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我出苦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九八年底得法的老弟子,今年50岁。我不象许多同修是抱着治病的目地走進来的,虽然那时我被病魔追的几乎无路可走,但那时的我甚至连气功能治病这一点也不相信。我是拖着一个疲惫的身心,为寻求精神解脱走進大法中来的。

一、苦海中的挣扎

我出生在一个“战火”不断,后又经病魔百般蹂躏的家庭。在我十岁左右时,母亲初次被查出患上了乳腺癌,几年后父亲又得了肝病,之后刚刚毕业不久的姐姐又因肺癌离去。姐姐发病期间,不甘心就此等死的母亲带着姐姐四处求医拜仙,不知中了哪股邪风一只胳膊痛得抬不起来,什么活也干不了,几乎所有的家务活都落在了我肩上。既要上学,又要洗衣做饭,喂猪喂鸡,还要照料病中的母亲和姐姐,瘦小的我已承受不了这沉重的压力,默默的做出了辍学的决定。把笔和本都分给了弟妹们。一个多月后老师再次派同学来找我时不慎被父亲撞到,粗心暴烈的父亲直到这时才知道我不念书了,一顿棒子把我打到了学校。

可以说那是我人生中一段最黑暗的日子,此后疾病这个可怕的恶魔就如影随形的跟着我。

八六年元月我结婚了,可婚后一个多月父亲便因脑出血住進了医院,经过近一个月的抢救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这时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考虑到这段时间情绪不好,就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可是母亲和婆婆都反对也就放弃了。我在忐忑不安中挨过了九个月,终于迎来了女儿的降生,当发现女儿一切都正常时,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可谁知在女儿一岁半时发现两侧胸脯一高一低,到医院一检查才知是先天性脊柱侧弯。这一晴天霹雳彻底击垮了我。丈夫不甘心,奔走在省城各大医院,最后医大三院肯为孩子做肋骨分离手术(因为一侧四根肋骨融合是导致侧弯的主要原因)。可孩子术后刚出院,母亲又查出得了胃癌住進了医院。三个月后,孩子术后复查,发现分开的肋骨重又长到了一起,手术失败。此后我们一家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進京求医之路,直到九八年十月才最后一次完成了脊柱矫形手术。这期间女儿又患上了癫痫病,母亲因骨髓癌去世。

多重打击和长时间的煎熬使我患上了严重的三叉神经痛、低血糖、心脏病等。我对生活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就行了,可就这一点都是那么遥不可及。多舛的命运和生命的不可知性使我开始思考人生。既然命运是不可改变的,那么我们只能选择坦然面对,力求精神上的解脱。就这样,在无任何人引导的情况下我主动走進了法轮功,掀开了我人生中最为崭新辉煌的一页。

二、师父救了我全家

得法后,我从大法的法理中终于明白了“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转法轮》),我不再整日担心家里人谁会得病,也不再为病痛和其他不愉快的事而烦心。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我该承受的,所以我真的是从内心放下了,解脱了,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忧无虑的滋味。

不仅如此,不知不觉中我的病好了,女儿的癫痫病好了,丈夫的心脏病也好了。

记得儿子还未上小学时有段时间经常头疼,厉害时两侧太阳穴的血管都凸显出来,丈夫害怕了,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脑血管痉挛”,开了一大包子药回来。我一粒也没给孩子吃,每当孩子喊头疼时,我就叫孩子坐下发正念,结果每次都很灵,不一会就不疼了。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就彻底好了。

还有一次,大约是在儿子上小学五年级时,有几次被同学送回家,嘴唇发紫,呼吸困难。我不惊,不急,更没往深处想,就是领孩子学法,读《转法轮》,不久症状就消失了。

这两件事过后不久就忘了,直到二零零六年家里要套院子,笃信风水的丈夫找人看宅院,捎带给儿子也看了看。那人说我儿子身上有两样病:一个是头痛,这是虚病,是有仙儿摆弄的;一个是心脏病,这是实病,得治。丈夫当时就否定,因为我从未跟他提及此事,但那人说的很坚决。当丈夫满腹狐疑回来问我时,我这才明白儿子前两次是怎么回事儿。我不明白自己前两次怎么处理的那么恰当:头痛发正念;呼吸困难学法。也许是因为我那时没有人心,修好的神的一面在做事,当然就知道怎么去做了;也许是师父的点化。不管是怎么回事,反正是师父和大法救了我儿子。

丈夫是一个家庭观念强、极物质化的人,他的人生目地就是过好日子,照顾好老婆孩子,千万别出乱子。所以虽说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受益于大法,但就是因为怕我被抓,怕这个家散,所以这些年以来一直阻挠我证实法、讲真相,摔坏过师父的法像,辱骂过师父。为此我也曾私下里发过正念,求过师父给他点惩罚,可师父却一次又一次的救了他。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冬天的一个早晨,丈夫有事要赶早班车,黑咕隆咚的一脚踩進了积雪覆盖的道沟里,当时脚就崴的不敢动了,好歹是挪到了车上。晚上回来脚踝肿的不行。第二天清早,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跟我说:“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要不是你学大法,这次我这条腿就折了。我听了当时没反应,可过后一想:不对呀,他怎么会知道大法中的这句话呢?(因为他是从来一眼都不看大法书的)这好象不是他说的。事后我问他,果然他浑然不知。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在借他的口告诉我,我被师父的这种洪大慈悲和宽容深深的感动了。

还有一次,那是二零零八年的一天中午,丈夫喝了点酒开车回单位,距离单位一百米左右时睡着了。汽车“咣”的一声撞到了路边一辆停着的摩托车上,车上当时还坐着一个人。丈夫虽然是吓醒了,但并没有马上清醒过来,车还在照样往前开,倒在车前面的摩托车连人一起往前推。一直推到前面停着的一台大四轮车前,摩托车横着顶到了前车轮上,丈夫的车也才停了下来。路旁的人都吓呆了,本以为这人完了,谁知从车底下拽出一看,哪都没坏,到医院一检查,啥事儿没有。你说这是不是奇迹?我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救了丈夫。

慈悲伟大的师父啊!十三年来不知您为弟子付出了多少心血,您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弟子,点悟着弟子,替弟子化解着今生前世大大小小的渊怨,把宇宙中最美好的东西无偿的送给弟子,弟子拿什么来报答您呢?恐怕是倾一生所有也报答不完啊!唯有精進、再精進,尽快的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让师父欣慰,才不枉师父度我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