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警察被迫害致死四月 家属讨说法遭威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攀枝花市优秀警察、法轮功学员徐浪舟被乐山五马坪监狱和四川省警官总医院(又名成都病犯医院)迫害致死快四个月了,医院和狱方不但不给家属一个合理的说法,而且近期又威胁说将于七月二十一日强行火化遗体。

一、按“真善忍”做好警察的徐浪舟被构陷入狱八年半

徐浪舟
徐浪舟

四川攀枝花市交警徐浪舟,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攀枝花市电视台还为徐浪舟做过报导。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徐浪舟曾遭二年劳教迫害,二零零四年被攀枝花六一零绑架,遭受连续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吊铐二十四小时折磨致昏死过去,又在所谓“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个月;先后被非法关押于四川广元监狱和乐山五马坪监狱。

徐浪舟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二、在四川省警官医院住院期间离奇死亡

徐浪舟因急性胃穿孔在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至十七日期间在四川省警官总医院住院治疗。三月七日入院后,三月八日进行了胃穿孔修补术,三月九日徐母到医院看望儿子时,主刀医生告诉她手术很成功。到三月十三日徐母见到徐浪舟时,徐的情况非常好,人很清醒,能坐起与他的妈妈谈话:“妈妈,你给我买个盆子,买点洗漱用品来。”

后来十四日、十五日、十六日,徐母都去医院看望儿子,但医院不让见,但告诉她儿子恢复得很好,并且可以吃流质、半流质食物了。到了十七日晚上二十二点左右,徐浪舟的妹妹接到电话,被告知徐浪舟病危,要转华西医院治疗。

三月十八日早晨,徐母到医院时看见的情况是徐浪舟已完全昏迷,只有进气,没有出气,医院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没有给他吸氧、没有上呼吸机、没有上心电监护、也没有输液。当时徐母一再要求马上转院,结果院方拖到当天十二点过才转院。并且不告诉徐母转到哪家医院哪个科室。直到三月十九日,徐浪舟的妹妹接到电话说徐浪舟已于十八日晚上二十二点五十五死亡。

三、监狱、检察院、医院拖延尸检

由于家属认为徐浪舟死的太蹊跷,要求医院和监狱方给予合理的解释,要求进行尸检,但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四川省警官总医院及乐山市检察院却拖延迟迟不进行尸检。坚持称徐浪舟是正常死亡。那如果真是正常死亡,又为何不敢做鉴定呢?这不是正说明有问题吗?徐浪舟妹妹被迫走访了卫生局等相关部门,又就哥哥的死因疑点及哥哥在五马坪监狱遭受的折磨虐待分别向省人大及乐山检察院投诉,五马坪监狱怕事被闹大才不得不勉强同意,却提出就在省内找司法鉴定所。徐家坚决不同意,坚持在省外找第三方鉴定机构。

徐浪舟妹妹先后找到重庆几家出名的司法鉴定所,头几家刚开始还同意,但后来就突然变卦,都以太忙为由推却了,直到四月十二日才有一家承诺一定“客观、公正”的名为“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所”的机构愿意做此鉴定。徐浪舟妹妹因大连单位催,家中小孩无人带,与该所办完手续后于四月十四日离开成都回到大连。后来由乐山检察院与该所联系,两万多元的鉴定费用也是由乐山检察院垫付的。

四月二十日,五马坪监狱突然找到徐浪舟母亲,以两万多费用相威胁,逼她在一份“承诺书”上签字,上面有三条:一、如鉴定结果徐浪舟系正常死亡,一切费用由徐家出;二、如果是非正常死亡,费用由狱方出;三、鉴定结果一出来,无论是正常还是非正常死亡都必须火化遗体。 因徐妈妈拿不出两万多元,又不愿放弃调查儿子死因的机会,只好被迫在那张所谓“承诺书”上签字并盖上手印。

直到四月二十四日,距离死亡时间已经三十六天了,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所的戴所长及一助手终于到新都东林殡仪馆开始取证进行尸检。

