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助师正法路 不错过任何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二零零二年七月得法的的台湾大法弟子,转眼间已过了十个年头。有幸身为一名大法弟子,这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福份!其实道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谢意。

我由原来对法轮功的不理解到修炼后受到法理的震撼,得法之初,短短二个月把经文全部读完,我明白了师父给予我们一切最好的,因此开始参与讲清真相的神圣使命。师父说:“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你们救度的那些生命,大家想想,那是简简单单的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吗?如果他真的对映着庞大的天体,你对他讲清真相的时候你救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庞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个主,一个王。我说大法弟子不伟大吗?”(《北美巡回讲法》)

以下与大家分享这些年来讲真相的一些心得体会。

一、生活中处处是讲真相的机会

十年来,我坚持人在哪里真相材料就带到哪里,为了救度众生,不能怕麻烦,我的包包随时有真相资料,偶尔忘了带心里会很懊恼。去买东西、与人餐叙、参加宴会、乘坐任何的公共交通工具,我都会利用机会讲真相。

在台湾,大多数人会问为何中共要迫害法轮功?你们炼功为什么要搞政治?等等,世人有这么多的疑惑、被毒害,如果大法弟子平时不主动去做,如何让他们明白真相呢?因为我发现有太多人对我们是不了解的,哪怕台湾是自由民主地区,仍然有一些官员或民众受中共邪党的毒害,反对我们、漠视我们,这些人的生命是危险的,因此平时的讲真相就格外重要。

我发现当我把答案告诉他们后,他们心中的疑虑解除,内心是非常喜悦的,除了生命得救,并可帮忙传递真相。师父说:“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像”(《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如果我们不主动去做,我想会错失很多救度众生的机会。如果只是有大法相关活动时才会发真相资料是不够的,其实从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才是关键。

二、坚持对大陆公安打电话

为了减少大陆同修的被迫害,为了营救同修,十年来坚持对大陆公安或法院打电话也是我的使命。得法约二个半月我就开始打电话,虽然有时承接了一些工作使得打电话时间较少,但我时常提醒自己,再怎么忙绝不可以放弃打电话。打电话中被公安骂,或咄咄逼人要你回答一些没道理、很荒谬的事,都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有时心会被挑动,想争辩,又会发现争斗心出来了,再透过自己加强学法,容量也加大了,渐渐能把握得更好,尤其自己在正念很强,慈悲心出来时,对方会由谩骂转为和缓,静静的听你说。师父说:“如果你正念很强,邪恶就会被解体。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曼哈顿讲法》)。我体悟到,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是一个不断去人心的过程。

有一次我出远门花费数个小时长途搭车,心里想今天可以不必打电话,休息一下吧。人心出来了,可是当我一回到家打开电脑,看到明慧网上一则则的迫害案例出现在眼前时,我心想大陆同修被迫害这么严重,我有什么资格喊累。当我再度握着电话时,一股热流从头顶贯穿我的全身,我知道师父看到弟子的慈悲心出来,在加持我。

二零零九年台湾八八大水灾,这次灾情对台湾是重创,看到雨势这么大,我上到顶楼看看,发现屋里有五个地方漏水,我赶紧拿了脸盆、水桶去接水,这时我正准备拨打电话给大陆公安,我心想任何事干扰不了我,下楼后依然打电话,也忘了楼上漏水的事。直到晚上我再度到顶楼看看,这时我愣住了,五个漏水地方全部不漏了,外面的雨虽然是越下越大,但屋里真的滴水不漏。我明白当我们一心系着救人时,师父的法身及护法神已经帮我们解决身边棘手的事,而且也给予我们最好的一切,我内心对师尊充满着无限的感激。

