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

一、走入修炼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但并没有真正走入修炼,只是常人做大法的事。需要做资料买耗材,我会捐钱、采购。九九年迫害开始,发真相资料、邮寄真相信,只要同修给,我就带回家中,一家三口人都会利用自身的条件去发资料。但从未静心的学法,偶尔会翻开《转法轮》,但被邪党的谎言毒害而徘徊。却在商场中拼搏,为蝇头小利而喜而忧,为常人的七情六欲所迷所累。直到二零零四年遇到的一件事逼得我无路可走,选择自杀用保险理赔金还外债时,被同修唤醒,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

事情得从二零零三年二月说起,那时儿子正在英国留学,丈夫因病失业又在股市被套,这时儿子小学老师的孩子(是个私企老板)来到家里借钱,说是要开展业务扩大经营。为了大额贷款需要送回扣,请我们帮他筹到资金,钱的使用时间最多是一个月。为了情(报恩,孩子上学时老师帮助带过),也是为了得到对方的装修工程,弥补股市的亏损,并能够及时的给孩子寄去留学的所有费用。我带着他到我的朋友亲家借到了几十万元人民币,我便成了既是借债人又是债主。

时间过去,没有见到他拿来贷款,更没有扩大经营,装修的事就更没影了。亲戚朋友讨债,儿子退学,股市清仓还债,可还是外债累累,只好拆了东墙补西墙。一生的清誉荡然无存,生不如死。为还清外债,我想自杀后用理赔金偿还外债,把后事托付大法弟子(帮我请大法书的,现在的同修)。

她针对此事又一次和我讲了大法的神奇,不失不得,一切都是因果,自杀并非一了百了,是更大的罪。一切尽在书中,只有真正修炼才能改变一生。我从此捧起了宝书《转法轮》。开始学法时困得睁不开眼,法理也不清,思想业干扰也很大,时时惦记挣钱还债,这时师父又安排我昔日的同事与我相见。他是承德的大法弟子,我们已三十多年没音信了,他又一次点醒我,你欠债要还,你生生世世欠的命你怎么还,你只有静心学法,顺其自然,人做事要四肢,神做事是一念,不求而自得,要想不被干扰,只有静心多学法,学好法。

我从此静心的学法,由每天一讲到三讲,再到六讲。学法多法理也就渐渐明白了,心也就静下来了,按照法理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师父说:“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转法轮》)在不知不觉中,儿子和我去了同一家公司,外债全部还清了,师父从苦难中把我解救!又给我净化了身体,几十年的头痛不见了,鼻炎消失了,妇科病没有了,真是无病一身轻。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

二、堂堂正正的修大法

还完外债后我就离开了公司,我当时就发了一念,只要还上外债,我就只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每天学法(当时炼功还不会),讲真相劝三退,发正念。每天都沐浴在佛光中,充实而祥和。离开公司一段时间,公司涉嫌非法经营,警察介入调查,我与同修交流后决定不配合。我便离开城市来到了京郊老家,和当地同修配合,继续做三件事。二零零九年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为自己和当地同修讲真相提供资料,上明慧网下载,打印、刻录光盘、发三退名单,打印真相币。

但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一直怕被警察发现,听到警车声也要躲开,不敢回城里怕被发现,画地为牢。就是因为怕心,去年的十一月四日,警察以普查户口为名(是因为我先生的外甥在村委会,把我们的住址姓名报给了派出所),到家里以逃犯身份把我带走。到派出所后我静心的找自己是什么人心招来的乱鬼,是畏首畏尾怕心,依赖常人的保护心,逃避心,求安逸的心等等。我必须用法归正自己,我背师父的《洪吟二》〈别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由师父安排,我在公司不是法人,只是打工的,我并没有犯法,自己担心、害怕、想躲不就是承认吗?这不是真我。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去救人兑现我的誓约。

