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坚定的付出 只求一颗善心(图)

记全台对大陆讲真相交流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一千多名来自台湾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在台中丰原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对大陆讲真相交流会。会中多位学员分享了日常生活中如何突破困难,利用各种工具对大陆民众讲真相的心得及发生的感人小故事。

'在台湾台中丰原举办对大陆讲真相交流会'
在台湾台中丰原举办对大陆讲真相交流会

坚持坚定 智慧油然而生

六十多岁的月娥阿姨每天早上四点半出去炼功,八点回来就打开电脑,发正念后,先打制止迫害的电话,再打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电话,至今已劝退了一千四百人。如果有集体重点行动要拨打的,她也都配合,还帮忙将电话号码和讲稿转交给没有电脑的同修拨打。她申请了手机立即通,走到哪打到哪,还教没经验的同修拨打电话。

月娥阿姨说:同修都夸我怎么讲的那么顺、那么好,我告诉他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就推着做。我还告诉他们要坚持不懈怠。每个星期我都会参加二次大型集体学法,星期假日就到台东“水往上流”景点向大陆游客讲真相、劝三退。

她介绍自己的经历说:想起当初拿起电话时十分紧张又害怕,想要怎样才能把真相讲到位呢?要不然这通电话就救不了被关押的同修。所以我每通电话都全神贯注的讲,后来越打电话使我正念越强了,稿子念的越顺了。有一次打到监狱,那个主任故意绕开话题,就问我《转法轮》里讲的“执著”应该怎么解释呢?我就说:“你心里不想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听信共产党的谎言,这样就会去掉执著。记住善待大法弟子。”他又问“慈悲”两个字是啥意思呢?我说:“每遇到法轮功学员的案情,用善念来对待,不要有坏的念头,办事公正、公平,这是慈悲。”然后他笑起来说:你们法轮功真行,听你的。

向内找才是关键

杜先生传送简讯时,在手机上输入电话号码往往是最费时的。为了让传送的效率更高,他开始着手群发软体的开发,从无到有,找资料花的精神就不在话下。当一切似乎进行的很顺利,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完成时,这一步却怎么样也突破不了,反反复复从头到尾检查再检查,还是不行。“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也越来越着急,后来我决定还是先静下心来,好好向内找,最后终于发现原因在哪,就是干事心。我想到的只是软体完成后,就可以不必辛辛苦苦的一个键一个键的输入电话号,只要坐在电脑前面,按几个按键,一切就自动完成了。我忽略了最重要的关键,这些技术、工具只是协助我们做的更快更好,真正起作用的是我们的正念和救度世人的慈悲心。找到这一点后,我流着眼泪向师父请求,‘师父,我要救人,我真的想要救人,请师父帮我。’当我发出这一念后,隔天,当我和往常一样打开程式继续尝试时,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软体传送成功了。”

每一通真相电话都是神雷,镇邪恶显神威

廖女士提到大陆同修在反馈信中写到:“每一通打到派出所、公安局、610、政法委、检察院、法院营救同修的真相电话,都象神雷!不仅配合我们把同修营救回来,同时在救这一方的众生。”有时派出所电话接的多了,怕承担责任,就说:“你们打公安局吧!不要再打来喔!”公安局要放回同修时说:“出去时可要说是派出所送你来的。我们没对你怎么样吧。我看再把你留在这里,电话都会被打爆了!” 在大陆为大法弟子辩护的正义律师被绑架关押时,我们的营救电话就打到公安局,电话响个不停,公安还对着律师说:“这事啊,只有法轮功才做的到。”

多管齐下 整体力量大

侯女士在劝退过程中,有件让她感到很触动的事情。“在高雄莲池潭讲真相的时候,有两位大陆女性同胞向我迎面而来,其中一位忽然握着我的手,递给我一张纸条,然后匆匆离去。本来我以为她要我帮忙三退,结果我将手中的纸条打开一看,上面竟然写着‘同修你们好,大陆同修想念你们,想念师父。’看了字条后,内心有些莫名的心酸、激动,此时我两眼早已泛满泪光,原来她们也是大法弟子,随团来台湾旅游的。如今这张纸条一直存放在我的包包里,我非常珍惜它。”

陈先生说,传真最大的困难是,有的人会守在传真机旁,我们一传他就拿起电话挂断,有的会接起传真电话破口大骂,有的会将传真机做设定,不是他们要的号码时,传一点点即被自动挂断。所以,过程中需要忍耐、坚持,同时要认为那是在帮我们消业,要有耐心,我们可以智慧的利用不同时段去传,就会有想象不到的效果。

陈先生还说:有一天退党中心接到一通电话,对方以质问的口气说:“你是哪里的?你知道吗,我是某某某中央领导的秘书,这里是中南海,你们怎么把这些东西都传到我这里来了?”原来我们把真相资料都传入了邪党老巢中南海!……我们夫妻看了这个讯息很触动,因为我们一天到晚都在发传真,不知传真讲真相竟然有此威力。以前只是抱着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心情在传,既然有这么好,义不容辞更应多传一些,或许能多救一些能得救的人,是不是?

黄女士知道白天同修都忙,有些语聊时段没人参与,于是她尽量上线,曾经同时挂了好几个线。“有一次聊着聊着,感觉有点累,我到床上躺了一会儿,忽然听到急促的电话声,我拿起电话,话筒竟然传出:要回家、要回家。我被惊醒了,原来是一场梦。时间真的很紧迫,众生都在苦苦的期盼着,大法弟子不做,众生就没有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