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配合推广神韵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我是华盛顿DC的大法弟子,已得法十三年了,今生今世能成为大法弟子,跟着师尊,推广神韵,救众生,真感到无法用言语表述的荣耀,或许是历史轮回中不知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次生死,才有了这样的机缘。每当看到神韵里演绎出来的大法弟子圆满回天门的一幕幕,就有点儿惶恐,不禁自问:我按照师父法的要求修好了吗?自己的誓约兑现了吗?该救的人我都把他们找到了吗?

下面是围绕推广神韵的点滴体悟,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一)“放下生死”的点化

二零一一年初,公司大裁员,我作为一名曾为公司做过重要贡献的高级科研人员也被辞退。虽然家里衣食无忧,而且裁员的福利待遇都是出奇的好,但毕竟是一下子换了个环境。

从学校到工作场所,我在人中都是争强好胜的那类型人,在单位挣六位数的工资,还有两项工作上与大家合作的发明,一下子让我都放下,还真不容易。有意思的是,几个常人朋友知道我的情况后,都异口同声的说:不要再找工作,就做你们自己的媒体好了!他们哪来的这么高的觉悟?这话分明就是师父借常人之口在点化我,让我放下利益得失之心。

二零一一年芝加哥同修听说我有时间,就叫我去那里帮助推广神韵,我想明年DC要在肯尼迪艺术中心连演十三场,去那练练兵、取取经也好,但想到离开舒服的家到陌生的地方生活上几周,还是有点儿犹豫。

一次在打坐时,脑子里想:修炼嘛,就要主动克服惰性,于是下决心“去芝加哥!”就这一念一出,立刻就感到全身被温暖的能量所包围,泪水情不自禁的流出来了。

确实,在芝加哥的六周里,表面上是自己在付出,其实自己在修炼上得到的更多,对我自己是刻骨铭心的突破。

在芝加哥期间,我过去的同事甚至同修都不时来电关心我是不是正在找新工作,我都告诉他们我人在芝加哥帮助推广神韵呢,暂时不想。挂断电话,一遍遍的问内心最深处的自己:我真的能放下常人的事业吗?弟子心中有些不稳,师父的法身在另外空间全知道。一次我们一车同修到剧院门口发正念,中间大家读法,正好读《加拿大法会讲法》,轮到我的那一段正是如下:

“其实你们修炼,不是等这个修炼的人走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才看你能不能圆满。是在一个人修炼的过程当中,看这个人差不多了,就开始对他進行能不能圆满的那一关的考验,所以是至关重要的。只要是修炼的人,每个人都会碰的到,而这一关对一个人来说简直就是生死的考验。当然每个人他不一定会碰到,说有人要杀你啦,要怎么样你啦,不一定会这样。就象我举的例子,我讲我们有的人把自己的前程,什么工作呀,事业呀,在关键的时刻都能放的下,那么这个人是不是过了这一关?人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人能够在常人中有前途,有一个自己满意的事业,以至于自己的理想,想达到一个什么成度。如果这些都摆在他面前,真的将要威胁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能不能走出来,真能走出来那不就是走过了生死这一关吗?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他连这个都放的下的时候,他不就是能够放下生死吗?”

啊,我整个人都被这段法震撼了,放下对自己事业前程的追求对于我现在的情况就是放下生死!一个修炼人不通过生死考验,怎能走向圆满?!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放下了,我一定过好这一关。

(二)吃苦当成乐 默默补充别人

推广神韵,我就动脑子想从哪开始着手做。先了解我们篮子里有多少鸡蛋,知道我们自己有什么共享资源,这样在去做团体票的时候,可能最后还同时带回了零售票的机会、杂志或报纸上广告的机会、或做讲座深入介绍中国文化的机会,这就要求自己做事要主动、要用心、要有突破精神,有分工但又不分这是你的事、那是他的事。由于我们各组人手都缺,其实很多工作都是交叉進行的。

我看到周围的同修,尤其是大纪元的销售员,她们不是在会上滔滔不绝谈体会的那种人,但每日默默的做,其中的辛苦一定一言难尽,她们的付出别人未必看到,但正神看得到,师父的法身知道,她们常得到加持。

我想就要求自己要像她们那样,任劳任怨,少说多做。师父已经把路铺好了,就差我们自己去走出来。法要求我们更多的学员成为全面型的人才,做什么都行,做什么都象个样。要把神韵打入主流社会,我们就要主动积极的找主流的场所,大大方方的介绍自己、介绍神韵,一点儿都不难。

我们都知道修炼要吃苦,但能把吃苦当成乐,那才是一种高境界。实践中,很多同修都有同感,就是做得越多,越能体会到快乐。人都在等法!越做越感到自己的渺小、师父的伟大,神韵有神力,没有哪扇门是神韵敲不开的。

自己最遗憾的就是很多想做的,时间精力不够做不过来。每当在某方面遇到瓶颈,我爱跟纽约的学员联系交流。几乎每次纽约学员不但无保留的介绍她们目前的做法,而且常常交流在法上的理解,使我受益匪浅,而她交流的常常正是我比较欠缺的、或模糊不清的地方,让我常常感慨:弟子的一切,师父的法身都看着呢。

