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甲状腺癌痊愈 全家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下面是发生在我身上和周围的几件神奇事。

一、 晚期甲状腺癌痊愈

一九九八年正月初,我被省城大医院确诊为甲状腺肿瘤晚期,当时绝望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到了正月十五的晚上,突然腿疼,接着周身骨头疼,继而全身没有不疼的地方,吃不下去饭,头也抬不起来,说话也没有力气。到了正月十六的早上,就起不来炕了,也脱相了。家里人赶紧给我准备后事。

我躺在炕上心想:“我的命运怎么这么不济,嫁给这个人家:丈夫哥四个,那三个哥哥虽然都娶上媳妇,但都是好景不长,我那三个妯娌不知为何都陆续的不是离婚就是早亡,扔下三个光棍。公公已去世,婆婆还在。如今不幸又要落到我的头上了,我才四十来岁呀,孩子还没有成家,我死不瞑目哇!”我边想边哭,哭的头脑昏沉。

正绝望之际,下午四点来钟,本村的丫蛋来到我家,对我说:“老婶,你不要这样消沉,你肯定有救。你看我,只炼了几天法轮功,就百病全消,精神十足。你炼法轮功也肯定能行!因为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

听她的简单介绍,看她的身体变化,我的精神一振,立刻回答说:“我炼!”心想自己在这种状况下还能听到佛法,死也不屈了。这时我的精神状态和上午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我兴奋的对丈夫说:“我要吃饭。”丈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追问一句。我重复了一遍,丈夫才乐颠颠的去给我端饭去。

吃过饭,我就跟着丫蛋到了炼功点,从此修炼大法。随后不久,周身不适的症状立即全无,不但甲状腺肿瘤的病症完全消失了,就连原有的脑神经衰弱、十二指肠溃疡、胃炎等等也都痊愈了。

是师父和大法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对师尊的感激无以言表,我见人就讲我得法以来的亲身体验和感受。特别是“七·二零”以来,在邪党的疯狂打压环境中,也没能使我放慢证实法、讲真相的脚步,就是除夕之夜,依然步行几十里出去散发真相资料。

二、 全家受益

“一人得法,全家受益”,在我家也充份得到了认证。我得法后,丈夫的胸膜炎、腿抽筋的病不治而愈;儿子遇车祸转危为安;儿媳手捧暖瓶发生爆炸,开水和暖瓶碎片崩了一脸却没事;女儿丢了装有三千元的钱包,里面还有一些票据和文件失而复得;外孙子手拿铝条伸到电源插座里却安然无恙。如果这些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都得不敢相信是真的。

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丈夫的三个哥哥失去了内助,生活的难度增加了许多,他们中有的身体状况不佳,连日常的缝缝补补、洗洗涮涮都不便,这些活我都责无旁贷、任劳任怨的给做好了。

再说我的婆婆,过去只要一提起她,也说不清是气是恨,还是怕的,我就浑身打哆嗦。自从我進到她的家门,她就没对我好过,变着法的虐待我。尽管我恪守妇道,努力做个好媳妇,那也不行。我怎么做都不对,真叫我寒心透了。自从我修炼大法后,明白了法理,遇事找自己,知道老婆婆那样对待我也不是无缘无故的,我不应该恨她,我是炼功人,就应该无条件的对她好。她得病了,生活不能自理,我几年如一日的一把屎、一把尿的给她收拾,给她做可口的饭菜。

我的善待,使她对我这颗冰冷的心逐渐溶化,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在她快不行的时候,还后悔自己没学大法。丈夫有三个哥哥,还有两个姐姐,所以侄男侄女、外甥就多,他们几乎每年正月都来串门。有一次,大姑姐竟把她请的客人领到我家叫我招待,旁人看了都觉的不对劲,“这是什么事儿?”我照样以祥和的心态热情接待。有道是众口难调,有的要喝粥,我就熬粥,有的要吃米饭,我就做米饭,有的要吃水饺,我就投其所好,剁馅子包饺子。真是一张桌子待出几样客来。孩子们到厨房帮忙,我趁机给他们讲真相,使在场的六人有四人做了三退。

除了讲大法真相、圆容好家庭外,我还和同修配合,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春耕时,我们帮助劳动力少的村民种地;秋收时,就帮他们收割。冬天大雪后,我们全村大法弟子就把全村的主干道积雪全部清扫干净。当地百姓激动的说:“可怜咱们村那么多共产党员,哪个能赶上人家法轮功?谁说法轮功不好?”就连派出所的警车路过时都鸣笛致意。我村法轮功学员清扫积雪的事迹,后来还传到了省城。

三、白血病患者恢复正常

由于我们按照师父将真相多救人的要求去做,使一批批被蒙蔽的世人清醒得救,使世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现仅举一例:

我村有位姓李的村民,于零五年被省城名医院确诊为白血病。那时他才四十来岁,上有老,下有小。全家得此消息,如雷轰顶。我们知道后,专门去他家给讲真相,叫他们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的诚意感动了他们全家。再加上平时讲真相的基础,使他们对大法很认同。在这个李姓村民第一次入院治疗时,和他同病室、同病症的患者共四个人。以后,当他每次去该病室时,就发现死了一位病友,等他第四次去时,就仅剩他一个了。

有一次,在他症状最严重发烧休克的消息传到家时,当时他老父亲正在山里干活。老人家听到这个消息时,心想只有一念也就是一线希望了,那就是只有求救于大法师父了。老人家每刨一下地,就对山谷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李老师快救救我儿子吧!”

就这样,一声声对大法对大法师父充满信赖的喊声在山谷久久回荡着。这个白血病患者在很短时间内恢复正常,壮的象头牛,什么活都能干。他们全家对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感恩和佩服的五体投地,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有一次,他媳妇外出在列车上讲法轮大法怎么好,正讲得起劲时,对面坐着的四个警察吓唬她:“再讲就抓你。”她说:“本来就好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