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法轮功学员曹东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今天我在这里,主要是因为,两年前,我在北京接触了中国的良心犯,以及维权人士。他们随后都被北京当局抓捕、关押,其中至少有三位受到酷刑。尤其是一位年轻人曹东,现在被囚禁在中国北方的一个监狱里,他被酷刑折磨。我们知道是谁干的,我们知道发生的一切。”——这是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在二零零八年六月所言。

四年过去了,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从监狱出狱仅仅八个月的法轮功学员曹东,再次被警察非法抓捕。

曹东,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毕业,毕业后任职北京一家旅游公司。他能力强,淡泊名利,善待同事,深得公司信任。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这个善良、有为、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持续遭受邪党的迫害。他的苦难历程,是中共迫害法轮功青年才俊的铁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曹东与妻子杨小晶新婚合影,这张照片,为杨小晶珍爱,曾发给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先生,营救丈夫

一、九年半非法监禁 身心备受摧残

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四年半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东城区片警杨东接到“把辖区内所有法轮功学员抓到派出所关起来,以防他们去天安门广场请愿”的恶令,妄图绑架曹东,因曹东当时送一个旅游团去了机场,杨东与另外三名国安人员赶到机场也没绑架到曹东,随后他们就找所在公司经理威胁说,“怎么能让法轮功(学员)从事这种外事工作。” 曹东被迫离开了这家公司。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夜,曹东因与同修交流修炼心得就被警察抓走,与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非法审讯,其间被辗转关押在北京多个看守所内,其中包括关押死囚犯与重刑犯的七处。二零零一年三月,北京恶党法院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审判,曹东被判刑四年六个月,被劫持到原籍甘肃的监狱非法关押。

第二次被非法关押五年

二零零五年,曹东出狱回家。此时他的妻子杨小晶却被非法劳教。曹东为了谋生,在北京与朋友合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经营理想,又因接受采访被绑架,北京国安二处查了车厂,并对车厂人员进行监视,车厂终于关闭,导致曹东负债累累。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来北京走访民间,了解中国人权的实际状况,曹东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牛进平不顾中共红色恐怖,勇敢赴约,与欧洲议会副主席会谈,当时曹东谈到了关押在劳教所里的妻子杨小晶所遭受的迫害,以及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黑幕。会面之后两小时,曹东在回家的路上,被北京市国安局二处便衣突然绑架,并在北京秘密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

在北京市国安局看守所秘密关押期间,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曹东每天都被用手铐铐在审问室椅子上十几个小时,曾六天五夜一百三十多个小时铐着不让睡觉,同时每天七、八个警察轮流对曹东辱骂、恐吓、威胁,不断进行精神围攻,其罪恶目的是不让其合眼,并将曹东左眼打伤;后来在曹东抗议下说让其睡觉,但半夜十二点又将其叫醒,俩人强行把他按在距离电视机不到一米的地方,把音量调到最大,强迫他看攻击法轮功的碟片给其洗脑。

在残酷折磨下,曹东开始吐血,每天大量便血,曾昏死过去一次,三次被送往医院。恶警还把曹东送到北京市朝阳区“洗脑班”实施精神洗脑,二处陈处长、刘科长等人利用父母爱子心切,录制曹东父母痛哭流涕的录像拿来对曹东施压。接着以保外、放曹东出去等谎言诱骗曹东的口供。北京市公安局和“六一零”的人对曹东诱骗说:只要曹东配合国安二处帮他们做事就一定放曹东出去。

恶警坐飞机到庆阳找到曹东父母,威逼其父母到北京给曹东施加亲情压力,迫使曹东就范。

当这一切都没能达到目的后,中共为了逃避国际社会的关注,三个月后偷偷地把曹东转到偏远的甘肃省,秘密的关押在甘肃省安全厅看守所。在那里,曹东又一次断然拒绝了让他做国安内线的无耻要求,国安局最高权力机构通过甘肃省安全厅操控的庆阳市西峰区法院给曹东秘密非法开庭,于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以“向境外组织提供法轮功人员受迫害的材料、信息”(判决书语)为由非法判刑五年。曹东依法上诉,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庆阳市法院又无理驳回了曹东的上诉。

狱中之狱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甘肃省安全厅秘密的将曹东送到了甘肃省天水监狱。

刚入天水监狱就一个人被关在教育科一楼阴面的一个号室,常年见不上阳光,二十四小时有人监视,除了上厕所可以出门外(也有两人跟着),平时都关在号室,一有人跟他打招呼或说话就被警察训斥。怕法轮功学员和他接触,连与卫生科合用的一个厕所都从中间用铁栅栏隔开了。

