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因法轮大法而幸福洋溢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纵观生命的长河,常叹息人生无常,甜少苦多。也感慨缘何有人天生富贵,有人却历尽苦难毕生潦倒。总感觉冥冥中似有无形的力量制约着人的美好向往,而那力量又大的不可抗拒,着实令人百思不解。

迷茫的心何处寻净土

我从小就看不得杀生的场面。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看见父亲杀鸡,我立即转过脸去,两行泪流下来。后来发现那只鸡淌了半碗血还能站起来,就大喊着让它“快跑”。父亲在后面紧着追,那只鸡一头栽倒在地上死掉了,我顿时哭的泪流满面。还有一次,我家的猪被众人捆上大案板就要被杀掉,一位叔叔拿着尖刀站在跟前正准备动手。我亲眼看见猪的脸上挂着长长的鼻涕和泪水,撕心裂肺般冲我哀嚎求救。我心痛得泣不成声,想帮它解开绳索,却被大人拽走了。而那残忍的一幕深深的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每次想起来都会流泪,多少年以后都这样。

也正是从那时起,我觉得人类太野蛮,人类在欺负动物,大生命也在欺负小生命,而那样的情景是我最不愿看到的。每当看到哪怕一只小猫、小狗死掉了,我都会落泪,因为可怜它们短暂的生命而伤心好多天。我常想:有没有可能小生灵不再被杀死?有没有可能大大小小的生命都不被欺负而平等的活着?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事情多了,心中的疑问也越来越多了。比如我常想:人为什么会生病、会死亡?好人为什么有时比坏人活得更痛苦?人到底从哪里来?最终又要到哪里去?那些死了的人都死哪儿去了?而所有这些问题谁都解答不了,所以我心里一直是沉甸甸的。

长大后听说山东省人杰地灵,于是来到山东,期望得到高人指点。然而在那里生活了四年,走访了名山名寺,一直没遇见高人的出现。倒是经历了百思不解的事情,直到修炼多年后的一次机缘才得以妥善解决。事情是这样的:在山东的四年里,每年夏天或秋天都有一条大蛇嘴里吐着芯子、怒目圆睁的突然横在我面前,而且总是在家人刚刚走开的一瞬间“从天而降”。尽管每次都能在别人的帮助下赶走大蛇,我却避免不了因此而大病一场。可就在第四年夏季的某一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一条约三米长的大蛇突然横在我面前。任凭我怎么哀求,蛇都不肯走开,我便随手抓起跟前一把铁锹防护着。没想到它硬是围住我盘旋起来,而且越盘圈儿越小,又凉又滑的蛇尾抽打着我的脚和腿,令人不寒而栗。可就在眼看要被蛇盘上身体的一刹那,极度恐惧的我不顾一切的用铁锹一口气将其斩断十二截。听人说蛇会把断开的身体自动接上,因此为了防止它回来报仇,我挖十二个坑把它埋掉了。

象历次遇见大蛇一样,我又病了一场。后来联想到每年都有大蛇把我吓个半死,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也只好带着无奈和迷茫返回家乡。此时的我因为工作、婚姻和家庭的重重魔难而心力交瘁,疲惫不堪。加上多种疾病的折磨,真有了万念俱灰,生不如死的感觉。

佛恩下的美好与幸福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回家乡一月后,我有幸在学生家长的引荐下走進法轮大法修炼中。没想到我一眼看到《转法轮》中师父的照片时就莫名其妙的流泪了,心里有一种释然的感觉。看书的过程中虽没意识到自己得到了绝世珍宝,却爱不释手,越看越想看。而在看书的当晚,法轮大法的神奇就展现在我的身上。没修炼之前我已严重失眠近三年,每次大把的吃药也只能睡两小时。如今只看了三讲《转法轮》,当晚没吃药竟然睡足了六小时(此后十多年的时间里再也没犯过)。看大法书三小时就治好了三年的失眠症?!怎么想都神奇的不可思议,用现在的医学理论根本解释不了。

