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神韵推票和在媒体工作中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

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想分享过去一年来,我在参与神韵推票和在纽约大纪元工作中的最重要的三点体会。

推广神韵中的体会

今年的神韵推票给了我深刻的体会。在二零一一年的神韵演出中,我个人卖出了数目相当可观的票。所以我带着对自己的高期望和高目标投入到今年的推票中。除了找媒体公司做(神韵)广告或做(神韵)专题报导,我主要的神韵(推广)工作就是在周末的各个零售点售票。今年纽约的神韵演出是在四月份,卖票值班从二月份开始。协调人把所有售票人员分成小组,通常每周都是相同的同修们在一起(售票)。

我们小组头两个星期没有出票。我并没多想,因为我认为今年的推票才刚开始,我们还需要先清理一下场,而我也才刚刚从新進入状态。然而,又几个周末过去了,我们依然一张票也没卖出。此刻,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开始真正的向内查找漏洞。

我的第一念就是协调的问题。我有个认识是,在售票当班时,我们应专注于卖票或发正念。我努力在上午学完法,以便我有足够的正念维持整个时段。可是和我一起推票的同修经常在我们当班时抽时间学法。我有点烦这事,但很快认识到我不应当看不起别人,应当善。也许他们正在难中,也许不在最佳修炼状态,需要额外学点法来加强正念。出于责任,我与同组成员分享了我的认识,以期我们能取得更好的售票效果。我们还讨论了能更好合作的其它方法。

通过这些,我们终于能够售出一些票了,到这时推票的时间也差不多过了一半了。尽管我们卖出了一些票,但离满场还差远去了。此外我还没去年卖的票多。随着更多售票点的开设,最后协调人把我们小组打散了。直到我自己独自卖票,我才发现了我主要的不足在哪儿。

因为去年我做的很好,不自觉的我带着强烈的要达到二零一一年售票量的一念参与到今年的推票中。当我向人介绍神韵时,我把他们看作是会加到我的出票数上的一个数字,而不是等待得救的众生。我太过关注出票本身而不是卖票的真正目地。我还太强调常人的销售技巧。回过头看,对那些我曾推过票的人而言,我可能表现的只是一个销售员,而不是一个真心帮助他们得到无比美好体验的人。事实上,我在证实自我、证实自己的销售技巧。

随着这一新的认识,似乎有更多人从我这儿买票了。但是要使四月份的演出满场,待售的总票数还非常大,离我们的初始目标还很远。这时离演出大概只有三、四个星期了。

在一个周末,我突然有了一个深刻的领悟,这给了我巨大的帮助。在一次当班时,有几群人向我走来,我没怎么讲他们就买了票。这些人的共同之处是,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演出。他们也许已经想看演出了,只是恰好那天我就在那儿,这就给他们一点额外的助力,促使他们定下来要去看。那天是我自推票来出票最顺利的一天。

我开始思考我那天的经历,并有了一个重要的认识。在卖神韵票中我一直有一个执着,就是无论什么时候,如果我跟那人谈得非常好,可是那人却不当场买票,我就会感到沮丧。每次发生这种情况时,我的心都会有点波动,这种情况经常出现。我现在认识到这是自私的想法,这还是与证实自我、证实自己的销售技巧有关。我认识到了,如果有人不立即买票没有关系,这并不意味着我做的不好。也许那人真的很感兴趣,只是还没准备好买票,也许还需要同朋友或家人商量,或者需要查看日历。但是因为我讲了神韵的价值,下次他们再看到广告,或者碰到另一个售票点,也许就促使他们买票了。

那天,我真的理解了为什么我们只有形成一个整体,才能通过神韵真正的把人救了。很少有人第一次听说就买票的。市场统计表明,要平均七次接触才能购买。同修们如此努力的通过各种渠道推广神韵。也许有人有一天,在电视上看到了介绍,又一天,在一个售票点一位同修進一步向他解释神韵,然后他在报纸上看到了神韵的广告,或许在火车上有人递给他一份传单,最后,几个星期后他碰到了另外一个售票点,就下决心去了。

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我可以進一步放下自我了,带着一颗纯净的心,我跟尽量多的人谈神韵的益处。唯一重要的是帮助整体一起售出更多的票。

这也强调了与尽量多的人联系的重要性,即使是递给他们一份传单。以前,如果由于时间限制我不能向人深入的介绍神韵,我就不会与人接触,因为我认为那样没有效果。现在我认识到,我们做的每一件细小的事,都会对人买票有帮助。正是所有的小事加在一起,通过同修整体的努力,才会达到售罄的目标。

我想分享的第二个体会是做英文大纪元的体会

至今我在英文大纪元已经工作一年了。这是一段不可思议的经历。回头看,仅仅是和一年前的现在比,我个人和销售部门的变化都是巨大的。有许多事我都可以谈,但今天我只分享我最近的领悟。

不久前,我们销售团队中有一位成员做事情和我们其他人做的完全不一样。我们对每一位销售人员每天的工作量都设有很高的标准。每天必须有一定数目的电话或者登门次数。但是这位同修不只是每天达不到数量,他根本离分配的量差的太远。因此我开始对他形成负面的看法,并和他发生了几次心性上的摩擦。 当这些摩擦发生时,我知道我哪里有问题了,但是因为那位学员不面对他自己的问题,我也不想面对自己的不足。我想要他先改了,我才愿意改。我开始真的瞧不起他、评判他。总之,销售办公室里积聚了许多压力和紧张气氛。