法理清晰正念强,我以第三者的身份给警察讲真相,我在公司上班是打工者,而非经营者,而且我挣的钱是替欠我钱的人还帐。你们不去抓犯法的人,而抓好人,我的命都是修法轮功的人救回来的。(我给他们讲了我要自杀的事)天安门自焚的事绝不是真的,也告诉警察大法弟子教我诚念“法轮大法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善恶有报是天理。法轮大法好回荡在整个审讯室。

市局来了(我上班的公司是外企)三个警察,把我直接押送進监狱,我就在车上发正念。带我去体检,我就求师父救我。体检结果出来了,他们想和大夫玩猫腻,在体检单上做手脚,我就发正念解体大夫背后的邪恶生命,让他善的一面主宰他的本体。体检结果是心脏病、高血压(高压238、低压140)、脂肪肝、子宫肌瘤等等,总之没有好的了。

到了监狱狱医又是一通折腾,又给吃药又检查,无论他们怎么做,我就是发正念背法,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都是师父说了算。结果血压越来越高,病情越来越重,监狱拒收。只好把我带回市局已是凌晨三点多了,把我铐在椅子上他们开始要外卖,天亮后他们三人中换了两个人,又送我去预审。

到预审后,一人到里面找人走后门还是要送我進监狱,两个人看守我。我一直发正念解体他们的阴谋,并对警车上警察讲我遇到的好人(大法弟子),讲我的故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的职业只是为了糊口,要记住这九个救命字,有机会时要了解法轮功真相。在警车里有的警察也念起了法轮大法好,邪恶的气焰消失。在师父的加持下,進去的警察象泄了气的球一样出来,问我要家里的电话,通知家里人接我回家,我由于怕心和急于回家的心,和他们签了取保候审,给他们留下了骚扰我的后患。过年前分局预审传我,过年后检察院传我,家里人也开始阻止我外出讲真相,孩子还要请律师,托人走后门,事情越来越复杂。

我意识到了我做的不符合法了,我是修炼人,绝不走旧势力的安排,师父告诉我们:“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我发正念归正自己,清理空间场和儿子平和的讲事实,讲我被抓后儿子咨询的结果是一个月后才能见到我,可不到二十四小时我就回家了,血压那么高,病得那么重,我没吃一片药什么事都能干,这是人力能为吗?儿子无话了,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明确的告诉儿子,我有师父管,我的事你不要插手,更不要走歪门邪道,真要帮我就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以后的路就是坚修大法,我做的事只有我师父要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谁都挡不住。

我先生是二零零八年得法的新弟子,他也支持我的决定。后来又去了一次检察院做笔录,明确的告诉他们我没有犯法。在审讯中讲我遇到的好人救了我命的事实,希望他们去了解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记住救命的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嘴上说你不要讲了,我们什么都没听见,可我看到了他们内心的变化。在师父的加持中,在同修的正念配合下,他们按照我说的事实做了笔录。

师父告诉我们你遇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要救的。在接待室等候时,我先生同修发正念我讲真相发神韵光盘,并给保安做了三退。经过此劫,我们提高了心性,去掉了怕心,冲破牢笼,打开心结,互相配合。无论在都市,还是农村随时随地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众生。

回来后我与同修交流,在交流中悟到,绝不许可它再来干扰,发正念解体一切邪恶的迫害,解体操纵公检法的一切黑手烂鬼,邪恶生命。如果是我在这世或哪一世中伤害到了谁,也不要干扰我修炼大法,等我圆满时我会给你们福报,我的师父会为弟子善解一切冤怨。就这样又一次在师父的呵护之下闯过了牢狱之劫。

在修炼中师父为弟子付出的太多,在我身上、丈夫同修身上神奇的事比比皆是,也不能一一叙述,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我们的感恩之心!只有在今后的修炼中精進实修,时时用法归正自己,学好法,遇事向内找,同修之间相互配合,消除间隔,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父回家。

初次写稿,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