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相信“曾子杀人市有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春秋时鲁国的学者曾参,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他品性端正,贤而有德。他住在鲁国费邑时,有一个和他同名的人杀了人,有人就跑去跟他母亲说:“曾参杀人了!”曾母心想,我的儿子那么有德行,不会杀人的,继续泰然织布。过了一会,又有一个人跑来跟曾母说,曾参在某时某地杀人了,官府在追捕他,和第一个人说的一样。曾母还是没动,继续织布,但心里却开始放不下了。又过了一会,第三个人慌慌张张地跑来,对曾母说,曾参杀人了,在某时某地。和前面两位说的一模一样。由于这三个人都是曾母的邻居,曾母再也沉不住气了,丢下织布的梭子,跳过围墙逃走了。

曾参是有名的贤德之人,他当然不会去杀人。作为母亲,曾母应该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儿子,但却由于先后三位邻居同样的说辞“曾参杀人”,她就对亲生的儿子产生了怀疑,转信邻居的传言,竟恐惧到跳墙逃跑。这个典故告诉我们,在当事人不在场或不能为自己申辩时,流言有多么可畏!

历史上如曾母一样,因听信传言而对自己的亲人或钟爱的人产生疑虑,甚而酿下千古遗憾的还有不少,如宋高宗听信秦桧谗言而害死岳飞。然而翻遍古今中外的书,再没有比当今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和仇恨宣传,更毒害人心的了。中共倾一个政府的力量,利用全部国家机器,铺天盖地、日复一日对法轮功的诽谤和诬蔑,毒害了无数的人。何止一个曾母,许多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父母兄弟,都曾在谣言中,丧失了自己最起码的判断,对自己的亲友做出一些为正常社会的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亲生母亲将健康儿子送精神病院,迫害十一年

不久前,明慧网登出这样一条消息,河北邯钢集团三十岁的健康小伙子刘勇,因不放弃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在被劳教一年半刚刚释放后,又于二零零一年六月,被亲生母亲配合邯钢集团送到保定精神病院接受所谓的“治疗”。

在精神病院,那些邪恶的医生每天强迫刘勇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一类能致人精神病的药物),并毫无顾忌地对刘勇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刘勇多次被折磨的命悬一线,但是他凭着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一次次顽强地活了过来。医院看药物毒害对刘勇无效,就将他彻底封闭在精神病院的大楼中,不许接触任何人,每天就是打扫楼内卫生。这一呆就是十一年。

刘勇曾两次试图逃出精神病院,但都没有成功。十一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能够离开囚禁他的精神病院,回到社会中,过正常人的生活。然而医院要求必须有单位或家人来接,刘勇的单位对他不管不问,他的母亲十几年来则一直被中共谎言蒙骗,认为自己的儿子真的象中共邪党媒体所说的“是个精神病人”,正在医院接受政府的“善意治疗”,不接儿子回来。

优秀大学教师被丈夫毒打并被迫离异

在对法轮大法迫害的初期,无数家庭,由于丈夫或妻子中的某一方听信了邪恶的谣言,而与另一方离异。多年前,一位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友讲了她的亲身经历。

好友是一个重点大学的教师,心地善良,多才多艺,非常优秀。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在她丈夫心目中,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他常常夸她是自己心中的“天使”。然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在铺天盖地的邪恶谎言中,她的丈夫也被深深毒害。一夜之间,丈夫与她反目成仇,他不分昼夜地打骂她,骂她看上去象“魔鬼”、“精神病”,把她打得遍体鳞伤;在疯狂失去理智时几乎将她掐死;还用尖头警鞋将她的两小腿前方踢的血肉模糊,不能行走。后来她去北京为法轮大法鸣冤,被大学开除,在孤苦无助中,丈夫与她离婚,并心安理得地拿走了全部的家产。整个过程只短短几个月。

类似的实例,在中共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中,还有许多。通常的,一个人是善是恶,品行如何,精神是否正常,再没有父母兄弟、夫妻儿女清楚了。然而在这两个案例中,我们看到,一个是母亲将自己精神正常、年轻健康的儿子,送入精神病院,遭受十一年漫长的残酷迫害。一个是曾经深爱妻子的丈夫,下死手毒打妻子并与其离异。原本亲爱的母亲、丈夫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不近人情?是法轮功弟子的错吗?不是。法轮功弟子没有变,在中共迫害前与迫害后,他们都一样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同样的在做好人,唯一变化了的,是迫害前,没有人对他们的亲人灌输谎言,而迫害后,他们的亲人听到的是全中国大陆所有媒体反复的、二十四小时毫不停止的对法轮功的诬蔑。

让我们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一开始对法轮大法迫害、诬蔑时,曾在全国各大媒体反复播报的两个事例——“井架上吊”和“剖腹找法轮”,看一下这个邪恶的中共是如何抹黑法轮功,并将谎言与仇恨装入人民心中的。

井架上吊的背后

据中共喉舌报导说: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李友林对妻子说要给师父烧香,然后说他被发现在杏树林山上微波塔上吊自杀。中共媒体还配了一幅照片佐证:一人吊死在铁架上,旁边放有李洪志师父的照片,还有白酒和烧剩的香灰。

