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神论者到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以前,可以说是一个下士。从童年开始,我就被无神论、阶级斗争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论等邪恶的理论洗脑,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佛存在,也不相信善恶有报。我读小学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没学到什么知识,中学毕业后就下乡,当兵,复员后到一个四千多人的工厂,工作后就一直在名利场中拼搏。在几十年的争争斗斗中,不择手段的往上爬,从一名工人开始,一直爬到厂党委委员、宣传部长兼党委秘书的位置。那时,书记、厂长的很多讲话、报告之类的东西都出自我的手笔,被同事戏称为红色秀才,为此而沾沾自喜,无知中造下了很多大业。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气功热时,我的父母由于年龄较大,患有多种慢性病,也练起了健身气功,并有了一些效果。我的一些家人和亲朋好友也开始练气功,我也知道了一些气功的超常。一九九五年,我哥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回家对我们洪法时,我根本就不相信,他拿回家的书我也不看,这是我第一次与大法擦肩而过。

一九九八年,妻子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我对她更是冷嘲热讽,甚至恶语相向,认为这些炼功人就是一群傻子。可是她修大法了,一直忍让,不和我争斗。渐渐的我发现她修炼大法后有了很大的变化。修炼前,她有多种疾病:甲亢、胆囊炎、乙肝、风湿、腰腿疼等等,是家里的药罐子。修炼后,不再吃药了,多种病都不治而愈,特别是十分难治的乙肝都好了,各项指标都正常了。而且也显的年轻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以上。她的心性也提高了,修炼前她好使小性子,动不动就和我发脾气,我俩经常吵架,吓得孩子哇哇大哭。修炼后再也不和我吵了,家里出现了少有的平静,这使我不得不承认大法的威力。那时,妻子在家里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每次我也都跟着听,就是不入心。当时也只是认为法轮功是一个较好的气功而没有走入大法之中,这是我第二次与大法擦肩而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妻子因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在从北京送回本地关押之前,当地的警察到我家搜查,却一无所获。可是,他们走了之后,我发现窗台上就放着一本《转法轮》,在别的地方我还找到了大法经文、炼功磁带、真相条幅、真相传单、不干胶等,是慈悲的师父保护弟子,没让警察发现这些东西。出于怕心,我只是把那本《转法轮》、大法经文和炼功磁带收藏了起来,而把条幅、传单、不干胶都让我烧了,对大法又犯下了一桩罪。那时,下班后没事我就看那本《转法轮》,一连看了四遍,只是觉的这是一本叫人做好人的书,让人修真、善、忍没有错,也没能悟到什么,可见我就是一个下士,就这样我第三次与大法擦肩而过。

妻子从劳教所回来后,由于害怕再被迫害,我不让她学法炼功了,我们过起了常人的日子。那段时间,妻子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又出现了多种疾病,腿疼的走路都困难,我所在的工厂也开不出工资了,拖欠了三十八个月的工资,根本没有能力给她治病。在这种情况下,我说不行你就还炼功吧,但只能在家偷着炼。于是妻子又开始炼功了,就只是在家偷着炼,也不学法。就在这时,同修给她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她学习后又从新开始了修炼,并且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她的身体又有了明显的改变,各种疾病都好了,走路也正常了,上下楼都不费劲了,看上去又年轻了。而我却极力反对她修炼,特别不让她出去讲真相,因为当初我也是带着私心让她炼功的,只是想让她祛病健身。现在她经常出去讲真相,我怕心特别大,就多次和她大吵大闹,甚至不只一次的提到了离婚。那时我就只想过个平安的常人日子,对妻子一点也不理解。可是妻子一直对我很好,不管我多凶恶,她都能忍让,一直耐心的和我讲真相,我却听不進去。

直到有一次我母亲住院,她主动提出去护理。当时,我母亲的眼睛看不见东西,行动不方便,她就一口一口的喂饭,搀扶着上厕所,护理的十分周到。同病房的人都看不出她是儿媳,都以为是女儿呢。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和她吵了,也不再反对她修炼了,并且开始看真相资料了。于是我知道了“四二五”和平上访的真相,知道了天安门假自焚的真相,知道了大法弟子为什么被迫害,为什么在被迫害中还要讲真相。每周的《明慧周刊》和《明慧周报》我都认真的看,渐渐的我开始理解她了。当我看了《九评》和《解体党文化》两本书以后,我震惊了。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是一个强者,在参加工作的这些年,我年年都是单位的先進工作者、优秀党员等等,各种所谓的“荣誉证书”有好几十本。在单位,我是大家公认的好人,自己也一直认为是一个为党旗增辉的人。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是被邪恶的中共的谎言欺骗着,被邪恶的理念洗脑了,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回想这些年,下乡、当兵、參加工作、入党、提干,一路走来,一直在为邪党唱赞歌,为其卖命,所换来的是一身疾病,到了五十多岁,连正常的工资收入都不能保证。可是,多年来,从没敢怀疑过邪党,即使生活十分困难,也还在为其歌功颂德,真是愚蠢至极,还自以为聪明过人。真应该感谢大法弟子,感谢这些真相资料,它使我明白了真相,看到了希望和光明。于是,在二零零五年,我退出了邪恶的中共党、团、队,写了“三退声明”。并在其后的日子里,也帮着妻子做一些讲真相的事,如叠传单、发资料等。妻子和同修希望我也修炼大法,而我又觉的修真、善、忍标准太高,我怕做不到,其实是懒惰和怕心。