三、在景点用智慧讲真相

随着天象变化,大陆观光客不断涌進台湾,景点讲真相成为台湾讲真相的重点,而使导游了解真相是关系到更多生命得救的关键,所以到景点我常常主动接近导游。一次,有一位导游就问我:“我很支持你们,但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要拿这些展板妨碍大家?”我对导游举了另一个例子,我说:“在台北101广场有位法轮功学员拿展板被警方开罚单罚三百元,理由是妨碍交通,这位学员向法院提出上诉,法官判决法轮功学员胜诉,警方败诉。”

法官当时解释说,这位法轮功学员以和平理性方式对中国观光客表达意见,没有妨碍交通,应该受到宪法的保护,而且如果不在中国观光客经常前往的景点举标语,又如何能让他们知道真相?因此法官裁定本案免罚。

我又告诉他,当年迫害基督徒的是罗马帝国的国王及掌握政权的人,可是为何四次的瘟疫几乎毁了全城的人,这些老百姓虽然不直接参与迫害,但是因为思想受到毒害,认同对基督徒的打压,因此生命不保。

我说今天有多少人因为受了中共邪党的影响,也认同打压法轮功,将来报应来临时,是不是这些人也面临相同的下场?所以法轮功学员一方面为了营救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同修,另一方面又要挽救思想被毒害的生命。我并对他说,当今天法轮功遭受迫害时,任何人只要讲句公道话,将会带来多大的福份!如果导游能帮助他们了解真相而退党,福份那真的太大了!

这位导游听完后对我点头表示明白,并露出灿烂的笑容,对我说谢谢!

除了导游,针对警察用智慧讲真相也格外重要,最近遇到警察到景点想取消我们放的展板,我又把上述与导游讲真相的内容告诉他,特别强调警方开罚单被判了败诉,请他慎重处理。他回答:“可是国家公园不得放这些。”我反问他:“请问救护车救人可否闯红灯?今天这场迫害这么严重,基于救人,我们不得不这么做,请您明白我们。”这位警察这时已无话可答,他退到一旁,静静观察我们,过一会儿又过来说:我明白你们的用意,看起来你们也没对大陆客怎样,别太过份就好了。说完就离开了。

在我们当地,时常有同修不敢开口讲真相,他们认为面对面讲真相是口才好的同修才能做。我与他们交流,其实当自己认识到面对面讲真相的重要性时,自己就会去做,而且在日积月累中越讲越有经验,当我们的心到位时,在关键时刻,师父会给我们智慧。有时会觉得,我怎么能讲出这么有力道的话,其实师父都在加持着我们。

四、演讲中正念讲真相

我从教职退休大约三年了,原本是一位台湾国民中学的教务主任,因为修炼后明白道德沦丧的严重性,我主动在调新学校时与校长提出承担训导主任的工作,这个工作是负责管理学生的生活常规,在目前社会普遍败坏的环境中,学生的偏差行为很多,校园可以说是一片乱象,这个角色几乎没人想做。但是修炼后的我,自认为身体健康、道德提高、内心平静,应该可以胜任这个工作,更重要的想在一所学校奠定学生的道德基础。

后来接手后,才知道这个难度比我预期想的高很多,学生行为的偏差超出我的想象,走过四年,许多常人教师敬佩我,认为我怎么做得到,其实要不是大法的力量支撑,内心是无法承受的。

担任训导主任的四年,我始终把道德摆在第一位,把真、善、忍的法理带给学校三千多位学生,渐渐的环境改变了,扭转乾坤。四年下来,我所在的中学,被教育局评鉴为道德教育第一名九十五分,不仅如此,学校的升学率跟着往上攀升,愈来愈多人想把孩子送往我们学校就读。在我要退休的那一年,我在毕业典礼上演讲时说:“千言万语对你们的祝福,不如一句法轮大法好!”这时全体毕业生爆以热烈的掌声,并同时大声喊出:“张主任,我爱您!”场面温馨感人。

因为道德教育的成功经验,退休后的我,经常受邀在台湾各地的一些学校,对校长、老师、家长、学生以及其它一些单位,或者是在监狱演讲。我把真善忍散播各地,我认为常人知道真善忍已经很有福报,因为师父说:“三字真言 理白言明 常人知表得厚福 官吏知浅明如镜”(《洪吟二》〈大法行〉)。

