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学了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我今年八十岁了,一九九六年七月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日子,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了,从那以后,我身心健康,朝气蓬勃,逢人便说: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学了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开始把罪恶的魔掌伸向崇尚真善忍的法轮功,造谣机(七二零后我这样叫电视机)每天滚动播放污蔑大法、辱骂师尊的内容。我困惑了,对战友甲说:共产党怎么整起好人来?战友甲说:你错了,共产党从来就是整好人的,哪次运动整的不是好人。一天早上去公园,见一警察驱赶法轮功学员,一个老太太附和污蔑法轮功。我冲她大吼一声:你看见了?看电视了吧。她气急败坏讨好警察说:她就是个法轮功。那警察愣住了,我们四目相对,他一句话也没说。这是我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为大法辩白。以后我碰到人就说:别信中共的谣言,我告诉他们大法的神奇美好,用事实揭穿谎言,在战友聚会中主持人有攻击大法的言行,我都理直气壮的与之辩驳。他们明白真相都说:原来是这样啊。

辅导员、炼功点虽然没有了,但我坚信大法。有的同修动摇悲观,有的坚定不移,自发的聚集我家切磋。有个大医院的护士说:这些时真不知道怎么办,听阿姨的话又有了信心。以后,她每天来我家一起炼功学法。有位以前的辅导员听信了邪党的造谣!我们谈了很久,终于说服了他。老团长打电话来,我说:别信电视造谣,师父救了我。他说:对!但是你客厅中的老师法像过路人都能看到,为了安全,取下来吧。我没有取下来。

有天去前省长家,对他夫人诉说我们遭受的迫害。她说:昨天文化局长也来问我怎么办?我说:想炼就炼,邪党没辙!旁边另一位客人,她介绍说是某秘书长。我在沙发上双盘坐着讲了大法真相一个多小时,说到激动处,狠狠的骂了一句:江泽民不得好死!惹得他们哈哈大笑。

当时在这期间,我是自发的感性的做,慈悲心不够,如果对方不认可就争执。由于有的战友的反法轮功观点,就拒不参加活动,每年一次老干局聚会不去了,把联络函生气的扔了。在学习师尊经文《理性》和《大法坚不可摧》后,讲真相有了明确目标方向,很后悔做错了一些事,扔掉了战友通讯录,那是全国几百人的通信地址,失掉了讲真相的很多机会。

我先后進出四个老年公寓,那是个讲真相的好地方,也是空白点。一住進去我就公开炼功,一次在走道上,所长见我炼功,微笑着绕道而走,不管什么场合,没人公开指责大法,不象外面社区单位。平时尽可能接近老人,心中装着法,按大法要求自己。老人们很爱吵架,我时时提醒自己,不管受多大的委曲冤枉,坦然处之,从不与人争吵,有了好的人际关系,为以后证实法铺平道路。很多人愿结交我,我把大法介绍给他们。有位老人靠安定药入睡,有天晚上在他床边讲大法的神奇,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她兴奋的说:昨晚照你的念,安定忘了吃,睡得好香啊!她爱看大法的书,有一次竟提出要出钱每月订阅。

有位老公安,给他讲真相,反感的说:我女儿是市六一零头。有一年流行病,三楼单人间全病了,高烧,每个房间都挂吊针,唯独我一人健康,不预防不戴口罩,还协助医护人员工作,他病好后,态度全变了,说:什么都听。有天他告诉我:他女儿不干六一零了。有位退休教师住我隔壁,心脏病严重,悲观消沉。我说:十年前我比你现在还糟,随时都可能倒下,法轮功救了我。她沉痛的叹息:惭愧啊!原来她是多次跟班的老学员,原来非常精進,全家大多数人得法,后来国安追踪迫害,怕心使她掉下去了,我鼓励她正念除恶,第二天她找到我说:“豁出去了”。以后,每天写真相币,出去发真相币,她又走回来了。一个中学语文教师被划右派后几十年过着人间地狱的生活,看了《转法轮》后激动万分的说:李老师太伟大了。她要求学功,给她看了真相资料,她说:我要拿出去给别人看,让更多的人知道共产党是什么东西。

二零零八年我离开老年公寓回到社区生活,又和昔日的同修在一起了。在师父说要找回昔日的同修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找到同修甲,只答应外面见面,她说是糖尿病住院了,要终身吃药,只能来世再修。我提醒她,迫害后我们怎样艰苦的走过来的,你主动承担了过去的辅导员的工作,取真相资料,发资料供给这片小区,又开个小店成了大法联络点,二零零四年后帮助丁大爹得法,从癌症中夺回生命……又帮她找出执着。后来我又给她送去大法书,她还是走回来了。

很多同修很精進,成天往外跑着去救人,自家人却没去救,导致家人反对。对我的大儿子,说多少都不听,反复学法后我找到了答案:为什么不讲他看得见的呢?我修炼后的变化就足以证实大法的神奇啊。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晚十一时回家,上台阶看见树下有人,就一边看一边抬脚,前脚没放稳就提后脚,一头栽到大理石上,眼睛肿得睁不开了,脸上血往外涌,旁边那人扶起我送到家门口,儿子吓坏了,要送我去医院,我说:回家。上了七楼房间,让他给我打了盆水就叫他出去了。躺在床上头象火烤似的发热:难道生命走到了尽头?我不能死,助师正法还没结束呢。我马上找到自己的漏:“五•十三”的投稿还没写完就整个下午忙着选购空调,又给儿子送摄像机,将宝贵的时间耗费在常人的琐事上,大法的事却放在了一边。我立即请师父加持帮我闯过这一关,整夜难眠,多次发正念反复背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到了第二天,凭着右眼露出的微光,写完了稿子,叫儿子打电话找同修拿去,同修摸着我的脸说:好了,好了,光溜溜的。

过了些时,儿子看好一处一楼的房子想买下给我住,我拿周刊中的预言和科学的文章给他看,说:宇宙要大淘汰,首先灭掉的就是共产党,假如你不三退,到时候一起去陪葬,什么都没有了,还有房子吗?你想想看,一九九六年前我什么状态,多少病折磨我也让你们受累,你难道不应该感谢大法师父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和第二次生命,也给你们带来大大的好处吗?还有件事也许你还不知道,一九九一年我腹部开刀取瘤后,一九九五年又在肾上发现了,那时你们在外地,我没告诉你们,一九九六年炼了法轮功都好了,上一次那严重的摔伤没吃药打针上医院也好了,这不神奇吗?儿子不做声了,最后终于同意三退。以后给他真相资料他也看了,同修来了,他也和颜悦色了。在此谢谢师尊帮我过了家庭关。

前段时间认识了同修丁,她面对面讲真相让人佩服,几句话就让人三退了。我也用心学了些,对小商贩等人比较好退,多关心他们的生活,拉拉家常,再切入主题一般就行了。对亲朋好友我就送真相资料耐心劝三退,让他们真正明白三退的重要性,而不是碍面子答应。另外感谢明慧同修制作的内容丰富的资料,比如《七旬老人在法庭上的辩护词》精彩极了,被熟人抢着传看。有一个大老板,还有一个学生,几年也没退,看了这份资料就退了,而且母女三人都退了。我,一个先天多病的人,小时候说我活不到十五岁,后来长年被病魔折磨到六十五岁,遇到师父和法轮大法获得新生,师父曾给我显现金光闪闪的法轮,我在书房白天听到炼功音乐,师父还在我早晨懒得起床时对我大声说出炼功口令:弥勒伸腰!……我用什么回报您——我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