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修去争斗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我在四十一年的工作、生活中,不论单位的变动,部门的调整,岗位的变换,与上级、下级、同级、左邻右舍及同事们的交往中,几乎没有与人红过脸。同事们都很愿意和我相处,邻居们都说我是好好先生。这是不是说我根本就没有争强好斗的心呢?非也。在常人中没有暴露出来的心,在修炼中却隐藏不住。

那是二零零零年初夏,我老伴(同修)到天安门证实法,被恶警绑架。虽然第三天就回家了,但从此往后的一段时间里,中共邪党的街道、居委会干部,以及派出所警察,经常上门骚扰或出门跟踪。在同这些人的不同寻常的交往中,我心里很受压抑,争斗心终于一步一步爆发出来了。

最初,居委会干部还比较好,我给居委会主任讲过什么是法轮功,我们修炼法轮功给身心带来的巨大变化。她说:“你们炼没炼功我们不知道,我只感觉你们老俩口子人挺好,我还想过请你老伴担任这个楼的楼长呢。关于法轮功我也知道一些,我原单位曾请李洪志先生作过报告,你们觉得好,你们就在家炼,别出去张扬。”

随着邪党打压法轮功的升级,居委会主任也来得勤了,有时把街道干部也拉来了,说话的腔调也变了,开始诋毁法轮功,甚至侮辱师父。我就跟她讲,法轮功祛病健身是不争的事实,在我们身上体现出来的就是证明,邪党电视播放的所谓证据是假的,是抹黑法轮功;法轮功的真谛是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我们的师父是清白的,等等。她又说了胳膊扭不过大腿。我说:“真理就是真理,强权是压不倒修炼人的。你看看毛泽东搞了那么多政治运动,死后,还不是一风吹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只能是重蹈毛泽东的覆辙。”她就说:“道理我讲不过你,我只知道党叫干啥就干啥,党说不能炼那就是不能炼。”我说:“你都七十多岁啦,居委会主任还能干多久,多替自己考虑考虑吧。”后来有人传出话,她在居委会上说,某某某很反动。反动这个词,在邪党干部的口中虽说张口即来,有时也无实际意义,它一旦扣到你的头上,总觉得不是个滋味。

街道、居委会的人,不但上门骚扰,而且还搞监视、跟踪,一般是在节假日,即所谓敏感日。有一次居委会主任亲自出马,我们跟她讲真相她不听,我想,那就用腿脚来说话吧。于是我迈开双脚大步流星的走啊,他们就在后面跟啊跟,看着拉开的距离太远,我们就停下来,等她一跟上我们又快走,如此往复,把她累的够呛。她既不能不跟,又不好意思说要停下来休息,因为我们也没有请她来。就这样,折腾了大半个上午,我说:一路辛苦了,我们该回家了。后来她再也不敢跟踪我们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完,最令人生气的是我们哪天没出门,她甚至会打电话来问:“你今天怎么还没出门,什么时候出门?”我也不客气的回敬老太太:“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出门你派人跟踪,我们不出门你还好意思打电话来问,你们居委会的人没事干啊,你们拿跟踪好人取乐是不是?你居委会的职责有监视、跟踪公民的条文吗?你找出来我看看,你找不出来,我要到法院告你去。”从此以后,她也收敛多了。不久她也离开居委会了。

那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中旬的一天下午,街道的头头和机关人员、居委会的干部和片警等一行七八人,一同窜入我家。街道主任假惺惺的说:零一年新年快要到了,我们特地来看望看望你们。我说:有劳您和诸位大驾光临,实在不敢当!他接着说,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比较紧张,国外反华势力和法轮功……因此要少外出,尽量不外出,云云。片警则直截了当的说,上面有指示,你们要外出的话,也不能到天安门去。

本来我对他们这半年来又是上门骚扰、又是外出跟踪,就已经是忍了又忍,今天他们又一齐来,还左一个师父不是,右一个法轮功不好,还要对我们过年外出作出限制,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胸中怒火燃烧。我从椅子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脸也拉长了,嗓门也提高了,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符合国家宪法信仰自由的规定,这难道也犯法吗?我们修炼后,身心健康,不用吃药打针,为国家节省了医药开支不好吗?我们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更好的人,难道你们不喜欢好人吗?怕好人多吗?至于过年我们想去哪里,这是公民的个人自由,这也是政府管理的范围吗?天安门广场不是称作人民的广场吗?我们作为人民中的一员,为什么不能去?你们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

对于这个咄咄逼人的发言,他们面面相觑,推推让让,最后,片警硬着头皮说,上面不叫去那就不能去,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也赌气的说:“你不说不能去,我还没打算去。你这么一说,我还说不定去。”此时,场面变的很尴尬,他们也起身要走,我把他们送到电梯门口,又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而后進屋。

