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中共邪恶的迫害下,在修炼的路上跟头把式的走到现在,但今生能够得大法,修大法,吃再大的苦,我也无怨无悔。

当初,我刚刚得法几个月,动作还没全学会,恐怖的迫害就开始了,广播电视全天造谣,单位大会小会的诬蔑,领导谈话,派人监视,逼迫写保证,同事的讽刺、躲避,亲人的哭闹,当时那气氛,简直就象天塌了似的。

因为学法不到位,常人的执著就多,人心泛起:争斗心、显示心、怨恨心、争强好胜的心、怕被迫害的心,带着这样不好的心做大法的事就容易出问题。零六年下面的资料点出事,同修被绑架,说出了我。“六一零”的警察把我从单位绑架到公安局,逼我交代资料点和谁与我联络,结果我被邪恶迫害成高位截瘫。

警察威胁恐吓我丈夫:要发现我再和炼功人联系,就给我判刑、开除我的工职,孩子以后也会受影响,等等。压力面前,丈夫受不了了,和我母亲一起逼迫我配合邪恶。因为我拒绝,丈夫从此对我不闻不问,形同陌路。我的家庭魔难从此开始。

由于生活不能自理,我的母亲从乡下来照顾我。她在家一手遮天惯了,在我家干活,姑爷还不给好脸色,不搭理她,也不管我的死活,我的母亲就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我身上,一天天气囔囔的,连哭带摔,用骂大街的话骂我,一生气就跑出去不管我。而我的丈夫因为怨恨,有时做了饭也不给我和我妈吃,孩子还小,当时感到真的活不下去了。学不了法,看不到同修。那种无望的寂寞,看不到希望的痛苦,差点毁了我——我一次次的想到了死。

我以前在单位,领导非常欣赏我:劳模、学科带头人、教学标兵,经常表扬。可我受到严重迫害后,这些似乎都没有发生过,单位从不过问。亲情、友情都离我而去。由于学法不到位,心性上不去,被病魔迫害,几次死去活来。在放下生死、放下名、利、情的剜心透骨的伤痛中,就感觉一个字:“苦”!明明知道是考验、是过关,可是当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还是很难过关,明明知道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

最大的欣慰是,我还有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不断坚持学法,终于明白“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

去掉了对亲人的怨恨,从慈悲的角度,善待家人。不管他们对我怎样,我都找自己,修自己。正象师父说的:“修自己把你认为的自己的痛苦、感情的冲击、心性干扰等这些事当成好事。你把自己的这些痛苦啊、你自己的魔难啊都当作是坏事,那就是常人。”(《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是可怜的、被谎言毒害了生命,是等待被救度的生命。在迷中的人,被邪恶操控,给你制造魔难。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又告诉我们说:“越碰到魔难、越碰到不高兴的事情的时候越能够反过来看问题:这都是给自己提供修炼的台阶、提高的台阶。”

真是这样,“境随心转”。随着我心性的提高,学会了实修,我的丈夫有所转变,特别是我妈变化最大。开始我一提大法,她就骂我,现在别人要说大法不好,她就说对方。我做完真相币,她拿去花。有一次买菜,人家不要带字的钱,她理直气壮的说:“这钱也不是我造的,法轮功咋的了,和你啥关系?”有时劝我妹妹:“没事你也念大法好,省的这疼那疼的。”

家里装宽带后,丈夫不让我上网,我妈学会了插网线,帮我上网。我能够及时的看到明慧文章,发“三退”名单。

因为身体原因,我不能出去,但我尽量去做力所能及的事,帮同修改稿,写点文章,给来家里的亲朋好友讲真相,能劝退的劝退。有资料,我的儿子和外甥出去发。前两天孩子告诉我,他贴的那张真相传单,一年了,还在那呢!孩子相信大法,善待大法,我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也为能明白真相的众生能得救而高兴。

当我因为感觉自己做的不好,辜负了师父的期望时,我就想起师父鼓励的话:“你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做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你就是在开创自己的路、树立自己的威德,你也就在完成着你的历史使命。”(《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是啊,即使我躺在这里,我不也是一个闪闪发光的粒子吗?我的正念和慈悲之场不也在起着正面作用吗?

经历了这么多的魔难,有许多人问我:“吃了那么多的苦,你后悔过吗?”怎么说呢?常人,很难理解修炼人。一个业力满身的人想成佛,想上天,能不难吗?吃再大的苦,咬咬牙就过去了,因为我知道,大法弟子不只是为自己的圆满,是为了众生,为了更多生命对我们的期待。

在这开天辟地从未有过的宇宙正法时期,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做师父的弟子,这是我无悔的选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