更神奇的是第二天早上起来摸哪儿哪有电,不只是金属,就连木头都有电,简直拿啥扔啥,我和家人都觉得很奇怪。那种状态两天就过去了,后来才知道此现象是修炼中特有的,不修炼的人很少会出现。紧接着我身上原有的多种疾病都在一周内不翼而飞了。之后更有一件令人羡慕的事:脸上长了两年多的蝴蝶斑开始快速的往下褪,眼见着一天天、一块块明显的往下褪,二十天时间全部褪净了,就连皮肤也变白了。而此时我还没开始学炼功法,只看大法书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我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这令很多人对法轮功刮目相看,赞不绝口。

深受大法的恩泽,不久我便开始学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我坚持天天炼功,也喜欢在有时间的时候多看书。由于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所以每当看书的时候就在不知不觉中远离了尔虞我诈,远离了人世的争争斗斗,完全進入到那种善待他人、处处为别人着想的美好心境中,那种感受真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幸福。尤其书中关于不失不得、关于为什么要做好人的论述更让我体悟到生命的真正意义和乐趣。可以说走進大法修炼的我每天都沉浸在静谧而祥和的氛围中。

由于师父给净化身体,加上天天炼功,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走路生风”,什么叫“无病一身轻”。几十年的“苦瓜脸”终于喜气洋洋,满面春风了。周围人经常听到我开心爽朗的笑声,听到我吹口琴,听到我和同修对着麦克风唱歌,眼见我脱胎换骨的变化,一位邻居阿姨抹着眼泪感慨的说:“从来没见你笑过。如果不是法轮功,我可能这辈子都不知道你还会唱歌呢!法轮功把一个九死一生的苦命孩子变成这么幸福的人,我这辈子也算是大开眼界啊!”

后来在中共的劳教所里遭受迫害的时候,我都能以较好的心态面对,经常用口琴吹奏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警察觉得这么苦的环境里我怎么还能如此乐观,我笑着回答说:“有啥悲观的?要说乌鸦遮太阳,叫我看那是赶上日全食了。邪不压正是天理!老百姓有句话叫‘死不了熬着它’。到啥时候好人都比坏人长久,更何况法轮功弟子都是能延年益寿的修行人,还愁见不到云开日出的时候!”警察悄悄的抹泪了。

随着不断的学习法轮功著作,多年来埋藏心底的无数个“为什么”一一得到最好的诠释。我当时的体会是,往大了说法轮功能使人提升思想境界,能使人得道圆满。往小了说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还能使人变得理性、善良和慈悲。只知道法轮功“真、善、忍”的表面涵义,也会使生命受益良多,更何况沐浴大法洪恩中的修炼者呢。我最深的感触是:生命因走進法轮大法而探索到许多奥妙,生命更因走進法轮大法而变得从未有过的幸福和踏实。

恶缘在大法中得善解

就在我修炼大法整十年的时候,万没想到十年前被我斩断十二截的大蛇竟然找到几千里之外的东北来报仇。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前年春天一段日子,母亲家院子里突然发出动物的怪叫声,夜间和黎明分别发出两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声。就连一向胆大的父亲都被吓的不敢出屋,甚至不敢睡觉,兄弟姐妹谁都不敢去那儿了。

然而我和母亲家相距六百多里地,去一趟很不方便,于是就在夜间子时发正念的时候清理她家的空间场我立掌并念动法轮大法的正法口诀,发了半个多小时正念。之后又打坐,很快就静下来。这时我看到另外空间这样一幕:我穿一身白色道服,手里拿一把折扇,瞬间飞到母亲家院子里。查看片刻,发现怪叫的动物竟是一条隐藏在地洞里的大蟒蛇。蛇头象脸盆,蛇眼足有拳头大,形象丑陋的令人恶心。蟒蛇一眼看见我,立马吓的不叫了——我当时的形像是一位年轻的道士。我还发现它想伺机害死我母亲(当时医生说母亲已是胃癌晚期),于是我在洞口守着它。这时母亲叫我,我一回头的功夫,蟒蛇“嗖”的一声窜到院外的公路上。我一跃而起,飞奔过去将其踩在脚下。它立刻张开大嘴对我吼叫:“我已修行千年了,你敢把我怎么样?”我用折扇扒一下它的脑盖,一看脑盖下的穴位是深黄色,果然成精了。可我说:你不够我一个小指头捻的,你必死无疑。它转而可怜巴巴的求我放了它。我刚有些心软,却看到它阴险的目光。于是我说:看来你害人的本性难改,说话间我立掌劈向蛇头。伴随一声轰鸣,蛇身顷刻碎裂熔化,蛇头却变成十二条小蛇,瞬间逃進路旁地面的树叶中。我这边 “回来”了。

