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延吉市恶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泰浩、金顺善(二人是母子)、李奇玉和另外一人在外地帮人安装调试新唐人卫星电视结束回返到汽车站,正准备乘车回家时,被早已通过电话监听得知他们行踪的延吉警察绑架。他们被劫持到一个专门用于刑讯逼供的地方,那里有专门给人上电刑的器具,把受害者的头罩住,控制电流大小可以增加受害者痛苦的程度。

这种刑具在大电流负荷运行下,可以导致受刑者内脏出血,受刑者如遭重锤霹雷猛击,其痛苦程度无以言表。轻者,受刑人皮下出血,形成的皮下血斑长久不消。三十来岁的泰浩,遭受非法刑讯逼供尤为残酷,惨叫声接连不断,令人不忍听闻。对他实施酷刑迫害的警察轮流联系长时间施暴,都累得非常疲倦。

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时,中共警察大都是多人分组,轮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实施残酷迫害,许多负责酷刑迫害的打手们累的筋疲力尽,有的说法轮功可能真有功,他们给上刑都累得够呛。有时他们在执行酷刑迫害任务休息期间,每人都分发到一定数额的奖金补贴。

年迈老人也不放过

两位老年妇女李奇玉和金顺善也没能幸免,也都遭受酷刑,被迫害的几度停止呼吸,到医院抢救。恶警们怕老人随时可能被迫害致死,到医院抢救需要大量钱款,先释放了李奇玉。市公安局负责主管迫害他们的朝鲜族局长说金顺善是法轮功的“头”,严令手下不许释放金顺善。

金顺善老人被劫持到当时火葬场附近设立的洗脑班。洗脑班结束后,老人又被抬着,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老人再次出现生命危险状况,负责看护她的人吓得哭求老人千万不要死,是他们上级不让他们放她回家。

几经磨难,金顺善老人方才被释放。老人被释放前,警察把他儿子泰浩的衣物就连内裤和袜子一件不少的全部给了老人。当时老人头脑混沌不清,也没有询问为何他们要她把儿子泰浩的衣物全部带回。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晚,法轮功学员刘春立、朴文哲一同被非法抓捕。相关恶警对年轻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刑讯逼供尤为残酷。此次非法抓捕行动延伸到各地。至于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每人具体都遭受到什么样的酷刑迫害,我们现在不得而知。

真相不会永远被掩盖,相关中共警察执法犯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所犯的酷刑罪、反人类罪一定会受到正义的审判。下面,让我们再从已经被披露出的迫害消息来看看延边中共警察是如何迫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

孙庆菊遭酷刑手臂骨折难以辨认

二零一二年五月五日,和龙县八家子林业局幼儿园教师孙庆菊和一名吴姓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八家子林业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赵志奎、教导员王家辉等恶警绑架。其中,孙庆菊因不放弃信仰,被洗脑班人员酷刑折磨,手臂骨折,头部肿胀,连熟人都认不出来。

孙庆菊老师后被绑架回八家子林业局雪松宾馆洗脑班继续迫害,孙庆菊情况危急,但恶徒拒绝放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白河看守所。

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莲花遭酷刑致命危

延边图们朝鲜族女法轮功学员金莲花,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和龙,遭恶警刑讯逼供,被折磨致生命垂危,被送到延吉市医院抢救。下面是吉林延边法轮功学员金莲花自述她这次遭受的迫害。

1、两只胳膊和腿大幅度分开后长时间被罚站。

2、用手铐把两只胳膊拧劲倒扣在后背上。因为是拧着劲两只手很难铐在一起,就是这样还把矿泉水瓶子塞进去,还用手捏被绑的胳膊,从而加强疼痛。几乎每天多次都被绑,每次被绑20分到40分钟。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3、用手捂住鼻子后往嘴里灌水。有时在用手铐把两只胳膊拧劲倒扣在后背的情况下捂住鼻子后往嘴里灌水。有一次被呛的我痛苦至极,本能的乱蹬腿,从凳子上跌落下来,铐在身后的手都跑到前面来了。(注:没有盖眼睛)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4、塑料袋反复套头,让人窒息。先用胶带封住嘴后用手捏住鼻子,后来用塑料袋多次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5、把书卷成棒子,乱打头部(被打近百次)、胸部和肚子,不留痕迹却很疼。

