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教我这么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回首十五年在大法中修炼的历程,真是感到太荣幸了,用什么语言也无法言表师尊对弟子的无量慈悲。

《转法轮》真是奇特的天书

一九九七年七月末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陌生人短暂的对话中得知《转法轮》能清理身体祛病,感到很奇特,很快请来宝书。我第一次学《转法轮》时,原想最多用三天时间看一遍这到底是什么书。当时我有严重的失眠症,结果一读《转法轮》就睡,越迷糊就越看不懂、就越想学,就这样整整用了十二个昼夜才学完一遍,只学懂了五个字:应做个好人!其他什么都不懂。朋友笑我说,一个大学文化人连一本书都看不懂。

可这《转法轮》真是奇特的天书啊。在常人中我是个小有名气的“贤能”好强者,越不懂越想钻,接着我就学第二遍、第三遍……不知不觉中,我的颈椎、腰疼、关节疼、头疼等毛病都好了。我的这些病曾在国内各大著名医院都治过,用了好多偏方也没治好。我家几辈都有当医生的,我也懂点,心里明白只能等到以后瘫痪了。没想到学大法后,解除了我身心上最大的难关,我无病一身轻,人显得年轻许多,更主要的是解答了人为什么活着、怎样活才算真正幸福等人生无处寻、无法知的疑问,感到人生不再灰暗,对人的命运差异、人生差别产生的根源明白了,心里平和了。

那一个多月里,我真如师尊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我天天都象有特大喜事似的,发自内心的高兴,抑制不住的总想笑。后来随着学法深入才知道那是得法了,得到了千万年等待、期盼后的欢喜啊。

从此我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也在大法中不断归正着自己。法中讲的有惊无险的还命债、病业及许多旧观念的各种干扰、心性上的过关,去吃、穿、保健、美容上的执著等等,我都一一经历,同时大法也在不断的从本质上改变着我。当时上幼儿园的儿子,认不了几个字,却能熟练的通读《转法轮》。亲朋好友都能感受到《转法轮》的神奇。

一九九八年,我在一家全国知名大媒体上发表文章,从祛病健身的角度介绍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希望全社会的人都来学,沐浴佛光。远方的亲朋好友,我一次又一次邮寄《转法轮》给他们,给家人、亲友再珍贵的礼物,也比不上让他们得大法。这给以后劝三退做了很好的铺垫。

心里火热走过严冬

天下最好的师父和大法,竟受到残酷迫害!4.25我去了,7.20我也去了。我做人一贯是很理智的。当时邪党给大法列出的所有诬陷我都看了,从对照和辨析中,当时就做出很理性的选择:所有的媒体宣传全是诬陷,这大法我是修定了,坚信大法到底。文革中,我亲眼见“走资派”的父亲被夺走生命,深知政治内部的残忍,告诫自己始终远离党派,不参与政治。我明白大法全是公开的,就是教人做到“真、善、忍”,放淡名、利、情等一切执著,做真正的好人,于己、于人、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邪党这么颠倒黑白,诬陷大法,毒害众生,真是太邪恶了!做人得凭良心。象我这样受过益的人还有什么理由不能站出来说句真话呢?得用我的心让世人知道真正的法轮功是什么!

得法前我曾准备过考取律师证,懂点法律,当时还不知道什么是正念,我人的一面坚信说实话没违反法律上的任何一条,根本动不了我。大法是最正的!大法所包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凭什么被抓呢!我就智慧的大量写信给党、政要人、人大代表及国家各主管机关和新闻媒体负责人,讲亲身经历和同修的祛病奇效;讲真正教人修心向善的大法如何利于个人、家庭和社会。

邪恶永远迫害不了我们信师信法的心。大家看穿了“严冬”的真相,心里火热没有消沉。

师父教我这么做的

看到我性格和生活上诸多变化、几次消业的神奇,家人和亲友们都明白大法好并支持我修炼。当亲友们遇到生活中的矛盾、难题时,我就用“真善忍”的法理开导他们,教给他们向内找,使矛盾烟消云散,心态平和,更知大法的深奥、神奇,受益后让他们知道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从没有感到过修炼环境的严酷。

为省时间每天我半夜打坐,早晨发正念前炼功,多年已成习惯,到点不起床都不行,感到全身能量流呼呼转,冬天半夜热的炼功时只穿个单背心。经常睡二、三个小时,白天照样精力充沛。