一次事件使这位学员的工作出现了问题,之后的一天我们在办公室彼此碰头。那一刻我很激动,就把我认为他做的不对的所有事都发泄了出来。有意思的是,当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发现我抱怨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根植于我自己的执着。那天,那位学员非常冷静,并善意的与我進行了交流。

通过交流我认识到,许多矛盾的发生,只是因为学员对事情该如何做有不同的理解,不能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这对我是一次深刻的体会,使我真正放下了对他人的评判和怨恨。通过我们的交谈,我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我们都学同一部法,有同一个师父。我永远不应该怀疑同修的意图,人人都在自己的理解层次尽最大努力做好。有差别没有关系,因为我们都在不同的层次,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我想起了一次一位学员分享的关于复眼的认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 “到极高层次,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还会出现一种复眼似的那种眼睛,就是在整个脸的上半部会产生一只大眼睛,里面有无数的小眼睛。有的很高的大觉者修炼出来的眼睛特别多,满脸都是。所有的眼睛都通过这只大眼睛去看,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一眼看去把所有层次都看了。”

最后一句对我特别醒目。“一眼看去把所有层次都看了。”我理解我应该能够从各个层次看问题,能够理解所有不同的方面。作为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就象复眼一样是一个整体。只不过我们有人可能从这一个角度看问题,而另一个人从另一个角度看同一个问题。我和那位学员看问题的角度可能不同。哪一面都没错,只是有不同。因此我们应该放下自己的片面认识,能理解他人。这是迈向更好合作的重要一步。

认识到这些,我对其他学员的慈悲和宽容立刻增加了。我也认识到,从某个方面而言,怀疑或者瞧不起其他学员也是不相信师父。师父亲自看护着我们每一个学员,安排了我们修炼的路,设立了我们所面对的各种磨难和挑战。我如果怀疑其他学员,就好像我在怀疑师父的安排。我理解,这就等于是不相信师父。

这个体会也从新强调了另一点。当我遇到矛盾时,无论其他人错没错,我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提高自己。师父在《洪吟三》〈谁是谁非〉中写道:

“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

如果我们都能放弃自己的想法,象复眼那样看到事情的各个方面,那不是会使我们的合作更好吗?不是会使我们的讲清真相的项目更有效吗?

我想分享的最后一个体会也与英文大纪元有关

对我们许多大法弟子办的媒体而言,在财务上走上良性循环一直是最大的挑战。对纽约英文大纪元而言也是同样。去年我们每个月的收入就象过山车。我们经历了许多显著的变化,有时真的觉得没有希望,觉得我们团队在分散。

我反思我们做销售的方法。我们习惯于运用强力推销的手法,强力推销我们自己想要客户做的广告。每次我去赴一个销售预约,都感到是在打仗,为争取这些广告作斗争。而且对某些事情我并不诚实,就我们的销售方法而言,有些事情我觉得不对,我们的收益似乎反映了这点。

几个月前,我们真的到了危机时刻,公司被迫進行改变。除了改变我们的发行策略,我们还投资请一位非修炼人来培训我们。这是一位有名的广告策划家,而且担任十六年的报刊顾问。他为全世界四百多家报纸工作过。他到纽约来对我们進行了一个周末的培训。从那以后我们就一直采用他的策略。

他的方法确实很好。但是最令我惊讶的是,他的整个销售过程都非常正直诚实,与大法的原则相符。他强调,永远不要就自己的期望進行争论,而是通过一个咨询的过程来让他们认识到,而且讲到如何给出真的能为广告客户带来收益的广告推荐。总之,他的方法真的强调关心客户的需求,首先考虑什么是对客户最好的,而我们以前只关心我们自己的需求,以及我们如何能带来更多的钱。

培训后,我们团队对我们自己做的工作从新找回了自信,办公室的气氛完全变了。我们的观念从要做成交易变成了赢得客户。除了销售策略的培训,我们也一直在向内找,交流如何能更好的合作。当有压力、有竞争时,我们对彼此以及对广告客户都有了更多的善良、真诚和真心的同情。

有意思的是, 《转法轮》中有一句,特别讲了关于销售的问题,我读了很多很多遍,却直到现在才真正的理解。师父在《转法轮》中说: “要人心都摆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应该多挣钱”。

我最近经常想到这句话。什么才是心正?诚实?公平交易又是怎样的?有偿提供服务对广告客户和我们是不是公平? 是否意味着不应该过分降价?我如何才能多付出?这些都是我想到的问题。

我的理解是我们在正法时期做的如何,取决于我们按照师父教导的法做了多少。如果我们不按照法去做,我们就会遇到各种不必要的磨难和挑战。通过这一次经历,我学会了认真的想师父的话,并用心去实践。

总而言之,我感到我们又回归正轨了,对我们的未来非常自信。师父曾告诉我们,“其实大纪元报纸已经是世界最大的媒体了,它覆盖了很多国家,覆盖全美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非常感谢师父给了我这些体会。我会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努力做的更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二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