酷刑演示:把书卷成棒子,乱打头部

酷刑演示:把书卷成棒子,乱打头部

6、抻腿。所长坐在板凳上拽住我的双手后带着我的腿把自己的腿向两边分开,因为我的腿短被抻到极限。

7、坐老虎凳上用手铐在身后铐住我的双手后,往鼻子下面抹芥末,还随时把芥末送到鼻子上闻味,折磨我,导致鼻子下面出现烫伤。

酷刑演示:往鼻子下面抹芥末

酷刑演示:往鼻子下面抹芥末

8、逼迫坐在护身符上,侮辱大法和法轮功学员。

9、连续5天5夜不让睡觉,为了不让睡着常常打开电风扇后放在我的身边吹我。

在八家子派出所实施酷刑者主要是所长还有叫王卡(音)王泰(音)的。

被和龙市恶警酷刑折磨六天六夜

吉林省延边州一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被吉林省和龙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遭到6天6夜的非人折磨,恶警叫嚣:“我们和龙市制度就是这样,炼法轮功的人打死了也白搭,没事,没人追究。”

这位法轮功学员诉说:

副所长刘爱莲看我什么都不说就开始施行酷刑了。

酷刑一:压我坐在地上把两条腿伸直,然后用脚踩着后背,胸部与腿紧贴着,同时又一边把两只胳膊使劲往后拧,一边揪起头发使劲往后拽。

酷刑演示:两头扣一头

酷刑演示:两头扣一头

酷刑二:三名警察强行把我的腿劈开一字型,然后踩后背趴在地面。

酷刑演示:劈腿头撞地

酷刑演示:劈腿头撞地

酷刑三:一字型劈腿,整个上身伸直,两只胳膊使劲往上抻。

过了一会,看我脸色苍白,满身虚汗。又逼迫:“光盘是谁制作的?是你做的吗?你都跟谁联系?多少人?”

过几天又用酷刑来强迫我说出拍录像的人。

酷刑演示:上背铐

酷刑演示:上背铐

酷刑四:跪在瓶盖上面,胳膊一个上一个下往后拧到背后扣上手铐,接着拽手腕使劲往上抻,使两胳膊紧贴在一起。之后李爱莲边踩着我的后背边揪我头发,又下命令让另一个警察往我脸上抹辣根,往鼻孔里插着烟,让我吸着烟。当时我憋得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差点停止呼吸。折磨累的警察又换了一批:

朝鲜族、40多岁模样的干部,逼我说出摄像的人。我说不知道,又开始用酷刑迫害我。

酷刑一:强行让坐在椅子上上,腿放在对面的椅子靠背上,两只胳膊往后放着,之后使劲往前拽(飞机模型)。

酷刑二:坐在椅子上,两条腿放在另一张椅子上,用脚踩着我的后背,使身体、头、腿紧贴着,形成折叠状态。同时脸上涂抹辣根又插着烟让我吸烟。

那个40多岁警察跟自己的下手说:“这个方法确实很有效果,不要告诉别人。”

没有人性的恶警高振华逼我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炼法轮功的人的联络方式、联络地点。审问的过程中把我倒挂在墙上(飞机模型)用脚到处乱踢。无论是头部还是颈部,想踢哪儿就踢哪里。

高振华扬言,“炼法轮功的打死也没事,没人追究。”说着用手拧我的脖子,坐在椅子上上使劲往下拽头。

早在二零零四年,我遭吉林省延吉市国保大队的迫害,右侧脖子肌肉包一直没有消下去。这次遭和龙市光明派出所恶警的迫害,脖子再一次严重发炎。恶警怕担责任,带我到结核医院检查。在结核医院,和龙市国保大队大队长段长海在医院大夫和一些患者与和龙市看守所黄管教面前得意洋洋的叫道:“我们和龙市制度就是这样,炼法轮功的人打死了也白搭,没事,没人追究。”说着顺手用手里的纸卷打我的头。

非法关押2个多月后,我被以保外就医形式放回了家。120来斤的身体几天内变成了60多斤,骨瘦如柴。

恶警这次非法抄家时,我家里的储蓄存折、劳保存折与替亲属保管的6000元存折都被抢走。另外,我被绑架当时包里的1600元左右的现金、家里存放的共4000元左右的现金也被抢走的一干二净。至今也不还。

中共统治下的“人民”警察就是恐怖土匪!黑社会的一群流氓

残疾农妇刘善真被恶警迫害致痴呆 腿断脚悬

最近,有人见到刚被图们市公安局释放的残疾农妇刘善真,只见往日善于言辞表达的刘善真被恶警迫害成痴呆人,三年前被恶警打断的残疾双腿中的右脚因脚筋断裂仍悬挂在腿上晃荡着,亲友见此惨状而悲愤不已,有人则暗自流泪。