有一次,一个同修大姐到我家来,说好了下午一点钟走,她在说话时谈到了让我修炼,我和她说起了不想修炼的理由,她苦口婆心的和我说了三个多小时,神奇的是当时我家的钟慢了一个小时,钟也不停还在走,等她下午一点走时实际已经两点了,其实是师父让她多和我讲了一个小时的真相,可是我当时还是没有下决心修炼,就这样又一次与大法擦肩而过。

我虽然没有修炼,可是亲眼看到了妻子修炼后的身体变化,还是由衷的佩服大法。多年来,我在拼搏和争斗中,落下了多种疾病,心脏、脾胃、肝胆都不好,在当兵时落下了腰痛的毛病,尤其是痔疮,久治不愈,长年便血,使我出现了严重的贫血,病重时上楼都费劲,经常眼前发黑,要蹲下休息一下才能接着走。

二零零八年,我病的特别严重,在几乎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和妻子说,我也要炼功。妻子很高兴,给我买来了mp3,请同修给装上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和炼功音乐,给我请来了《转法轮》和各地讲法等大法书,并教会了我五套功法。于是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开始学法炼功了。学法炼功的第二天师父就为我清理身体,多次上厕所,不到一周,我上楼就不费劲了,头也不晕了,腰也不痛了,痔疮也好了,也不便血了。现在,我的身体十分健壮。我亲身经历了大法的神奇,破除了无神论对我的毒害,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了。

当我认真学法时,奇迹就出现了。我再次读《转法轮》时,感觉就不一样了,有很多次,读着读着,字就变成了彩色的,有粉红色的,有蓝色的,多次看到了蓝色的,还有一次看到了金黄色的。我还多次遇到过有惊无险的事情,仅举两例:一次,我骑自行车出去办事,在一个小区内,路很窄,前面停着一辆出租车,我在距离它不到五米时,它突然倒车,车倒的还挺快,情急之下,我马上右转,骑上了右边的一条小路,可是出租车一转舵,跟在我后面也倒進来了,当时我就觉的一股力量使我的自行车猛的向前窜出半米多远,出租车的后保险杠离我的自行车后轮不到十公分停住了,司机又马上向前开,掉头从我来时的路走了。旁边的一些人都跑过来看我,他们都以为我被撞了,可出租车根本就没碰到我。还有一次,我在值夜班时,烧了一壶开水,往暖瓶里灌。当时我也不知道那个旧暖瓶的铁皮底已经腐烂,我穿着衬衣、拖鞋,提着暖瓶往里面灌水,一壶水都灌满了也没什么事。可是等我把暖瓶往桌子上放的时候,刚把暖瓶拿到桌面,还没等放下,暖瓶底一下掉下来了,瓶胆也掉出了一半,底部落在了桌面上,也没有打碎。后来我看那个铁皮底早已腐烂,根本就不可能托住那一瓶胆开水。按正常应该在我灌水的时候就掉下来,那样的话,瓶胆一摔碎,开水就得浇到我的小腿和脚面上,后果不堪设想,可是这种事情没有发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替我承受,帮我消业。

有同修说我是下一批弟子。我想,不管我是哪一批的,既然今生有幸走入了大法中修炼,就要坚定的修下去。现在,我和妻子一起做着三件事,稳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我是一个下士得法,很多地方修的还不够好,但我坚信,大法一定会改变我的,我一定能够圆满功成,因为有师在,有法在。

我虽然是下士得法,但我不会永远当下士,在不断的坚定实修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也会成为上士的。今生能够成为大法弟子,走上修炼之路,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是她把我领上了这条光明之路。

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就是要告诉大家:即使是我这样一个下士,也能走入到大法中修炼。关键是:你能不能看真相,敢不敢听真相。“真相就是指路灯”(《洪吟三》〈真相就是指路灯〉)。

我得法较晚,层次有限,初次投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