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从法中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一开始劝三退,我只在自己熟悉的人中去做,没有走出去象其他同修那样到陌生的地方挨家挨户的去做。二零一零年腊月,我地同修们约好在年前到边远地区以送对联的形式讲真相、劝三退,同修问我有没有时间去,我想要同修带带我,就决定一块去。

我们十多位同修乘坐一辆公共汽车,同修们坐在车厢的后面,我上车已没座位了,售票员就让我坐在司机旁边的发动机盖壳上。后来又陆陆续续上了一些乘客,车厢都站满了人,我与同修们在一辆车里都互相看不见,汽车摇摇晃晃走了约两个小时,我突然发现同修们已不在车上了,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我想同修们下车时一定不知道我还在车上。

我问售票员,售票员说上上下下的人多,也不知他们在哪里下的车,我请售票员仔细回忆一下,售票员认真的想了想说:先前有一群人在一步集(小小集镇)下了车,不知是不是你的同伴。我也不知道一步集离我现在处于的地方有多远,就提着资料袋,决定返到一步集去找同修们。

一步集离我家住地有一百多里路,以前我从来没去过。下了车,我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就想,如果能用手机联系就好了,为了安全,我已养成了讲真相时不带手机的习惯。这样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来了一辆车,我乘车返回一步集。

我在那个小集镇上走了一个来回,没有见到一个同修,我又向公路两边的田野望去,也没有同修的身影。我不打算再找他们,因为我想他们这时应该已经分好了组,分头讲真相、劝三退去了。

我该怎么办呢?我是回家去呢还是一个人在这里劝三退?老实说,我对自己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地方劝三退确实没有底,我甚至闪过一丝回家的念头,况且这时回家也没有任何人阻拦我。

但是,我是修炼人,修炼人就应该用修炼人的理来要求自己。师尊讲过真正修炼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的法理。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如依赖心,依赖与同修一起去劝三退;怕心,怕在陌生的地方讲真相;再有就是我在讲真相方面掉队了,所以师尊就以这种真实掉队的形式点化我。

我在路边呆呆的站着,突然,我在《转法轮》“法无定法”的法理中悟到这样的理:我以前在家里劝三退那是一个层次,我现在在外面劝三退相比之下就要突破这个层次,往高一层突破,我不能固守低层次的理不放,不能老是处在“停于半天难得度”(《洪吟》〈登泰山〉)的状态停滞不前。师尊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说了四个字:“突破自己”。我觉得自己能行。我打开资料袋,向一排居民住宅走去。师尊的法又在脑中回响起来:“三界都是为这个而造就的,宇宙这个穹体不管它有多大,一切生命都在注视这里,一切生命都必须在这里被承认。”(《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知道众神都在看着我,我觉得自己更加要做好。

我挨家挨户的讲真相、劝三退,有同意三退的;也有没加入的,听完了真相明白大法好的;也有因受邪党谎言欺骗而要向派出所打电话举报的,我都正念否定,在师尊的保护下,一切都化解了。

当我劝退二十二人的时候,我一转身向前迈步的一瞬间,我眼前一亮,在我的对面,分明是我们同车而来的两位同修正朝我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