比如她告诉我,她本来突破了某部份,做得挺顺了,但协调人让别人接手了。她就想:我要放下自我,配合协调人,也要配合接手的学员,我可以再去突破新的领域。结果,她没有因为自己干得挺顺的事让别人拿走了而不高兴或抱怨,反而默默补充新协调人,同时主动突破其它难关。我就想:如果换了我,我可以默默的、无怨无悔的配合别人吗?我心里默默对师父说:如果需要,我也一定要这样做。

于是,机会来了。DC几位能工巧匠做了四个推广神韵的展板车,需要人在周一到周五的工作日在DC里开,上班的同修几乎不太可能做这事。开始我觉得那是男生的活,我手上那么多事,又要管票务,好象没时间开展车了。后来展板车一辆接一辆的做出来了,还真缺人开。我问自己能不能再多干点儿?我看看自己的时间表,觉得还行,于是就答应开一辆。结果一开就是三个星期,几乎天天从早到晚,没人接手。我自己原先手上的一堆事,也不能耽误。由于有智能手机,我可以边开车、边查电子邮件,然后回简单邮件或打跟踪电话,还可以抓紧开车时间联系团体,边开车边卖团体票。如果有人打進电话要订票的,我就赶快把展板车停在路边,用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马上完成订单。其实,只要想干,办法都有,都可以干好,也没有额外多付出什么。

在DC开展板车很拉风!看到人们纷纷给我注目礼,那份自豪常常还要有意识的抑制一下。一个周六晚上,我舍不得回家就开到Bethesda中心,停车后在车上休息了一下,一睁眼就看见奥巴马总统的大女儿在车前,我把神韵的信息告诉她,请她转告她爸爸,她说会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三)学好法、学会修

旧势力对我们的最大的干扰是什么?我个人体会就是不让我们学好法。它让我们这么忙、那么忙,忙得没时间读法,或拿起书就犯困,或读法走神儿,总之不让我们学好法,从而不让我们同化大法。以前我学法,常出现上述情况,很是苦恼。

从去年纽约法会后,我和一个大法弟子约好通过电话,每天早上七点学法一小时,雷打不动。时间固定了,电话形式又很灵活,读一遍《转法轮》后,就读几天各地经文,然后再读《转法轮》。这样我们把除《转法轮》以外的法,又都学了几遍。特殊情况七点不能读,也尽量当天找时间补上。法学了再去做事,一天心里都踏实,做起事来就有种溶于法中的感觉。

有一天,协调人通知我在大组学法上谈谈修炼的体会,不要谈做事。那段时间,我天天在DC城里开神韵的展板车转,我一边集中精力开车,一边想到底交流点儿什么呢?顺手播放车上的九讲CD盘,正好师父说到(不是原话)有的人把修炼的“修”当作“炼”的修辞了,他就是练呀练的,就是不重视修。这段法常听,但那天听来格外的入心,我一下警觉了,师父一定是在点化我什么?是哪些执着暴露出来了?开展板车天天早出晚归,车不好停,吃饭、上卫生间都不方便,别人觉得很辛苦,其实那些困难很容易克服,几天后就习惯了。身体上的苦不算什么,苦的是脑子里老往外冒不好的想法和抱怨,如累的时候就想:我一个女生干男生的活,那些男生哪去了?两天耗一箱油,加油时想起某某同修说的,汽油涨的那么贵,他才不去开展板车呢,就有点儿愤愤不平,每次出钱出力的好象就那几个人,那么多人嘴上说的好听。这些看似合理的抱怨在不知不觉中流露了出来,却没有引起警觉,其实很多同修在各方面的付出我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但事情触及到自己的利益时,就会暴露出各种表现形式的名利之心。我对自己说:你不是生死都能放下的吗,怎么还抱怨在乎这些事?!看来还是修的不扎实。意识到了,就要坚决的去掉,毫不保留!那时明慧、正见的很多交流文章都在谈怎么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而不是有条件的向内找。

有时我有一个好的想法,我发电子邮件给大组呼吁,几乎没有人回应。我就想:是不是自己思想不纯,电子邮件带着显示心、争斗心了?我就努力纯净自己,再发,还是没有太多反响。我就生出点儿埋怨了:难道你们看不到这些好的方法吗?还是偷懒视而不见呢?这种埋怨心一闪而过,我赶快抓住它,发正念清除它。我想着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对师父说:这不是真我,是我的人心和观念在作怪,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它们。

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说:“互相之间配合好,发觉别人没做好的,或者是你们开会研究的时候有些事情没做好、你的意见又不被采纳,那你觉的确实应该这样做的时候,虽然不被采纳,那你就默默的自己把它做好,这才是修炼人哪。”

真没有人响应邮件,我就默默主动约几个同修先做起来,效果出来了,大家也看到了,就一起帮助做开了。

有个同修说,要说这次DC做的好地方,就是没有人使劲儿的坚持自己的意见,抱怨别人的人少了,踏踏实实在实修的人多了,不实干又指责别人这不对那不行的人少了,或者说基本没有了。我想那些多少的加减,是因为大家真的成熟了,心性在实修中提高了。

我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可以和师尊同在人世,做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么荣耀的事,我们是宇宙中最幸运的一群人。我要继续以自己最谦卑的心,抓紧实修,和大家一起,共同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二年美国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