸。从十月份到第二年三月,头离不开一顶毛线帽子。同时又添了许多其它疾病:肾炎、慢性胃炎、慢性肠炎、口干舌裂等。从头到脚,我细细排查,竟有二十一种大大小小的疾病!中西药家里、办公室里从来不断。光熬中药的小锅烧坏了好几个,只好改用小铝锅熬。别人吃中药用小盅碗装药汁,我用二大碗,站在水池旁一口气喝完,用自来水漱漱口就行了。为了治病还练了二、三年假气功,不但病没好,身体更虚弱了。稍有不慎就感冒发烧,是医院的常客。

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身体

就在我走投无路时,一次会议期间在餐桌上,有同事议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忙问身边刚炼法轮功三个月的一位同事,法轮功怎么祛病健身有奇效?怎么炼?她说:“我炼功时间短,说不清楚,你找某某问她吧。”吃完饭我就去了她家。正好她家还有两个串门的。我说明来意,她拿给我一本《转法轮》说:“你先回去看看书,你觉得好,想炼,你再来。”

我带着书返回招待所。着急想知道书里写了什么,急忙上床,打开台灯,躺着就打开《转法轮》看起来。(那时还不知道敬师敬法)书中写的都是我从来没听说的道理,看了几讲我也不知道了,只记得一看表,已是下半夜两点多了。心想得睡觉了,明天要开会,别打瞌睡。睡吧,可这书放哪呢?放包里?我睡着了丢了怎么办?放枕头底下?不行。我本性的一面朦朦胧胧觉得这是一本天书。不能放枕头下面枕着睡觉。放哪呢?有了,我把枕头往旁边挪了一下,腾出一块地方,把书放枕头边,我躺下后,用手盖在书上,心想:谁要拿书,我就感觉到了。然后就安然入睡了。第二天早晨醒来,一眼见书在手下没人拿,不自觉的笑了。因为那天晚上与我同屋的同事有事,根本就没回来。开会时,我还是把书放包里带到会场,觉得安全。那时不知为什么就莫名的觉的这本《转法轮》很珍贵。

第二天会议结束后,我跑到同事家告诉她我也要炼功,让她教我动作,有什么资料我都要。当时她给我找出来师父教功挂图、济南讲法录像带、师父教功录像带和《转法轮修订本》。我付了资料费,高高兴兴的带回家。到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我告诉丈夫我要炼法轮功。我把《转法轮》递给他(他也在练一种气功)。第二天早上他告诉我,他也要炼法轮功。

在一个双休日,我借了一台录像机,在客厅放师父《济南讲法录像》。当时有母亲、丈夫、我、小儿子四人一起看。师父讲了他要向高层次上带人,人为什么有病;怎么才能祛病;怎么做一个好人;做好人的标准是真、善、忍。边听我边想,师父讲的我都能做到,原来我就想做好人,不知怎么做。按真、善、忍的标准我一定做到,我也炼。这时我发现,母亲、丈夫、小儿子都听的很专注。

师父讲完两讲,也到中午了,我说:“该做饭了,下午再看吧。”关了录像机我要去厨房做饭,刚走到厨房突然肚子咕噜响,要上厕所。我一转身发现母亲、丈夫都等着去厕所,原来小儿子早占了厕所。一家四口都拉肚子。我心想:真奇了。这还没炼,老师就管上了!想到这,心里挺高兴。

从这天开始,我不间断的拉了五十多天,以后又有二十多天、十几天、几天,越来时间越短,我一点都没害怕。我知道师父讲过,真正要想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怎么办呢?我们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转法轮》)我知道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从此缠绕我多年的慢性肠炎好了。

我在大学里学的专业就是马列,自称“绝对的无神论者”,现在心悦诚服了。我毫不犹豫的走向了人成神的路。但当时我不明白,不想让同事知道我炼法轮功,因为我做群工工作,又是老党员,还有高级职称,怕别人说我迷信。我就偷偷的在家炼。后来是因为我身体的巨大变化被同事看出来了,才公开了我修炼法轮功的秘密。

那是我炼法轮功三个月后的九六年元月份,去一办公室办事,一位同事说:“你今年冬天怎么不戴帽子了?”我愣了一下:“嗯?是呀,我今年怎么忘戴帽子啦?”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我身体竟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我曾因头受风的月子病,百治不愈,万般无奈的绝望中痛苦了十七年,如今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那张没血色的、灰白色的发面脸恢复正常了,变得红光满面了。此时我就象被绳索捆绑了十七年,一下解脱了的那种感觉。也就在这一刻,我意识到,我不能偷着炼了。有多少像我一样被病魔折磨着的同事需要帮助,这么好的功法能使人道德升华,强身健体,对社会、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为什么不介绍给同事呢。

我就如实的讲了我的炼功情况,我炼法轮功的事也传开了。单位不少同事看我修炼法轮功以后的变化,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我的身体在修炼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大大小小的疾病都不治自愈,无病一身轻。工作和生活都很舒心。那时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中,心中充满了幸福。

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批判、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的“文革”式的运动开始了。单位领导让我在高级职称和法轮功两者之间只选其一,我毫不犹豫的选择法轮功。遗憾的是很多同事在压力下放弃了修炼法轮功,随即老病复发,又添新病,又重新踏上求医问药的老路。有的病重离世了,真令人痛心。

如今,我这个年近七旬的老人,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精力旺盛。长时间不见的同事见了我都说:“你没啥变化,不见老。”还有的同事说:“我们不如你呀!”言外之意是说我炼法轮功身体好。我也是感到很自豪、很骄傲。修炼法轮大法的路,我会永远走下去!