自从曹东被非法关到天水监狱后,狱方就对曹东采取定点包夹和隔离关押的措施。定点包夹就是把曹东固定关押在一间牢房内,派四个刑事犯人和曹东同住一起,由这四个刑事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全天候监视其一举一动,强制看管,强制剥夺合法自由;隔离关押就是单独关在牢房内,由四个包夹者看管着不让出牢房,不让出去放风,不让听收音机,不让接触任何人,也不让其他人接触曹东,与其他所有人都隔离开来,形成“狱中之狱”。这四个包夹犯分别是杀人犯、吸毒犯、强迫妇女卖淫犯和经济犯。狱方欺骗包夹说曹东随时会自杀,精神有问题,让他们严加看管,并用所谓的“奖罚机制”来利诱和威逼包夹犯,许诺如果尽心包夹就给立功减刑,如果不卖力就给处分加刑。在狱方的纵容下,这些包夹经常对曹东辱骂、恐吓、威胁甚至动手。

二零零八年五月在防震棚内,吸毒犯因曹东单独去上厕所对其大声辱骂,并出手打他,后被人拉开;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狱方召开所谓的“迎奥运座谈会”,让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会上曹东刚要发言,杀人犯和吸毒犯这两个包夹犯不让他讲话,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曹东架起来拖出会场。这两个包夹犯因“包夹有功”,狱方给他们每人四十分奖励,均获提前减刑。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因一名犯人在牢房窗口和曹东打了声招呼,不但被包夹犯人殴打了一顿,还被狱方盘查了一番,最后被调到环境最差的二监区干苦力活。

无理扣押

按中国法律规定,一个人被判刑后可以上诉,上诉被驳回后可以申诉。曹东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后,他马上写了上诉材料,可是甘肃省安全厅扣押不给发。到天水监狱后又写好了申诉书要寄给律师,狱方扣押住不给发。

二零零七年底因家人再次给曹东请律师,需要曹东写一分聘请律师的委托书,写好后狱方不让交给家人,致使曹东至今无法行使申诉权。狱方还威胁曹东说:通信中不许提其案子的事,不许提及何时被抓、何时被判刑、何时被关到天水监狱及在监狱处境等话题,否则一律扣押信件。家人寄给曹东的腰带、手表等非狱内违禁品也被无理扣押,连家人在邮局给曹东订的报刊、杂志也全部无理扣押,曹东多次找狱方交涉,狱方却一直置之不理,一切正常的合法权利全被无理剥夺。

长年累月的残酷迫害对曹东的身心造成了很大摧残,肠胃功能紊乱,经常便血,晚上难受的睡不着觉,再加上在狱中一直被关在阴冷的牢房内不让出去活动,常年不见阳光,曹东的头发大量脱落,出现大面积秃顶;视力急剧下降,眼睛经常疼痛发胀;牙齿松动,牙龈时常出血;面色苍白,身体很虚弱,走路直不起腰;大脑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减退。

再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晚上二十点左右,借住在朋友张一粟家的曹东,连同朋友及朋友家人,被七、八个警察绑架。

这帮警匪中有一人自称是安定门派出所的所长。他们指着在屋里的曹东问张一粟:“他是谁?”“你为什么要留宿他?”“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窝藏罪?”又说:“有什么东西都交出来,不交就搜了!”这帮人见曹东和张一粟没有听从他们的命令和指使,就开始大肆抄家。当场抢劫走了曹东随身携带的大法书籍和资料,其中还包括曹东的妻子杨小晶生前的大量资料,还有电脑等私人物品。

非法抄家后,警察把曹东、张一粟、张一粟的母亲劫持到安定门派出所,一人关在一屋,分头进行隔离审讯。他们反复盘问七十多岁的张母:“你知道他(指曹东)是什么人,你就敢留宿他?”张母回答说:“我就知道他是个朋友,在我家临时借住几天,正在找房子住,还没找到,一找到就搬走。”第二天凌晨三点钟警察才放老太太回家。曹东和张一粟却又一次被关进了东城分局看守所。

据悉,曹东近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半,现在何处不详。

二、妻子杨小晶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曹东和杨小晶二人喜结良缘。婚后九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晚,新婚蜜月中的曹东即遭抓捕。之后的九年间,他们夫妻俩因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反复被中共邪党抓捕、劳教、判刑,九年中俩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足一个月,杨小晶两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曹东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四年半、一次五年;夫妻俩在劳教所与监狱受尽各种折磨。

为营救对方奔走呼吁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为了营救当时正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非法关押迫害的妻子杨小晶,曹东与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见面,讲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边熟识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为了营救丈夫曹东,为给丈夫讨回公道,杨小晶开始往来于北京、兰州、平凉、庆阳之间,为曹东找辩护律师,为丈夫呼吁。她常常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北京到西北,往返奔波。她还把自己最喜欢的与丈夫曹东的新婚合影,发送给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先生,请求他关注遭非法判刑、关押的曹东,而这时,她自己正身处被中共国安、“六一零”的不断威胁、恐吓中。

