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武穴市刘吉刚遭受的折磨和毒打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湖北省武穴市法轮功学员刘吉刚于2008年7月24日被当地警察绑架,在武穴市公安局遭刑讯逼供,之后被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迫害60天。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实为中共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黑监狱。2009年6月17日,刘吉刚被武穴市法院非法诬判三年,关押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在监狱里,狱警教唆犯人野蛮折磨刘吉刚。

下面是刘吉刚的自述:

2008年7月24日,北京奥运前夕,我骑摩托车到武穴市石佛寺镇农业银行汇款。刚到银行门口,把车停下,便被七、八个恶警围起来拳打脚踢,之后用绳子将我双脚绑住,用铐子铐住我的双手,上衣被翻过来包住我的头。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旁边的民众以为是匪徒绑架我,大声阻止,但他们还是将我绑架上了车。指挥这次绑架的是大金派出所正副所长吴天寿、陶文强,参与这次绑架的是大金派出所刘勇、程海英、阮某、徐某。

我蒙着头心里还想着土匪窝的样子,车开到了武穴市公安局。一个本应为民除恶的公安局竟然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无辜公民!只因为被绑架者修炼真善忍!真是荒唐!我被反铐双手,脚上戴着沉重的脚镣。我有好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对着他们颠倒黑白的“审问”我无语,我想不通这些同胞怎么变得如此糊涂和邪恶!

当天日上午10点,约十个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抢劫。他们抢走了手提电脑一台、台式电脑一台,复印机一台和1500元现金等。恶警对我妻子照相、打骂。我妻子的手当时就被扭肿,大腿被打青,过了大半年才恢复。

这次因北京奥运被绑架的武穴法轮功学员还有方天鸣、武亚琴、陈锋、郭品珍、朱国胜、马秋容、徐东生、李学珍、李基国,和听了真相的徐林福。

四天后的下午,我被从武穴看守所带到臭名昭著的湖北省“六一零”法制教育中心(实为劫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黑监狱)。我戴着沉重的脚镣、陷入肉中的手铐和头套,坐在一个特别的椅子里两天两夜被恶警逼问。这椅子坐也不舒服,躺也躺不好,特别难受。他们不给我水喝,只让我吃了一餐饭,威逼、利诱我栽赃陷害他人。我一口否认。经过两天两夜的身心折磨后,我被送回武穴市看守所。

此后,我又被非法关押于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60天。

2009年6月17日,我被武穴市法院非法诬判三年,关押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这里是真正的土匪窝。在监狱干部控制之下,杀人犯、毒枭、抢劫犯、吸毒者等等倒成了囚室里的头头,对法轮功学员为所欲为,好坏不分,折磨法轮功学员。

监狱“六一零”程浩私下唆使毒枭叶鸣、被判无期的黑社会老大胡飞翔强行要我面床罚站站半年、罚坐整年(坐小板凳“军姿”)。身子稍微动一下,或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他们不高兴就踢我,想出各种办法整我。太多伤害,难以述说。

2011年3月25日,警察祖剑教唆杀人犯李成县、抢劫犯李小泉要我写背叛大法的东西。我坚决不写,李小泉、李成县大打出手,把我的脸、头打成重伤,当时,沙洋医院的医生要求给我住院治疗,而监区长肖天波却以还有40天就释放为由不给治疗。到现在,我面部神经都没有恢复,一边脸大、一边脸小。

以上是我受武穴市“六一零”、武穴公安局、湖北省法教中心、沙洋范家台监狱迫害的情况简述。只盼望中华大地浩然正气驱散邪恶,让“真善忍”常驻每个生命的心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