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精進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来自日本的大法小弟子,今年十岁,跟着妈妈得法已有三年半了。今天能够来到华盛顿DC参加这个神圣的法会,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激动,因为我知道这里聚集的是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在这里我也很想把自己最近的修炼感受都写出来,和全世界的大法小弟子们交流。

在学校里讲真相

我现在读小学五年级。几个月前班上转来了一个中国哈尔滨的小男孩,他刚来日本不会说日语,上学很困难,需要有人帮他翻译才行,校长知道我会说中文,就安排他和我同桌,希望我能帮助他。开始我和班上所有的同学一样,对第二天要来的中国小朋友感到好奇和兴奋,一回家就告诉了妈妈这个事情。妈妈说:“哦,师父安排有缘人让你讲真相了。这是好事情啊,不是所有的海外大法小弟子都能遇到这种事情的。”

所以中国小朋友来了之后的几天,我就开始跟他讲“三退”的事情,没想到他不是很相信。我问他:“你喜欢红领巾吗?”他说:“一般般。”我告诉他那个东西很不好很邪,就劝他退队,可他说:“中国孩子都没退啊。”我跟他讲遇到灾难,退了队到时就可以保命,他还是半信半疑。这时我起了争斗心,又说了很多,他才很不坚定的退了。没想到第二天他就问我:“你在炼法轮功吗?法轮功不好,自杀!”我很吃惊,问:“你怎么知道我在炼法轮功?”他说:“我妈叫我问你是不是的,还告诉我,如果你真是炼法轮功的,以后你再说什么,就叫我说,我不懂,什么都不知道!”我才知道他并没有明白真相。于是我又继续跟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了很多,他还是不相信,还说不想听了,给他真相小册子他也不要……

回到家里,妈妈叫我向内找,我也知道是自己争斗心的原因。不过,我感觉到中国和日本的小朋友真是不一样。以前我和同学们讲大法的事情时,他们都会很好奇,而且也愿意继续听我讲下去,问他们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有说相信的,也有说不相信的,还有的说“我正在考虑相不相信有神”,但都不会象这个中国小朋友又怕又不想听的……原来和中国人讲真相会这么难啊!

一天一个同修奶奶给了我一大袋很漂亮的莲花护身符,第二天我就送了一个给中国小朋友,他看到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就不敢要。我说拿去吧,会保佑你平安的,多好看啊,他才拿了。接着我又送给另外一个同学时,被班主任看到了,她问我这是什么,看她很喜欢想要的样子,我就笑着说这是护身符,并说了一下大法的事情,想送给她。可班主任却问:“家里还有吗?”我说有很多呢,她就说:“那这样好了,明天你都带来,给班上想要的同学们吧,还有剩下的再给我。”第三天我很高兴地把莲花护身符都拿去了。没想到一大早同桌的中国小朋友就把昨天送给他的莲花还给我了,说:“还是还给你吧,我不要了。”我没说什么,就拿过来装在书包里,心想还给我也好,万一他害怕把护身符扔了,那造的业就大了,还不如还给我呢!

到下午放学时,班主任特意对全班同学说:“请等一下,龙彦君有事情要和大家说。”就让我站起来。我拿出一个莲花举在手上给大家看:“这是中国的护身符,把她挂在家里可以保平安,如果有谁想要的话,可以到我这里来拿。”然后大家都很高兴地到我这里拿莲花,有的说“真可爱”,有的说“很漂亮啊”,还有的问上面的中国字写的是什么啊,结果有以前听我讲过大法的同学就举起手中的莲花大声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听龙彦君讲过,那是中国的一种气功!”他们就用日本腔调的发音大声说:“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那个中国小朋友也伸过手来:“那我也要一个吧。”我很高兴他会主动找我要护身符,同时我也要继续努力,希望他能快点了解真相,快点主动退队。

生日那天发真相资料

去年的十一月,在东京目黑区民中心举办了“真善忍国际美展”,很多大法弟子都去那边发传单,妈妈也带着我和妹妹去过两次。第二次去的那个星期天是美展的最后一天,也正好是我十岁生日的那一天。我们家离东京很远,坐电车一个半小时多,到那都快十一点了。我和妹妹跑来跑去地发传单,看到对美展有兴趣的人,就赶快带路领着走过去,还不停地介绍今天是最后一天,一定要去啊……

回去坐车时已四点半了,风吹得很冷。在路上妈妈说,我们今天一去一回光路上时间就是三个多小时,交通费将近四千日元,四千日元可以买一个很大很好的生日蛋糕,也可以去餐馆吃一顿很好的料理,这一整天的时间,也可以带我们去游乐园玩一天,都可以来庆祝我的生日。因为在中国,是很重视男孩子十岁的生日,要大办特办的。可我们是大法弟子,不会把常人的事情看得那么重,应该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回到家已经很晚快七点了,我和妹妹吃完方便面后,又吃了爸爸送给我的生日蛋糕,觉的也很开心。我说:“其实今天我也很快乐啊!觉的发传单很好啊!”妹妹也说:“我很喜欢发传单啊!”但是我知道自己在发传单时还是有一些执着心,比如刚去发的时候有不好意思的心,发多了之后又有安逸心,想玩一下坐一下,发的不认真没有正念,当别人夸我谢谢我给他们带路时又有很多欢喜心,我想这些心都是应该去掉的。