二零零六年七月,杨小晶还在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中,来了两个安全局的人,告诉她说:曹东出事了,让她给曹东写信,劝曹东“转化”,被杨小晶拒绝。

二零零六年八月底,遭受非人折磨的杨小晶回到家中,开始查曹东被绑架的真相。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恶党对曹东的所谓“逮捕令”交给了他在甘肃庆阳的父母,而杨小晶直到十月底才知道。

甘肃庆阳安全局接手了曹东的案子,对他父母实行消息封锁,不让他父母找人,说越找判的越重;而对曹东却诱骗说:只要他诋毁法轮功,就让他出来。
二零零七年二月,邪党对曹东的迫害在甘肃开庭,律师做了减罪辩护,较成功,并同意接手替曹东继续上诉。然而在邪党安全局的压力下,律师在二审时不敢涉及到邪党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还帮恶党恐吓杨小晶说:越上诉判的越重,致使二审没有开庭,三月份以书面裁决了事。

在杨小晶的再三要求下,二零零七年十月,律师才将经过修改的辩护状传真给杨小晶,内容完全与邪党的说辞一致,颠倒黑白,完全掩盖了曹东被抓的真相和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来华的目的。

家破人亡

二零零七年八月,杨小晶与曹东的朋友于宙等人在北京找律师寻求帮助。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于宙被非法抓捕,十一天后在看守所非正常死亡,杨小晶的家又一次被北京丰台国保所抄,杨小晶有幸提早离开,但此时她的心情愤懑至极,曹东的朋友被抓被迫害致死,更使她伤心难过,还要躲避邪党安全局的跟踪、骚扰,使她无法静心学法、炼功,调整身心的疲惫虚弱。

二零零七年年底,杨小晶在天水监狱见到被非法关押的丈夫曹东,在被限制的接见时间中,曹东断断续续向她叙述了自己被欺骗、被残酷迫害的前后过程,令作为妻子的杨小晶伤痛不已。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杨小晶又辗转回到北京,寻求帮助。十二月二十七日,她回家交房费,被一直蹲坑的居委会人员发现,并报告给派出所,建国门派出所片警刘江、刘涛,当地街道“六一零”主任杨文仲,东城分局的俩警察一起闯入其家中,刘江伙同他人硬将杨小晶抬到楼下,塞进一辆便车,几个小时后到东直门派出所,恶警刘玉刚科长恐吓杨小晶:“就是要把曹东关到西北,让你留在北京”等没人性的话。而后几个便衣又把杨小晶抬上一辆黑车,关进丰台六里桥一家旅馆里,非法劫持二十四小时。杨小晶对领头的恶人说:“你们仗势欺人。”恶人非常嚣张的说:就欺负你了。一副流氓嘴脸。丰台国保妄想找茬将杨小晶关起来,邪恶之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直到出狱后,杨小晶才发现家门钥匙不知被谁拿走,父母家楼下停着一大一小两辆车。在寒冷的冬日,无家可归的杨小晶再次居无定所,到处漂泊,心中的悲愤、恐惧难以言表。

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杨小晶在受到长期多次劳教迫害、惊扰、颠沛流离之后凄然离世。

家人亲友遭牵连迫害

曹东的父母都是退休在家的六十多岁的老人,父亲是患严重脑溢血后抢救过来的人,生活需要别人照顾;母亲患严重关节炎,不能正常行走,既要照顾父亲的生活,又要照料八十多岁的外婆和领养的十几岁的小妹妹,生活极为艰难。曹东是独子,家中再无人照顾他们。二零零零年曹东因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对其父母打击很大;随后曹东反复被非法抓捕判刑,再加上国安人员不断的恐吓与刺激,其父母精神濒于崩溃,其母曾给曹东写信说他们已经不想活了。

曹东的朋友大多遭受牵连。在绑架曹东时,国安二处的恶警从曹东身上抢走了电话号码本,对号码本上所有电话一一进行了排查,好多炼功朋友遭绑架,也有好多炼功朋友被秘密调查,长期监听监控。在奥运期间,基本上炼功的朋友均遭绑架并非法劳教了。

屡次被非法抄家

曹东北京的家也屡次被抄。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北京市国安二处胡松涛、陈守水等人拿着从曹东身上抢去的钥匙,在未通知家人及亲属的情况下,非法入室抢劫,把家中笔记本电脑等贵重物品拿走后,故意在扣押物品单上不填写,然后私吞,至少有近两万元的物品被它们私吞掉了。还有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晚,丰台区恶警在看月桥附近一所住宅楼内绑架曹东时,把曹东的手机、六千多元现金、银行卡和电话卡等物洗劫一空,不做任何记录,抢劫的随身财物价值一万五千元左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丰台国安为给曹东妻子找证据定罪,再次入室翻箱倒柜,抢夺物品。

