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我曾经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人。我出生在农村,只念了四年半书。哥哥、姐姐结婚后,都离开父母自立门户去了。我最小,和父母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父母年岁大,没有劳动能力。父亲只能给生产队看场院,挣的工分很少。为了维持生活,我成了家中的主要劳动力,十五岁就参加生产队劳动,只要能挣到工分(农村到年底按工分分红),我可以吃任何苦,我一个身材矮小的姑娘,农活基本干了个遍,打场、跑肥我都干过。成了生产队最能干的姑娘。但身体累出了很多毛病,由于干活过力,伤力咳(气管炎)、心律不齐、风湿关节炎等等毛病都有。而我对挣钱非常执着,只要能挣到工分这些事对我没有任何阻力,吃点药都能顶过去。

我二十三岁时和丈夫结婚,成家后更是如此,为了过好自己这个小家我啥苦都能吃。在面粉加工厂上班和男职工一起扛麻袋,装小麦的麻袋都是两百斤重,扛水泥、拉河流石、挖沟、种地我都干过。因为过累又得了冠心病、颈椎病、脑神经痛、便秘,每年春天我都得吃很多中药,平时还得吃冠心苏合丸。

到九七年春,我的脑袋总是时不时的发木,记忆力也有些差。这时,我家楼上邻居向我介绍法轮功。当时我姐姐也在炼法轮功,也曾经让我炼。我由于受无神论的毒害,说不信,也没有时间。就在当年的秋天,我又增添了妇科病,经常腰痛,例假不断,而脑袋经常是一片空白。但是我不和任何人说,总是吃药顶着,照常上班。

一天我出去办事,经过的路有三条铁路。要过第一道铁路时,有火车通过,我明明白白的等着火车过去后才过去。可是过了这条路后,那边的道铃也开始响了,我听的很清楚,但是我不知道看火车。依然走过剩下的两条铁路,刚过铁路还没下路基,听到身后火车的声音,回头一看,火车就在我身边!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站在那儿想刚才的过程,我害怕了,这样早晚要出事儿的,怎么办?家里经济条件差,孩子还在上学,这脑袋反应慢的病可不是一般的事,生存的欲望让我想起了邻居和姐姐说过炼法轮功可治病。

为了省钱,又能治病,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在同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去了炼功点。那时我读法很困难,因我做过甲状腺肿瘤手术,没恢复好,我就上班干重活,声带被震,说话哑。但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读得怎样我都读。法轮大法真的是太神奇了,一九九八年新年刚过完,我的心脏不再跳的那么难受了,以上的很多症状都消失了,我很小就得了迎风流泪的毛病,外出一见风就流泪,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眼睛也不怕风吹了,我太激动了,没病一身轻的感觉实在是太美了。

我丈夫是个大酒包,一天三顿喝酒,在班上一顿喝一斤多白酒不耽误工作。如果在家喝,酒后还发脾气,怎么伺候他都不满意,我对他很无奈。我炼功后他不但喝酒不香,反而辣心,自己就把酒戒了,从此不再喝酒,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修炼,丈夫的酒瘾就这么戒掉了,师父真是太慈悲了,让我的家人也在大法中归正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一场前所未有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一时黑云压顶。当局不但不让人炼功,还收缴大法书籍、音像制品,然后销毁,不断捏造罪名。面对无理打压,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是亲身受益者,师父没要我一分钱,我一身病好了,我的家人也受益了,孩子、大人身心健康,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国家得节省多少医药费。人人身心健康得为国家做出多大贡献,整体道德升华社会得多稳定。这个领导人是哪根筋出了问题?

我义无反顾的走出家门,发真相传单、贴真相粘贴、挂条幅,多渠道向世人讲清真相,真心挽救迷中还有善念的世人,不忍看到世人无知对佛法造业被淘汰。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护法被截回,在当地发真相传单,被绑架、非法关押半年。我看到众生迷的太深,还有人举报放下生死救度他们的大法徒,尤为难过,更加坚定了面对面讲清真相的信心。不论我怎样苦,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可是众生听信了邪党的谎言,如不醒悟就将失去未来。这就是我面对邪党的迫害为啥还要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我受益了。

下面是我写的一首小诗,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轮回转生几千年
幸遇师尊大法传
邪恶迫害再疯狂
正念除恶莫等闲
坚定实修法中炼
努力做好三件事
讲清真相救有缘
返本归真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