法轮大法改变着我,也改变着我的亲人

我的母亲善良、勤劳、爱帮助人、富有爱心。她的品质从小至今都在影响着我,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无论在哪个单位工作,我的人缘都好,口碑也不错。在工作中,我本人和我所负责的部门都曾多次获得单位以及省、市、部级的各种荣誉。在我的家族成员中,从长辈、平辈、下一辈的亲人都公认我是好人。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认识到,自己这种好人,是建立在为私和名利之上的,在单位拿得了荣誉心里美滋滋的,得不到心里就不舒服。师父教我们要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精進要旨》〈佛性无漏〉)完全为了别人的更好的人。我时刻遵照师父说的去做好,在实践中不断提升自己的境界,完善着自己。在工作中尽职尽责,看淡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

在七二零以后,我顶着巨大的压力,一如既往的修炼,工作中更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单位领导和同事都看在眼里,这为后来我能有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奠定了基础。

记得当全中国的老百姓都被铺天盖地的谎言带动,仇视法轮功和法轮功修炼者时,我单位也有不少人把我视为另类,有不理解我的,有远远躲着我的。这时一位同修跟我说:“在你们单位,你就代表法轮功,你一定要做好。”在这之后我心中始终保持着这一念:永远不给法轮功抹黑,不给师父抹黑,不给大法弟子称号抹黑。在实践中我也是这样身体力行,无论在社会、家庭、家族中我都牢记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退休后办公室的同事对别人说:某某某(指我)退休时连办公室的一支圆珠笔都没带走。

在我的家族中,丈夫兄妹四人,他是老大,我娘家兄妹六人,我是老大。我自己有两儿一女都已成家生子。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着他们。

在家族中,我们处处以身作则,赡养老人,照顾儿孙,搞好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我们事事为别人着想。老人在老家离我们远,我们就多寄钱,问寒问暖。过节、过年,孩子们也给老人寄钱表达孝心。奶奶、姥姥接到孙子、外孙寄来的钱都高兴的逢人便夸。家族中亲友谁有困难,我们都尽力帮助,家族中的长辈们,婶婆姑婆、每逢年节,我们也不忘寄钱、问候。在一次家族聚会中,大姑婆的儿子对在场的亲友说:“大哥、大嫂是咱们家的楷模,对老人比我们都孝敬。”家族中的亲友都愿千里迢迢来我家串门。单位同事说:“你家客人常年不断。”来我家的远近亲戚,无论老少我都视为贵宾相待。

婆婆去世时,在医院病房结算医疗费和丧葬费,事先我和丈夫商量好,除了用婆婆生前积攒的钱外,其余的全由我们负担。弟妹们都争着要拿一部份,被丈夫拒绝。在场的医务人员和同病房的人都感叹的说:“现在这个社会,老人生病、去世,都为少摊点药费、生活费、多争家产打仗、吵架,你们争着分担费用,真是少见啊!”

我的母亲生活不能自理,由大弟夫妻护理照顾。因他们没有收入,我们商量由我们每人每月拿五百元钱,作为母亲和大弟的生活费用。小弟因生活困难拿不出,二妹主动和我分摊小弟的那份钱。亲友们眼见我们孝敬老人,矛盾中不计较个人得失,都知道法轮功好。有的看了《转法轮》,有的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我的女儿在外地工作,女婿老家在外省,但工作单位离我家较近,外孙女便由我抚养,女婿经常回来。两个儿子也都在外地工作。小儿媳同我一起住,大儿媳是医务人员,上班时间紧,孙女大多数时间在我家。全家聚齐老少十一口。在这个大家庭中,我要按大法的要求,扮演好各种人中的角色。现在的社会中婆媳关系是家庭难题,很多家庭因处理不好影响家庭和睦。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和大法对我有更高的要求,在我心中有个准则,媳妇就是女儿,女婿就是儿子,他们都是我的亲人。要让他们感到和我家结缘的幸福。两个媳妇饭量都小,每次吃饭我都将新炒的菜、可口的菜放在他们面前,两个媳妇怕我吃剩菜,都抢着先吃剩菜。女婿的同事问他在丈母娘家不觉得别扭吗?他说:“我没觉得别扭,和我家一样。”就这样,一大家人和和睦睦的,外人都羡慕。

我和子女之间总是以朋友相处。我从不把自己摆在高于他们的位置。有了矛盾我找自己哪没做好,及时纠正。一次孙女生病发烧,我不知忙什么,一上午竟忘了给孩子喂饭。中午媳妇下班回来后和我发脾气,我意识到是我的错,急忙道歉认错。为管教外孙女有时也和女婿意见不一,之后我主动找自己哪错了,以后注意改过来。

在我的带动下,家庭成员之间互相宽容、谅解、接纳。遇事向内找,都很珍惜我们这个大家庭成员的缘份,家庭和睦、温馨。小儿媳在我生日时绣了幅“家”的十字绣。大大的家字旁边有一排小字让我热泪盈眶。写的是:人是漂泊的船,家是温馨的岸。我把这幅“家”的十字绣端端正正的挂在客厅正面墙上。

在这十几年的大法修炼中,年复一年,我时刻记着师父的教导,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无数的平凡小事中展现着大法弟子的风范。用我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的家族成员和亲人。他们也相继得到了大法的福报。个个工作称心、事业顺利。小儿子在一次严重的车祸中,新买的越野车都报废了,他却毫发无损。孙女、外孙女也品学兼优、懂事孝顺,连年被学校评为优秀学生。

法轮大法改变着我,也改变着我的亲人。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