他们走后,老伴提醒我说:你刚才说话很激动,特别是最后那句话明显带有“斗”的意思,是争斗心啊。我说你说的很对,我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晚上我带着这个问题认真学了《转法轮》,在读到第四讲时师父这样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我学完这一讲,又回过头来把这两段法反反复复读了好多遍,并结合当天发生的问题边读、边想、边对照,感觉到这个法就是直接针对我讲的,就是针对当天发生的问题讲的。它使我认识到,其所以发生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是争斗心引起的;其所以发展到跟人家干起来,摔了大跟头,则是争斗心发展的必然结果;只有通过这件事情,从中悟道,提高上来,升华上来,彻底去掉这个争斗心,才是大法弟子修炼所需要的。

这件事情的发生,从法理上讲我到底错在哪里?错就错在证实法所站的基点不对,没有站在法上,而是站在人这里,被争斗心所带动证实自己。如果站在法上证实法,就会认识到,是旧势力在操纵人间恶魔共产邪党和败类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只要是正法在人间传播,迫害正信的事就会发生,所以法轮大法弟子遭迫害它不是偶然的,就会认识到是旧势力利用邪党,把那些街道、居委会干部和警察推到我们面前,造成是他们要来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假相,而让我们来怨恨他们,去和他们争斗,达到既把大法弟子拉下来,又能最终销毁这些直接参与迫害者的双重目地。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把这场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就会认识到要尽量避免矛盾的尖锐化,引发冲突的发生,把这种冲突化解在萌芽状态。就如师父所说:“ 其实很多事情,你平心静气的、心平气和的去讲去说,理智的去对待,你会发现你的智慧啊象泉水一样往出流,而且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是真理。你要一执著、一急、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什么心,智慧就没了,因为那时候又跑到人这儿来了,是吧?要尽量的用正念,尽量的用修炼人的状态,就会效果非常好。”(《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第二天下午,片警又登门了。这一次他还带来了三名五大三粗的警察,个个怒眼圆睁,杀气腾腾,摆出了一副高压态势;而我们这里经过那场暴风雨洗礼之后,又从新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之下,可以说是风平浪静,雨过天情,一派祥和气氛。

他们一進门,就把一张表递到我们手上,原来是一张询问笔录,企图逼迫我们签字,要抓我们去派出所“过年”,原因是我喊了“法轮大法好”的口号,并要防止我们去天安门。这一次我有了前一天的教训,心里格外平静,也没有了争斗心,正念很足,因为我心中装着的是法,要用法来证实法。

我说:昨天发生的事情是我的态度不好,不该发脾气,更不该说气话,我向你们道歉,并请你们转告,向昨天来我家的人道歉!请你们原谅。接着,我给他们讲了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就是因为一身都是病,炼功后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并举例说明。我还给他们讲了自己对真、善、忍的理解,我在这方面有哪些地方没有做好,比如昨天给你们发脾气,就是既没有做到善,也没有做到忍,这说明我还没有学好大法,不符合修炼人的要求。要以此为鉴,扎扎实实的学好法。至于过年去哪里,还和往年一样吧。

他们从我的态度的根本转变看到了大法的威力,气氛也渐渐缓和下来了,这期间片警也几次打电话请示所长,后来也就撤销了带我们去派出所做笔录的决定,在师父的加持下,经过心平气和的讲清真相,洗涤了他们的心灵,矛盾化解了,问题基本解决了。这正是师父所说:“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其所以说是基本解决了,是因为他们在过年期间,还是在楼下居委会办公室设立了所谓值班室,仍在监视着按照真、善、忍标准真正做好人的人。

