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母亲的超常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母亲今年八十七岁了,住在农村,得法修炼有十四、五年了。多年的修炼,使母亲的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去年春天,有一次,有两个邻村妇女路过,看母亲提水浇园,就议论说,“这老人可能快七十岁了,还干活呢。”其实是快九十岁了。

年轻时,母亲吃了太多的苦。母亲常说,全村的人谁也没有她吃的苦多,以前也经常向我们提起当年的艰难困苦、生活的不公,每每把我们说的涕泪涟涟。多年的苦日子留下的最明显的痕迹就是母亲的一身病,我记得母亲才四十多岁时就比较苍老了,头发花白,看上去像个老太太。最让她痛苦的是病痛,心口痛,痛起来都能晕过去;不到五十岁,满口牙全掉光了。腰痛、腿疼,疼起来什么活都干不了,不干又没人干。没钱医治,只能硬挺着。还有社会的不公,让母亲气郁成疾,精神恍惚,有几次,母亲都找不到自己家门,在生产队干完活,甚至走到邻村去了,幸被人送回来才没有走失。七十多岁时,跌断了股骨,走路需要拄着棍子。

算命的说母亲也就是活到七十多岁吧。母亲自己也讲有时做梦梦到有人要她走。就在这时,母亲幸遇大法,走上了修炼的光明之路,成为了一个让无数众生羡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得法初期,大法的超常就在母亲身上显现出来,炼第五套功法时,母亲体会到了腿没有了,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的美妙感觉,法轮的旋转、头顶上的功柱及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等超常现象都出现过。

修炼大法后,母亲的身心变化太大了,我们子女们都感到不可思议。原来的一身病全没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吃过药。象她这样年龄的其他老人都是脸上身体上遍布老年斑,而母亲没有,身体上一块都没有,脸上有一两处,也是淡淡的。这么大岁数,耳不聋、眼不花,思维清晰,浑身有劲,什么活都能干,上下平房如履平地;八十四岁那年,去县城亲戚家上六楼,一口气上去,连扶手都不扶。原来的白发也渐渐的变黑,头顶上开始长出黑头发。脸上没有皱纹,皮肤红润光洁,精神十足,乐观开朗,不象其他老人那样暮气沉沉。母亲门前是菜园地,基本就她一个人照管,整地、栽种、划锄、浇水,等等,都不用子女们。

小时候,因家境贫寒,母亲没上过一天学,不识字,所以,这么多年修炼,母亲学法就是靠听师父讲法录音,参加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听同修读法,或者是我回家与母亲学法时放师父讲法录像等方式学法。母亲虽然不识字,不能看师父经文及《明慧周刊》等,但母亲一直坚定的信师信法,从来没有动摇过。

母亲从不以年岁大自居,中国大陆地区集体晨炼开始后,母亲一直坚持每天都按时参加晨炼两个小时,个别时候耽误了白天也要补上。平日里,只要在家,白天几乎每个整点都发正念。晚上七点钟睡觉。但八、九、十、十一、十二几个整点,基本都能起来发正念。我多次劝她,晚十二点前的几个整点就不用发了,影响休息,但她还是坚持起来,有时候,发完晚十一点正念,担心十二点睡过去,就不睡,一直等着,就为了别错过十二点全球集中发正念时间。

近几年,母亲甚至还负起了协调的责任,协调村里其他老年同修共同精進实修。张罗着与其他老年同修组成学法小组集体学法;不厌其烦的动员因迫害而放弃修炼的昔日学员从新走回修炼;与一怕心较重的学员结伴外出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救人,等等。

由于不识字,不能学《转法轮》及师父其他讲法,母亲一直很遗憾。特别是我们邻村有一老年同修同样不识字,但却在一夜之间能看《转法轮》了,非常羡慕,多次表示要是自己也能看书多好。为此,多次劝我,你们识字,要好好修。母亲思想中常人的东西太多了,影响她的精進提高。比如听说某老同修能看《转法轮》了,在高兴羡慕之余,就抱怨自己年轻时气坏了大脑,别人行,自己不行。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每个人都不能例外。然而,前些年,特别是迫害比较严重的那几年,自己总是有些顾虑,对母亲单独外出讲真相不放心,总是只让她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如分装资料、钉钉条幅、装装沙袋等等。
后来认识到,每个修炼人都有师父在看护,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修炼道路,都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自己以前的想法实质是阻碍了母亲同修走出自己的修炼之路,影响了同修威德的建立和自己世界的圆满,看上去是为同修负责,实际是误入歧途。母亲也有同感。认识提高后,我开始带着母亲一起外出讲真相。

母亲其实讲真相没有我那些观念,一点怕心都没有,只是想着救人,告诉人真相。原来每周的资料都是装進包装袋由我出去发,后来,母亲让我做别的项目,自己每天把每周的资料装兜里,面对面都发出去了。后来,我与母亲商量带一带另一位学员,母亲就与另一位学员结伴组成讲真相小组到较远的邻村发资料,步行能走上七八里路,也不觉累。在集市上,母亲排着头挨个摊位都发,不落下一个人。看着母亲那慈善的笑容,人们也乐于接受真相。

母亲讲真相救人没有分别心,也不担心这担心那,看到人就讲,时间长了,周围的人也都认识了,“俩老太太又来了!”有的人开始不理解,慢慢的也理解了。有一次母亲告诉我,今天遇到一个人很高兴,那人告诉母亲:大姨,你看我现在好了,能跑能跳的。原来这人以前脑血栓后遗症,走路一颠一颠的,母亲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时间不长竟然好了,所以这人特意在母亲面前又跑又跳的。

讲真相过程中,也有不理解的,有的人甚至说的很难听,母亲也不往心里去。母亲淡淡一笑,说,算给我们提高心性了吧。平日里,母亲与同修结伴出去讲真相,亲戚朋友有婚丧嫁娶的事儿,母亲就利用机会给人讲,发护身符,近年来,听过母亲讲真相的人也有几百近千人了。

对母亲同修的精進,师父也给予鼓励。今年夏天,我家菜园地里的野菜叶子上长出了仙界奇花——优昙婆罗花,有十几朵,母亲把花好好的保存起来,有同修来就给他看一看,鼓励同修精進不停。

师父新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发表后,我和母亲认真的学习了,母亲神色凝重的表示,能做个大法弟子真不容易,一定要好好修,让师父放心,少操心。最后,谢谢师父加持!谢谢同修鼓励!真诚的道一声:师父,您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