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要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八岁,生不逢时,出生于那动乱的抗日年代,家境贫寒。三岁染上伤寒,十一岁才会说话、走路、没上过学,十八岁出嫁,又赶上三年大饥荒(中共为蒙骗老百姓把那风调雨顺的三年说成是“自然灾害”),共生了四个子女,各种疾病接踵而至:肝炎、胃炎、胆囊炎、子宫囊肿、糜烂、更严重的是还患上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一打雷就吓的往炕里或旮旯躲,不省人事,犯病时抱起最小的女儿就往外跑。“大神儿”请了很多,医院的门槛儿快被我踩破了,有时坐车在半路上就犯病了,司机就把我直接送到医院,等好几个小时醒来时,看见家人已经坐一圈儿、泪流满面了!

病魔缠身五十载

屋漏偏逢连夜雨,丈夫脾气暴躁,嗜酒如命,喝了酒就耍酒疯,闹得鸡犬不宁、四邻不安,这又往我那滴血的伤口撒一把盐!丈夫不管我和孩子,我又什么活也不能干,孩子们幼小的年龄就开始轮流做饭洗衣、操持家务了,与他们同年龄的孩子正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撒娇儿,而我的孩子却过早地背上了家庭的重担!我这个即将崩溃的家如一叶残破的小舟在凄风苦雨中飘摇着、挣扎着……

病魔,折磨了我整整五十年,半个世纪光阴荏苒,岁月沧桑,令我苦不堪言!为什么如此多的苦难都降临到我的身上?我悲痛、我绝望、我终日以泪洗面!多少次望着那搭在屋梁上的绝命绳索,我胆怯了:多少次手里握着农药瓶,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着那一张张憔悴的脸蛋儿,泪水又一次打湿了我的衣襟!哎,活着难,可死咋还这么难?!这简直是五十年的地狱生活。

幸运之神来敲门

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我从市里买药回家,邻居妹妹劝我把药扔了跟她去学法轮大法,以后百病全无还能去天堂,什么苦都没有了,几天后,我背着丈夫去找同修,从那天起我就开始修炼大法了,由于不识字,只能听人家读法,我决心学认字,但谈何容易啊,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借来录音机听师父讲法,再对照《转法轮》看,可录音的字不能与书中的字一一对上。我就去问别人,总问还怕人家烦:于是又问丈夫,丈夫性子急,问频了就发火不告诉我了,并说:“你要能修炼,是人就能修炼。”有时为了一个字,我憋得直哭但我没有放弃!

贫困,没有使我沉沦;病魔,没有让我屈服。当命运的绳索无情的缚住双臂,当别人的目光叹息生命的悲哀,我依然固执的为梦想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心里装着法、脚踩万里云,朝着我们真正的家园展翅翱翔!

师父给予我的太多了:修炼不久,神奇就出现了,我身上的所有病症一扫而光,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丈夫在我得法二十天就把酒戒了,至今滴酒未沾,并且还同我一起到学法小组学法,回家炼功。家里温馨了,亲属和睦了,啥活儿也能干了。

有一次我从地里扛了一大捆乌木籽杆回家,人们都十分惊讶,二儿子费了吃奶的劲儿才扛了起来(他当时才二十多岁)。这一切都是师父赐给我的,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我从死亡线上拽了回来,点亮了我心灵里那盏即将熄灭的灯,谢谢您,师父!弟子一定随您回家!

精進圆满随师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这个五千年的文明古国,黑云密布,浊浪滔天,江氏集团——这伙宇宙中最阴毒的恶魔,向法轮功修炼者伸出了罪恶的魔爪;抓捕、关押、判刑、开除工职、活摘人体器官、抄家、上刑……其残酷手段集古今中外之最!炼功点儿被迫解散了,丈夫和姑爷儿害怕失去工作也不炼了,我也不精進了,时炼时不炼的,身体很快又出现了病业状态,有时衣服都穿不上了。

我悟到,师父给我下法轮、消业、延长我的寿命是让我修炼得法圆满的,可不是无缘无故的赐给我这些福份的,如放弃了修炼,师父就不管了,以前的附体就会趁机跑回来继续占领我的身体,提取我身体的精华。我决心联系同修,那时找同修很困难,我先到绥棱我姐那找到一个同修,请到了书和真相资料,后来在市里经过周折终于联系上了同修,我宛若一个漂泊的游子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享受到了家的温馨!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做三件事,半夜出去贴真相资料,去年十一月同小女儿一起到炼功点儿参加集体学法,现在我家就是学法小组。

大法给了我无穷的智慧和力量,也赐给我很多福份,如今的我已经能够比较流利地读《转法轮》和经文了,身体健壮如年轻人,耳不聋、眼不花、头发不白;新楼也住上了;走二十多里路,很快就到,一点儿不累,老伴儿在后边要小跑才能追上。

三年前的一个冬天,路很滑,不小心把脚崴了,脚后跟儿冲前,脚尖朝后,路人都惊呆了,我当时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那些黑手烂鬼不能把我怎样,我硬是用手掰过来了,揉巴揉巴爬起来就能走路了。

还有一次,在一个胡同口被一辆汽车给撞到了,司机可吓坏了,我从地上爬起来说,“你快走吧,没事儿”。看热闹的说,“这司机真幸运,今天碰见农村人,这要是换个人,壹万、贰万不够花”。至今我还深深的后悔当时没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因为唯有大法弟子才会有如此高尚的壮举!

沐浴着浩荡佛恩,是至高无上的师尊让我惊醒于沉睡的黑暗,唤起了我那被埋没的记忆!幸运,我是主佛的弟子!自豪,我能够与师父同在!“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邪恶的阴霾算得了什么,它们怎能阻挡得了宇宙真理的传出!邪恶的滚滚黑浪算得了什么,它们怎能摧垮大法弟子金刚不动的意志!

已是耄耋之年的我深知自己做的很不够,一定抓紧修炼,谨记师尊的教诲:“人生短 来住店 别忘来时发的愿”(《洪吟三》〈痴〉),莫道尘世苦与难,冰消日暖雾渐散,万古圣缘慈悲泪,精進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