可是后来我察觉,在几次的演讲中,我不敢大大方方介绍自己是法轮功学员,随着学法不断的认识,我认识到这是错误的想法,师父说:“修炼是伟大而殊胜的事,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诉采访者你是因为修大法而为呢?”(《精進要旨》〈法正人心〉)因此我突破了,演讲一开始就正念十足的告诉大家,我因为修炼法轮功才有这个勇气主动扮演训导主任这个角色,在面对诸多冲击、困难中,也是凭着一个修炼者的坚持与使命,走过了一关又一关,才有今天的成就。

随着演讲次数不断增加,我并没有放松自己,反而更要求加强自己的学法、发正念,每次都有一些突破。我又意识到,除了表现大法的美好,我还必须讲迫害的真相,并把神韵的介绍片在每一场次中播放。

一次我被某县的副县长邀请在校长会议中,对整个县的所有校长(由幼稚园至大学)及教育处所有主管演讲时,就在讲课前的三分钟,副县长发现我是一个法轮功学员,神情似乎有些紧张,告诉我这个县距离大陆太近,请千万不要提法轮功,尤其县长对法轮功学员很不满,因为在景点你们老是拿横幅举展板,影响我们发展观光。

听完后,我完全不动心,很平静的告诉他:我想从演讲内容中,他们一定会知道我的身份,回避反而不好,由我自己说明。他看到我一点都不犹豫,充满自信,就说由他直接介绍我是法轮功修炼者好了。

在演讲中我也利用机会,正气凛然的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中共的严酷打压,甚至遭到活摘器官,为了让大陆观光客明白真相,法轮功学员不分寒风酷暑站出来,是为了救人,这场迫害如果不结束,法轮功学员就会一直站下去,直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您们应该对站在景点或街头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的伟大表现,致上最高的敬意。

我并说,有些校长因为《大纪元时报》报导法轮功而不准学校订报纸给学生看,大家想想,当初纳粹屠杀犹太人如果有媒体揭发它,也不至于六百万人被虐杀,今天法轮功遭受的迫害更加血腥残酷,这不是学校人权教育的最佳教材吗?如果我们有意回避,将来我们如何对学生做交代?这些国家的栋梁将来长大后明白了,会来质问我们:为何要隐瞒真相?

演讲后隔天,我打电话给副县长,询问昨天的演讲是否增添了他麻烦,他说一点都没有,反而校长们都很佩服。我想除了演讲内容吸引他们之外,更重要的是我把真相传递给了他们。而为了我的一场场演讲,我们当地同修们也形成一个整体,大家会一起交流如何在演讲时呈现讲真相的资料,有同修为了丰富我的演讲内容,夜间赶工制作影片。还有同修会在我演讲时帮忙发正念,大家无私的配合,让我深受感动。

讲真相的过程是一个真正实修的过程。每次要面对公安、导游、大陆观客讲真相或演讲时,我感受到都是一场又一场的正邪较量,每一次行动之前,我对自己修炼的状态都要求更加严谨,学法更多,发正念次数增加,每一次的讲真相都是提高的机会。例如被公安、导游、大陆客咆哮、谩骂时,自己要如何守住心性,并理性智慧的与他们讲真相,在这过程中,业力也转化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功也长上来了。师父说:“有的人说老师我现在为什么提高这么慢?我说你光看书了不行,因为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你只做一件事所以你就感觉不到提高。”(《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今年正法的形势突飞猛進的变化着,我感到能抓紧救人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师父说:“我告诉大家,珍惜你们走过的、做过的,在证实法中的那些岁岁月月。历史过去了,一去不复返。”(《二十年讲法》)

仅以自己讲真相的一点体悟与大家交流,希望我们都能珍惜这万古机缘。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二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