曹东十多年来的苦难历程,是邪党迫害法轮功、迫害青年才俊的又一铁证。奉劝追随邪恶迫害者,停止作恶,返回人的良知,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良善与才俊,就等于破坏国家的柱基,邪党解体的结局是必然的,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正如欧洲议会副主席斯考特先生所说:“我的调查,我的接触,我的经历都让我感到,中共这个集权组织对法轮功——这个无辜的、善良的团体的迫害持续了十年,我想是该把中共以群体灭绝罪进行审判的时候了。”

正告邪党政府,立即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曹东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此再次呼吁紧急营救法轮功学员曹东!

参与迫害单位及人员:

北京市东城看守所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沙河七里渠?北京东城看守所?邮政编码102206
联系电话:010-80712462
所长丛健
政委郑跃健
乘车路线补充:
1、公交线路
乘919,670,345,519,昌21,23路在定福皇庄下车,离东城看守所还有一段距离,
可换乘昌19路,定泗桥东向东坐三站;或昌22路;东城看守所下车。
2、地铁(轻轨)换乘
昌平线:朱辛庄换乘昌19路,向沙河方向坐3站,东城看守所下车。
13号线:龙泽换乘昌19路(起始站)坐12站,东城看守所下车。
5号线:天通苑换乘昌22路,东城看守所下车(路途较远)。

北京安定门派出所
地址:北京东城区豆腐池胡同11号。
电话:64064118
豆腐池胡同西口向东300米,鼓楼中医院旁(东面)。
豆腐池胡同在鼓楼北面,旧鼓楼大街与宝钞胡同之间。
邮编:100009
负责人:王晓予

东城区公安分局:
信址:北京市东城区大兴胡同45号东城区公安分局?邮政编码?100007
联系电话: 010-84081110 010-64042244
传真:010-64003734
Email:gafj@gov.cn

邪党书记、分局长谢世龙
邪党副书记、政委滕健
副分局长:张?钢、艾长庚、张晓东、牛国泉、张国立、王克斌、袁瑞安
分局副政委贾非
政治处主任史书林

甘肃天水监狱
地址:天水市秦州区100信箱(?建设路196号),邮编741000
天水监狱:1?监狱长 郑占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 电话0938-8279097)
狱纪委书记 周永康
狱政科科长 姚文强 ?赵根顺
教育科电话:0938--8278937,0938--8278957
教育科科长 赵剑平 ?李进科(副科长)?王钰(干事 业余作家)毛治平
钱建军 ?燕天一(此2人是入监队队长)
王彩霞(女网络中心主任)
四监区;0938-8278971
张建华(四监区教导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 白明 张军 夏建军  张彦明
董曙堂 (邪教科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 刘江涛
(邪教科副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犯,电话13139382077极邪恶,每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过他的毒手)
张桂芳(女)(邪教科干事)
韩岱成(天水市政法委书记)
一监区电话0938-8278849
苏卫荣 (一监区教导员,迫害致死刘志荣的凶手 电话13893853656)
覃 剑  吴金生 (一监区队长 09383374346?)
监区长:王强?13893803369警察:王辉
三监区:0938-8279072
三大队电话:0938-8278968 8278987,
副队长:8278938 8278956 8279086
何定平:13519083681
徐方明 (三监区教导员)陈方明;警察:石小勇、韩传信、刘波涛
五监区五监区电话:0938-8278934
区长:张真祥;教导员:董兆吉;警察:牛治学、候志全、杨军平
二监区电话:0938-8278954
办公室主任:段永州
公司经理:张宏斌
狱侦科长:夏建虎
生产科长:何少华
质检科长:张鹏飞、景益民
内管巡警:杨志强、李改峰、陈勤生
供销总公司经理:蒋银章;警察:李春文、刘艳平、王卫娟
动力公司经理:侯亚丽;工人:张天喜、吴惠东
甘肃省监狱局:
局长王忠民
政委梁仪坚
副局长:刘琰、梁秋明、魏兴刚、刘琰、郭建中
纪委书记李发叶
教改处处长潘新盛

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副部长?郝赤勇、基层司司长王钰
监狱局:局长邵雷、副局长李豫黔
甘肃省司法厅厅长王禄维
天水监狱纪检委书记:周永康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
邵岗伟,杀人犯,其姐电话13993815089
范杰,吸毒犯,其姨父电话0938-3639620
经济犯张一平
四监区犯人:姚全红、李勇、杀人犯赵枫林、吸毒犯苟万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