坚持参加每周的集体学法

东京是每个星期二進行集体学法和交流,每次妈妈都会带我和妹妹去参加,从不间断。就算下雨,我们也要去。不过,妈妈对我们要求很严:到了那里,不准乱跑、不准大声说话干扰同修们学法交流发正念等等。

我们一过下午五点就要出门,晚饭太早也吃不下,到了那里交流到晚上十点,肚子又会饿。后来妈妈就总在星期二煮些面条吃一点,再带一些零食到那里吃。就为这吃东西的事妈妈还发过我们的脾气。我们一般是在学完法后听人家交流时才吃,刚开始我总是会让周围的同修叔叔阿姨们吃,他们都会笑着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就很热情地让他们吃啊吃啊,动作太大了妈妈就不高兴了,回家的路上就狠狠说我:“学法的地方不是公园,人家在交流你却在吃东西,多不尊重别人啊!看你们小,经不起挨饿,才让你们吃点东西,你却那么张扬到处问人家吃不吃,以后实在太饿你们就快点吃完,省得人家看到不好!”所以后来我和妹妹吃东西都会很小心,有时还会拿书挡着呢。

今年的一月份我出现了象常人流感的症状,发烧、咳嗽、打喷嚏,身上冷得直哆嗦,学校老师把我送到医务室,打电话让妈妈接我回家。正好那天又要去集体学法,尽管风很大很冷,妈妈还是带我去了。在电车上我一直晕晕沉沉不停地发抖,妈妈也不停地摸我很烫的头,让我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学法的地方我一直在昏睡,醒了就喝点水,回到家在被子里我还是冷得发抖。妈妈说:“没事的,这是消业,你自己要知道是消业,别把它当病!念大法好就行!”我心里知道这是消业,真的没当是病,第二天起来烧就退了,第三天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我觉的大法的力量真伟大!

每次学完法回家都快半夜十二点了,很多次在电车上我和妹妹就睡着了。下车时被妈妈叫醒很不舒服,都不想起来下车,想就这么一直睡下去。我是哥哥大一些,再不舒服也会忍着。可比我小三岁的妹妹就不行了,刚开始她很不习惯,被妈妈叫醒后就会赖着不肯起来,又哭又哼哼的,起来了也不想自己走想让妈妈抱。但妈妈很严厉,抱过两次之后就再也不抱了,说什么也得扶着妹妹让她自己走。特别是冬天下雨的时候,本来在电车里睡得很暖和很舒服的,下车后又是风又是雨的那么冷,真想快点跑回家。每到这个时候妈妈就会笑着问我们:“冷吧?困吧?难受吧?是的话就好,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在消业啊!多好的事啊!还记不记得师父写的《洪吟》啊?‘吃苦当成乐’啊?那你们还哼哼什么?没当成乐啊?没当成乐那就只能是消了业没提高心性啊!”说得本来正在哼来哼去很不高兴的我们,都会好笑起来。

希望再苦都能坚持来参加集体学法!

总之,我觉得得法后很快乐,妈妈带着我们学会了很多东西。不过觉的自己还是有很多不精進的地方,比方说:发正念和炼功时不能好好入静,爱动,有时还睁开眼睛看一下;在妹妹面前,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就特别强,总欺负她;读法时太快,妈妈说我不入心,没有妹妹一个字一个字读的踏实……我也要努力去掉这些不好的物质,做个真正精進的大法小弟子。

我们不怎么看常人现在拍的电视剧和动画片,也从不玩游戏机,觉的那些没有意思,喜欢看妈妈为我们选的二三十年前拍的老电视剧,象《西游记》,《济公》,《八仙过海》,《封神榜》,《水浒》,《大长今》等等,觉的看这些电视剧很有意思也特别爱看。看了这些中文电视剧之后我们知道了很多的传统文化,也学了很多成语,再读《转法轮》里面师父提到的“孙悟空”,“济公”,“吕洞宾”,“妲己”这些人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而且中文提高的很快,也觉的学中文很有趣了。另外妈妈还经常放很多大法歌曲给我们听,我和妹妹学会后也很喜欢唱,觉的大法的歌很好听。

但在这里我还是想对妈妈讲,妈妈对我们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大了。我在写妈妈发脾气的时候曾经用过一个词“大发雷霆”,就是形容她的脾气很大。所以我们每次学到《转法轮》第九讲“大根器之人”那一段,“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我和妹妹就会笑,妈妈也笑了,我和妹妹还有妈妈都要共同精進啊!

最后我再背一首师父写的《法轮世界》:


美妙穷尽语难诉
光彩万千耀双目
佛国圣地福寿全
法轮世界在高处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二零一二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