年过半百的刘善真,是图们市曲水村村民,是一位右臂、双腿有残疾的农妇,只因她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于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当时的国保大队长鲁文哲、教导员王源晟指使全勇哲(全永哲)等多名恶警在刑审室内毫无良心的把刘善真那原本就有残疾的小腿骨打折,脚筋撕断!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为掩人耳目,在刘善真的腿被打折之后,恶警不立即将她送医院治疗,反而把刘善真秘密关押在看守所七、八天。恶警见无风声了,才由鲁文哲和全勇哲从安山看守所半架半拖的将刘善真扔上警车,悄无声息地送她去治伤腿,用夹板给刘善真草草绑敷了事 刘善真的断骨、筋茬始终裸露在残腿外,惨不忍睹。

随后,恶警们勾结市邪党公检法,非法判刘善真四年刑。长春监狱因见刘善真伤重怕受连累,拒收,市六一零恶警只好将刘善真带回图们,继续非法关押于市公安局安山看守所迫害。

在非法关押刘善真期间,全勇哲等恶警先后多次将刘善真的丈夫与女儿抓到市国保大队,对他们施以恐吓、威逼、诱供等卑劣手段,逼刘善真家属说出刘善真常与什么人来往、和哪个法轮功学员有接触,用这种卑劣下流手段,逼家人说出了法轮功学员多人,并对刘崇河等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恶警全勇哲对曲水村法轮功学员孟繁琴施以长达四小时的刑讯逼供,把孟繁琴打得遍体鳞伤,面目皆非,连家人都辨认不出来了。恶警全勇哲还用筷子猛捣孟繁琴的手,打得她手青肿。

图们市国保大队恶警全勇哲恶行

据了解,当初,是全勇哲与洪明恩(音)等多名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金永男施以多种酷刑,在刑审室内刑讯暴打了六天六夜,致使金昏死多次,后见人快死了,才将老人扔进安山看守所里,恶警没因此而停手,他们编造了罪名判了金永男多年,直至体弱身虚的金永男去世。

二零零八年三月中旬,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晚至十八日晚,石岘法轮功学员张英兰、赵延平、王锡芝、张庆军、周桂苓和宫秀英被绑架。恶警全勇哲对他们大打出手,

在非法羁押法轮功学员期间,全勇哲还用电警棍做各种下流的动作,捅女法轮功学员周桂苓的下阴部、小腹,周桂苓被高压电击的当场小便失禁,阴部与小肚子疼痛了一个星期,胳膊与大腿外侧被电击或棍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惨不忍睹; 宫秀英被全勇哲狠抽十几耳光。周桂苓、宫秀英两人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张庆军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法轮功学员刘晓华被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后,遭一帮恶警轮流酷刑逼供,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其中全勇哲用脚踩刘晓华的手指,打她耳光,用手指捅她的眼睛,还拿棍子打刘晓华的下身,这是全勇哲的一贯作风,他用此卑劣的行为对待过很多法轮功女学员。刘晓华被折磨的两度昏迷,恶警用凉水浇醒接着打。

善劝警察

恶警罪恶行径已引起人神共愤,他们得了报应,在迫害刘善真的第二年,也就是零九年,恶警遭恶报了:国保大队鲁文哲等人因其大队走私毒品,多名恶警被判刑入狱,鲁文哲与教导员王源晟被分别贬职到新华派出所任副职和市公安局纪检科;王源晟的十七岁的儿子前几年突然病发,成了呆傻儿而辍学在家,由家人成天看护。

据悉最近中共公安部门内部下达了不许警察滥用职权酷刑刑讯的相关命令文件,其实延边地区中共警察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在中国现行法律来讲,都已经触犯的多条相关法律。为了维护中共自身利益,躲过现在面临的愈来愈加严重的内外交困的生存危机,就是在其尚未垮台的时候,都有可能再一次效仿文革,为法律法轮功平反,杀一批警察以平民愤,到那时,中共就一定会对他们卸磨杀驴了。

延边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相关警察,你们不要把劝善之言当耳旁风,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要继续走中共恶党为你们设下的地狱之路,不要做中共邪党的牺牲品,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吧!在此希望那些正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包括举报者、盯梢人),赶紧悬崖勒马,弥补自己的罪恶,给自己及亲人留条后路,也许能保命并有好的未来,否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必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吉林省延吉市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433-255913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