这一声情并茂的宣传案例着实迷惑了不少人。然而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只要对法轮功有一点了解的人都会看出这一报导的破绽。法轮功学员不抽烟、不喝酒,这是事实,这个被称为自一九九七年就开始练法轮功的人,怎么会用酒来敬李洪志师父呢?再则,法轮功中有明确规定“炼功人不能杀生”及“自杀是有罪的”,他怎么还要自杀呢?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二零零一年四月,一位和李友林做了十年邻居的正义人士透过重重网络封锁,向国际著名媒体明慧网透露了李友林上吊的真实情况。

李友林原是吉林省东辽县安恕镇的农民,后举家搬到辽源。李家很穷,靠李友林每天推着手推车,上市区给人修理自行车维持生计。由于没有修车执照,也没有固定的修车地点,他经常被警察赶跑。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李友林所有的修车工具连同手推车一并被城管没收了。失去了最后的谋生手段,李友林丧失了生活的希望,于是喝了很多酒,在家人入睡后,到山上上吊自杀了。

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他上吊了,就打110报警,警察来到现场。左邻右舍的人都去看。李友林的妻子也赶到山上,哭诉丈夫的死因,还说要告城管部门,是他们害死她的丈夫。围观的人看到这幅场面,都很同情他们。警察将李有林的遗体放下,运回他家中。

可是中午时,警察又将李友林的遗体抬回山上吊起来,并摆了一张法轮功师父的照片,供上了酒,重新录像和拍照。这时李的妻子也反过来说李友林是练了法轮功才自杀的。

李友林的邻居还揭露,中共媒体说李友林从单位拿回一本法轮功的书籍。李友林是农民,没有单位,也没有上过班,不可能从“单位”拿回法轮功的书。李友林有精神病史,并且从来没有练过法轮功,这是邻居们都知道的事实。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中共独裁政权逼死的“贫苦农民自杀案”,被中共利用来嫁祸到法轮功身上,成为法轮功的一大罪证,并通过电视、广播等反复向全国播放,欺骗百姓。中共还厚颜无耻的将此案例移交联合国人权大会,作为中国镇压法轮功的理由之一。中共的无耻之极可见一斑。

剖腹找法轮的谎言

据中共喉舌报导,华北油田职工马建民,把肚子剖开找“法轮”,结果造成死亡。

对当年中共媒体报导还有印象的人,或许都还记得马建民血淋淋躺在血泊中的情景。这惨烈而血腥的照片与李友林上吊的照片,成为很多当时对法轮功没有任何了解的人心中的第一印象,以至于后来许多人,一提到法轮功,本能的反应就是:“上吊”、“剖腹找法轮”。那么这一血案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原华北油田拘留所(现冀中公安局看守所)中有一个管教,对外讲述了“马建民剖腹找法轮”的由来。

马建民原来得过精神病,临死前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犯过病了。同时他又是一个气功爱好者,但是并不专一,当时社会上流行什么气功他就练什么气功,前前后后已经练了十几种。后来法轮功传到了华北油田,马建民于是又改练了法轮功。(注:法轮功讲学法修心,专一修炼,这对有精神病史的人来说,是难以做到的。)有一天,马建民一个人在家,他的家人回到家里的时候,看到地板上有很多血,马建民已经死在了厕所里,肚子剖开,肠子外流。家人赶紧报案,之后把遗体送到华北油田总医院急诊科,缝合了肚子。

当时公安局的人明明知道:马建民死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家,究竟为什么会剖腹,谁也不清楚。可是后来为了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决策,为了讨好公安部,为了所谓的“做出贡献”,硬是把马建民的死说成是“剖腹找法轮”。当时央视去马建民家编排节目时,马建民的儿子一再声明其父的死与法轮功无关,并且拒绝在电视上表演。但央视不顾事实,仍然一手编导了“剖腹找法轮”的骗局。

类似的用来抹黑法轮功的谎言还有许许多多,以上只是举了两个小小的例子,让人们了解这场对法轮功的诬蔑有多邪恶无耻。

结语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够真正的理性去了解一下法轮功,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如果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不是相信中共的谎言,而是相信自己的亲人,相信自己看到的、接触到的法轮功学员的真实表现,不配合邪恶中共对自己的洗脑与谎言灌输,坚定同自己的家人站在一起,这场邪恶的迫害就一定无法持续下去。

那些还对自己的亲人法轮功学员误会的人,那些还在用中共邪恶宣传来比拟自己的亲人法轮功学员的人,理性的、真正的去了解一下法轮功吧。

法轮大法简介

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他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为指导,配合五套简单优美的动作,能使修炼者在极短时间内达到身心健康,性命双修。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广受欢迎,法轮功修炼者遍及中国大陆所有的省、市、县,据大陆官方媒体一九九八年的报导,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在“七千万到一亿”。中共大陆的众多媒体,如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上海电视台、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北京青年报》、《羊城晚报》、《经济时报》等等主要媒体,都对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及提高人道德水平方面的显著功效做过客观、公正的正面报导。一九九八年,以全国前人大委员长为首的中央老干部,在对法轮功做出充份调查后,也得出了“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

今天,法轮大法已传到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赢得了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各国人民的喜爱,法轮大法的书籍也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及法轮功先后在世界上获得了各项褒奖、支持议案两千多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