次日我在电话里对母亲说:放心吧,以后院子里再没有怪叫声了。母亲说果然当天早上就没听到。我又叮嘱母亲要注意,凡是跟蛇有关的人或事一律要躲开,因为十二条小蛇还在附近。母亲说知道了。

然而三天后,一个自称省医院“专家”的陌生人去了母亲家,说是路过那里,口渴了想找点水喝。说着递上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专治老年病。母亲说腿有点痛,问他怎么治。没想到那人竟然从背包里掏出来十二条小蛇,都是死了晒干的,让母亲炒熟了研成面儿用水冲着喝。母亲却忘了我的话,因为一向怕蛇才没接受。一看母亲不肯要,那人又摸出一小瓶黑药水,说是用蛇的精华配制的。还说这药水以毒攻毒,只要母亲用来擦拭膝盖一个月,保证以后永不复发。母亲听了很高兴,花六百元钱买下来。第二天我从哥那里知道了,硬逼母亲扔掉了黑药水。这时母亲才想起我先前嘱咐的话,于是打电话找“专家”质问,结果一打是空号。然而母亲原本一条腿痛,不料只用了一次蛇药水却变得两条腿都痛了,而且一天比一天厉害,直到完全不能行走了。去医院做过几次“穿刺”手术,抽出很多脓水,也只能勉强“挪动”着走。找名医就诊都无济于事,一晃就是一年多,家人们一筹莫展。

此时我认定母亲腿痛与我十年前斩断十二截的大蛇有关,确切的说正是被我砍死的大蛇的十二个徒子徒孙来找我报仇的。那为什么它不直接找我呢?这时候想起老人们说过的话:低灵烂鬼的东西喜欢欺负体质弱秉气弱的人,很轻易的就能附上他们的身体,而对体质好秉气硬的人却不敢上身。这样看来我因为修炼了佛家最上乘大法,因为有大法的师父保护,一切阴性的、狐黄白柳的东西都不敢靠近,它才找我的亲人报仇。此时我更相信大法师父说过的人是最弱的,动物能轻易的要了人的命。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怎么做才能摆脱大蛇对我的仇恨呢?

作为修炼的大法弟子,都知道大法和师父的法力是无所不能的。因此庆幸自己今生遇到大法的同时,我想到求助于师父。想起师父讲过一段关于“善解”的法理,大意是说用修炼的福份回报给曾经被自己杀死或是伤害过的生命,才能化解历史上某些深重而难以了结的恶缘。

于是我盘腿打坐,在心里请求师父帮我“善解”这段仇怨,同时对小蛇打过去强烈的意念:不管我们过去有过怎样的仇怨,我现在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善良的生命,我愿以大法中修出的大善和慈悲与你们善解一切渊怨。只要你们不再报仇,马上离开我母亲的身体,我会用修炼的福份回报你们。我做不到的,我师父会帮我做。如果有一意孤行不听劝阻的,我只能立掌清除你!机会只有一次,望你们珍惜。我连续说了三遍“望你们珍惜!”没想到就在说完的瞬间,我“看”到十二条小蛇争先恐后的从母亲的膝盖里爬出来,而母亲膝盖里面已是鲜血淋淋,骨骼被它们啃食的很凄惨。我知道还需要调养一些时日才能彻底痊愈……

我随即拨通电话询问,母亲高兴的喊着:太神奇了,刚才痛的不能动呢,现在基本不痛了,还能下地走路了。回头看一下钟表,前后只用了十分钟。十年的仇恨终于妥善解决了,我心里特感动。几天后又传来好消息:母亲突然发觉自己能正常吃饭了,而且不胃痛不吐血了。家人赶忙带去医院复查。看过X光片子,医生惊讶的喊着:“完全好了!怎么好的呢?”