那年(蛇年)过年,老家有几个亲戚要来北京玩。已到年底了,我们要到商场购买被褥等。大约在腊月二十六的上午,我们刚下楼没走多远,街道、居委会的两名人员就跟上来了,我说:“你们今天来了我得给你们派点任务。你们愿意同我们到商场去购物吗?”她们说愿意。我半开玩笑的说:“你看我们都是老头老太的,去了你们可得出点力噢;另外呢,我们来回都坐公交车,可比不上你自己开车(指一位街道干部)上下班那么潇洒、舒适啊,不过来回车票由我们买单。”他们会意的笑了。在路上我们也有说有笑,不时插讲点真相,她们说“你还真会抓时间”,我说:“这不是为了你们好吗,为你们平安呀,你可不要把我们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再说居委会的我们还能碰到,象你们街道的平时请都请不来,要不是为了法轮功你会来找我吗?这就是缘份,所以我得抓紧时间多讲点。”说着说着就到了目地地。到了商场她们热情帮助我们挑选商品,挑的认真细致,不放过一点瑕疵,就像替自己买东西一样。当商品购齐后,帮我们拿重的、大件的,让我们拿轻的、小件的,并且一直送到家,蛮关怀体贴的。她们没有把我们当监视对像看,我们也没有把她们当外人对待,和以前跟踪相比,大不一样了。这正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最后一次(二零零一年“两会”期间)跟踪我们的,仍然是两位女同胞,跟踪我的是居委会的副主任,她是随军家属,大学毕业。她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往往忌讳我们谈法轮功,她却主动问这方面的问题。她说:你们高知怎么也炼法轮功?我说:“高知在我们国家修炼法轮功的也不算少,而在西方越是高学历的国家信仰基督教的越多,他们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信仰宗教。牛顿、爱因斯坦这样世界最著名的科学家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你看美国总统小布什到中国访问,还抽空到教堂作礼拜呢!”她问:“那你们师父才高中毕业,为什么那么多人崇拜他呢?”我说:“师父是高中毕业,只是不想被现代文化污染才没有上大学的。你们看释迦牟尼二十九岁开功开悟,就给人讲法,北京云居寺刻录他经书的石碑就有一万多块,几百万字,你说他是学士、硕士、还是博士?一个常人就是把全人类的知识都装在脑袋里,那也还是个常人,怎么能和佛比呢?”她还问了修炼法轮功到底有什么好处等等,我都一一给了回答。她很满意,说:你学问高深,今天只是开个头,等有时间我一定抽空登门讨教。我说:“你在我接触过你们同类人中,你是很有悟性的。我愿意同你交流,我希望你今后在工作中多关心、关照、善待法轮功修炼者,这是功德无量的。”她说:“我一定尽力而为。”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跟踪我们的事了。不到一年她升职了,调往其它社区当主任了。这就是福报吧!

时间又到了二零零八年,那是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五时,门铃响了,我问:“谁呀?”回答是居委会。我打开防盗门小窗户,片警说“还有我呢”。我说:“劳驾稍等,我换好衣服来开门(天热在家穿衣服比较随便)。”我立即告诉老伴(她在上网)片警来了。我立马发正念,五分钟后开了门,说:“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我们欢迎你们来家做客。”

安排他们坐好后,又给他们每人开了一听饮料,他们一一作了自我介绍后,片警还递上了名片。然后拉近乎说:看您气色很好,红光满面,你们二位身体都很好。我们说:“托大法的福,托师父的福。”而后片警说明来意:奥运即将召开,为了安保,我们奉命到各家走走,有修炼法轮功的我们都得拜访、拜访。我说我们修大法的都是守法公民,这点居委会最清楚,前主任还想让我老伴当楼长呢。

话锋一转,就讲起真相来了,我说:“你不是说我们身体很好吗,的确如此。然后我讲了原来我有些什么病,修炼法轮功后,都不翼而飞了,连感冒都没有了,戴了三十年的老花镜用不上了。我们真正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我又讲了我们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体会。也讲到了大法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李洪志先生得到国内外近三千项褒奖等等。我说:“这些只是让你们多了解一些法轮功,认识法轮功、善待法轮功。我们真心为你好。”接着他还说我们来这里,还有一件事就是请你们在这个保证书签个字。我接过来仔细看了两遍,那上面除了侮辱大法、诋毁师父的话,就是让人不炼功等,既无单位署名,也没有加盖公章。我说:“这个我坚决不能签。大法和大法师父对我们有恩,我岂能得了便宜又卖乖,那能算大法弟子?连起码做人的良心都没了。同时我们也是真心为你好,我如果签了就等于帮你走了不归路,我不签才是真正的帮你、爱护你。话只能说到这了,以后你会明白的。”他说:“你不签我怎么向上级交待啊?”我说:“你就把我刚才给你讲的话,再给他们说说嘛!”稍停一会,片警对居委会主任和另一警察说:“刚才在这里讲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就到此为止。”我们把他们送到电梯门口,老伴说:“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那时起,街道、居委会干部,派出所警察就再也没来过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先是为我的争斗心来而来,现在则是为我的争斗心已去而走。

综上所述,由于在正法初期没有学好法,带着人心去讲真相,结果使潜藏着的争斗心发展、膨胀、爆发,从而摔了个大跟头,这不是证实法,这是证实自己。通过这件事,从中悟道,认识到只有学好法,站在法上证实法,才能讲好真相,才能正确处理好讲真相中遇到的矛盾和问题,才能让人了解真相、明白真相,选择好未来,才能消去自身争斗的这种物质,从而使自己升华上来,心性提高上来,才能最终去掉了这个潜藏了几十年的争斗心。这就是我在讲真相中,修去争斗心的一点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