四、徐母要尸检报告被百般刁难、威胁

尸检已过去两个多月了,徐母从重庆市法正司法鉴定所获知鉴定报告已于六月二十八号寄给了乐山市检察院。徐母于七月十一日去乐山市检察院拿尸检报告,被守门的保安拦住不让进门,徐母说明来意后,保安给里面打电话,被告知报告要去乐山五马坪监狱拿。

徐母又赶往五马坪监狱 ,可是监狱已下班,直到下午两点半左右,徐母找到了乐山市检察院驻五马坪监狱办公室,坐在外面的地上等。这时,有人(狱方工作人员)上来问她是不是徐浪舟母亲。来人说检察院的人要等会儿才会来,让徐母到办公室坐会儿,徐母被引入到七楼一间办公室。

在这个办公室,狱方很多工作人员对徐母的态度可以用“围攻”来形容。他们几次三番的拿出摄像机给徐母拍照、摄像,被徐母制止,说他们这样的做法是侵犯公民的肖像权,这些所谓警察却骗徐母拿出摄像机说已经删除了,因为徐母也不懂摄像机如何用。他们对徐母说些污蔑徐浪舟的话,徐母与他们讲徐浪舟是怎样一个人,这些警官们理屈词穷,又叫嚣说徐浪舟不忠不孝等污蔑之词。

后来检察院的人回来了,徐母又到了乐山市检察院驻五马坪监狱办公室。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对徐母说,要拿鉴定报告可以,但说鉴定结果徐浪舟属正常死亡,要求徐母支付两万多元的鉴定费。徐母要求看鉴定报告也不行,只是念给她听。徐母告诉他们:从重庆法正司法鉴定所获知,鉴定时徐浪舟内脏器官已腐烂变质,而且鉴定时,完全没有家属参与。这样的话,鉴定还有效、还公正吗?徐母提出:她的儿子好好被诬判进到监狱去,给迫害死了,还让家人出钱,太不讲道理了。家人对死因提出严重质疑,监狱方不但不主动提供证据证明他们的清白,还拖延尸检时间,致使过了最佳鉴定时间,如果有鉴定费用,这本应狱方来出。

后来徐母提出复印病历,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又欺骗老太太说,病历在重庆市法正司法鉴定所,让去重庆复印。老太太说,那行啊,那你们给出个证明,打个电话也可以啊。他们当然不会这样做,因为病历在医院必须保存十年以上的,这是明显在欺骗老太太不懂。

五、狱方威胁说将于七月二十一日强行火化遗体

后来狱政科的王科长也来了,要跟徐母商量火化徐浪舟遗体事宜。好些男女警察拉住老太太说要“商量”。这些警察的目的就一个要求火化遗体。老太太给他们讲:办不到,没有搞清楚我儿子的真正死因之前,不能火化。

徐母看到无法得到病历和尸检报告,看那些警察只是想让她尽快将遗体火化,再与他们交涉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就准备离开回家。可是,一大帮警察上来拉她,不让她走。徐母又被拉进院子里,这些警察们要求老太太住下来再商量。徐母见他们还是在火化遗体上打转转,只好再次离开。一大帮警察又上来拉她,徐母大声呵斥他们,说监狱和检察院合伙欺负老百姓,好不容易才挣脱他们离开了。

狱政科王科长,放狠话说:无论如何七月二十一号将强行火化遗体。徐母急了,说:“办不到,没有我的签字,谁也不能这样做。如果你们真要这样做,那你们先把我这老太婆火化了。”徐浪舟在监狱不明不白的给弄死了,狱方不给家人个说法,反而还要强行火化,这不是想消灭证据吗?是什么支撑这些所谓警察这样无法无天?

请所有正义人士帮帮这个失去优秀儿子的母亲,为她讨个公道,还徐浪舟一个清白!更希望参与迫害徐浪舟的所有政府工作人员,不要再为虎作伥,不要再助纣为虐,不要再迫害善良人士,给自己及你们的亲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