见证了法轮大法善解恶缘的奇迹,一家人被大法的无边法力震撼了。尤其我那曾经傲慢固执的老父亲终于向大法低头认输了。由于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父亲曾一直不信天不信地,一遇到解释不了的奇迹就统统说成迷信。更由于深受中共“文革”运动的迫害,由于我炼法轮功遭受中共两年的劳教迫害,父亲一直抵触大法。然而通过这件事,父亲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

我跟家人们解释说:母亲先前得癌症就是我打坐时看到的“大蛇想伺机害死母亲”那一幕,而医生看到片子上癌症突然消失了,正是大法师父帮我善解了与大蛇恶缘之后的奇迹展现。父亲连连说“是”,并感慨了一番:想不到十年后大蛇还能找到几千里外的东北来报仇。十年前你把大蛇斩断十二截,十年后它化成“专家”硬给咱十二条死蛇?简直太蹊跷、太蹊跷了。别说用科学解释,用啥学也解释不了啊。而擦了一次蛇药水反倒把好腿变瘫了,这东西也太邪性了!父亲还说:“医学专家都解决不了的重病,法轮功弟子一求师父就治好了,真是不可思议,太神奇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非得说你们讲迷信呢,现在看来法轮功讲的“另外空间”都是真的,那“三退”抹兽印、保平安也是真的呀。“年近八十的父亲激动的大声喊着:“我服了,真服了,彻底服了法轮功了。我支持你!你可好好学、好好炼吧!”

我对父亲说,这件事使我联想到那些死不改悔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他们的下场将会怎样悲惨呀?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迫害法轮功的人可是造了大业了,那不得偿还吗?父亲深有感触的说:欠动物的都得还呢,何况欠人的、欠修道人、欠佛法的呢?非还不可!人觉得自己了不起,其实人连小小的动物都斗不过。动物一旦成精了就能轻易要了人的命,人还狂啥呀?就看到没到时候,时候到了,逃到月球上也照样找到他!

大法纯正感动世人

我常年在家开设补习班,招收的学生小学、中学的都有。是凡来这儿的学生,我都用真、善、忍的理念去潜移默化的引导,循循善诱其摒弃恶习,努力做个真诚、善良而有涵养的好孩子。用不上一个月,孩子们大都成绩明显提高,而且回家后能主动学习,也能认真完成其它科目的作业了。而最令家长感激的是:我本人在做人方面的表率作用对孩子影响很大。孩子们脾气变好了,几乎所有孩子都变得乐观开朗,不再因为一点小事生气了。

有一段时间,总有新来的学生由家长陪着来学习,我以为是家长想听听我讲课水平怎么样呢。结果有一天一位学生家长跟我说:“你知道我为啥不放心让孩子自己来吗?其实你讲课真的很好,我是怕你象电视上说的那样把我家孩子掐死了。”我听了哭笑不得,劝她不放心的话就把孩子领走吧。她却笑着说:“这回你撵都撵不走了。跟你相处这段时间,我家人都明白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电视上说你们不好那都是骗人的。”另一位家长说:“我来的目地是怕你跟孩子讲大法的事,结果亲眼见证了你的为人,现在我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你可不能撵我们走,我家孩子一直要跟你到高中。”