同事和经常业务往来的人都听我讲过真相,特别是上级领导听过多次,他们都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所以对我的态度是既支持又担忧安全。我的办公桌里就放有《转法轮》和经文,同事看见谁也不说。我在单位午休时学法,同事看见也习以为常了。师尊多次鼓励,让我看到大法书字上显现出漂亮的大莲花等景象。我地同修较多,那时每周得拿四、五十斤重的一大包资料,当初路远图顺道省事,我都固定时间接过来背单位去,下班再坐公交车背回分好送出去,同事看见心里明白与大法有关,都不吱声。

我始终记住师父的话,用行动证实、圆容法。出差时,差旅费没有任何限额,出租车和餐饮费报销且不限额,别人住四、五星级宾馆,规定最低三星级我就住三星;自掏地铁费,减省出租车费;常自费在外面小店吃饭,既实惠又节俭不少餐饮费;孩子放假时可以不去单位坐班,为此我硬退掉一千元工资,照旧努力工作,所以领导感到我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为单位着想,对我很放心,同事也很感动。我说这都是师父教我这么做的。

一天上级领导跟我说:“通过几年接触,当然知道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你对单位的贡献很大,我们对你也很放心,也知道法轮功根本不象电视、报纸上说的那样。你还不知道呢,最近新来的一个实习生,因为你讲真相告发你了……”我说:“你要觉的我做的好,那都应该感谢我师父。有人告发我,那是我没讲清楚真相,做的不好,以后我会注意,我不会连累任何人和单位的。”

领导还让我推荐几个大法弟子做业务。有一段我独自主持现场招聘,对来应聘的每一个人都不放过讲真相、劝退的机会。

正念正行 多救人

我每天上下班都路过天安门,心想这都是师尊对我的最好安排。几年来我一直坚持从西单到王府井之间往返两次近距离发正念。每到过年和十一、五一都专程到天安门发正念一至两小时。在回家的路上,我给化缘的和尚、给路人、给公交车上的乘客和售票员智慧的讲真相,不便讲时用意念清除车上众人背后的一切邪魔、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让他们佛性的一面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速退党、团、队保命,为以后得救铺垫。

我给出租车司机讲,给生意人讲,利用孩子上学的便利给学校的老师和学生讲,我随时随地,走哪讲哪。师父说救下一个人便能救了他对应层层宇宙天体无量无尽的众多生命,这是多么紧要的事啊。

一次去法华寺游览,我给寺里的老和尚讲真相,当他明白了大法为什么在常人社会中开传的疑惑、知道大法很高很大时,七十多岁的老和尚高兴的称我为师父,我说:不能这么叫,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你应该感谢我们的师尊,希望你们也专心学性命双修的大法,即世圆满。他高兴的说明白了。

我虽然看不到什么,但常常能感受到师父的呵护,也能让我感到正念的神威。

有时切菜切破手指伤的较重,只一念,就没事,既不出血,也不疼,转眼就好了。以前遇到这种事得赶紧包扎,十多天什么也做不了,弄不好还会化脓。很多次炒菜时煎油溅到脸、脖子、胳膊上,一念没事,结果不红不肿,就象没发生过;做真相时只要一念不让天下雨,当时就不会下;不让恶人看见只让有缘人得救,恶人就看不见;贴完真相条幅发正念不让恶人毁掉,条幅就会保持好长时间;发正念铲除对真相手机等法器的监控、跟踪、干扰,就真的很顺;让电信部门的人和物在正法时期用善的一面摆放好自己的位置,用师父给的神通打出一条救人的广阔通道,大量做手机真相二年多没封过卡。

多年来发资料、寄信、贴不干胶、用手机讲真相和面对面讲、劝退,根据环境需要多种形式互补,好几次都在师尊的呵护下有惊无险。日常的每一张真相纸币都是我的利器,市场、超市、商场、银行,只要用钱的地方,都是真相币发挥威力的场所。我也常感到了真相币的巨大好处,有时接钱人看到了就顺势劝退。

我常背师尊讲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铲除怕心,心里更明白一切都是师尊在做。

我明白: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自己的人心仍不少。修炼是严肃的。只有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三件事都做好,我的一切包括一思一念就会在大法中归正,也一定能归正。“这部法就是一切生命的根本。”(《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当然也是我生命永远的根本,师尊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再次感谢师父的浩荡洪恩!感谢同修们多年的付出,让我在每一期的《明慧周刊》里受益匪浅,感谢多位同修无私的帮助和鼓励。

个人体悟,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