还有一位学生家长跟我是同学,她丈夫是派出所所长。她说:“现在的老师就知道认钱,根本不好好教课,象法轮功这么负责任的老师太少了,你敢不收我家孩子我把你家砸了。”结果硬把(四年级)考试成绩十六分的儿子“赖”给我,还得让我教出成绩来。我一直以大法弟子应有的心态善待孩子,不厌其烦的对孩子耐心引导,孩子的成绩上去了。后来升入初中,班主任老师一看他学习好,总想抢去自己那里补课,可孩子坚决不去。也有同学几次劝他去本市一位比较出名的老师那里补课,他说:“谁都没法轮功老师教的好,我哪儿都不去。”一直跟我学了六年,中考时考了个全市十八名,以优异成绩進入本市重点高中唯一的尖子班。

就在他临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给孩子们整理知识要点又忙了个通宵。次日一大早让他来拿题。看着我熬红的眼睛,他显得很心疼,一直说着感激的话。临走时,我知道再想见面就难了,便叮嘱他心中牢记法轮大法好。而他眼里含着泪,一边答应着,一边恭恭敬敬的给我深深的鞠了一躬。我这才注意到站在面前的已不再是六年前的小不点儿,而是一个比自己高出大半头的小伙子了,我的眼睛湿润了……

曾有一段时间,我发觉我的学生有很多是以家族的方式来的,有的亲戚连亲戚接连来了好几个。我问学生怎么回事,回答是:现在竞争太激烈,谁能找到法轮功老师就能学习好。谁把这好事儿告诉别人,那不是给自己找竞争对手吗?所以找到法轮功老师都保密,只告诉自己家的亲戚到这儿来。我听了心里有点酸,也为这些来在身边的孩子能珍惜大法而欣慰。然而尽管孩子们保密,可还是有许多学生要来,我不可能为挣钱而应付了事,因此招收的学生数量还是很有限的。有些想来这儿我却不想收的学生,家长就送来好多东西,希望我能收下孩子。无奈下我只好宣布:送礼的不收!这样她们就转而对我姐长姐短的亲切的叫着,说挤不下当旁听生也行,最终把孩子挤了進来。

有学生家长跟我探讨为什么法轮功对小孩子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我说法轮功之所以被世人公认为高德大法,最杰出的一点就是法轮功教人凡事要“先他后我”,直至达到无私无我的高尚境界,因此法轮功对任何生命都是有益的。而小孩子更适合学习法轮功——如果在孩子成长时期用真、善、忍的理念影响和教育,孩子学到的就是最正最好的,孩子的思想和品行也自然是端正的,这对孩子的将来就是最大的受益。我说其实不论大人或孩子,只要能正确认识法轮功,那都是人生中最不后悔的事。学生家长说:怪不得放学后孩子们不愿意走呢,跟你在一起说说话心里都亮堂。法轮功这个环境真是太好了,你们身上有种正的力量很感人。

有一天,我们当地发生了轻微的地震,教育局通知全市学校放假一星期。然而我的补习班没有一个缺席的,放学后孩子们没有回家,而是齐刷刷的都到这儿来了。为了不让家长担心,我也宣布放假。可孩子们不肯走,我便打电话让家长劝孩子回家。谁知家长却说“走啥走?在我们跟前也没在你那儿保险哪!就在你那儿吧!”当时孩子们都很激动,大声的喊着“以后不管有什么灾难,我们都往你家跑,老师可别撵我们哪!”那一刻我更体会到法轮大法真相对每一个生命来说该是多么的珍贵无比啊!

每当想起有幸被大法救度的时候,总会百感交集:我这样一个曾经性情暴烈、生命中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之前几乎没笑过、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幸福的人,连做梦都没梦见过自己的生命里还会有笑声和歌声,更别提给别人欢乐了。然而我却又那么的万幸,今生能在法轮大法中修炼,能体会到什么叫苦尽甘来。

有学生家长对我说,常人老师收获的是金钱,法轮功老师收获的是幸福。说的太好了。我因为修炼大法而变得豁达宽容,在很多时候能做到“先他后我”。我的善良又影响了家人、亲朋好友,影响了众多的学生和家长,无论大人或孩子,都变得更善良,也总是乐呵呵的。法轮大法的纯正与美好感染着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生命因法轮大法而幸福洋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